第三百七十八章 絕前輩啊,我騙你,你應該習慣了啊!(第五更,求月票!)
loading...
黑絕這人也太沒品了!

上原奈落覺得自己幫了他這麽多忙,它竟然還想對自己動手,這個忍界的個人素質是真的需要提高。

大筒木一家的人…

個人道德素質真的是沒品啊!

宇智波佐助是這樣,現在一副恨不得把他生吞活剝的樣子,忘了他的永恒萬花筒寫輪眼是上原給他的;

漩渦鳴人這個人還好一點兒,但是上原奈落可是為了這根韭菜能成長到今天,做了不少事呢!

宇智波斑的素質也不太行,上原辛辛苦苦讓他成為了十尾人柱力,結果成為十尾人柱力之後當場偷襲上原…

黑絕就更差勁了!明明一切計劃都是上原奈落幫它執行的,還一副恨不得殺了上原的樣子…

上原奈落攤開了自己的手掌,一點點拂過周圍的場景:“絕前輩,你看看吧!月之眼計劃已經成功,無限月讀已經讓所有人陷入幻境,你的母親輝夜姬馬上就會複活…”

說到這裏之後,上原奈落的臉上甚至還有一點兒委屈:“如果不是我的話,你那不靠譜的計劃能成功嗎?我幫了你這麽大忙,最起碼也要說聲謝謝吧!”

“……”

在場的每個人表情紛紛複雜。

如果這麽說的話,上原奈落的確幫了不少忙,可是這一切都是建立在算計黑絕的基礎上…而且,在上原奈落的謀劃裏麵,甚至他們也成為了棋子。

但是…

說句公道話。

上原奈落的謀劃的確挺精彩的。

黑絕的聲音更多了幾分陰沉,它幾乎有些壓抑不住自己的怒火:“上原奈落,我一直以為我們是最好的夥伴,沒想到你這家夥…才是在幕後操控著一切的人!”

“這話就過份了啊…”

上原奈落皺了皺自己的眉頭,沉聲道:“絕前輩,你可以摸摸自己的良心嗎?你有良心嗎?你難道不是把我當作月之眼計劃最好用的一顆棋子麽?”

說完之後,上原奈落還有些難過道:“你知道作為一顆棋子,想要獲取你的信任有多不容易,我可是對你掏心掏肺的。

結果你看到了佐助有機會開啟永恒萬花筒寫輪眼之後,又想要把佐助當作自己的棋子!

等到斑前輩複活之後,你又盡心盡力地站在了斑前輩的身邊,你考慮過我的感受嗎?

如果不是我的話,月之眼計劃能有今天嗎?”

“上原奈落,差不多得了。”

宇智波佐助在旁邊聽得忍不住皺了皺眉頭,開口勸了一句:“你這些話說得好像你真的隻是個黑絕的棋子一樣,可是你明明才是那個把黑絕當作棋子的人吧!”

說完之後,宇智波佐助還有些憤憤道:“而且你這家夥,不也是一直把我當作棋子耍弄嗎!”

“還有我…”

漩渦鳴人的表情也有點兒微妙:“如果我沒記錯的話,長門師兄入侵木葉的時候,你就把我當作了一顆棋子吧!”

宇智波斑還在承受著查克拉輸入體內的痛苦,可是這並不耽誤他開口說幾句話:“上原奈落…你這家夥,在我還沒有複活的時候,你就已經把我當作一顆棋子了吧!”

“……”

在場的幾個人忽然各自陷入了沉默,怎麽感覺他們幾個人都是被上原奈落操控的?

不對,這不是感覺,這分明是事實啊!

大家好像都一直被上原奈落當作了提線木偶的存在,甚至那些被無限月讀籠罩的人也都是上原奈落一直暗中操縱著!

“上原。”

漩渦鳴人注視著上原奈落,沉聲開口道:“你之所以進行月之眼計劃,目的是為了挑戰查克拉始祖大筒木輝夜嗎?”

“其中一方麵吧!”

上原奈落慢慢攤開了自己的手掌,靠在了石椅的背上,平靜地回答道:“最重要的目的,是為了解除大筒木輝夜對整個忍界的威脅,與其等到將來某一天她忽然現身,不如我來引導著她出現。”

這話半真半假。

倘若忍界願意接受這個解釋的話,那麽大家什麽都能好好談;倘若忍界不能接受這個解釋的話,那麽大家就直接掀桌子!

但是,隻有上原能掀桌子。

還在膨脹的宇智波斑聽到這裏之後,他的眼皮子抖了抖道:“上原奈落,所以你那個時候也在說,想要看到無限月讀,是因為對一個比你年紀大的女人有著不好的心思……”

“沒錯。”

上原奈落揉了揉自己的額頭道:“那個女人就是輝夜,我可是把那麽重要的情報都告訴你們了呢,可是你們還是沒有好好珍惜啊…”

“……”

不論是誰都不可能想得到吧!

“嗬嗬嗬嗬…”

黑絕的聲音中多了一抹陰沉,它注視著上原奈落低聲道:“原來你的目的,竟然是想要挑戰輝夜麽!”

“這不是很正常的事嗎?”

上原奈落慢慢攥緊了自己的拳頭,笑了笑道:“那可是傳說中的查克拉始祖,如果不去挑戰她的話,怎麽好意思說自己是這個忍界最強的忍者?”

上原奈落看了一眼周圍的人,平靜地繼續道:“絕前輩,你也親眼見識過我多麽努力了吧?有段時間我修煉的時候,你可是就在地底下監視著我呢!”

“你能感知到我的存在…”

黑絕的聲音變得越來越沙啞了:“所以你這家夥一直在暗中悄悄騙我,讓我以為你對月之眼計劃十分忠誠…”

“是啊。”

上原奈落並不否認。

隻不過他並不是通過感知,在他還不夠強大的時候,就會時不時就會用命運觀察自己的周圍,看看有沒有監視他的人。

因此,黑絕上當受騙也很正常。

做戲嘛…

當然要做全套。

上原奈落笑了笑之後,看著黑絕繼續道:“任何事,隻有你親眼看到或者從別人口中得知,一定會比我親口告訴你,更容易讓你相信…因為像你這種陰險的人,本來就生性多疑。”

“……”

黑絕有點兒無語。

雖然它的確是個陰險的人。

但是說出這種話的上原奈落,明顯比它更要陰險吧!他怎麽好意思說別人陰險呢!

“上原…”

漩渦鳴人皺了皺自己的眉頭,沉聲問道:“你為什麽不肯跟我們商議,如果綱手婆婆知道你想做的是解決輝夜的威脅,她一定會支持你的…這樣也不會有那麽多無辜的人犧牲了。”

“鳴人啊…”

上原奈落輕輕地搖了搖頭,沉聲道:“沒有人會相信我說的話,何況我也不會相信你們!你們才是真正的一家人,而我隻不過是局外人而已…”

上原奈落說完之後,眸色微微黯淡了一下,他低聲繼續道:“你身上的查克拉和佐助身上的查克拉…難道不也是來源於傳說中的查克拉始祖嗎?”

上原奈落揮手製止了想要解釋的漩渦鳴人,輕聲開口道:“真正一直把這個忍界當作玩具的,一直不都是大筒木輝夜一係的子嗣嗎?千手,宇智波,日向,漩渦…”

“沒想到你連這種事也能查到…”

黑絕的嘴角咧了咧,它變成了一抹危險的笑臉:“那些都是叛徒的子嗣而已,嚴格來說他們都是一群雜種,他們終究會被母親收回他們身上的查克拉!”

交流好書,關注vx公眾號.【書友大本營】。現在關注,可領現金紅包!

“……”

宇智波佐助臉上不由浮現出了一抹怒意,這個黑絕是在直接對他人身攻擊了!

下一刻,宇智波佐助手中揚起了千鳥就要衝上去,然而一根藤蔓束縛住了佐助的身體!

上原奈落製止了佐助的動作之後,輕聲開口道:“佐助,在談話還沒有結束之前打斷對方,是非常不禮貌的…鼬就不會做這種事。”

“……”

宇智波佐助無語地看了一眼上原奈落:“喂,你這家夥,都這個時候不要在我麵前偽裝成是鼬的朋友了吧!”

“唉,習慣了習慣了。”

上原奈落忍不住扶了扶自己的額頭,歎了一口氣道:“有時候我真的覺得和鼬先生是好朋友,當年他還借了我十萬兩呢!”

宇智波佐助:“……”

宇智波鼬借給你那麽多錢,你還拿他的名頭欺騙他的弟弟,你還是個人嗎?

“上原奈落。”

黑絕慢慢地抬起頭,看著上原奈落開口道:“我很好奇…這些事都是誰告訴你的…你這家夥的身份到底是什麽?”

“讓我說實話嗎?”

上原奈落攤了攤自己的手掌,迎著所有人都好奇的目光,他才開口道:“一些秘密並不驚人,隻要你勤奮努力掌握了足夠強大的實力之後,就會發現一些忍界隱藏的秘密。”

“不可能!”

黑絕立刻打斷了上原奈落,沉聲道:“這些事都是千年之前的秘密,隻有我一個人知道!”

“千…千年?”

漩渦鳴人驚訝地看著黑絕。

“絕前輩的確應該活了千年之久。”

上原奈落看了一眼黑絕,打量著在場的所有人,平靜地開口道:“這是我從一塊石碑上判斷的。”

“南賀神社的石碑?”

“不錯。”

上原奈落點了點頭,繼續道:“讓我來開始從頭說起吧!原本我也曾經是被月之眼計劃所吸引過,甚至一度想要成為讓長門大人成為月之眼的掌控人。

直到後來我參加木葉中忍考試的時候,我遇到了一個人,萬萬沒想到他的身上竟然同時存在著木遁和寫輪眼兩種相反的力量,甚至這兩種力量還是一種完美的融合。”

“誰?”

黑絕的聲音有一絲緊張。

在這一刻,黑絕的情緒尤其緊張。

因為黑絕是輝夜的意誌,它知道大筒木輝夜的恐懼,它生怕從上原奈落的口中聽到什麽大筒木的名字。

“誌村團藏。”

上原奈落麵色平靜地扯出了一個名字。

但是這個名字聽起來就讓人覺得非常扯淡。

“上原奈落!”

黑絕的聲音有些陰翳地開口道:“你現在是在逗我嗎?”

枉費它還以為上原奈落能說出什麽正經的人物,沒想到竟然說出了誌村團藏的名字,那個家夥不就是一個為猿飛日斬背鍋的!

不,或者說…

不論是誰的黑鍋,誌村團藏都能背!

“絕前輩,你不覺得自己可笑嗎?”

上原奈落忍不住輕笑了一聲:“之前我不就一直在逗你嗎?現在我繼續騙你,你應該也能接受了吧?”

“……”

黑絕的表情沉默了下來。

草,這話聽著耳熟,好像上原奈落和誰都說過…

綱手、宇智波斑,這些都是受害者,現在上原奈落的受害者終於也輪到它了嗎?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