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六十七章 曆代火影,在此參上!(第五更!)
loading...

風,有些喧囂。


四個高低不一的穢土忍者站在了上原麵前。


在場的每一個忍者看到了突然站在上原奈落麵前的四個穢土忍者,臉上的冷汗不由自主地就流了下來。


“我們的敵人…”


一名木葉忍者握緊了自己手中的苦無,注視著那四個人影,嘴角不自覺地喃喃低語道:“竟然是…曆代火影大人嗎?”


這是在開玩笑吧?


他們怎麽可能是曆代火影的對手!


初代火影,千手柱間!


二代火影,千手扉間!


三代火影,猿飛日斬!


四代火影,波風水門!


曆代火影,在此參上!


曆代火影之中的每一個人都曾經撼動過忍界局勢,每一個人的名頭拿出來都足以震撼在場的所有人!


哪怕是千手扉間和波風水門這兩個存在感稍微遜色一些的人,也在這次忍界大戰中展示了自己強悍實力。


“這可是我的珍藏品。”


上原奈落看著自己麵前的四位火影,嘴角微微勾了起來:“畢竟除了曆代火影以外,其他的人收集起來也沒什麽意義…”


是的。


上原奈落非常挑剔。


除了曆代火影以外,也隻有宇智波帶土這家夥有資格成為他的藏品,其他的影都沒有這個資格進來。


非但是在場的所有忍者都震撼於他們的敵人,甚至旁邊的宇智波斑的眼睛都忍不住抽搐了一下,他忍不住開口問道:“柱間,你竟然擺脫不了穢土轉生的控製嗎?”


畢竟除了千手柱間,宇智波斑也不把其他火影看在眼裏。


聽到了宇智波斑的話之後,千手柱間才下意識地轉過頭,他才發現自己的老朋友也在這裏。


千手柱間有點兒無奈地撓了撓頭,看了一眼上原奈落道:“這個小鬼體內的查克拉有點兒多…哈哈哈哈哈…真是不太幸運呢,竟然在這裏也見到了你,斑,你也被他穢土複活了嗎?”


“不。”


宇智波斑輕蔑地笑了,臉上露出了一抹複雜的神色:“我根本不在意穢土轉生的控製!柱間,我可不隻是利用穢土轉生複活,很快我就會真正地複活!”


說實話。


宇智波斑的心裏有點兒別扭。


因為在宇智波斑的心裏,千手柱間這樣的人絕對不可能被人控製的,這個樣子未免也太醜陋了!


再說句實話。


宇智波斑的心裏還有點兒小開心。


因為千手柱間這樣的人竟然也被人控製了?而且這一次還不得不站在他這邊,為他的複活爭取時間?


這種感覺,想想還有點兒舒服。


“……”


上原奈落無語地看了一眼宇智波斑。


這家夥怎麽看著還有點兒得意?


要不是知道控製宇智波斑是白費功夫,上原奈落怎麽會讓宇智波斑被藥師兜穢土複活喪失控製?


依照上原奈落自己現在的力量,想要用穢土轉生控製宇智波斑還真不是一件特別困難的事,隻是存在一定的隱患。


宇智波斑知道如何解開穢土轉生的控製…


除非上原奈落一直控製著宇智波斑的動作,甚至泯滅他的意識,這個問題倒是也不算難了。


因為擊敗了大蛇丸之後,一個進階任務完成了。


進階任務6:殺死一名六道忍者(1/1),任務已完成,獎勵生命能量1000000點,查克拉能量1000000點,自然能量1000000點,獎勵全屬性恢複效果提升50%,獎勵求道玉存在上限提升為9。


這個獎勵…


真是說不出美好。


姓名:上原奈落


生命能量:1655311(常規模式)


查克拉能量:1655770


自然能量:1655770


生命能量恢複:1296點/秒


查克拉能量恢複:648 點/秒


自然能量抽取:648點/秒


技能冷卻縮減:100%


剩餘金幣:9630


如今在仙人模式的開啟後十倍生命力量加持下,上原奈落的生命能量直接突破到一千六百多萬!


雖然上原奈落現在的仙術查克拉也隻有一百六十多萬,卻也不是千手柱間和宇智波斑能夠反抗的…


“好了。”


上原奈落打斷了千手柱間和宇智波斑聊天的想法,指著他們麵前的無數披著九尾查克拉忍者聯軍,高聲道:“現在可沒時間讓你們聊天了,去吧,讓我知道複活你們的意義!”


“……”


猿飛日斬歎息了一聲,看著其中一個個熟悉的麵孔:“複活我們的意義,就是為了讓我們對付曾經的同伴麽?”


“不然呢?”


上原奈落滿臉無辜地看著他們。


這話說得理所當然到讓人忍不住想反水錘他!


甚至連旁邊的宇智波斑這個大惡人都有點兒看不下去,眼睛又忍不住抽搐了起來。


說實話,宇智波斑覺得自己性格足夠惡劣了。


沒想到,今天宇智波斑看到了有人把惡劣這個詞匯又重新提高了上限。


“去吧!”


上原奈落揮了揮自己的手掌,看著四位火影衝向了數萬披著尾獸外衣的忍者聯軍,他的聲音漸漸變得高昂道:“讓他們認識一下,自己先輩的威名!”


一個個忍者在四位火影的進攻下翻飛!


哪怕他們有著數萬忍者,哪怕他們的身上披著九尾查克拉外衣,也無法阻擋曆代火影的強橫!


“木遁·樹界降誕!”


一道道藤蔓樹根從千手柱間的腳下蔓延而出!


一片範圍遼闊的森林在這片戰場之上漸漸鑽了出來!


這個今天出現過了數次的木遁忍術,被研發出它的主人釋放了出來,每一道藤蔓樹根都在千手柱間的操縱下,如臂使指一般精準地擊中了一個個對他們四位火影威脅最大的忍者!


千手扉間的身影掠過一個個忍者,他的身影縱跳著出現在了一棵大樹之上,張口噴湧出了一股巨大的水流!


“水遁·大爆水衝波!”


空中驟然出現了一團巨大的湖泊從天而落,幾乎在轉眼之間,這團湖泊就淹沒了整個森林,海浪朝著忍者聯軍席卷而去!


千手扉間,曾經號稱神速第一的二代火影,也是曾經擁有過最強水遁稱號的男人!


“雷遁·轟雷!”


猿飛日斬合手結印,張口朝著湖麵上噴湧出了一道雷霆,轉瞬之間就水花上電光四射,一個個忍者哀嚎著浮在了水麵上!


正當一名雲隱忍者試圖結印引雷的時候,一柄飛雷神苦無驟然出現在了他的身邊!


下一刻,一道金色閃光出現!


“螺旋丸!”


波風水門的身影伴隨著閃光出沒,揮手一擊螺旋丸將這名雲隱忍者擊飛了出去!


因為體內失去了陰九尾,波風水門的戰鬥力明顯下降了不止一個層次,也隻能憑借著自己的飛雷神之術,不斷地攻擊著一個個實力強大的忍者。


四位火影剛剛現身之後,幾乎立刻就阻止住了忍者聯軍的攻勢,甚至還猶占上風!


忍者聯軍之中,雖說他們剛剛得到了九尾查克拉的加持,麵對曆代火影的時候心裏也隱隱有些惴惴不安…


“不要在意敵人的身份!”


綱手揮舞著自己的拳頭,一拳拳砸碎了飛來的藤蔓樹根,高聲道:“曆代火影裏麵都是我的親人朋友,可是現在…他們已經成為了我的敵人!”


“大家!請聽我說!”


漩渦鳴人的聲音驟然響徹在這片大地之上,也響徹在所有人的心裏,他的心裏話通過九尾的查克拉傳遍了所有人的心底!


“曆代火影大人都是為了保護木葉而犧牲的…”


漩渦鳴人望著不遠處肆虐的四位火影,高聲道:“他們現在最想看到的,一定不是我們的敬畏,而是我們將他們封印起來保護這個世界,這才是他們最想要的!”


“說得好,鳴人!”


猿飛日斬的手底下絲毫不留情,口中卻高聲道:“沒錯,如果能夠為了這個世界而犧牲的話,哪怕是摧毀我們的靈魂也無所謂!”


“……”


漩渦鳴人的表情微微尷尬。


猿飛日斬的話卻讓在場所有人心裏一滯。


片刻之後,忽然有一名忍者高聲道:“…三代火影大人就不要說這種冠冕堂皇的話了啊!明明是你指使著害死了四代目火影大人,險些讓我們村子毀於一旦!”


因為上原奈落的某個操作。


至今為止,猿飛日斬的名聲還是臭的。


不論是指使宇智波帶土害死四代火影夫婦引發九尾之亂,還是為了鞏固權勢暗中操縱漩渦鳴人忠於自己。


這些事基本上鬧得人盡皆知。


“大家不要聽信謠言!”


波風水門的聲音也傳遍了戰場上,他高聲開口道:“九尾之亂的一切都與三代火影大人無關的,因為三代目大人的妻子琵琶湖大人也死在了那場動亂之中!”


波風水門一邊戰鬥,一邊開口為三代火影奔走解釋的樣子,實在是顯得有些可憐。


自來也搖頭歎息了一聲之後,縱身掠到了猿飛日斬的麵前,重新挑戰自己的老師:“老頭子,你的名聲還是這麽慘啊…對了,那個一直監視著鳴人的孤兒暗部到底是誰?”


“什麽?”


猿飛日斬有些懵懂,他還是搞不懂孤兒暗部什麽意思,不論如何他也不可能說出來一個被藥師兜編造出來的虛假人物信息。


猿飛日斬一邊和自來也戰鬥,一邊開口道:“我還是不知道你說的是什麽意思,但是如果有人能瞞著我暗中監視鳴人的話,那一定是團藏幹的!”


“……”


這句話說的…


好像還挺有道理的!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