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六十五章 你是我見過心機和計謀最可怕的忍者(第三更!)
loading...
上原這是什麽意思?

又是一次新的騙局嗎?

明明距離上一次他們發現上原奈落欺騙他們還沒有過太長的時間,現在上原奈落這家夥又開始欺騙了他們嗎?

這種事,未免有些太過份了吧!

自來也和綱手兩個人的臉色瞬間變了顏色,幾乎不敢置信他們聽到了上原奈落的話。

哪怕自來也和綱手兩個人的心中剛剛預期到了上原奈落可能是間諜,卻在真正聽到上原奈落承認的時候,心裏還是忍不住地震顫。

綱手幾乎氣得渾身發抖!

上原奈落這個混蛋到底要玩弄他們多少次才算罷休!

枉費之前她還在拚命想辦法說和雨隱村與其他大國之間的爭執,甚至每次發生爭吵的時候,都會盡可能地站在上原奈落的一方。

忍者聯軍籌劃成立的時候,綱手更是直接推舉上原奈落擔任聯軍總隊長的職務!

這個混蛋…

就是這麽對待她的信任的!

“上原奈落!”

綱手捏緊了自己的拳頭,沉聲開口道:“你現在這是什麽意思?你知道自己到底在做什麽嗎!”

“我一直都知道。”

上原奈落搖了搖頭感歎了一聲,看著圍攏而來的忍者們,開口問道:“那個,在我說一些故事之前,我想先問一下,你們的心髒沒什麽問題吧?”

“什麽意思?”

綱手的眼眸緊了緊。

自來也猛地握緊了自己的拳頭,臉色難看道:“聽你這麽說的話,好像你接下來要說的事會很驚人啊!”

“應該會很驚人吧?”

上原奈落攤開了自己的手掌,嘴角微微勾了起來,笑著繼續道:“首先,綱手閣下,有一個錯誤我一直都想糾正你,每一次你說我變化太大的時候,我都想告訴你一句…”

上原奈落的臉色漸漸變得認真起來,他的聲音也漸漸變得高昂:“我其實從來都沒有改變過,不論在我身邊發生了什麽,我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一個更偉大的目的!”

上原奈落注視著綱手,目光越來越嚴肅:“月之眼計劃,才是實現這個世界真正和平的方式,從我十二歲那年開始,我就開始為了這個計劃而努力了!”

“月之眼計劃?”

自來也的眼眸暗沉了一下,沉聲道:“那是什麽?難道那就是你的陰謀嗎?”

“不。”

上原奈落慢慢地搖了搖頭,看向了身邊的宇智波斑,輕聲開口道:“我該怎麽說呢,月之眼計劃就是將所有的尾獸收集起來複活十尾,再借助十尾的力量釋放一個威力極強的幻術,讓整個忍界的忍者全部陷入自己想要的夢幻世界之中…”

上原奈落看著每個人臉上的驚色,輕聲繼續道:“這個計劃是宇智波斑前輩流傳下來的意誌,曾經長門大人是這個計劃的主使者,可惜後來他選擇了放棄…”

說到這裏的時候,上原奈落的聲音停了下來。

正當其他人都警惕地注視著上原奈落,生怕他有什麽動作的時候,上原奈落的臉上卻露出了一抹笑容。

“或者說,是我讓長門大人放棄了。”

上原奈落的嘴角重新勾了起來,露出了一個極度溫和的笑意:“因為我很清楚月之眼計劃的危險,我也很清楚長門大人的身體很難繼續承受輪回眼的力量,所以我就設計出了一件事…”

上原奈落的目光緩緩移動,慢慢停留在了自來也的身上,他的笑意越來越有些意味深長:“自來也大人,你還記得自己為什麽能夠帶著長門大人和我們的情報離開嗎?”

“……”

自來也的心底頓時沉了下去。

看著上原奈落的笑容,自來也驟然感覺自己踏入了一個黑暗的深淵,仿佛自己所做的一切都在上原奈落的掌控之中。

“是你…”

自來也的聲音苦澀地開口道:“難怪那個時候你沒有動手,任由我被宇智波帶土救走…”

“是啊。”

上原奈落慢慢地點了點頭,笑著繼續道:“一切都在我意料之中,我的目的隻是讓你帶走長門大人的情報而已…”

“所以…是你在設計長門戰死在木葉嗎?”

“可以這麽說。”

上原奈落的目光慢慢地移動著,他的目光掃過了自來也,又慢慢停在了漩渦鳴人的身上:“我非常清楚漩渦鳴人所擁有的力量,我知道長門大人肯定不會成功,進攻木葉這個機會,剛好可以讓他身死脫離月之眼計劃…”

上原奈落的臉上露出了一抹遺憾,他輕聲繼續道:“因為我知道他肯定不會聽從我的勸說…不過這也無所謂,反正在這個忍界,死亡是微不足道的事。”

死亡…

是微不足道的事。

上原奈落平靜地說出這句話讓所有忍者心中一陣膽寒。

更讓人驚恐的是,後來發生的一切都沒有出乎上原奈落的預料,所有的一切都在按照他的操控上演!

這個家夥,簡直是玩弄人心的高手!

而且這家夥也非常了解在場的所有人!

上原奈落看著在場的眾人,笑著繼續道:“當長門大人身死之後,我並沒有放棄月之眼計劃…從那天開始,我就成為整個月之眼計劃的主使者。”

“混蛋!”

綱手緊緊地盯著上原奈落,咬牙切齒道:“那個時候,所有人都看到了長門的犧牲…唯獨沒有看到你隱藏的黑暗!你沒有繼承過長門的遺願,無視了他的意誌!”

“我從來都沒有隱藏黑暗,隻是你們想岔了。”

上原奈落忍不住輕笑了一聲,看著綱手開口道:“當然,我也不會刻意糾正你們的錯誤…綱手閣下,什麽是遺願呢?如果你最親近的人死了,你會怎麽做呢?”

“所以…”

綱手的目光緊緊地盯著被黑絕控製著合手結印大蛇丸,她的目光又慢慢地落在了戰場另一個區域的長門,低聲道:“那個時候,你就想好,要把長門複活了嗎!”

“是啊。”

上原奈落也偏頭看了一眼身後的大蛇丸和黑絕,笑著繼續道:“可是複活長門大人,總是需要找一個有能力使用輪回眼的人吧?”

“所以…”

綱手慢慢捏緊了自己的拳頭,沉聲道:“所以你就利用了大蛇丸,因為你能確定自己戰勝大蛇丸,你打算讓他來使用輪回眼複活長門!”

“不錯!”

上原奈落的身上驟然爆發出了強大的查克拉,他的眼神冰冷地掃視著在場的所有人:“這一場戰爭的一切目的,都隻不過我自編自導的一場戲,一場拉開帷幕的大戲!”

上原奈落冷冷地開口道:“長門大人會複活,月之眼計劃會成功,你們所有人都是我為這場大戲特意準備的觀眾!”

啪啪啪啪啪…

旁邊的宇智波斑也不由得伸手鼓掌。

宇智波斑看著上原奈落,笑著開口讚賞道:“真是可怕的孩子呢!即使是我也有些震撼於你的心機了,上原,甚至我現在有些懷疑,我的複活是否也在你的預料之中了…”

“不用懷疑。”

上原奈落眼睛微微眯起,回給宇智波斑一個溫和的笑容:“絕前輩一直讓藥師兜複活全盛時期的斑前輩,我早就猜到可能會發生這種事了。”

“…有趣。”

宇智波斑的眼眸緊了緊。

下一刻,宇智波斑似乎想到了某種可能,他轉頭看向了戰場的某一處:“這麽說來,那個用穢土轉生複活我的家夥…也一直在你的掌控之中了?”

“哦,他啊…”

上原奈落忍不住輕笑了一聲,他並沒有隱藏宇智波斑,隻是衝著藥師兜招了招手,輕笑道:“是我最得力的部下,也是他幫我操縱著大蛇丸的一切。”

“那麽宇智波帶土的事?”

宇智波斑感覺自己有很多問題。

如果藥師兜是穢土轉生的操控者,那麽宇智波帶土一樣被穢土轉生控製著,他的死亡就有些蹊蹺了啊!

上原奈落也不吝惜賜教,他笑著繼續答道:“當初絕前輩第一次對我說出月之眼計劃的時候,我就曾經想過,為什麽月之眼計劃不能讓我來做主使者呢?”

“這麽說的話…”

宇智波斑的輪回眼微微閃了閃,他慢慢握緊了自己背後的團扇,低聲道:“在這場戰爭開始的時候,你操縱著宇智波帶土誘導我和你發生戰鬥…”

“試探一下。”

上原奈落臉上的笑意更濃,他看著宇智波斑繼續道:“如果斑前輩的力量太強的話,我就會想辦法把斑前輩重新送回冥界。

現在看起來,斑前輩的力量還在我的掌控之中,所以我才會讓斑前輩留下來…”

【看書領紅包】關注公..眾號【書友大本營】,看書抽最高888現金紅包!

上原奈落看著宇智波斑的表情,笑著問道:“怎麽了?斑前輩,是因為我的試探,不開心了嗎?”

“不。”

宇智波斑慢慢地搖了搖頭。

這個小鬼,未免也太小看了他了吧!

如果這個上原奈落是這麽想的話,那他可真是大錯特錯了,穢土轉生的控製並不能說明一切!

等到他重新複活並且得到了自己的眼睛以及十尾之後,宇智波斑會讓上原奈落知道,一個傳說中的人物巔峰時期究竟有多強!

宇智波斑慢慢地垂下了頭,隱藏了自己的神色,他低聲道:“上原奈落你是我見過的心機和計謀最可怕的忍者,即便是千手扉間那個家夥也不如你…”

可惜的是…

心機太深,目光太淺!

上原這個小鬼,根本不會想到自己放出了什麽怪物!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