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五十三章 斑前輩,你這隕石還會有第二顆吧?
loading...
宇智波斑…就這?

宇智波斑迎戰之前肆意張狂的宣言,佐助還以為真的能夠見到他們一族傳說中的這位先祖能夠大殺四方呢!

宇智波斑剛剛出手的時候的確不凡,以一敵萬壓製住了整個忍者聯軍,隻是很快就被上原奈落截住一頓亂打!

體術,輸給了上原。

幻術,輸給了上原。

忍術,輸給了上原。

即便是開啟了第四形態須佐能乎,依舊也被上原奈落一腳踢飛了出去,似乎也沒占到什麽便宜!

這一點倒是宇智波佐助想錯了。

單單隻是體術而言,宇智波斑和上原奈落幾乎沒什麽太大的區別,一個依賴於豐富的戰鬥經驗,一個依賴於精致的格鬥技巧,隻不過是上原奈落恰好勝了一招而已。

而且從體術上來判斷強弱的話,現在的上原奈落並沒有開啟十倍強化,在常規狀態下,他並沒有超過宇智波斑、千手柱間多少,大家都是能把尾獸當皮球來踢著玩兒的…

至於幻術上,這就沒辦法了。

陰之力是極致的陰屬性查克拉,而寫輪眼隻是陰之力的一種展示方式而已,這是先天上的壓製。

忍術上,也是同理。

畢竟宇智波斑的火遁查克拉,無論如何也無法和上原奈落體內先天就強兩個層次的炎之力抗衡的。

宇智波佐助並不懂這些。

因為在他的視線之中,宇智波斑和自己真的沒什麽區別,他們的戰鬥都是被上原奈落壓製,結局也沒什麽不同的。

大家都姓宇智波…

大家都能開啟須佐能乎…

大家也都被上原奈落一陣暴打…

這…還能有什麽不一樣的地方嗎?

不一樣的是。

宇智波斑至此依舊冷靜。

即使被上原奈落一腳踢飛了自己的第四形態須佐能乎,宇智波斑的神色依然沒什麽變化,這一切都在他的預料之中。

畢竟…

一個能夠在體術上與他抗衡的人,能夠踢飛第四形態的須佐能乎,斑自己一點也不意外。

“你果然很有趣。”

宇智波斑的目光透過須佐能乎的身體,注視著空中飄浮的上原奈落,輕聲開口道:“上原奈落,如果你現在想要站到我身邊的話,我可以慈悲地允許你走過來加入我。”

“……”

上原奈落的眼皮跳了跳。

為什麽他感覺這句話有點兒耳熟?

宇智波斑和宇智波佐助這兩個人的腦子真的都沒問題嗎!為什麽他們的性格和作為太像了,竟然都想要勸降他!

上原奈落皺了皺眉頭,臉色遲疑著開口道:“可是…為什麽不應該是斑前輩應該為我們讓開道路呢?”

“你的膽量真的很大!”

宇智波斑的手指慢慢豎了起來,冷漠著開口道:“既然你放棄了站在勝利者身邊的機會,那就站在那裏乖乖做我的敵人吧!”

下一刻,高大的須佐能乎瞬間變了變,它的背上再次長出了兩隻巨手,四隻手掌中分別握著一柄古怪的藍色須佐之劍!

“真是可怕呢!”

上原奈落注視著這一幕,臉上微微露出了一抹驚色:“隻是須佐能乎的強度而言,已經遠遠超越了佐助!”

單單論及對須佐能乎的應用,宇智波斑簡直把須佐能乎這個終極瞳術玩出了各種各樣的新花樣!

來自戰國時代無數次和千手柱間的對戰,讓宇智波斑對於須佐能乎猶如臂使!

“哼,準備好受死了麽?”

宇智波斑的嘴角微微咧出了一個笑容。

下一刻,藍色須佐能乎一腳踏碎了地麵,驟然拔地而起,揮舞著手中的須佐之劍朝著上原跳了過來!

宇智波斑的藍色須佐能乎行動異常靈活,在他的操縱之下,這個高大的巨人宛如普通人一樣靈敏,而且不論是速度還是力量都遠遠超過宇智波佐助的紫色須佐!

一道藍色劍氣率先劈了過來!

上原奈落在空中閃身避過了那道藍色劍氣,隻見那道劍氣擦過他的身畔,迅速落在了大地之上!

藍色劍氣瞬間擊碎了大地,留下了一道深長的溝壑!

這一擊,就讓整個忍者聯軍不敢上前了!

這一場戰鬥已經不是他們可以插手的戰鬥了,這是一場比宇智波佐助和漩渦鳴人更可怕的戰鬥!

宇智波斑站在須佐能乎之中,操縱著須佐能乎繼續揮舞手中的須佐之劍,斬出一道道藍色劍氣!

大地在他的攻擊下顫抖著!

忍者聯軍注視著那個高大的藍色巨人逞凶,他們幾乎都被嚇得不敢動彈!

“來見識一下宇智波的力量吧!”

宇智波斑看著上原奈落,他的聲音漸漸變得嘹亮了起來:“上原奈落,在終末來臨之前盡情地起舞來愉悅我吧!”

“……”

上原奈落感覺心好累。

下一刻,上原幹脆利落地閃身避過一道道襲來的藍色劍氣,瞬身躲過一柄須佐之劍的攻擊!

直到他出現在了藍色須佐能乎的頭頂。

“你的速度真快。”

宇智波斑看著上原奈落輕鬆閃過須佐之劍,看著他出現在自己的麵前,讚賞般地點了點頭,繼續道:“可惜,現在你麵前的是須佐能乎,無法被擊破的絕對防禦之術…”

“我知道。”

上原奈落看了一眼下方的佐助,慢慢握緊了自己的拳頭,輕聲道:“在你來到戰場之前,我剛剛拆掉了一個。”

“佐助的麽?”

宇智波斑的嘴角勾了勾,微笑著繼續抱著自己的手臂:“哼,我可是和那個剛剛開啟了直巴寫輪眼的小家夥不一樣…”

“在我看來…”

上原奈落的體內查克拉飛快地在拳上開始蓄積著,他猛地一拳轟在了須佐能乎的頭上!

一陣龜裂聲出現在了頭頂…

下一刻,藍色須佐能乎仰天哀嚎了一聲之後,它的周身瞬間裂開了一道道縫隙,終於直接化為了虛無!

上原奈落注視著宇智波斑,擰了擰自己的手腕,感受著那股反震之力,輕聲開口道:“你們之間似乎沒什麽不一樣…都是一拳能夠摧毀的貨色。”

“……”

宇智波斑的眼睛微微眯了起來,輕聲讚賞道:“真是讓人吃驚啊,哪怕是柱間當年都無法做到,徒手一擊摧毀須佐能乎…”

宇智波斑的嘴角依舊再度勾了起來,他的目光定定地看著上原奈落,微笑重新浮在了臉上:“雖然你摧毀的隻是第四形態的須佐能乎,這也足夠讓我誇獎你了…”

問題不大。

宇智波斑還是那麽淡定。

因為對他來說,真正的戰鬥才剛剛開始!

不論是第四形態的須佐能乎還是之前的體術交鋒,統統都隻不過是宇智波斑平時對付烏合之眾的術式。

一般他隨便隻用一招就能解決。

“那麽,我們之間的熱身就此結束吧!”

宇智波斑的眼睛微微眯起,身上的查克拉漸漸提聚了起來,他冷漠地打量著周圍的一切,也看到了那些正在試圖靠攏他和上原奈落戰場的忍者聯軍。

“在那之前,還要清理一下雜魚!”

宇智波斑冷笑了一聲,似乎是想到了什麽,嘴角依舊保持著笑容:“這裏有著數萬的忍者,五大國所有的忍者都在這裏了吧?剛好在這個人多的地方,可以用出那個漂亮忍術!”

下一刻,宇智波斑的目光陡然變了。

斑的手中驟然合攏,他的聲音中漸漸變得多了一絲令人不安的瘋狂:“那就讓你們見識一下那個時代另一個人的力量吧!木遁·樹界降誕!”

刹那之間,他的背後猛地鑽出了一根根粗壯的藤蔓!

隨著宇智波斑的手掌向前揮舞,這些巨大的藤蔓開始生長蔓延,朝著忍者聯軍和上原奈落的方向迅速朝著鑽了過去!

“我現在的身份可是忍者聯軍總隊長…這些可愛的部下,隻有我才有資格去傷害他們…”

上原奈落聲音漸漸低了下去,迅速合攏了自己的手掌!

一團團黑炎從他的腳下開始向外蔓延,組成了一朵朵絢麗的黑炎蓮花!

這些黑炎蓮花瞬間將所有藤蔓灼燒了起來!

木遁·樹界降誕被上原奈落的炎遁輕而易舉化解!

“嗯?”

宇智波斑注視著一朵黑炎蔓延到了他的身上,他漫不經心地化為輪回眼將黑炎中的查克拉吸收。

宇智波斑的眉頭終於皺了起來:“果然,即使柱間的木遁,使用起來還是會在忍界遇到克製的屬性麽?”

下一刻,宇智波斑的手指猛地豎起,結出了一個異常古怪的手印,他的周身驟然飄起了須佐能乎的藍光!

三頭六臂的藍色須佐能乎學著宇智波斑的模樣各自結著手印,合力發動著某個威力強大的術式!

“那就讓你們嚐試一下…”

宇智波斑的眼眸微微眯了起來,盯著那個收攏黑炎的上原奈落和眾多忍者聯軍,低聲道:“一個絕對無法被屬性克製的術式吧!”

一股龐大的查克拉在空氣中流動!

天空中的陰雲漸漸變得深了起來,似乎有什麽東西在攪動著大氣,讓這些雲霧開始漸漸匯集!

一個陰影慢慢出現在了眾人的頭頂!

那是一顆巨大的圓球隕石!

正是輪回眼的瞳術之一,天礙震星!

每個人似乎都感應到了什麽,不由自主地抬起頭,看向了空中那個正在漸漸落下的陰影…

每個忍者的臉上都不由自主地冒著冷汗,絕望地鬆開了手中的兵刃,注視著空中那顆從天而降的隕石!

不論是多麽強大的忍者,此時此刻臉上隻有絕望和震撼,他們隻能目視著那顆落下隕石!

不管他們現在使用什麽忍術,都無法抵擋那顆從天而降的隕石帶來的衝擊!

忍者聯軍指揮部中。

他們也已經感知到了戰場的情況。

不論是綱手還是四代雷影艾、三代土影大野木,這些坐鎮在指揮部的影級忍者們,也隻是臉頰滴落著冷汗,等待著戰場上的結果。

正當所有人都等待著末日來臨前的絕望時,一道細長且耀眼的火光直接射穿了隕石,將那顆隕石直接引爆!

緊接著是一團灼熱的火焰從隕石底部忽然飛射而出,宛如是一柄火焰之傘一樣迅速膨脹又迅速收攏了起來,將隕石分裂出來的石塊全都收攏起來,直接將它們炸成了漫天灰塵!

這個火遁忍術簡直美不勝收!

宛如一朵煙花短暫,卻絢爛奪目!

每個人的目光都不由自主地轉頭看向了那個使用火遁忍術直接射穿了隕石的人,劫後餘生的歡呼聲刹那間響徹了大地!

“總隊長大人!”

“是上原總隊長!”

正是上原奈落利用火之力直接創造了一個美麗的火遁忍術,將那顆從天而降的隕石直接摧毀,甚至連隕石爆炸之後的碎塊都被火焰直接引爆灼燒,化為了灰塵!

上原奈落無視了眾人的歡呼聲,慢慢收起了自己的手指,看向了召喚隕石的始作俑者,他的語氣裏似乎還有一些意猶未盡。

“斑前輩,你這隕石還會有第二顆吧?”

“……”

今天的宇智波斑沉默次數有點多。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