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五十二章 這就是宇智波斑的力量嗎!
loading...

嘩啦嘩啦…


鎧甲上的甲葉碰撞不斷作響。


宇智波斑的神色波瀾不驚,迎著數萬忍者聯軍走了過來,眼中似乎將麵前的數萬忍者視若無物。


“那個人就是宇智波斑嗎?”


情報部隊的隊長之一,日向雛田的聲音透過山中亥一的心轉身之術落入了眾人的耳中,她的聲音夾雜了一絲不敢置信:“大家…注意他的查克拉…”


宇智波斑驟然加速!


紅色鎧甲迎麵撞進了忍者聯軍之中!


下一刻,無數忍者被宇智波斑迎麵撞飛了出去,一個個在半空中哀嚎著跌落地上,這些忍者連人影都還沒有看清楚!


整個忍者聯軍竟然沒有任何一個人能夠擋住宇智波斑,幾乎被手無寸鐵的宇智波斑孤身一人直接殺穿,或者說任何一個人都無法擋住宇智波斑一招!


這一刻,忍者聯軍們體會到了穢土軍團的感覺,剛才上原奈落宛如割草一般在穢土軍團大殺特殺,現在宇智波斑在忍者聯軍之中橫行無忌,沒有任何人能擋得住他!


一個忍者的手中揮舞著自己的忍刀劈了上去!


宇智波斑的身影仿若起舞一般轉身避過攻擊,劈手奪過那柄忍刀,反手將人一腳踹飛了出去!


哪怕是穢土轉生體的不死之身,宇智波斑依舊在保持著自己的戰鬥本能,他根本不會想著在戰鬥中受傷!


因為在他們那個年代,一旦身體稍微受傷的話,極有可能會在與自己勢均力敵的戰鬥中落敗!


這就是那個戰國年代遺留下來的戰鬥本能!


宇智波斑揮舞著手中的忍刀衝進了聯軍之中,他的劍術快得簡直讓人看不清楚,隻能看到那柄忍刀的刀光飛舞閃爍,根本沒有任何人能在刀術上和他抗衡!


這根本不是什麽戰鬥…


這將會是一場慘烈的屠殺!


這也是一場體術和劍術對決的盛宴!


當年在戰國時代,縱橫忍界的宇智波流體術和宇智波流劍術,被宇智波斑展現得淋漓盡致!


這一刻…


忍者聯軍們終於感受到了宇智波斑帶來的恐懼。


“開什麽玩笑啊!”


自來也咬了咬牙,就打算迎麵衝向宇智波斑,可是旁邊的人卻攔住了他:“自來也閣下,您現在還是好好休息一下,恢複一下自己的查克拉吧…”


“好。”


自來也慢慢點了點頭。


因為向自來也請戰的是一個雲隱村的忍者,手中握著風遁·真空刃製造的利刃,看起來很有格調。


風遁·真空刃可是b級風遁忍術!


一般能做到這種程度的忍者,肯定是個劍術高手!


果不其然。


下一刻,這名請戰的雲隱忍者就在宇智波斑攻擊的頻率之中,找到了機會,揮舞著自己的真空刃劈了上去!


宇智波斑的身體微微偏了幾下,接連躲過了他的攻擊之後,猩紅色的寫輪眼緊緊地盯著他的眼睛,寫輪眼的強大瞬間讓這名雲忍陷入了幻術之中!


這名雲忍滿臉驚恐,再也無法做出任何抵抗!


這一刻,他腦子裏唯一的念頭是宇智波斑這家夥怎麽不講武德…他們不是在比拚劍術麽?


不對,這是在戰場上啊!


宇智波斑用幻術控製住他的身體之後,驟然伸手擒住了他的脖頸,猩紅色的寫輪眼露出了一抹凶威!


“你也想起舞嗎?”


“……”


戰場上一片寂靜。


每個忍者都不由自主地注視著那一帶被宇智波斑清空的區域,神色緊張地盯著擒拿著一名雲忍的宇智波斑!


每個忍者都不由自主地吞咽口水!


現在在他們麵前的,就是那個戰場修羅嗎?


單單憑借體術和劍術、幻術,就能讓在場的忍者聯軍陷入了巨大的驚恐,竟然沒有任何人能夠和他抗衡!


不,還有一個人!


一道人影驟然出現在了宇智波斑的身邊!


下一刻,這個人矮身蹲下掃出了一腳,那個人巨大的力量直接把宇智波斑的雙腿掃斷,宇智波斑的身體驟然歪了下去!


那個人注視著宇智波斑的身體倒在地上,眼神中微微露出了一抹複雜:“腿斷的話,就沒辦法起舞了嗎?”


【看書福利】關注公眾..號【書友大本營】,每天看書抽現金/點幣!


宇智波斑,被打倒了!


宇智波斑帶給整個忍者聯軍超乎想象的壓力,那一種幾乎讓他們全部窒息一般的強大,現在看到宇智波斑倒下之後,整個忍者聯軍瞬間歡呼起來!


“是那家夥!”


“是上原大人!”


“是總隊長大人!”


雖然可能有偷襲的因素,但是至少他打倒了宇智波斑,再結合上原奈落之前在進攻穢土軍團時的戰績…


果然不愧是希望之星啊!


上原奈落的眼神落在了宇智波斑的身上,注視著他的雙腿迅速恢複著,聲音多了一抹沉重:“斑…前輩,如果我沒有記錯的話,像你和初代火影這種級別的人物,應該可以脫離穢土轉生的控製吧?”


“沒錯…”


宇智波斑矜持著點了點頭,等待著他的雙腿恢複之後,忽然朝著上原奈落踢出了一腳,想要一腳踢碎上原的腦袋!


啪嗒!


他的腳踢在了上原奈落的手臂上!


下一刻,上原奈落竟然扭身借勢突進,一腳踹在宇智波斑的胸口上,直接將宇智波斑踢出了人群!


上原奈落的身影絲毫未停!


轉瞬之間,上原跟上了倒飛出去的宇智波斑,手臂驟然用力攔在了宇智波斑的腰上,將宇智波斑直接攔腰徹底撞飛了出去!


“有趣…”


宇智波斑的心中絲毫不慌,甚至嘴角還勾出了一抹笑意:“你的體術很不錯,就是因為這樣黑絕才有膽量背叛我麽?”


“不,應該是斑前輩背叛了我們吧!”


上原奈落注視著被自己撞飛的宇智波斑,開始信口胡說八道:“絕前輩和我說過,斑大人可是最為支持我們月之眼計劃的,他可是將輪回眼和月之眼的意誌傳承下來的!”


宇智波斑沉默了一會兒。


說實話,斑感覺哪裏出了點兒岔子。


可是到底哪裏出了點兒岔子,因為情報不夠,宇智波斑實在是想不到,他隻能先繼續戰鬥!


什麽他成了背叛者!


自己不是月之眼的主人嗎?


媽的,這到底是怎麽回事!


宇智波斑緊緊地盯著上原奈落,猩紅色的寫輪眼在上原奈落的眼眶中瞬間放大,又瞬間消泯於無形之中。


這是寫輪眼的幻術!


以宇智波斑的瞳力,沒有人能夠抵抗!


上原奈落詫異的看了一眼宇智波斑,挑了挑自己的眉毛,一腳再度將宇智波斑踹飛了出去!


“果然是年紀大了麽?”


上原奈落一步步走向了宇智波斑,冷聲開口道:“我們還在戰鬥,怎麽開始發呆呢?”


“……”


宇智波斑皺起了自己的眉頭,臉色漸漸變得難看了起來,因為他剛才使用了幻術,卻根本沒有對上原奈落造成任何效果!


因為上原奈落早就得到了純粹的陰之力,哪怕是寫輪眼也是從陰之力中蔓延出來的血繼,對於幻術絕對免疫…


體術上似乎很難占得到便宜!


幻術上似乎很難對眼前之人奏效!


“火遁·豪火滅卻!”


宇智波斑豎起自己的手指,隻是用了簡單地兩個手印之後,就朝著上原奈落噴湧而出一股巨大的烈焰!


“炎遁·豪火滅卻!”


上原奈落的結印動作比起宇智波斑稍微慢了一點兒,因此他隻是學著宇智波斑的動作,勉強結出了一個手印之後,張口朝著那股鋪天蓋地的烈焰噴湧出了一股巨大的灼熱黑炎!


火焰瞬息之間遇到了黑炎!


哪怕是宇智波斑的火遁忍術範圍極為寬廣,這一刻也不如炎遁黑炎的強大,隻是轉眼間黑炎就在火遁忍術比拚中占了上風!


竟然有人在和宇智波一族比拚火遁忍術中占據了上風,這可是宇智波斑從來都沒有想過的!


不過這也正常。


單單隻是一個b級火遁忍術,自然沒有辦法抗衡陰之力和火之力組成的炎之力。


“炎遁麽?”


宇智波斑注視著自己的火遁忍術被那股黑炎徹底壓製並且開始了吞噬,他的眼神中微微露出了一抹複雜:“真是好久沒有見過這麽強大的炎遁了…”


“似乎看起來是我贏了。”


上原奈落注視著宇智波斑,沉聲開口道:“斑前輩,我們才是執行月之眼計劃最合適的人選,你不應該和宇智波帶土一樣背叛我們,請立刻擺脫控製加入我們吧!”


“嗬嗬…小鬼…”


宇智波斑的嘴角微微勾出了一抹笑意,下一刻又瞬間變得嚴肅了起來:“你這是在對我勸降嗎?你何時見過投降的宇智波斑!”


“……”


上原奈落沉默了。


正當宇智波斑認為他無話可說的時候,上原忽然開口道:“宇智波沒有投降過的話…木葉怎麽建立的啊…”


“……”


宇智波斑的身上猛地竄出了藍色的須佐能乎!


這他媽是討論這個問題的時候嗎?


現在斑動用的並非完整形態,隻是第四形態的須佐能乎,在氣勢上就已經完全壓過了宇智波佐助!


宇智波斑站在自己的須佐能乎之中,俯視著下方的上原奈落,眉頭微微蹙了起來:“小鬼,你是在挑釁我嗎?”


“不。”


上原奈落搖了搖頭,他的身體驟然拔高,一腳踢在了須佐能乎的腦袋,將這個瘦高卻又顯得健壯的藍色須佐一腳踢飛!


上原奈落慢條斯理地停在了空中,冷聲開口道:“我隻是在闡述事實,因為我是一個誠實的人!”


“……”


戰場一片寂靜。


不知道這些人沉默的原因是什麽。


可能是因為上原奈落一腳踢飛須佐能乎的力量,也可能是為上原奈落說自己是個誠實的人…


唯獨宇智波佐助心情起伏不定。


宇智波佐助看著宇智波斑身上高大的須佐能乎之後,臉上露出了一抹驚訝。


“這就是…宇智波斑的力量嗎?”


可是宇智波佐助又看到了上原奈落一腳踢飛了斑的須佐能乎,佐助的臉上又露出了一抹自嘲。


“嗬…好像跟我也沒什麽區別…”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