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四十九章 千手扉間最討厭的人…宇智波斑!
loading...

陽光如此美好。


上原奈落和眾人沐浴在陽光之下。


上原奈落的手掌攤開,注視著陽光透過手掌的指縫照射下來,歎了一口氣道:“這麽好的天氣,不打孩子真是可惜了…”


“前輩…你還是老樣子呢!”


宇智波佐助的臉上閃過了一抹陰沉,聽到上原奈落的話,他瞬間被上原奈落的話激怒了。


佐助操縱著紫色須佐能乎拔出了須佐之劍,看著上原奈落沉聲道:“你還在把我當成小孩子嗎?不要用過去的觀念來看待我,那個觀念可是已經落伍了!”


宇智波佐助操縱著紫色須佐能乎高大的身影一步步走了過來,他的臉上越添了幾分瘋狂:“看到了嗎?前輩,這就是我重新得到的力量,從鼬那裏得到的力量!”


上原奈落搖了搖頭,看著宇智波佐助幽幽地歎了一口氣道:“佐助啊…鼬給你力量是讓你做這種事的?他隻是為了保護你,不讓其他人能夠傷害你…”


上原奈落迎著須佐能乎的方向走了過去,聲音漸漸變得認真了起來:“鼬曾經托付過我,讓我好好關照你的,我絕不會容忍你自己走到最危險的那條路上!”


嗯,是時候收下佐助的韭菜了。


如果再不收的話,估計等到宇智波斑來了之後,這根韭菜估計就會被六道仙人帶走,韭菜就要變老了…


韭菜老了,可就不好吃了!


上原奈落朝著須佐能乎的方向衝了上去!


“前輩…”


紫色須佐能乎手中的須佐之劍慢慢指向了衝來的上原奈落,宇智波佐助的眼神中閃過了一抹凶厲,須佐能乎的氣勢也在不斷地提升!


“不要再拿那些來說教了!”


宇智波佐助須佐之劍驟然朝著上原奈落衝來的位置劈了下來,他的聲音變得越發冷冽:“原本我可是很看好你的…這個世界的真理一直在掌握少數人的手裏,這不是你告訴我的嗎?”


龐大的須佐之劍劃破天際一般!


一道狂風氣壓被須佐之劍掀起,吹亂了大地上的一切,所有人都不由自主地看著這一幕,看著站在須佐之劍下方的上原奈落!


這一劍,能直接斬碎上原的身體!


宇智波佐助的眼神中閃過了一絲複雜,不論他曾經多麽尊重上原奈落,不論他的哥哥宇智波鼬和上原奈落的感情多好,在他們走上不同的路,他們之間就已經成為了生死的敵人!


“抱歉了,前輩…”


宇智波佐助操縱著須佐之劍重重落下,砸在了上原奈落的身上,眼眶下流淌著一抹血跡:“隻要堅定朝著自己夢想前進,不論路上阻礙我的人是誰,哪怕是你是鼬的朋友,我都絕對不會罷手!”


宇智波佐助慢慢伸出自己的手掌,擦拭著眼角的血跡,聲音中更添了一抹瘋狂道:“前輩,這就是成長的代價!”


“是嗎?”


一個溫和的聲音響了起來。


聽到這個聲音之後,宇智波佐助的神色變了變,忍不住低頭看聊下去,他隻看到了須佐之劍下的人影。


上原奈落高高舉起了自己的手掌,他的手掌緊緊地抓著那柄須佐之劍,慢慢抬起頭看向了宇智波佐助:“佐助,你就得到了這麽點兒力量嗎?”


上原奈落的臉色漸漸變得冷漠了起來:“就是因為得到了這麽點兒力量,你就已經想要反抗我的意誌了嗎?”


哢嚓!


一陣碎裂聲響起!


上原奈落的手掌中泛起了一抹光澤,他猛地一拳轟向了整個須佐之劍,掀起了一陣更為強烈的拳風!


下一刻,整個須佐之劍被上原奈落一拳砸成了碎片!


即便是宇智波佐助的第四形態須佐能乎力量再過龐大,須佐之劍的質地再過堅硬,對於上原奈落這種能夠輕而易舉硬撼尾獸的男人,似乎還是差了一點點…


“什麽…”


宇智波佐助的眼眸中閃過了一道驚懼。


這一刻,他又重新想起了自己這幾年在曉組織的時候,被上原奈落支配的恐懼。


上原奈落的身體慢慢漂浮到了空中,他的身體飄到了須佐能乎的頭部,注視著隱藏在須佐能乎腦袋裏的宇智波佐助。


上原奈落的嘴角勾了勾,看著裏麵漸漸變得嚴肅起來的佐助,輕笑道:“佐助,看起來你剛剛得到的這股力量,對於我來說似乎還是有些不太夠看呢!”


“前輩…”


宇智波佐助咬了咬牙,臉色又重新恢複了冷漠和淡定:“果然我就知道前輩沒那麽容易被解決掉呢…那就讓你見識一個真正的宇智波是什麽樣子吧!天照…炎遁·加具土命!”


一抹天照之炎出現在了他的身上!


天照之炎在佐助的操縱下瞬間變成了須佐能乎手中的黑色長劍,再度朝著上原奈落劈了上去!


“這可是鼬的天照!”


【領紅包】現金or點幣紅包已經發放到你的賬戶!微信關注公.眾.號【書友大本營】領取!


宇智波佐助注視著黑炎灼燒升騰而起的氣浪,高聲道:“在天照的灼燒之下,沒有任何人能夠逃脫!”


“天真…還是天真…”


上原奈落閃身避過了天照黑炎之劍的襲擊。


他的身影出現在須佐能乎的身邊,一道澎湃的查克拉從他的身上爆發出來!


上原奈落的手掌猛地切向了須佐能乎的肩膀,將須佐能乎的肩膀瞬間打碎,那隻手握天照黑炎之劍的紫色手臂掉在了地上!


在宇智波佐助的驚怒交加之中,上原奈落的輾轉出現在了另一處,一腳踢斷了須佐能乎的一條腿!


轉眼間,上原將須佐能乎拆得七零八落…


隻是依靠著自己的蠻力,就將整個須佐能乎拆成了一段段,宇智波佐助捂著自己的眼睛,看著自己身上的須佐能乎隻剩下了一個巨大腦袋還包圍著他的身體…


“真是…”


上原奈落握緊了自己的拳頭,一拳轟碎了須佐能乎的腦袋,也一拳將佐助打飛了出去,他慢慢擰了擰自己的手腕,皺了皺眉頭道:“佐助,你太讓我失望了…”


支線任務:擊敗宇智波佐助(永恒萬花筒寫輪眼),任務已完成,獎勵被動天賦技能炎之力。


炎之力(激活):隱藏被動天賦技能,可以自由驅使陰之力+火之力組成的炎遁查克拉,隨意創造和使用炎遁忍術。


真的對佐助失望了。


原本以為能開個高達呢!


擊敗了永恒萬花筒寫輪眼狀態下的佐助,竟然隻是獎勵炎之力,通過火屬性查克拉和陰屬性查克拉組成的炎遁,差不多也算是相當於也能控製類似天照的黑炎。


據說宇智波一族曾經就有人借助陰屬性查克拉和火屬性查克拉開發出了炎遁,因為隻有宇智波一族體內才擁有最為極致的陰屬性查克拉,同時也擁有著優秀的火屬性天賦。


這個獎勵上原奈落肯定是不滿意的。


聽到上原奈落的話,宇智波佐助的眼神中閃過一抹怒意,他想要重新爬起來,剛才受到的那一擊卻讓他忍不住吐出一口鮮血…


“就這樣吧!”


上原奈落的目光冷漠地看了一眼宇智波佐助,輕聲道:“我會看在鼬的麵子上,保護你的性命,至於現在是戰爭時期,就暫時先把你關押起來吧!”


“上原…”


漩渦鳴人忍不住撓了撓自己的臉頰,輕聲開口道:“那個…能不能讓我和佐助聊幾句?”


“戰爭還沒有結束。”


上原奈落看了一眼漩渦鳴人,皺起了自己的眉頭道:“那就暫時把佐助交給你看管,沒什麽問題吧?”


“沒有沒有…”


漩渦鳴人匆匆擺了擺手。


這個結果簡直不能再滿意。


正當漩渦鳴人前去想要和宇智波佐助聊聊的時候,一個人影驟然出現在了佐助的身邊,將漩渦鳴人踢飛了出去!


“哼,真是不成器的小鬼!”


千手扉間瞥了一眼宇智波佐助,輕蔑地開口道:“宇智波一族的家夥,一直都是這麽自大嗎?”


“閉嘴…”


宇智波佐助咬了咬牙,瞪了一眼千手扉間,沉聲道:“先帶我離開這裏,我需要時間恢複瞳力…”


宇智波佐助一直認為是藥師兜在控製著千手扉間。


他認為藥師兜能夠通過千手扉間聽到他的話,現在既然已經戰敗,那就不能在這裏繼續待下去了。


“沒有必要。”


可惜千手扉間搖了搖頭,拒絕了宇智波佐助的要求。


千手扉間的手掌飛快合攏了起來,低聲道:“小鬼,與其離開這裏,不如先來見識一下那個人的力量吧!”


“什麽意思?”


佐助的眉頭皺了皺。


下一刻,千手扉間的手掌驟然落在了地麵之上,低聲道:“那個我這輩子最討厭的家夥,那家夥也是一個真正做到把寫輪眼的力量發揮到極致的人!通靈之術!”


一個棺材從地麵慢慢浮了出來!


下一刻,一股澎湃的查克拉驟然出現在了戰場之上,每個感知忍者都不由自主地瞪大了他們的眼睛!


尤其是感知部隊的統領黑絕,它的心情漸漸變得有些緊張了起來,它的聲音變得有些刺耳:“嗬嗬嗬嗬…為了阻攔聯軍,他們還是動用了那具屍體麽?”


正當所有人的目光不由自主地望著那具棺材的時候,棺材內傳來了一個明顯有些不屑的冷笑聲,落入了附近眾人的耳中!


“哼,沒想到是你這個惡心的家夥叫我出來…”


下一刻,那具棺材驟然被人一腳踢碎,一股勁風席卷了麵前的所有土地黃沙,似乎想要一擊踢飛千手扉間!


千手扉間的身影驟然閃過了這道攻擊!


千手扉間望著那具棺材,或者說是望著那具棺材裏的人影,他的臉上閃過了一抹怒意:“你這混蛋…”


“哼,你還是和過去一樣,隻會亡命躲避,然後像個下水道的老鼠一樣躲在陰森的角落裏…”


棺材裏的人冷哼了一聲,隨口羞辱了一句千手扉間,才伸出了自己的手掌搭在了棺木上。


這個人影的身上穿著一件紅色具甲,披散著自己的頭發,走出了自己的棺木,睜開了自己的眼睛,明明每一個動作都很尋常,卻因為他的身份顯得格外不同。


忍界修羅,宇智波斑。


曾經他有過無數令人聞風喪膽的名號,時至今日還有人口口相傳他的事跡,立在終結穀的雕像意味著那兩個曾經最強的忍者到底是如何可怕…


宇智波斑的眉頭微微皺了起來,低頭看了一眼自己的手臂:“穢土轉生?計劃出問題了麽?”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