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六章 我愛羅:我的父親被在座的某位殺掉了!(第五更!)
loading...

上原奈落的嘴巴也太毒了吧!


綱手真是懷念過去那個天真淳樸的小家夥。


當年上原奈落十二三歲的時候,綱手和他第一次在湯忍村見麵的時候,她隨口調戲上原奈落兩句,就讓那個小鬼一副魂不守舍的樣子,幾乎連話都說不完整。


現在的上原奈落呢?


不論是見到誰,都是一副不可一世的樣子,搞得好像整個忍界隻有他最強一樣…


現在好像他的確是最強的忍者。


隻是這個時代的最強者素質實在是不太高,她的大爺爺千手柱間,即便被譽為忍者之神,除了麵對宇智波斑以外,千手柱間見到任何人都是一副十分謙遜老實巴交的樣子。


綱手心裏歎了一口氣,轉頭看向了四代雷影,沉聲道:“雷影閣下,我們先擱置一下爭議吧!哪怕隻是拿回你們村子的尾獸,也要和我們坐在桌子上好好談談吧!”


因為在場的任何人,都沒有綱手清楚大蛇丸那家夥的危險,他們可是四十多年的老交情了!


沒有任何人,比綱手更了解大蛇丸!


現在木葉村、砂隱村、霧隱村和曉組織的聯盟都很難說能夠解決掉大蛇丸,忍界任何一份重要的力量對於他們來說都是不可或缺的!


四代雷影並沒有拒絕。


雖然他對上原奈落還是沒什麽好臉色,但是現在最重要的是先想辦法查到奇拉比的下落,以及拿回屬於他們雲隱村的二尾!


鐵之國的東道主三船總算是鬆了一口氣,連忙引導著他們進入了鐵之國的內部,領著他們走向了五影大會召開的地方。


五影大會的會址並不在國都,而是在一個隱秘的所在,畢竟這可是忍界最高規格的會議了!


不得不說,三船的籌備非常完善。


作為東道主,三船安排的位置十分妥當,他所準備的地方十分隱秘,並不會有任何人能夠幹擾到五影大會的進行。


“為了籌備五影大會,我們在許多天以前就勘察了鐵之國所有的區域,挑選了這個絕對不會被人發現的地方。”


三船一邊領著他們進入了一座飄著雪花山林之中,一邊自我誇讚道:“這裏是鐵之國一個非常隱秘的山林,終年飄著雪花,除了守護這裏武士絕對不會有人踏足。”


“多謝了。”


綱手衝著三船點了點頭,輕聲道:“這麽多年以來,忍者都會遵守著和鐵之國的中立約定,未來還會繼續堅持遵守下去。”


“嗯。”


各個村子的影同時點了點頭。


伴隨著他們漸漸深入,一個個巡邏的武士開始出現在他們的視線之內,這些武士都是負責保護會議,避免遇到突發狀況。


直到天色漸晚的時候,他們才趕到了這場會議的最終舉辦地點,那是一座被隔絕開來的尖樓,從外麵看上去不怎麽顯眼,讓人認為隻是一個類似於教派的建築。


三船引領著他們進入了內部之後,裏麵的真容才慢慢露了出來,這裏的裝修十分古樸,頗有一些武士之國傳統的風俗,看起來顯得曆史感十分厚重。


“請。”


三船引領著他們走進了一間高大且豪華的房間,輕聲介紹道:“這裏就是我們為五影大會準備的會議室了。”


說完之後,三船慢慢走到了自己主持人的位置,攤開了自己的手掌輕聲開口道:“那裏就是為諸位準備的位置。”


一個個燈光亮了起來!


六個巨大的白布垂了下來!


每個白布下麵分別列著一個個巨大的漢字。


火。


風。


土。


雷。


水。


雨。


看得出來三船準備得非常用心,甚至連雨隱村這個明顯資格不夠的村子,都特地準備了一個位置,或許是因為出於對殺死了山椒魚半藏之人的敬畏。


事實上。


三船準備兩個房間。


假如上原奈落並沒有占到什麽優勢的話,那麽三船就會引導他們去另一個對雨隱村而言有些侮辱性的房間;一旦上原奈落的態度十分強硬的話,連五影都要退避三舍的話,三船自然不會得罪他。


三船指著白布下麵的座位,看著眾多人紛紛落座之後,臉色漸漸變得嚴肅了起來:“請諸先將象征著各位身份的鬥笠,放在前方的桌子上。”


每一位影都將自己的鬥笠放在了桌子上。


上原奈落的眉毛挑了挑,他感覺自己將來真得想個辦法坐實一下初代目雨影的稱號了,這樣也太尷尬了!


三船看了一眼所有的鬥笠,甕聲繼續道:“響應火影大人的號召,我們特地匯聚在這裏,由五影大人和雨隱村的上原奈落閣下一起展開一次溝通,我是會議的主持者三船。”


三船說著話的時候,他的聲音漸漸變得越來越嚴肅,他的目光慢慢變得凝實起來:“現在,會談正式開始!”


“……”


場內變得沉寂起來。


所有人的目光開始互相交匯。


“那麽我先來說吧!”


我愛羅的手掌漸漸搭了起來,支撐住了自己的下巴,聲音有些冰冷道:“畢竟第一個因為尾獸而出事的人,就是我們砂隱村…”


“真是年輕啊!”


三代土影看了一眼我愛羅,臉上露出了一抹笑意:“因為年輕所以氣盛麽?風影殿下今年才十六歲還是十七歲,就已經成為風影,能夠和我們平起平坐了呢!看來令尊教得不錯…”


我愛羅沉默了一會兒之後,聲音又冷了幾分:“是啊,這也是沒有辦法的事,畢竟我的父親就是被在場的某位殺掉了…”


“是誰敢這麽做?”


三代土影按住了自己的手指,笑了笑道:“難道風影閣下不想為自己的父親複仇嗎!”


“偶爾想,偶爾不想。”


“真是個糟糕的孩子,怎麽能不為自己的父親複仇呢…”


“咳…”


上原奈落聽得忍不住輕咳了幾聲。


我愛羅提這茬幹什麽,這都多久之前的事了!


何況他們父子兩個之間的關係本來也不好,一直以來差不多都是生死仇敵,他殺掉了第四代風影羅砂,在道理上,這個時候我愛羅應該感激一下他吧!


我愛羅和大野木竟然還在這個問題聊起來了!


上原奈落就不相信,大野木不知道是他殺掉了四代風影羅砂,這擺明是在挑撥我愛羅和雨隱村的關係!


雖然他們之間的關係本來就是仇恨狀態…


“怎麽了?”


綱手聽到上原奈落的咳嗽之後,挑了挑眉看了一眼上原奈落道:“上原,你有什麽想說的嗎?”


“唔…”


上原奈落看著三船開口道:“我想問一下,你們這裏現在有冰鎮果汁嗎?這邊的天氣有點兒冷啊,正適合喝冰鎮果汁的時候啊…”


“……”


所有人的臉色黑了黑。


這家夥打斷了所有人的談話就為了要杯果汁?外麵大雪紛飛的時候,你還要一杯冰鎮的!


媽的,神經病!


三船沉默了一會兒之後,還是不太理解上原奈落的腦回路,不過他還是開口道:“是,我立刻派人去取,不過冰鎮的話可能需要稍微等一會兒。”


“直接拿過來!我自己來。”


上原奈落無所謂地靠在了椅子上,打量了一眼在場的所有人,輕聲道:“諸位,請繼續。”


“……”


這還怎麽繼續!


過了一會兒。


三船派人給上原呈上來了一杯果汁。


上原奈落慢慢豎起了自己的手指,隻見那杯果汁之上漸漸浮出了一層冰渣,看起來就讓人覺得心裏有點兒冷。


五影會談的護衛區。


這裏是跟隨而來的護衛們待的地方。


自來也看著上原奈落的一係列操作,忽然輕笑著對小南道:“小南,你的弟子其實還蠻有趣呢!”


“嗯。”


小南點了點頭,聲音中滿是鄭重道:“雖然看起來奈落偶爾會有些脫線,實際上奈落還是非常可靠的。”


“是嗎?”


自來也摸了摸自己的下巴:“而且還是個小天才呢,竟然還能自己合成水和風組成的冰遁血繼,除了冰遁以外,我似乎還見到他有其他血繼?”


“……”


小南沉默了一會兒,搖了搖頭道:“奈落自己合成的血繼應該不少,畢竟他也和長門一樣,在很短的時間內就能掌握所有主流屬性查克拉的性質變化…”


“真是個天才的小家夥啊!”


【看書領紅包】關注公..眾號【書友大本營】,看書抽最高888現金紅包!


自來也讚歎地點了點頭道:“隻是需要動用一根手指而已,就能精妙地操縱冰遁術式完成冰鎮果汁…”


事實上,純粹是自來也想多了。


上原奈落豎起自己的手指,主要是為了能夠聚精會神地將自己的意誌投射在遠方波風水門的身上。


鐵之國的某一處。


藥師兜、宇智波帶土和波風水門深一腳淺一腳地在積雪裏,他們也在尋找著五影大會的位置,按照上原奈落的命令擾亂五影大會。


正當這個時候,波風水門的身影忽然僵住。


過一會兒,波風水門張口說道:“五影大會的位置已經傳過來了,在一處距離鐵之國國都東北部區域的密林裏,密林裏有很多武士把守,會議地點在一座金字塔高樓之中。”


“這種感覺真是久違的熟悉啊!”


藥師兜推了推自己的眼鏡,嘴角勾勒出了一抹笑意:“既然奈落大人傳來了位置,那我們現在就去大鬧一場吧!”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