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一十八章 嗯,聊完了,它還是在騙我
loading...

黑絕的心理壓力很大。


因為現在它麵臨的是千年以來最煎熬的時刻。


原本曉組織即將收集齊所有的尾獸複活十尾,藥師兜也在告訴它,他馬上就能穢土複活全盛時期的宇智波斑。


屆時隻需要宇智波斑真正複活,成為十尾人柱力之後發動無限月讀收集查克拉,就能救出大筒木輝夜。


黎明就在眼前。


有人忽然拉上了一條黑幕。


一夕之間,長門忽然犧牲陣亡;


一夕之間,藥師兜勾結宇智波帶土搶走了輪回眼、外道魔像、八尾人柱力和宇智波斑的屍體,順便裹挾宇智波佐助一起叛逃了,現在連藥師兜的影子都找不到;


一夕之間,黑絕深刻認識到了人心的黑暗。


枉費它一直以來對藥師兜報以的極大信任,甚至將宇智波斑擁有輪回眼的秘密都告訴了藥師兜啊!


結果藥師兜就是這麽對它的?


這個世界怎麽能有藥師兜這樣的人啊!


忍者的套路太深,人心太過複雜,黑絕從來沒有想過竟然會有人能夠騙得到它,甚至還欺騙它成功了!


一千年來的涵養都壓不住黑絕的怒火。


最坑爹的是,宇智波一族隻剩下了宇智波帶土和宇智波佐助,宇智波隨時瀕臨在滅族的邊緣,這意味著黑絕想要再重演一次宇智波斑的故事,想要得到輪回眼的機會也非常渺茫了…


這是一千年來距離複活大筒木輝夜最近的一次機會,也有可能將會成為唯一一次機會!


結果現在一切都不在它的掌控之中。


這種感覺真的不太好受。


誰知道藥師兜和宇智波帶土會怎麽操作?


如果他們還想著成為十尾人柱力發動無限月讀的話還可以,萬一藥師兜和他幕後的大蛇丸吃飽撐得,直接把輪回眼切片研究呢?


可惜的是,黑絕根本找不到他們的位置。


任何白絕一旦靠近藥師兜的話基本是有去無回,統統都會被他順手當作實驗材料或者穢土轉生的祭品。


因此黑絕急匆匆地趕回了曉組織的基地,它唯一還能動用的棋子隻剩下了上原奈落和幹柿鬼鮫這兩個人,想讓他們發動曉組織幫忙搜捕圍殺大蛇丸、藥師兜和宇智波帶土一夥人。


其中上原奈落無疑是最重要的那顆棋子。


唯一麻煩的地方就在於,長門那個小鬼付出了生命放棄了收集尾獸的計劃,那麽上原奈落會不會改變自己的思想,也會放棄收集尾獸什麽的?


不過黑絕在曉的基地聽說上原奈落繼任了曉組織首領的位置之後,心裏倒是勉強得到了一絲安慰,它還僥幸地認為上原奈落這個一直對它很信任的人應該還有繼續掌控的希望…


結果幹柿鬼鮫見到了黑絕之後,當場又給它迎頭一棒,說什麽上原奈落也要背叛月之眼計劃。


這還讓它怎麽玩兒!


上原奈落可是黑絕唯一可以依靠的力量了!


因為黑絕聽說了上原奈落在木葉大殺四方,它隻有依靠上原奈落才能打敗藥師兜、大蛇丸和宇智波帶土那些家夥,才有希望重新奪回輪回眼和外道魔像的控製權。


“鬼鮫,你能確認上原奈落背叛我們的事嗎?”


黑絕滿是陰森地望著幹柿鬼鮫,它的聲音仿佛要擇人而噬一般:“還是說,其實是你背叛了月之眼計劃呢?”


說實話,黑絕是真的不希望發生這種事。


一旦這樣的話,基本上它就隻能坐以待斃了。


幹柿鬼鮫詫異地看了一眼黑絕,搖了搖頭道:“不是,這可是我親口和上原奈落聊過的,絕大人不知道發生了什麽事嗎?”


“什麽事?”


“佩恩…不,應該是長門犧牲了!”


幹柿鬼鮫咧了咧嘴,輕笑著開口道:“我可是親眼見到上原奈落和他的老師小南傷心得痛不欲生我和他聊了幾句之後,他現在可不想什麽月之眼計劃了,他隻想複活長門。”


幹柿鬼鮫說到這裏之後,又咧嘴繼續笑道:“上原奈落或許是瘋掉了吧…說什麽要創造一個重新擁有長門的世界!”


“哦?”


黑絕訝異地看了幹柿鬼鮫一眼,忽然陰沉著笑道:“那這樣的話,他不應該放棄我們的月之眼計劃了啊!為什麽你會說上原奈落要背叛我們了呢?”


“因為…”


幹柿鬼鮫慢慢拔起了自己背後的鮫肌大刀,眼神漸漸變得有些冰冷起來:“絕大人一直以來都是宇智波帶土先生派來曉的間諜吧!不要否認,這是宇智波帶土親口向其他人泄露出去的!”


這種情報其實可以隨便胡說的。


畢竟宇智波帶土就在上原奈落的控製之下。


幹柿鬼鮫陰沉著嗓音,冷聲開口道:“上原奈落他現在可是非常敵視你,認為是你害死了長門,認為你一直在玩弄著我們!


枉費上原奈落過去還一直想要幫你,他可是萬萬沒想到你竟然是宇智波帶土派來的間諜,你一直在欺騙我們!”


這些話說出來還真有點兒臉紅。


幹柿鬼鮫一直認為自己是個誠實的人,沒想到竟然今天竟然要這麽欺騙黑絕,想想心裏還真是…


有點兒小開心?


隻不過這些也算是實話。


畢竟黑絕這家夥也一直在欺騙著他們。


“我怎麽可能會是那個混蛋的間諜!”


聽到幹柿鬼鮫的話,黑絕的心情簡直像是被踩踏過一樣,亂七八糟地不知道從何整理,它不知道上原奈落和幹柿鬼鮫怎麽想的。


為什麽他們會認為它是宇智波帶土的間諜啊!


黑絕看著警惕的幹柿鬼鮫,神色陰沉著開口道:“不要相信宇智波帶土,這是他想要挑撥我們之間的關係…”


“不是麽?”


幹柿鬼鮫冷笑了一聲,甕聲地開口繼續道:“那麽請絕大人來解釋一下,為什麽你會去招攬藥師兜加入曉組織,並且是在月之眼計劃的關鍵階段讓這麽危險的人物加入進來!


我們的尾獸馬上要收集完成,所謂的月之眼計劃更是即將成功的時候,藥師兜卻裹挾著外道魔像和輪回眼背叛了曉,絕大人,你們是把我們當做工具嗎?”


說到這裏的時候,幹柿鬼鮫咧了咧嘴繼續道:“雖然我很清楚現實,我們這些忍者一直以來就是工具,但是我非常想要了解這個世界的真實,而不是一直被你們的謊言欺騙!


不論是我,還是上原奈落,我們其實都曾經一直相信著你,但是你卻把我們的信任一直肆意玩弄!


絕大人,事到如今你還有什麽想說的嗎?”


“……”


黑絕簡直是有口難辯。


這一刻,要不是心裏對過去的種種心知肚明,黑絕甚至真的覺得自己是個間諜了,如果它真的是宇智波帶土的間諜該多好啊!


這樣的話,現在也不用在這裏磋磨時間…


可惜的是,它和宇智波帶土早就已經翻臉了。


現在黑絕隻能想辦法從幹柿鬼鮫這裏挽回信任,這個時候黑絕驀然想起了一件事,它的嘴角忽然彎了彎,低聲笑道:“隻是因為宇智波帶土的挑撥,你和上原奈落都不再相信我了麽?”


黑絕慢慢抬起頭,看著幹柿鬼鮫,聲音漸漸變得鄭重了起來:“鬼鮫,那我就完整地告訴你所有的事吧!”


“哦?”


幹柿鬼鮫放下了自己的鮫肌,咧了咧嘴露出了自己的滿口鯊齒,輕笑道:“那就讓我再來聽聽,你還想怎麽來欺騙我吧!如果我發現了一絲漏洞,就會立刻用鮫肌切斷你的腦袋!”


說到這裏之後,幹柿鬼鮫臉上的笑容漸漸有些猙獰起來:“嗬嗬嗬嗬嗬…絕大人,我還是非常容易被說服的。


我非常友善地提醒一下,在說服我之前,可千萬不要去試探上原奈落那個家夥,他可是因為你是宇智波帶土的間諜、藥師兜的背叛和長門大人的死,快要徹底瘋狂了呢!”


“嗬嗬嗬嗬…放心。”


黑絕抬頭看著幹柿鬼鮫,自信重新回到了它的身上:“讓我從當年斑大人的故事開始講起吧,你就會知道為什麽我和宇智波帶土絕對無法相容了,我是斑大人的意誌衍生物…”


“……”


幹柿鬼鮫有點兒想罵人。


原本他還真以為黑絕打算和他坦誠以待呢,沒想到黑絕這個家夥張嘴提起宇智波斑,鬼鮫就知道黑絕還想繼續騙他!


黑絕並不知道這一切,它還在說著自己的故事。


“…當年斑大人離開木葉的時候,沒有一個宇智波願意追隨於他,他們背叛了自己的族長,那些在木葉誕生長大的宇智波都是當年背叛了斑大人的劣質品所生…


…他們隻想要苟且偷安,所以才會注定因為目光短淺,承受滅亡的命運,宇智波帶土是如此,宇智波佐助也是如此…


…他們這些廢物,怎麽可能及得上斑大人的遠大夢想,在這個世界上,從未有任何一人能夠及得上斑大人的豁達,甚至包括輪回眼和月之眼計劃的夢想,他都願意寄托在別人的身上。”


黑絕說到這裏的時候,聲音頓了頓,抬頭看著幹柿鬼鮫繼續道:“斑大人隱匿考察了許久之後,認為長門將會是實現月之眼計劃的命運之子,因此他將輪回眼移植給了長門。


可惜的是,我當初認為長門生性懦弱,容易在未來實行計劃的時候意誌不夠堅定,所以才一直不肯對長門托出月之眼計劃。


宇智波帶土發現了這件事後,狂妄自大地想要奪取長門的輪回眼,搶奪月之眼計劃的控製權,最終他選擇了叛逃自立;


為了避免被宇智波帶土破壞月之眼計劃,我才迫不得已準備第二套比較危險的方案,那就是讓你們一起暗中準備著斑大人的複活,可惜卻被藥師兜用能複活全盛時期的斑大人所欺騙。


現在看來我們棋差一招。


不過我們未必沒有反擊的機會,隻要擊敗宇智波帶土和大蛇丸,藥師兜那些家夥,奪回外道魔像和輪回眼,再來選擇一個人來繼續月之眼計劃!”


黑絕說的這些事簡直比過去還扯淡。


在它的故事裏,宇智波斑被塑造成了一個偉大的人,由此來表明它這個宇智波斑的意誌也十分偉大。


這些故事裏也夾帶了一些私貨。


比如黑絕又趁機偷偷黑了一次木葉那群宇智波。


當然黑絕提起這些事不是無的放矢,而是為了在幹柿鬼鮫這裏留個印象,這些故事主要是為了獲取上原奈落的信任而準備的。


所以黑絕在故事裏麵增加了許多對於長門的善意。


“哦?是這樣麽?”


幹柿鬼鮫不動聲色地看了一眼黑絕,小眼睛轉了轉,忽然開口道:“可是長門大人已經死了,斑大人的遺體還在敵人手中,等到我們搶回了輪回眼和外道魔像之後,該由誰來主持月之眼計劃呢?”


“那就要看看誰的力量更強了…”


黑絕的嘴角慢慢勾了起來,看著幹柿鬼鮫希冀般的臉色,正色著開口道:“輪回眼需要龐大的查克拉才能推動,所以想要使用輪回眼發動月之眼計劃,體內必須要有龐大的查克拉才可以…”


“哦…”


幹柿鬼鮫慢慢地點了點頭,咧了咧嘴露出自己的滿口鯊齒:“那還真是巧了,我和上原奈落體內的查克拉似乎都非常充沛…”


黑絕的眼睛眯起,低聲道:“鬼鮫,不要像你的鯊魚一樣太過貪婪,還是先想辦法搶回輪回眼和外道魔像之後再來討論這件事吧!我現在去想辦法說服上原奈落…”


“絕大人,上原奈落可不容易說服…”


幹柿鬼鮫攤開了自己的手掌,輕笑道;“與其浪費時間去重新奪回上原奈落的信任,不如直接放棄掉上原奈落那個家夥,讓我來幫你執行月之眼計劃吧!”


“……”


黑絕無語地看了一眼幹柿鬼鮫。


媽的,幹柿鬼鮫這家夥是見到能夠掌握輪回眼的機會貪心到失心瘋了嗎?認為自己查克拉多就能使用輪回眼麽?


黑絕看了一眼幹柿鬼鮫,陰森地笑了笑道:“那要看看你的能力了,如果你能奪取外道魔像的話……可是我聽說你甚至都無法戰勝藥師兜的穢土轉生忍者…”


“……”


幹柿鬼鮫的神色變了變。


下一刻,幹柿鬼鮫的聲音有些冷漠地開口道:“算了,誰來都無所謂,隻要能讓我見到月之眼之後的世界就好。”


“一定會的。”


黑絕的聲音充滿了蠱惑:“那個世界再也不會發生戰爭,再也沒有人會刻意欺騙,那個世界隻有安詳與寧靜…”


等到黑絕描述完了月之眼計劃離開之後。


幹柿鬼鮫冷漠地注視著黑絕離去之後,掏出了自己的電話蟲,撥通了上原奈落的電話蟲。


“卟嚕卟嚕…”


片刻之後,鬼鮫手中的電話蟲變成了上原奈落的裝扮,這是接通的標誌,它眯著自己的眼睛說起了話。


“鬼鮫,你和黑絕聊完了麽?”


“嗯,聊完了,它還在騙我。”


幹柿鬼鮫點了點頭,咧了咧自己的嘴巴,繼續道:“它這次欺騙我所說的話,都是為了騙取上原大人的信任而提前預備的謊言,因為裏麵的月之眼開始可是圍繞著長門大人為中心的!”


“我知道了。”


上原奈落的聲音多了一絲優雅:“那就讓它過來騙取我對它的信任吧!我的全部信任可不能那麽容易被它得到啊…”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