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一十七章 這就是屋漏偏逢連夜雨的感覺嗎?
loading...

上原奈落的話沒有錯。


有些事隻有失去了之後才會懂得珍惜。


一直以來,上原奈落表現得對於黑絕太過信任,以至於黑絕對他不夠在乎,簡單來說是黑絕以前得到的信任太多了…


從此以後,他們之間的相處方式要改變一下,要想辦法讓黑絕前來千方百計地獲取上原的信任,不再能夠對上原奈落予取予奪。


如果黑絕想要重新回到過去那種操控上原奈落的相處狀態,那就繼續加倍努力吧!努力重新得到上原奈落的信任,努力讓上原奈落重新認可它的月之眼計劃…


當然。


這種方法也有一定的危險。


萬一黑絕轉頭腆著臉,低三下四地去和其他人合作呢?


這個危險對於上原奈落倒是稱不上麻煩,畢竟整個忍界能夠和黑絕合作的人,已經全部被上原奈落控製起來了。


上原奈落慢慢靠在了椅子上,望著窗外落下的雨滴,他隻是平靜地坐在那裏,氣勢卻漸漸有些不太一樣:“把人心當作一場棋局,才會讓下棋的人成就感更高。”


忍界其他人都在采用強硬的手段控製他人的時候,上原奈落卻利用著人的情感,一步步地把這個世界收束了起來。


直到現在,他要成功把黑絕控製起來。


“不愧…是大人呢!”


幹柿鬼鮫看著上原奈落咧了咧自己的嘴巴,露出了滿口的鯊齒,他的小眼睛裏也適時地露出些許讚歎。


這個時候正是上原奈落成就感最高的時候。


作為一個合格的下屬,幹柿鬼鮫自然不想掉場麵。


“好了,去吧!”


【看書福利】送你一個現金紅包!關注vx公眾【書友大本營】即可領取!


上原奈落讚許地看了一眼鬼鮫,點了點頭道:“等到你和黑絕討論完之後,再向我匯報你們見麵的細枝末節吧!”


“是,大人。”


幹柿鬼鮫恭敬地垂下了頭。


幹柿鬼鮫低著頭,慢慢退出了辦公室。


曉組織所有成員都從上原奈落的口中得到了他們想要的答案,從雨隱村回到了曉的基地,上原奈落算是將這些實力強大又性格古怪的家夥重新收攏了起來。


雖然這些曉的成員們以後不能像佩恩時代那麽肆意張狂,但是比起佩恩時代似乎可以活得更安全一些。


至少,應該不需要再有那種朝不保夕的生活。


等到曉組織的所有成員都離開了雨隱村之後,上原奈落打算離開辦公室回去繼續守著小南睡覺的時候,一個小姑娘悄悄推開了辦公室的門,躡手躡腳地溜了進來。


“上原奈落。”


紫陽花走到了上原奈落的身邊,臉色認真地看著上原奈落開口問道:“村子裏是不是出什麽事了?會有危險嗎?”


“不會。”


上原奈落伸出手指敲了敲她的額頭,低聲道:“放心吧!有我在,這個村子不會有什麽事的。”


“我看到了。”


紫陽花捂著自己的額頭,臉上依舊還是那副滿臉認真的模樣:“我之前都看到了,天使大人在哭泣…”


“哦,那是你看錯了。”


上原奈落隨口敷衍了一句。


他還真沒想到,紫陽花這個女生還挺敏銳。


上原奈落敷衍的態度並不能讓紫陽花滿意,她隻是倔強地抬起頭,沉聲開口問道:“我確信自己沒有看錯,上原奈落,告訴我吧,村子裏到底出什麽事了?”


“……”


上原奈落沉默了一會兒之後,伸出手掌揉亂了她的頭發,低聲道:“我們的首領…佩恩大人犧牲了。”


“……”


紫陽花的身形就此僵住。


對於雨隱村而言,佩恩的意義非比尋常。


正是因為有著佩恩的存在,雨之國的戰爭才就此消弭,整個國家從那以後漸漸也變得再也沒有孤兒,再也沒有了流浪忍者,再也沒有了暴亂和殺戮。


曉組織的成員們不太特別關心那個冰冷的首領,他們在乎是整個曉組織;雨隱村的忍者們卻非常關注統治著他們的佩恩,因為他們知道佩恩的存在意味著什麽。


這些年佩恩不怎麽露麵,可是以他的意誌而行事的上原奈落和小南可是為雨隱村做了很多事的!


現在佩恩戰死了…


紫陽花慢慢仰起頭,注視著上原奈落。


這個女生的性格非常冷靜,隻是片刻的時間,紫陽花臉上的驚慌漸漸褪了下去,變得滿臉堅毅:“上原奈落,你一定會繼任成為村子裏的首領吧?”


“不知道…或許吧…”


上原奈落看著窗外的大雨,低聲呢喃道:“或許吧…反正我會待在這個村子裏的,我會代替佩恩大人保護你們的。”


這一刻,上原奈落也體會到小南的痛苦。


長門還沒有犧牲之前的時候,不論是曉組織還是雨隱村的事,似乎都不需要操心,因為上原奈落知道長門就是那個支撐著的人。


現在長門犧牲了。


不論是雨隱村還是曉組織,所有的擔子仿佛一夜之間,全部都落在了上原奈落的身上,他終於體會到了失去長門的感覺。


隻不過上原奈落和小南的性格不太一樣…


小南想到長門,會傷心流淚。


上原奈落想到長門,隻會想著讓藥師兜抓緊加快製造一具適應輪回眼力量的軀體,讓大蛇丸複活過來之後,再讓大蛇丸馬上用輪回天生把長門徹底複活過來!


上原奈落低下頭,拍了拍紫陽花的腦袋,輕聲道:“好了,如果現在巡邏累了就快點去休息吧!這場大雨會一直持續下到天亮,會代替你們發現入侵者的。”


“上原。”


紫陽花並沒有理會上原說的事,隻是抓住了上原奈落的手掌,一字一句地開口懇求道:“你一定要成為村子裏的首領!”


“我知道了。”


上原奈落無奈地看了紫陽花一眼,低聲道:“你不是一直都挺討厭我的麽?怎麽會想讓我成為首領?”


“這也是沒有辦法的事。”


紫陽花平靜地搖了搖頭,低聲道:“如果佩恩大人戰死的消息傳出去之後,雨之國可能會生出內亂,一定會有一些人想要奪取村子裏的權力,與其讓那些家夥奪取權力,不如讓一直跟隨著佩恩大人和天使大人的你成為首領。”


“你還真是喜歡胡思亂想啊!”


上原奈落忍不住又敲了敲紫陽花的額頭,笑著安撫她道:“放心吧,我和小南老師都不會讓這種事發生的!”


上原奈落忽然意識到,紫陽花這個小女生其實代表的是雨隱村現在的忍者們,他除了要安撫曉的成員以外,好像還得安撫一下隱村的忍者?


真是越來越麻煩了啊!


長門犧牲之後,忽然就冒出了一堆麻煩事需要上原奈落來處理,這些事都是一些雞毛蒜皮的小事!


果然還是抓緊把長門複活才是正經事吧!


“紫陽花。”


上原奈落的目光注視著紫陽花的眼睛,輕聲開口道:“暫時隱瞞一下佩恩大人戰死的消息吧!過不了多久的時間,佩恩大人或許就會重新歸來了。”


上原奈落勾了勾自己的嘴角,伸出自己的手掌揉了揉紫陽花的頭發:“這裏可是忍界啊!人死未必不能複生呢!”


曉的基地。


幹柿鬼鮫帶著上原奈落的任務也回來了,如果不出意外的話,黑絕應該就躲在他的房間裏等待著他的回歸,


幹柿鬼鮫還在路上,思索著上原奈落的吩咐和指導,他慢慢推開了自己的房門,看到了坐在他房間裏的黑絕,鬼鮫的心裏忍不住幽幽地歎了一口氣。


這幾年來,上原奈落交給他們的情報基本上都不會出現意外,黑絕這家夥果然躲在他的房間裏。


幹柿鬼鮫看著黑絕,臉上露出了一抹笑意:“嗬嗬…我還以為絕大人會在佩恩大人戰死之後,先去找上原奈落呢!


畢竟他可是剛剛成為曉的首領,比我這個月之眼計劃裏麵的無名小卒要有用多了啊!”


這種話應該符合上原奈落的指導,不可以無限度地信任黑絕,而是應該讓黑絕想辦法獲取他們的信任…


幹柿鬼鮫這句話說出來非常熟稔,顯然這家夥和宇智波鼬、宇智波佐助兄弟待得時間長了,也是個老情感控製者了…


果不其然。


隨著幹柿鬼鮫略有些嫌棄的話說出來之後,黑絕的臉上頓時浮出了一抹陰笑:“嗬嗬嗬嗬…鬼鮫,相比較上原奈落那個小鬼,我可是一直都更信任你啊!”


“嗯?”


幹柿鬼鮫臉上的表情頓時變了變,一臉訝異地看著黑絕道:“難道絕大人已經知道了,上原奈落也和藥師兜那個叛徒一樣…打算背叛月之眼計劃嗎?”


“什麽?”


黑絕的陰笑頓時僵在了臉上,它注視著幹柿鬼鮫,連忙匆匆問道:“你從哪裏知道的這件事?上原奈落…也要背叛我們嗎?”


黑絕匆匆趕來幹柿鬼鮫這裏,就是想要安撫一下幹柿鬼鮫這個老實人,順便也想讓幹柿鬼鮫去試探一下上原奈落。


畢竟它的身邊隻剩下鬼鮫和上原奈落這兩個人。


尤其是藥師兜背叛、輪回眼和外道魔像被奪走之後,現在的月之眼計劃正是到了最危險的時候,黑絕簡直是心急如焚,結果又聽到上原奈落可能背叛的消息…


這就是屋漏偏逢連夜雨的感覺嗎?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