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一十五章 向這個世界證明,沒有人能反抗曉的意誌!(第六更)
loading...

這群曉組織的成員簡直都是逗逼。


如果說他們都是反派吧,這些家夥也都有可憐之處;如果說他們是好人,這裏麵大部分人也不怎麽幹人事兒。


當然,上原奈落也沒資格說他們。


現在佩恩死掉的消息才傳到他們的耳中,這些家夥們估計也是六神無主了,他們或許是剛剛才知道上原奈落和小南回到雨隱村,就急匆匆地連夜趕了過來。


上原奈落才安撫小南睡著,不想讓他們打擾小南,因此他下一刻瞬身離開了小南的房間,迎向了眾多祥雲黑袍的方向。


“上原!”


“上原!”


“奈落!”


“上原奈落!”


“上原大人!”


“奈落大人!”


一群身穿祥雲黑袍的人看到了上原奈落之後,仿佛看到了主心骨一般,唧唧喳喳地就想要開始詢問情況。


“好了好了。”


上原奈落匆忙衝著他們擺了擺手,輕聲開口道:“小南老師才剛剛睡下,我們先去找個安靜的地方閑聊吧!”


一行人來到了雨隱村的辦公室。


路上,上原奈落還遇到了又在村子裏冒雨巡邏的紫陽花,這個小姑娘似乎永遠都在冒雨巡邏。


這個姑娘的忍者生涯真是離譜。


上原奈落這次沒空理她,隻是揮手讓她馬上帶著自己的小隊離開,不許任何人靠近這間辦公室。


辦公室內。


一群穿著祥雲黑袍的s級叛忍們各自找了一個能坐的位置之後,絲毫沒有停歇,立刻七嘴八舌地開始問了起來。


“我們的組織會解散嗎?”


“佩恩真的戰死在了木葉嗎?”


“藥師兜背叛了曉,搶走了基地裏的外道魔像…”


“上原,我們真的要放棄收集尾獸的計劃嗎?”


“曉組織馬上要解散了嗎?”


“……”


這群家夥各自都有各自的關注點,隻不過其中他們最關心的毫無疑問是曉的未來,甚至連佩恩戰死的事都要往後排一排。


這也實在不能責怪他們。


因為這些年來,佩恩一直高高在上。


這些曉的成員和佩恩之間的關係稱不上親密,甚至有些還是仇恨更多一些,說實話,他們和上原奈落的關係更好。


畢竟上原奈落可是多次帶著他們一起出去執行過任務,有時候還會幫忙,甚至遇到危險的時候還會出手救人。


平時遇到的時候,上原奈落也不會對他們那些古怪的愛好表示不理解和嫌棄,甚至他們還能偶爾聊上幾句,這些曉的成員,對上原的好感度肯定不低。


“先停一下!”


上原奈落敲了敲自己的額頭,打斷了他們所有人亂七八糟的囉嗦問話之後,才沉聲繼續道:“你們的問題一個一個來!放心,今晚我們徹夜詳談都沒關係!”


“我先來!”


迪達拉在這方麵表現得特別積極,率先舉起了自己的手掌,開口就要提問:“上原,我們…”


“憑什麽讓你先來!”


飛段也舉起了自己的鐮刀,高聲道:“讓我先來問,上原奈落,我們曉是不是以後就不能再…”


“混蛋!”


迪達拉怒氣衝衝地打斷了飛段的話。


眼看著這些家夥又要吵起來的時候,上原奈落一巴掌拍在了桌子上,滿臉不悅地開口道:“按照加入曉的順序,讓角都前輩或者蠍前輩先來吧!”


“……”


一行人總算是安靜了下來。


角都隱晦地看了一眼依舊安靜的幾個忍刀七人眾,慢慢地站起身來,沉聲提出了自己第一個問題:“佩恩是不是在木葉戰死了?”


“是,不過不是戰死。”


上原奈落點了點頭,輕聲繼續道:“佩恩大人其實就是長門大人,他在和木葉眾多忍者激戰過後,被宇智波帶土和藥師兜率領穢土忍者部隊聯手圍攻,長門大人和木葉忍者們擊退了他們。


這場戰爭結束之後,長門大人擔心未來的忍界會被宇智波帶土和藥師兜這種卑鄙無恥之人掌控,他的生命即將耗盡的時候,決定用自己輪回眼的力量複活了所有戰死的木葉忍者。”


說到這裏之後,上原奈落又繼續開口補充道:“宇智波帶土和藥師兜並不是幕後黑手,隱藏在藥師兜背後的大蛇丸才是真正的黑手,大蛇丸一直在假死從而降低了我們的警惕。”


【看書領現金】關注vx公.眾號【書友大本營】,看書還可領現金!


這些話算是對他們一個交代。


畢竟長門的確已經戰死了,總不能還把他們蒙在鼓裏,不知道自己的首領到底是誰,不知道自己的首領怎麽戰死的吧?


這樣也算是坦誠的一步了。


既然上原奈落坦誠了,角都也不會隱瞞。


“我知道了。”


角都看了一眼上原奈落,臉色漸漸變得認真了起來,甕聲甕氣地開口提問道:“上原,這樣的話,未來如果我待在曉,我還有機會能賺更多錢嗎?”


“……”


曉組織的成員們無語地看了一眼角都。


這都什麽時候了,角都這個老家夥怎麽還張口閉口談錢呢?媽的,這個時候是談錢的時候嗎?


“肯定會有很多機會。”


上原奈落看著角都同樣認真地點了點頭,滿臉真誠地開口道:“不論忍界的未來是戰爭還是和平,金錢總是不可或缺的,我們將來還會有很多次討論掙錢的機會。”


“說得不錯。”


角都聽到這裏之後,認真地點了點頭重新坐在了一個奇奇怪怪的位置:“上原奈落,我認可你繼任曉首領的位置了,不論將來你們要幹什麽,隻要能讓我掙到錢就好!”


上原奈落:“……”


角都這家夥還真是直白啊!


角都的態度非常明確,不論曉組織將來要幹嘛,隻要不耽誤他掙錢就行了,這還真是他的性格。


赤砂之蠍抬起頭注視著上原奈落,輕聲開口道:“上原,你們和木葉、砂隱村、霧隱村達成了和議嗎?曉以後會被迫解散麽?”


“沒有和議。”


上原奈落慢慢垂下了頭,他似乎明白了赤砂之蠍的顧慮,如果曉組織成為了大國忍村的附庸,那就意味著他們這些s級叛忍不再有什麽容身之處了。


上原奈落重新抬起頭,冷哼了一聲道:“蠍前輩,那群被我們輕鬆摧毀了村子的忍者,有什麽資格讓我們解散嗎?如果不是為了長門大人的遺願,我不介意再摧毀一次木葉!”


赤砂之蠍慢慢點了點頭,他的臉上頓時露出了一抹毛骨悚然的微笑:“說得不錯,那群懦弱腐朽的家夥,沒有資格插手我們的生活,隻有我們自己才能決定去做什麽。”


說完之後,赤砂之蠍輕聲道:“當初佩恩提過你會成為曉的下一任首領的時候,那個時候我就沒有什麽意見。”


“……”


所有人的目光開始互相對視。


最終他們的目光漸漸停在了幹柿鬼鮫的身上,顯然幹柿鬼鮫也成為了曉組織的老前輩了。


幹柿鬼鮫咧了咧嘴,露出了自己的滿口鯊齒:“我們這些家夥可是一直都沒什麽意見…隻要首領大人,能夠給我們這些無家可歸的家夥們一個容身之地就好。”


霧隱村的忍刀七人眾基本上都是自己人。


幹柿鬼鮫說完之後,其他人也紛紛點了點頭,角都的目光依舊沒有緩和,他隻是冷聲開口道:“從佩恩戰死之後,你們這群家夥就沒什麽動靜,不會是什麽人派來的間諜吧?”


上原奈落:“……”


角都還真是猜對了啊!


隻不過這些忍刀七人眾全部都是他這個新一任曉組織首領的間諜,怎麽可能會有什麽動靜?


幹柿鬼鮫咧了咧嘴,輕笑著開口道:“角都前輩見到四個忍刀七人眾一起做間諜的麽?到底該是什麽笨…不,應該說是多麽強大的人,才能把我們四個忍刀七人眾當作間諜?”


幹柿鬼鮫看了一眼身邊的眾人,輕聲開口道:“我和滿月都是因為血霧政策的痛苦才離開了自己的家鄉…


至於鬼燈水月這個小鬼,你們應該明白他為什麽加入我們;雨由利這個小家夥,你們這段時間也明白她為什麽會加入我們了吧?”


“嗯,我暫時接受你的說法。”


角都慢慢地點了點頭,這些忍刀七人眾搞得就像是被安利了一樣,一個接一個地加入了曉組織。


雖然有點兒離譜。


但是好像還可以接受?


迪達拉匆匆舉起了自己的手掌,嘻嘻哈哈地開口道:“輪到我了輪到我了!喂,上原,我們將來要去做什麽?我們要不要去發動忍界大戰什麽的?”


“不要。”


上原奈落一句話讓迪達拉的臉色垮了下來。


上原奈落看了迪達拉一眼,揉了揉自己的額頭道:“總之,接下來我們要先想辦法解決掉大蛇丸、宇智波帶土和藥師兜這些家夥,木葉那邊會答應幫我們收集情報了。”


“可以可以!”


迪達拉小雞啄米一樣點了點自己的腦袋:“對了,宇智波佐助也和藥師兜一樣背叛了曉,這樣一來的話,忍界僅剩下的兩個宇智波,我們可以把他們全部殺掉!”


說完這些之後,迪達拉又看了一眼自己的身邊的赤砂之蠍,嘻嘻哈哈地繼續道:“剛好蠍旦那也非常討厭大蛇丸和藥師兜那兩個家夥,我們也可以一起解決掉他們!”


“嗯。”


上原奈落點了點頭之後,繼續道:“等到我們解決掉他們之後,估計曉可能會變成一個調解戰爭的組織吧…”


“啊?”


每個人都不由自主地看向了上原奈落。


這是在開玩笑的吧?他們曉的成員不是以挑撥戰爭為己任的嗎?為什麽要忽然開始調解戰爭了?


“不用這麽驚訝。”


上原奈落看著在場的眾人,輕聲繼續道:“長門大人曾經的意誌我會繼承的,雖然沒有了尾獸和外道魔像,但是我們可以想辦法變得更強,或者吸納成員,或者是製造更強的戰爭兵器,讓這個世界都無法抵抗我們的意誌!


將來一旦哪兩個地方發生了戰爭,以我們的實力可以直接去把他們交戰的忍者全部消滅掉,這樣也算是消滅了戰爭吧?


等到忍界將來不論發生什麽戰爭,哪怕是五大國之間想要發動忍界大戰,都必須要經過我們的許可,任何不經我們許可的戰爭,都是絕對不被允許的!”


“……”


在場的所有人聽得一愣一愣的,乍聽起來上原奈落說得還挺靠譜的,而且好像也還挺符合他們的心意?


唯獨幹柿鬼鮫的神色古怪。


幹柿鬼鮫覺得這些話可能半真半假,或許他的上司將來真的想這麽做,還是單純地是在安撫這些家夥?


不管怎麽說,至少在場所有曉的成員都已經認可了上原奈落,甚至包括飛段這個智商不在平均線的成員都已經不再反對。


“現在的話,大家先去休息吧!”


上原奈落的眼神微微眯了起來,低聲道:“過一段時間,我還要去參加五影大會,從他們那裏獲取關於大蛇丸等人的情報…”


幹柿鬼鮫:“……”


不愧是你啊,上原大人!


每次都能混進一些奇奇怪怪的會議!


曉組織的每個人臉色都漸漸有些古怪,這個剛才還在吵著要五大國也要在他們監控之下的家夥,又潛入了五大國的會議麽?


還是熟悉的味道…


上原果然還是那個熟悉的家夥…


“不要用這幅表情看我啊!”


上原奈落慢慢轉頭看向了眾人,沉聲繼續道:“等到我們將來消滅大蛇丸那些家夥的時候,我們要向這個世界證明,沒有任何人能夠反抗曉的意誌,沒有任何叛徒能夠逃脫曉的製裁!”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