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一十三章 一次失敗的釣魚計劃(第四更)
loading...

上原奈落下達的命令並不奇怪。


除了讓藥師兜立刻去曉組織的基地帶走外道魔像和宇智波佐助之外,還讓他們帶走願意一起離開曉組織的人。


曉組織在木葉之戰結束之後直接洗白,其中某些成員一旦接受不了這種事的話,與其等著他們將來叛逃,還不如直接被藥師兜帶走將來去做個忍界大戰的炮灰。


好吧,其實就是在釣魚。


凡是不願意離開曉組織的人,肯定都會得到上原奈落的庇護,他們可都是長門留下來的寶貴遺產啊!


凡是願意離開曉組織的人,他們也隻不過是從其中一個漩渦跳到另一個更為危險的漩渦而已。


其實也逃不過上原奈落的掌控。


因為上原奈落和小南正在回歸雨之國的路上,留給藥師兜的時間並不多,所以他立刻封存起了旗木朔茂,帶著波風水門和宇智波帶土趕往了曉組織的基地。


曉的基地。


蠍、迪達拉和宇智波佐助已經帶著八尾人柱力趕回了基地,曉組織的成員們還在等待著他們的首領帶回九尾人柱力,期待著將八尾和九尾收入外道魔像,然後實施戰爭兵器計劃。


眾所周知,等待的時間無疑是非常漫長的。


曉的成員們都比較悠閑,他們一群自視甚高的家夥湊在一起能幹嘛?當然隻能是拌嘴吵架了!


“天天被人砍腦袋的蠢貨!”


迪達拉鄙夷完飛段之後,朝著飛段做了一個鬼臉,嘻嘻哈哈地吐著自己的舌頭:“笨蛋笨蛋笨蛋…略略略!”


“混蛋,我殺了你啊!”


飛段滿臉暴怒地握緊了自己的鐮刀,正當飛段想要衝過去的時候,幾根查克拉線緊緊地纏住了他的手臂。


赤砂之蠍操縱著查克拉線束縛著飛段的行動,冷聲開口告誡道:“吵架可以,但是不要在基地之內動手。”


聽到赤砂之蠍的話,飛段臉上的怒意更重。


要是他能夠吵得贏迪達拉的話,還至於動手嗎?


飛段怒氣衝衝地握著自己的鐮刀,轉頭看向了角都:“喂,角都,我罵不過他!快來幫我!”


“白癡!”


角都扶了扶自己的額頭。


他怎麽會有像飛段這麽蠢的隊友啊!


飛段這個家夥的智商簡直低到沒救了!


幸好就在飛段壓抑不住怒氣,想要和迪達拉一起把曉組織的基地拆了的時候,藥師兜的出現吸引了他們的注意力。


“藥師兜,你去哪了?”


赤砂之蠍皺起了自己的眉頭,看著藥師兜開口道:“我記得沒錯的話,你應該在自己的實驗室裏吧?你未經許可私自離開基地的話,違背了首領的命令吧?”


“如果曉的已經沒有了首領呢?”


藥師兜慢慢抬起頭看向了在場的所有人,臉上露出了一抹笑意道:“我去了一趟木葉,長門…不,佩恩已經死了。”


“什麽?”


所有人的目光不由自主地看向了藥師兜!


每個人的眼神都充滿了不敢置信,他們怎麽可能願意相信那個自稱神明的首領會死在木葉!


赤砂之蠍的眼珠微微移動,他搖了搖頭,立刻開口道:“絕不可能,佩恩可是擁有著輪回眼的力量…”


“沒有什麽是不可能的。”


藥師兜推了推自己的眼鏡,臉上露出了一抹笑容:“我趁著佩恩和木葉兩敗俱傷的時候,將他逼入了絕境,所以他死了…”


“混蛋,你竟敢背叛佩恩大人!”


輝夜君麻呂和白聽到這裏,飛快地衝了出來!


論及對曉組織的忠誠,沒有任何人能超過他們兩個,因為他們是和上原奈落一起被小南帶著長大的。


“屍骨脈·椿之舞!”


輝夜君麻呂的身上驟然冒出了一根根骨刺,朝著藥師兜的方向飛快地衝了過來!


然而一道披著金色查克拉外衣的身影驟然出現,落在了輝夜君麻呂的麵前,伸出一枚螺旋丸按在了君麻呂的身上!


正是穢土轉生的波風水門!


下一刻,輝夜君麻呂就倒飛了出去!


“冰遁…”


白猛地豎起了自己的手指。


正當白想要釋放冰遁的時候,波風水門的身影化作一道金光,驟然出現在白的身邊,一腳將他踢飛了出去!


“那是…金色閃光!”


迪達拉的臉色驟然變了變。


對於岩隱村的忍者來說,金色閃光無疑是個極為恐怖的人物,哪怕是迪達拉也是從小聽著木葉金色閃光的故事長大的。


赤砂之蠍注視著這一幕,眼神中閃過了一絲凝重:“原來你這家夥穢土轉生出了金色閃光波風水門…現在看來,你這家夥解決掉了佩恩並非是無稽之談。”


“沒錯。”


藥師兜點了點頭,笑著攤開了自己的手掌:“現在佩恩已經死了,小南和上原奈落已經放棄了收集尾獸的計劃…你們還要繼續待在這個即將走向沒落的組織嗎?”


藥師兜的目光一點點移動著,緩緩打量著在場的眾人,笑容漸漸變得越來越深:“曉即將走向毀滅,不如跟隨我一起繼續進行收集尾獸的計劃…”


“不要。”


迪達拉不屑地看了一眼藥師兜,冷哼了一聲道:“你這家夥算什麽?依仗著別人的力量逞凶,一個躲在陰溝裏的膽小鬼而已,就想做新的首領?”


迪達拉說完之後,轉頭看向了赤砂之蠍,開口道:“與其讓你做新的首領,還不如讓蠍旦那來繼承曉的首領之位!”


“憑什麽!”


飛段立刻跳了出來,張嘴就來道:“我才是最合適的人選!不如你們都來加入我的邪神…”


“閉嘴!”


角都一句話打斷了飛段的話,他轉頭看向了藥師兜,甕聲開口道:“你說解決掉了佩恩,卻沒有解決掉上原奈落和小南吧?佩恩似乎提到過,想要讓上原成為曉的下一任首領,那個小鬼挺合適的。”


“沒錯。”


赤砂之蠍看向了藥師兜,他的目光也隱隱變得有些冰冷起來:“如果我沒猜錯的話,你其實也想要解決上原奈落卻差點兒被他解決掉了吧!上原的實力可半點都不弱!”


“真是…被你們猜中了呢!”


藥師兜的臉上露出了一抹無奈的笑意,他抬起頭繼續道:“不過這也無所謂,反正上原奈落和小南已經放棄了尾獸計劃。


他們以後應該隻會待在雨之國這種小地方了,以你們的實力,難道還要繼續待在這裏嗎?”


“……”


所有人都不由自主地陷入了沉默。


如果曉組織不繼續收集尾獸的話,他們又該去做什麽呢?難道就待在這裏蹉跎歲月嗎?


“我們要去哪兒關你什麽事!”


迪達拉一臉不滿地看了一眼藥師兜,又看了一眼赤砂之蠍:“喂,蠍旦那,等到上原回來之後,我們在一起做決定吧,反正隻要不會耽誤我的藝術就好…”


“嗯。”


赤砂之蠍也點了點頭:“我也認為應該等上原回來之後再來討論這件事,至於藥師兜這家夥…”


“喂,藥師兜!”


飛段忽然高聲打斷了赤砂之蠍的話,看向了藥師兜咧了咧嘴道:“你這家夥能幫我傳播邪神教的話,我倒是可以跟你一起…”


“閉嘴!”


角都揮動著自己的手臂,一拳將飛段打倒在地,他甕聲甕氣地開口道:“有些話不該說的時候就閉上自己的嘴巴!”


“混蛋!”


飛段縱身跳了起來,滿臉不悅地看著角都道:“我可不想留在這種地方,我隻想去傳播邪神大人的意誌啊!”


“不,你不想。”


角都的地怨虞接連伸出蔓延,將飛段牢牢地束縛了起來,他的目光隱晦地看了一眼從未有任何動作的忍刀七人眾。


這些忍刀七人眾自從藥師兜出現之後,對佩恩的戰死表達了驚愕之後,就再也沒有了任何動作,甚至沒有絲毫言語,就隻是自顧自地修理著他們的忍刀。


角都看了一眼飛段,冷聲繼續道:“有時候,你的那條命的確不值錢,但是有的時候,你的那條命隻有一次。人生最痛苦的兩件事,就是人還活著錢卻沒了和人已經死了但是錢還在。”


“……”


飛段聽不懂他說的話,隻是乖巧地閉上了嘴巴,因為角都表情嚴肅的時候說的話,一般都是對的。


“沒有人願意離開嗎?”


藥師兜皺了皺眉頭之後,抬起頭看向了宇智波佐助,輕聲道:“佐助,你也不願意離開嗎?上原奈落和小南已經與木葉和解,如果你想複仇的話…”


“閉嘴。”


宇智波佐助滿臉陰翳地低頭看了一眼藥師兜,不悅地開口道:“等到上原前輩回來之後我自然會去問他!”


“這樣麽…你們對這個組織還真是有感情呢!”


藥師兜推了推自己的眼鏡,臉上露出了一抹笑意,抬頭看著巨大的外道魔像,輕聲道:“好吧,不過未來曉不再需要收集尾獸了,那麽外道魔像我就先帶走了…”


“……”


所有人的目光都慢慢看向了藥師兜。


每個人手中的武器都開始慢慢地抽了出來。


赤砂之蠍召喚出了自己的兩具傀儡,死死地注視著藥師兜道:“你這家夥還真是和大蛇丸那個混蛋一模一樣呢!叛徒,還是不要在我們麵前太囂張啊…”


一個小時後。


整個曉組織的成員都被打倒在地。


曉組織任何人都無法阻止波風水門的肆虐,麵對九喇嘛模式下的波風水門,沒有一個成員是藥師兜的對手。


堅持最久的人,竟然還是宇智波佐助。


可惜的是,以他的實力也無法戰勝波風水門。


波風水門輕鬆布置了一座飛雷神結界,將外道魔像和八尾人柱力奇拉比一同帶走了,這一刻竟然沒有一個人能夠攔住他。


藥師兜做完了這一切之後,目光慢慢停在了佐助的身上,輕笑道:“佐助,不要忘了,你的哥哥宇智波鼬的寫輪眼還在我的手中,隻有我才能幫你和木葉為敵哦…”


“混蛋!”


宇智波佐助握緊了自己的手掌。


過了一會兒之後,宇智波佐助的臉色變了變之後,掙紮著站起來走到了藥師兜的身邊。


雖然宇智波佐助更希望和自己哥哥的朋友上原奈落待在一起,但是現在他必須要先拿回來宇智波鼬的眼睛,否則的話,萬花筒寫輪眼的瞳力失明的話可沒那麽容易解決!


宇智波佐助心裏還在暗自思索著,等到解決了萬花筒寫輪眼的問題之後,就幹脆殺掉藥師兜好了,然後拎著藥師兜的頭顱,再重新回來加入曉組織!


當然,如果那個時候的曉,還是想要覆滅木葉的話…在佐助的心裏,向木葉複仇毫無疑問還是排在第一位的。


“非常好。”


藥師兜讚許地看了一眼佐助之後,轉頭看向了倒成一片的曉成員,輕笑道:“那麽諸位,我們就先離開了,將來你們後悔的話,還可以來找我啊…”


事情還真有點兒出乎預料。


曉組織的成員竟然沒有一個願意跟隨藥師兜離開,好不容易有一個飛段想要叛逃,還被角都這家夥製止了。


因此當藥師兜向上原奈落匯報的時候,表情還隱隱有點兒古怪:“他們似乎對奈落大人很有信心,除了飛段以外,竟然沒有一個人想要叛逃離開…”


沒錢看小說?送你現金or點幣,限時1天領取!關注公·眾·號【書友大本營】,免費領!


“嘖,這群家夥…”


上原奈落的聲音中隱隱多了一絲無奈:“還真是讓人拿他們沒什麽辦法呢?這是金窩銀窩不如自己的狗窩麽?”


“哈?”


藥師兜有點兒不太明白。


上原奈落的聲音幽幽地開口道:“兜,曉的成員之間的關係總是十分現實的冰冷,看起來對自己的同伴都十分薄情。


可是就在這些十分現實的冰冷關係裏麵,也有一些罕見的溫暖,有些人孤獨地流浪得太久了,看似對這些溫暖不以為意,身體卻很誠實地貪戀著這些溫暖…”


“大約明白了。”


藥師兜推了推自己的眼鏡,感慨地歎了一口氣道:“曾經我們和大蛇丸大人也是一樣,在我們毫不避諱地互相利用時,大蛇丸大人每一次溫柔對我們來說就是一種奢侈,我們在冰冷的關係中嚐到了一次溫柔之後,就會越發渴求他的賜予…”


“嗯。”


上原奈落點了點頭之後,輕聲道:“好了,你專心開始為大蛇丸準備他的身體,曉的事留給我自己去處理吧!”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