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零九章 混蛋,又是大蛇丸!(第五更!求月票!)
loading...
木葉忍者的動作很快。

今天戰死之人的屍體都被搬了過來。

自從佩恩入侵之後戰死的那些偵查忍者,一直到最後被穢土忍者們殺光的封印班忍者,盡皆被送到了長門的麵前。

這些屍體密密麻麻地鋪在了地麵,單單隻是粗略看上去的話,就足足有超過千人之多,讓人看得有些頭皮發麻,自來也和旗木卡卡西的屍體赫然在列。

“差不多都在這裏了。”

綱手站在長門的身邊,聲音低沉道:“還有一些人的遺體都不完成,甚至都找不到他們身體的部分…”

那些人或許是因為強大的術式或者劇烈的爆炸直接成為了碎片,屍體也不完成的話,自然也無法被輪回轉生複活了。

除非有人幫他們進行穢土轉生修複身體…

可惜這種事顯然不太可能,唯有邁特凱這一個幸運兒,剛剛被穢土轉生,就趕上了有人用輪回轉生讓他複活。

小南站在了長門的背後,低聲勸說道:“長門…你真的決定要這麽做嗎?上原他似乎有些難受…”

“…我知道了。”

長門點了點頭之後,轉頭看了一眼小南之後,垂下頭道:“沒有關係,我已經安排好了一切…小南,我有一些話要私下裏和上原說一聲,你能幫我把他叫過來嗎?”

“好。”

小南輕輕地點了點頭。

這是長門生命中的最後一段時間,他接下來要說的必定是他生命中最後的遺言,至少對於長門自己來說是這樣的。

當上原奈落走來,小南離開之後。

長門看著上原奈落,開口感歎道:“現在看起來,當年那個十二歲的小家夥還真是長大了很多,已經可以保護我們了…”

“知道就好。”

上原奈落的表情有點兒不太好看。

長門看著上原奈落的表情,臉上漸漸變得認真了起來,他忽然開口道:“上原,等我死了以後,不要讓我再複活過來了…”

“……”

上原奈落的心中一顫。

這一刻,他不由自主地看向了長門,仿佛感覺自己所安排的一切都已經被長門看穿了一般。

“你還真是這麽想的麽?”

長門皺了皺自己的眉頭,他剛才隻是試探上原奈落,沒想到似乎這個小家夥是真的想把他複活呢!

長門走了過來,拍了拍上原奈落的肩膀,低聲道:“上原,我的死不單單是為了複活自來也老師,也是為了改正一下我被宇智波帶土他們蒙騙而犯下的過錯…

你是想要用輪回眼把我複活過來吧?我理解你的情緒,但是不要因為我一個人,再害死一條無辜的人命,甚至可能是撘上你自己的性命,那是我不想看到的。”

因為長門就曾經想過複活彌彥。

可惜的是,他在那個時候明白這種想法是錯誤的,即便是複活了彌彥,終究無法改變這個錯誤的世界,最終彌彥和小南也未必能夠在這個世界上安穩地活下去。

“哦,死了一次也算贖罪過了。”

上原奈落一臉認真地點了點頭。

上原是非常認可長門的話,絕不能因為複活一個人就害死另一個人,幸好將來負責用輪回眼複活長門的人並不無辜。

這個世界上,誰會說大蛇丸是無辜的?

大蛇丸這家夥的手裏沾了無辜人的血,誰要是敢說大蛇丸是無辜,上原奈落也會讓他死得很無辜。

更何況,大蛇丸的命會不會因此丟掉還是一回事呢!

“好了。”

長門踮起腳尖想要像過去一樣揉揉上原奈落的頭發,可惜上原奈落這些年長高了太多,長門隻能拍了拍他的肩膀。

長門注視著上原奈落,輕聲道:“之前的話,我也曾經說過了,現在隻剩下你和小南了,作為一個男子漢,不要太讓自己的老師擔心了,要好好保護小南,記住了嗎?”

“放心。”

上原奈落滿臉凝重地點了點頭。

即便是長門不提這件事,上原奈落也肯定會保護好小南的,而且他已經為小南準備了足夠多的保護設施。

將來哪怕是宇智波斑複活,也絕無可能傷害到小南!

“我相信你一定會做到的。”

長門看著上原奈落,聲音漸漸變得有些低沉道:“那麽,未來小南、雨隱村和曉就全都交給你了。”

“…嗯。”

上原奈落臉色有點兒發黑。

他們兩個人並沒有說太多話,或者說之前該說的話,這些年都已經說過了很多,臨到生死別離之前話題太過沉重,不適合他們兩人之間的相處。

長門交代完了自己的遺言之後,慢慢合攏了自己的手掌,抱著自己的拳頭閉上了眼睛,聲音慢慢壓低了下來…

“外道·輪回天生之術。”

下一刻,他的輪回眼中閃過了一道光芒。

地麵之上浮出了一個巨大的閻王腦袋,這個閻王慢慢張開了自己的嘴巴,無數道綠色的光芒從它的口中噴射出來!

那些都是亡者的靈魂!

這些亡者的靈魂一個個投入了自己的遺體之內,他們身上的傷勢幾乎在飛快地痊愈著,他們的身體漸漸恢複了生機。

第一個複活的人出現了!

竟然是身體和靈魂皆在的邁特凱!

當他被輪回天生順便複活之後,臉上的碎裂斑紋消失的無影無蹤,也解除了穢土轉生的控製。

第二個複活的人,正是旗木卡卡西。

旗木卡卡西慢慢睜開了自己的眼睛,有些不敢置信自己重新回到了陽世,因為上一刻他還在冥界的路上和父親旗木朔茂閑聊…

這一次經曆了生死,讓旗木卡卡西的心結豁然開朗,從小對父親的抱怨也消失得無影無蹤,他再也不會埋怨自己的父親了。

“從此以後,就再也無法相見了麽?”

旗木卡卡西的心中還有些悵然若失,因為他在和父親的靈魂分別之後,又有些想念父親了。

有人聽到了他想要見到父親的願望。

上原奈落看到了旗木卡卡西坐起來之後,慢慢豎起了自己的手指,悄然通知了藥師兜:“旗木卡卡西複活了…你去嚐試一下,把旗木朔茂穢土轉生複活吧!讓他們父子兩個人再見一麵!”

“……”

藥師兜隻能無奈地接受了這個命令。

說實話,藥師兜感覺他們現在已經湊夠了好多父子羈絆,比如波風水門和漩渦鳴人父子,旗木卡卡西和旗木朔茂父子,四代風影羅砂和五代風影我愛羅父子…

這可真是個大惡人啊!

隨著一個個死去的亡者複活,每一個忍者都不由得爭相衝過去和自己複活的故友親人們擁抱,慶幸著他們再度相見。

其中最重要的一個人也慢慢睜開了自己的眼睛。

自來也。

所有人都不由自主地注視著自來也那個高大的身影重新站起來,漩渦鳴人和綱手蓄積著自己的眼淚,不肯讓它們掉落下來。

“這是怎麽回事?”

自來也漸漸蘇醒之後,他的目光緩緩移動著,打量著周圍喧鬧的環境,最終他的目光停留在了漩渦鳴人和長門的身上。

“好色仙人!”

漩渦鳴人站在了他的身邊,低聲解釋道:“是長門師兄用自己的生命和輪回眼的力量重新複活了你…”

“……”

自來也的臉色變得難看起來。

作為一個老師,他絕對不會想要看到自己的弟子為了把他複活過來而付出生命的代價,他更希望看到的是這個弟子的平安無恙。

下一刻,自來也幾步走到了長門的麵前,蹲了下來注視著自己滿臉虛弱的弟子,原本難看的臉色頓時變得有些疼惜。

“長門…”

“老師。”

長門平靜地搖了搖頭,虛弱無力地開口道:“一個人臨死之前改正了自己的錯誤,其實是不算晚的吧?”

“這不是你的錯。”

自來也注視著長門的眼睛,沉聲道:“快點告訴我,還有別的辦法能夠逆轉這一切嗎?”

“……”

可惜的是長門再也沒有力氣回答了。

在釋放了輪回天生之術以後,長門已經是必死無疑了,何況他本身就已經十分虛弱,輪回天生徹底耗盡了他的生命。

“輪回天生之術是無法逆轉的。”

小南眉眼慢慢低了下去,看著慢慢垂下頭的長門,壓抑著自己的悲傷,低下頭道:“老師,這一切都是長門自願的,殺死老師一直是他最後悔的事…”

“可是我從來都沒有怪過他…”

自來也的眼睛抽搐著,壓抑著自己的悲傷。

這個已經五十多歲的男人,慢慢伸出了自己的手掌,看著長門的頭發變得一片雪白,他的眼神中的悲傷幾乎壓抑不住。

如果可以的話,他更希望是自己死去,而他的弟子可以活下來,這才是真正的傳承。

自來也伸出了自己的手掌,慢慢將自己的弟子一點點地放在了地上,整理著他的衣服。

一個個木葉忍者慢慢圍攏了上來,靜靜地低下了自己的頭,為這位付出了生命的忍者祈禱。

等到這場短暫的儀式結束之後。

自來也才慢慢抬起頭,看向了自己的另一位弟子,低聲道:“小南,你們接下來打算怎麽辦?”

小南看了一眼遠處孤零零的上原奈落,輕聲道:“我和上原會帶著長門和彌彥的遺體回到雨隱村去…”

“曉呢?”

“我和上原會退出曉。”

小南沉默了一會兒之後,繼續道:“隻不過這件事要看上原的決定,或許我們會重新把曉做成一個調解戰爭的組織…”

“那些叛忍未必會答應吧?”

#送888現金紅包# 關注vx.公眾號【書友大本營】,看熱門神作,抽888現金紅包!

“如果他們不肯答應的話…”

小南垂下頭,輕聲開口道:“應該會把他們趕出去,我和上原的力量足夠了…唯一麻煩的是,長門的輪回眼。”

“……”

自來也陷入了沉默。

說實話,這雙輪回眼他很想要就此毀掉。

不論輪回眼落在誰的手裏,都會造成一個大麻煩,因為輪回眼的力量所有人都見到了;不論是各種神奇的能力還是其中的輪回轉生,都足夠驚人。

正當他們還在思考的時候,一個陰森的聲音忽然傳入了他們的耳中:“輪回眼的事,還是讓我來幫你們處理吧!”

一柄飛雷神苦無插在了長門的遺體邊上。

下一刻,波風水門的身影驟然出現,他的手掌立刻抓住了長門的屍體,用飛雷神之術消失在了眾人的麵前!

“混蛋,又是大蛇丸!”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