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零八章 脾氣有點兒暴躁的上原奈落(第四更!)
loading...

漩渦鳴人注視著上原奈落微微顫抖的手指,這顯然是精神高度緊繃的症狀。


漩渦鳴人臉上浮現出一抹驚詫:“剛才還在努力堅持著戰鬥,可是絲毫沒有看到你的緊張啊…”


“我有必須堅持下去的理由。”


上原奈落將自己的手指捏成了拳頭,有些疲憊地開口道:“如果我不撐下去的話,長門大人和小南老師怎麽辦呢?就像你在保護木葉一樣,我必須保護好他們。”


“……”


漩渦鳴人的眼神中閃過了一抹敬佩。


漩渦鳴人歎了一口氣後,看向了滿目瘡痍的戰場:“這場戰爭終於結束了啊…”


“嗯。”


上原奈落點了點頭。


對於其他人來說,這場戰爭已經結束。


對於上原奈落來說,真正的戰爭才剛剛開始。


既然宇智波帶土和藥師兜退去,木葉、砂隱村和霧隱村與曉組織之間的戰友關係就此崩解,因此木葉忍者和砂忍、霧忍們並沒有退開,反而如潮水般湧了過來。


因為曉組織之前抓捕了砂隱村和霧隱村的尾獸,摧毀了砂隱村和霧隱村,讓兩個大國忍村損失慘重;何況長門的佩恩六道還殺死了大批木葉忍者。


這些都是傷痕。


不可能輕而易舉就此抹去的。


他們在幾個小時之前還是敵人呢!


“我們有一些情報要進行詢問。”


綱手慢慢站了起來,注視著長門、小南和上原三忍,沉聲開口道:“這些很有可能關係到忍界的安危,還有你們摧毀了砂隱村和霧隱村的事,我們必須…”


“想要審判我們嗎?”


上原奈落站在了長門的麵前,慢慢捏緊了自己的拳頭,注視著綱手的眼睛,沉聲道:“在這個世界上,沒有誰有資格審判我們!既然我能摧毀砂隱村,能摧毀霧隱村,也能摧毀木葉!”


“上原奈落,不要這麽激動,我沒有這個意思!”


綱手皺起了自己的眉頭,沉聲道:“如果我們自相殘殺的話,得意的隻是大蛇丸和宇智波帶土!”


“那就讓開路!”


上原奈落伸出了自己的左手,握著自己的拳頭,沉聲道:“我的實力比你們強,那就給我讓開一條路!”


“你這家夥不要太囂張了!”


一個木葉忍者高聲開口痛罵道:“你們曉殺掉了我們那麽多同伴,怎麽可能就此罷休!”


“沒錯!”


“必須為我們的同伴償命!”


“我覺得送你們去陪他們更簡單啊!”


上原奈落的目光注視著那幾名木葉忍者,嚇得他們臉色慘白地退後幾步,他的臉上露出了一抹陰森的笑意:“不如我現在送你們統統去陪他們好了!”


“上原!”


漩渦鳴人的臉上都不由得浮出了一抹憂色,他匆忙攔住了上原奈落的視線,又看向了綱手低聲勸說道:“綱手婆婆,現在不是爭吵的時候…”


說實話,現在漩渦鳴人是最希望能和平解決的。


因為漩渦鳴人認為既然事情已經解決了,曉組織從此以後也不會再毀滅忍界,那就應該暫時把先麵對宇智波帶土和宇智波斑的危機,畢竟長門、小南也都是自來也的弟子。


現在最重要的是,還是和平解決爭端。


我愛羅搖了搖頭,站在他們的身邊低聲道:“雖然我也不想在這個時候計較太多,但是砂隱村被曉組織摧毀的事,我必須要給村子裏的忍者一個交代…”


“霧隱村也一樣。”


照美冥緊緊地盯著上原奈落,沉聲道:“雖然我也不想計較,但是不論是霧隱村被摧毀、三尾被抓,還有鬼燈滿月和所有忍刀七人眾的叛逃…”


照美冥是真的沒辦法。


霧隱村簡直是青黃不接到了極點。


“你們腦子裏也是水嗎?”


上原奈落一句話直接讓照美冥和我愛羅有點兒犯懵,下一刻上原奈落一句話又直接挑起了他們的怒火:“一點兒微末力量,來找一個強者講道理,不怕被我打死嗎?


我摧毀了砂隱村,把砂隱村五代風影的屍體還了回去,這不是賜予砂隱村的恩惠麽?早知道我就應該直接毀滅整個砂隱村,殺掉砂隱村的所有人…”


“上原…”


小南忍不住拽了拽上原的袖子。


長門的臉色也有些蒼白地看著上原奈落,輕咳了幾聲道:“上原,不要這樣暴戾…”


長門也不希望再起戰爭。


作為一個致力於消弭自己過去錯誤的人,長門是真的不想再看到上原奈落和其他村子之間再出現什麽爭端,他現在隻希望上原奈落能夠保護好自己,保護好小南。


上原奈落站在長門的麵前,揮手將想要出麵的小南擋在了自己的背後,臉色陰冷道:“砂隱村和霧隱村被摧毀的事是我做的,你們要是想找麻煩的話,那就來吧!認清楚自己的力量!”


上原奈落注視著照美冥和我愛羅,低聲道:“為了保護長門大人和小南老師,我不惜一切代價,哪怕是與這個世界為敵,我也不會在乎,而且我現在很強!”


他的宣言擲地有聲。


上原奈落猛地合攏了自己的手掌,目光一點點地掃過那些對他們滿臉仇怨的忍者,低聲道:“有些事做過第一次,我就不在乎做第二次,連我的手指都傷不到,留著你們也對付不了宇智波帶土…”


“……”


照美冥聽到這裏,簡直要被他氣死了!


說實話,這一刻照美冥是真的想和上原奈落拚命,這家夥實在是太侮辱人了吧!


“這樣好了。”


上原奈落看著照美冥,輕聲道:“不過既然你想要的話,隻要你肯求求我,回去之後我就把曉組織裏麵那幾個忍刀七人眾趕回去,他們實力挺強的,應該能殺掉現在所有的霧隱高層…”


“混蛋!”


照美冥的臉色無比難看。


如果那幾個叛逃的忍刀七人眾回到了水之國的話,還真的有可能殺掉所有的霧隱高層,上原奈落這個混蛋性格怎麽這麽惡劣啊!


明明之前見麵的時候還好好的…


現在這家夥是徹底露出了真麵目嗎!


原來這個混蛋家夥本來就是一個不折不扣的惡棍嗎?


幸好這個時候有人出麵幫照美冥解圍。


綱手站在了照美冥的身邊,沉聲道:“如果力量能夠決定一切的話,現在的你們前所未有的孱弱吧!而且長門已經承認了你們曉犯下的錯誤,那為什麽不願意接受犯錯的後果呢!”


“覺得我們弱小的話,那就盡管來試試!”


上原奈落的眼睛微微眯了起來,注視著一個個變得警惕的人,低聲道:“何況即便是長門大人犯了錯,我遲早能夠把他犯下的過錯糾正過來!”


上原奈落身上的查克拉漸漸暴動,他盯著綱手甕聲開口道:“現在你們敢來羞辱我們的話,那我就讓你們重新記住…曉真正的恐怖是什麽樣子!”


“上原…”


小南伸出自己的手掌扯了扯上原的袖子,臉上露出了一抹擔憂,她看著滿臉陰翳的弟子,低聲道:“我們…不要這樣子…好嗎?戰爭已經結束了,你這個樣子,會讓人覺得很難受…”


“……”


上原奈落陷入了沉默。


任何人的勸說上原奈落都可以反駁。


唯獨小南的懇求,是上原奈落無法拒絕的。


這個曾經以堅強剛毅的姿態保護著他的女人,此時此刻眉眼柔弱地請求著他暫時停下來自己的脾氣。


綱手注意到了這一幕之後,幽幽地歎了一口氣道:“我們還是不要在這個時候較勁了,現在最重要的是討論如何應對宇智波帶土和宇智波斑的威脅,我不會審訊你們…”


綱手看著上原奈落,輕聲開口勸說道:“不過我們最需要的是宇智波帶土和宇智波斑的情報,我想你們也很擔心宇智波斑和宇智波帶土對你們的威脅吧…”


“那個家夥!”


【收集免費好書】關注v.x【書友大本營】推薦你喜歡的小說,領現金紅包!


上原奈落皺了皺自己的眉頭,沉聲道:“可以,但是我要先帶長門大人和小南老師回家…


如果你們想要知道宇智波帶土他們的情報,就去雨隱村找我吧!不要來一些脾氣不好的人,因為我的脾氣也不怎麽好!”


“……”


綱手陷入了沉默。


整個戰場上所有人都沒有動作。


漩渦鳴人遲疑地看看這個看看那個,不知道該怎麽說才好,因為在場的所有人似乎都不想離開這裏,他們既沒有膽量單獨挑戰上原奈落的威勢,又不想就此退去。


“嗬…”


上原奈落涼涼地笑了一聲,手指漸漸並起,低聲道:“看來這個世界還是要用拳頭說話啊…”


“上原…”


長門打斷了上原奈落的話,他輕咳了幾聲,強行開口道:“不用說了,是我自己犯下的錯誤,我會自己來彌補…殺死自來也老師的事,是我絕對不能原諒自己的。”


“長門大人!”


“長門…”


上原奈落和小南不由得同時轉頭看向了長門。


小南的眉頭皺得很緊,她的神色非常緊張,顯然她很不希望看到接下來發生的事。


長門搖了搖頭,揮手製止了他們想要進行的勸說,低聲開口道:“這是我自己的決定,至少我也想要更正一下自己的錯誤。”


長門說完之後,抬起頭看向了綱手道:“火影閣下,把這場戰爭中所有死亡的人都想辦法集中起來吧!


如果霧隱村和砂隱村戰死的忍者們也一起送來吧,包括被那些穢土忍者殺死的人,我可以用輪回眼複活他們…”


佩恩六道殺死的人,長門可以用地獄道找到靈魂。


然而那些穢土轉生的敵人殺死的忍者,就必須要保證他們的屍體完整,以及看到他們的麵貌從而溝通到他們的靈魂。


“什麽?”


綱手的眉頭頓時皺了起來,搖了搖頭道:“如果是穢土轉生的那種複活的話,那就…”


“不,是真正的複活。”


長門打斷了綱手的話,沉聲繼續道:“輪回眼的力量可以溝通冥界,將死者的靈魂重新從冥界帶回來,賦予他們生命的力量。”


“這怎麽可能…”


綱手滿臉都是不敢置信。


隻是下一刻,綱手似乎想到了什麽,她看著長門遲疑著開口道:“如果把他們複活的話,那麽你的生命…”


“請盡快吧!”


長門看了一眼綱手,低聲催促了一聲之後,繼續道:“這本身就是一種生命的交換,我的生命其實已經撐不了太久了,就讓我用最後的力量再糾正一下自己犯下的錯誤吧!”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