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零四章 我們應該慶幸上原奈落又成為了我們的隊友嗎?
loading...

“無法想象的力量。”


藥師兜的鏡片中隱隱透出了一抹光亮。


當藥師兜見到上原奈落帥氣地一腳踢飛了尾獸玉,輕而易舉擊潰了千手扉間和波風水門,宛如一個戲耍遊戲的神明一般漫不經心地俯瞰著場上的敵人恢複…


藥師兜的心情激動得簡直無以複加!


這個忍界還能有人比上原奈落更強大嗎?


上原奈落展示出來的力量越是強大,不就恰好證明了,他選擇投靠上原奈落是正確的麽?


唯一比較坑的是,這個上司玩得太花哨了。


作為一個忠心耿耿的下屬,藥師兜更想站在上原奈落的身邊,而不是站在上原奈落的對立麵,這對他來說心理壓力太大了!


“我們繼續吧!”


波風水門恢複過來之後,看了一眼旁邊的千手扉間,又看了一眼剛才一直不敢出手的宇智波帶土。


“嗯。”


千手扉間點了點頭之後,看了一眼波風水門,沉聲道:“接下來讓我來做主攻吧!四代目,宇智波一族邪惡的小鬼,你們兩個在旁邊策應我!”


千手扉間也知道宇智波帶土做的那些事,因此他的稱呼裏對宇智波帶土毫不客氣,要不是因為上原奈落大敵當前,千手扉間甚至還有點兒想搞掉宇智波帶土。


“好。”


波風水門點了點頭。


“…好。”


麵具下的宇智波帶土臉色黑了黑,隻不過上原奈落的威脅更大,讓他勉強壓下了對千手扉間的不滿。


這一刻,宇智波帶土也明白了為什麽宇智波一族總是和木葉不能和平相處了,病根就在千手扉間這個混蛋的身上吧!


當他們三人簡單地製訂完了彼此的計劃之後,再度朝著上原奈落的方向衝了上去!


“真是的…”


上原奈落擰了擰自己的手腕,看著三個飛速瞬移朝著他衝來的身影,幽幽地歎了一口氣,聲音低得微不可聞:“你們這些鎖鏈束縛的囚徒們,忘了鎖鏈握在誰的手中了嗎?”


他可是控製著波風水門這三個人的幕後者!


不論他們三個人想要製訂什麽計劃,都絕對瞞不過控製著他們的上原奈落!不過似乎他們也清楚這一點,所以他們的計劃大都比較潦草,都要看戰時的臨場發揮!


“來吧!”


上原奈落迎著他們的方向也衝了上去,他的身體在大地上劃過一道道殘影,旋即猛地騰空而起,一拳從空中砸了下去!


地麵之上的三個人影各自使用彼此的術式退開,他們可是見過上原奈落一拳打飛九尾,根本不敢硬接上原奈落的拳頭!


大地被上原奈落直接一拳砸出了一個巨大的深坑!


宇智波帶土的身體化為一片虛無,注視著拳頭的衝擊穿透了自己的身體之後,冷哼了一聲之後朝著地麵紮入了一根木刺!


下一刻,宇智波帶土冷冷地注視著上原奈落,猛地豎起了自己的手指:“哼…木遁·扡插之術!”


一根根木刺拔地而起!


這一次的偷襲太過突然,不論是誰都絕無可能躲過這些木刺的襲擊,哪怕是上原奈落的體術強大,也會因為落地之後的強大慣性因素而無法躲避!


上原奈落卻麵不改色地驟然從自的拳頭的位置用火之力釋放出了一道圓形火環,瞬間將木刺全部燒成了灰燼!


“還是隻會這種伎倆麽?”


上原奈落冷聲說了一句之後,無視了宇智波帶土的威脅之後,依舊還是迎向了波風水門和千手扉間。


隻要宇智波帶土敢解除虛化狀態發起攻擊的話,必定隻會淪為上原攻擊的靶子,何況他也不敢把上原奈落收入神威空間…


“混蛋…”


宇智波帶土咬了咬牙,望著上原奈落走出深坑,他忽然發現自己在這場戰鬥麵前似乎什麽都做不到…


這種感覺…實在是不太好受。


另一邊。


波風水門和千手扉間再次迎戰之後,兩個人之間的配合明顯默契了許多,他們在彼此的身上留下的飛雷神印記,讓他們可是隨意變換自己的位置。


即便如此,在和上原奈落的戰鬥中依舊是險象環生!


因為不論是千手扉間還是波風水門,他們的瞬身術速度再快,也比不上上原奈落抓住機會的能力!


上原這家夥的體術太過強橫!


波風水門的身影飛來飛去,時不時地圍繞著上原奈落揮動苦無或是一枚尾獸玉,卻也隻是用來威脅上原奈落,逼得上原奈落順手踢飛他的尾獸玉或者苦無,緩和一下自己的攻勢。


“你是在開玩笑嗎?”


上原奈落揮手抓向了波風水門的脖頸,卻落在了空處,隻是他絲毫不在意,隻是翻身一腳再度踢了上去!


這一腳直接砸中了波風水門的脖頸,將這位四代目火影直接砸在了地上,上原奈落借勢一腳踏在了他的胸前!


“就是現在!”


千手扉間的眼神中閃過一道亮光。


飛雷神互瞬回旋之術!


下一刻,千手扉間和波風水門的身影同時更換了自己的位置,千手扉間的身影出現在了上原奈落的腳下!


千手扉間伸手抓住了上原奈落的腳腕,一張張起爆符從千手扉間的身上飄出,緊緊地貼在了上原奈落的身上!


“想要用互乘起爆符之術嗎?”


上原奈落低頭注視著自己的腿上出現的一張張起爆符,臉上露出了一抹耐人尋味的笑容:“我還以為你會有一點兒新鮮的東西…”


“不需要,隻要簡單就好。”


千手扉間的眼眸微微擰緊,低聲道:“既然你學會了這個術式,就應該知道這個術式的威力吧!而且這個術式可是最適合配合穢土轉生的戰術!”


“真是的…”


上原奈落揉了揉自己的額頭,他的身上驟然爆發出一團閃電,將貼在自己腿上的起爆符術式盡數摧毀!


“好了,你們的戰鬥已經沒有意義了。”


上原奈落矮身一拳砸在了千手扉間的身上,一拳將他砸成了漫天碎屑,下一刻他的身影再度出現在波風水門的身邊!


正當這位四代火影凝聚出了一枚尾獸玉,還想繼續進行戰鬥的時候,卻被上原奈落三兩下按住了手掌!


這枚尾獸玉被上原奈落直接用力按在了波風水門的身上!


轟隆!


一陣驚天動地的聲音響徹在大地之上!


上原奈落慢慢從煙霧之中走了出來,在他的身後波風水門和千手扉間的身體還在緩慢地恢複著,顯然他們兩個又一次落敗了。


本書由公眾號整理製作。關注vx【書友大本營】,看書領現金紅包!


“我們應該慶幸麽?”


綱手望著千手扉間和波風水門再度被上原奈落輕鬆擊敗,向所有人展示出了他那絕對能夠被稱之為怪物的戰鬥力!


綱手的臉上閃過了一抹複雜:“我們現在…應該慶幸上原奈落這個小鬼現在又成為了我們的戰友嗎?”


“或許吧…”


我愛羅操縱著砂墊漂浮到了綱手的身邊,他的表情實在稱不上特別好看:“這個混蛋家夥的演技真好啊!兩個月之前,這家夥和我們一起迎戰二代火影的時候,還是一副不堪重負的樣子!”


說實話,我愛羅真的無語!


現在上原奈落麵對二代火影和四代火影的圍攻,以強悍的姿態直接將他們兩個戰敗,甚至還顯得有些遊刃有餘。


那麽幾個月之前呢?


媽的,幾個月之前的時候,這個混蛋在幹嘛!


幾個月之前,上原奈落這個混蛋在和他們幾個影級人物一起製訂和執行圍剿曉組織成員的計劃,他們幾個人一起遇到了二代火影和二代水影的阻攔。


那個時候的上原奈落是什麽表現呢?


麵對二代火影千手扉間的強大水遁,上原奈落打得一副十分拚命的樣子,讓他們在場的幾個大國忍村的影都有些不好意思…


那個時候,所有人的人心都是單純的。


不論是綱手、照美冥還是我愛羅,都認為上原奈落足夠盡力了,一副不衝破二代火影的阻攔誓不罷休的樣子。


哪怕上原奈落是雨隱村的忍者,他們三個也被上原奈落拚死抵抗的模樣有點兒感動。


現在看來,當初上原奈落這家夥的演技是真的不錯。


那麽劃水,他們都看不出破綻!


“抱歉。”


長門輕咳了幾聲之後,捂住了自己的嘴唇道:“上原當時對你們所做的一切,都是因為我們的緣故…”


“算了。”


綱手揮了揮手,歎了一口氣道:“如果拋卻他在以曉組織成員的身份做的那些事,我們還真的隻是希望他是一個雨隱村的忍者,畢竟他在以雨隱忍者身份活躍的時候的確是個好人…”


“……”


我愛羅沉默了一會兒。


片刻之後,我愛羅也點了點頭,歎了一口氣道:“倘若不知道那個家夥摧毀了砂隱村的話,或許我是真的想要成為他的朋友。”


雖然上原奈落十分毒舌,動不動就抨擊他們大國忍村的作為,然而去掉那些政治之後,上原奈落也十分喜歡幫助他人。


某種意義上來說,倘若上原奈落不是曉組織的成員,他們一定會真誠地把他當作一個朋友的。


哪怕是漩渦鳴人也不由地垂下頭,低聲道:“當初上原是我們的朋友,的確是一件值得開心的事…”


說到這裏之後,漩渦鳴人頓了頓,又撓了撓自己的後腦勺,揚起頭道:“不過現在也不錯嘛!至少上原奈落也已經重新成為了我們的戰友,我們遲早會回到從前的…”


我愛羅不滿地搖了搖頭,他對上原奈落的惡感很深:“哪怕我們現在麵對著共同的敵人,但是我還是會懷疑這群曉的家夥還在故意欺騙我們。”


我愛羅說到這裏之後,沉聲繼續道:“說不定他們會在故意演戲騙取我們的信任,將來還會奪走鳴人體內的九尾…”


“不用擔心了。”


長門搖了搖頭之後,注視著遠處的上原奈落,輕聲道:“等到這場戰鬥結束之後,我會還給你們一個合適的答案。”


“希望如此吧!”


我愛羅皺著眉頭看了一眼長門。


說完之後,我愛羅催動著腳下的砂墊帶著身體騰空浮起,帶動著他飛向了另一處的戰場,那裏是掙脫了他的黃沙,重新追擊而來的四代風影羅砂。


雖然上原奈落的戰鬥力非常強大,但是對於他們現在的戰局依舊還沒有任何進展,因為他們還沒有找到破解穢土轉生的辦法。


隻不過他們至少看到了一絲希望。


綱手看著千手扉間和波風水門恢複身體的過程,沉聲道:“穢土轉生的忍者身體被破壞的越為嚴重,他們的恢複時間就會變得越長,我們可以趁著這段時間來封印他們…”


“嗯。”


長門點了點頭之後,拚盡自己的查克拉慢慢凝聚出了兩根陰陽遁的黑棒,擲在了綱手的身邊:“火影閣下,去把這些交給上原,陰陽遁的黑棒能夠阻止查克拉的行動,或許也能幫助到他們…”


“……”


綱手轉頭看了一眼長門,皺了皺自己的眉頭道:“你的身體還能撐住嗎?我感覺你的氣息顯得有些微弱了…”


“沒關係。”


長門搖了搖頭,又看了一眼站在守在自己的身邊小南,臉上強行露出了一抹笑容:“不用擔心,在我還沒有做完自己該做的事之前,我會撐住的…”


“……”


綱手陷入了沉默。


戰場之上。


上原奈落不再關注還在恢複的波風水門和千手扉間,他的目光緩緩移動,最終慢慢停在了藥師兜的身上。


這一刻,他的意思非常明確。


“藥師兜,輪到你了。”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