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七章 為你精心準備的敵人!(第五更!感謝黝黑大佬!)
loading...

【看書福利】關注公眾..號【書友大本營】,每天看書抽現金/點幣!


藥師兜說的話半真半假。


長門忍不住皺起了自己的眉頭,他現在也不得不承認這次是自己行動太過草率,結果卻導致了自己現在孤身一人作戰。


佩恩六道全部被摧毀,本體還在這裏和九尾人柱力糾纏的時候,宇智波帶土這個敵人卻出現了。


甚至還有藥師兜這個潛伏在曉的間諜。


局勢似乎隱隱有些不太妙了…


宇智波帶土麵具下的寫輪眼死死地看著長門,陰沉著聲音開口道:“長門,我可是一直對你寄予厚望的…當你因為上原那個小鬼背叛我的時候,就應該想到今天了吧!”


“閉嘴。”


長門皺了皺自己的眉頭,看著宇智波帶土絲毫不帶遲疑地開口道:“上原是曉的繼任者,當年在你想要殺了上原的時候,我們之間就已經成為了敵人!”


“別這麽急躁嘛!”


藥師兜笑著合攏自己的手掌,輕聲道:“首領大人,不然你先繼續捕捉九尾人柱力?我們之間的事稍後再談?”


“……”


這話未免也太假了吧!


怎麽會有藥師兜這種人啊!


不論是綱手、漩渦鳴人還是長門,三個人的臉色都不由得變得難看了起來,即便出現了新的敵人,其實他們之間的敵對關係依舊沒有任何改變。


戰場的局勢頓時微妙了起來。


綱手猛地捏緊了自己的拳頭,緊盯著藥師兜和宇智波帶土,沉聲道:“你們出現在這裏,也是為了鳴人嗎?”


“不。”


宇智波帶土搖了搖頭,又點了點頭道:“漩渦鳴人體內的九尾隻是其中一部分原因而已,我並不在意把九尾的查克拉暫時寄存在這個小鬼的身上…”


宇智波帶土的寫輪眼中閃過一道紅芒,他的目光看向了長門,盯著長門的輪回眼,開口道:“我出現在這裏,是為了收回曾經賦予長門的眼睛!”


宇智波帶土的身影驟然衝向了長門,伸手抓向了長門身上的輪回眼,冷聲道:“還要多謝你們木葉,幫我解決了佩恩六道,否則的話,我也不敢貿然對他出手!”


“神羅天征!”


長門的手掌下意識地探出,一股斥力猛地從他的身邊爆發開來,然而宇智波帶土的身影卻輕鬆穿過了斥力,繼續抓向了他的身體!


長門的臉色變了變。


下一刻,長門翻身避過了宇智波帶土的襲擊之後,他的身影驟然憑空漂浮了起來,出現在了外道魔像的頭頂之上。


宇智波帶土冷哼了一聲,他翻身沿著外道魔像的身體,幾個縱跳就出現在外道魔像的肩上,無論外道魔像發動的什麽攻擊都無法傷害到他!


宇智波帶土站在外道魔像的肩上,望著長門輕蔑地開口道:“你以為自己能夠逃得掉嗎?”


“……”


長門的背後慢慢浮出了一根機械手臂,眨眼間就變成了一根機槍,長門的聲音漸漸平靜了下來:“宇智波帶土,你以為自己能夠挑戰我嗎?在這雙眼睛麵前,沒有人是仙人之眼的對手!”


“哈哈哈哈哈…”


宇智波帶土陰沉地笑了笑,冷哼了一聲道:“不知所謂,你以為的仙人之眼,隻不過是宇智波一族進化的終點!”


宇智波帶土望著長門冷聲開口道:“現在看似你還占據著,其實你已經到了絕路之上!每當你使用一次輪回眼的能力,它都在消耗你的生命吧?”


“……”


長門的心中一緊。


這件事一直是他最頭疼的問題。


即便是上原奈落一直為他治療,也隻能讓他的身體漸漸恢複到巔峰,根本無法補充他已經消耗掉的生命。


哪怕是現在移植了千手柱間的細胞之後,他也隻是感覺每次動用輪回眼的時候,身體負擔的確在減輕,查克拉消耗也在減少,但是壽命卻也一直在不斷消耗。


“因為那雙眼睛是宇智波斑的。”


宇智波帶土毫不在意地說出了這個秘密,他平靜地開口繼續道:“那雙眼睛放在你的身上寄存,隻是為了保存他的活力,順便是為了讓你用輪回天生複活宇智波斑而已!”


“……”


長門的臉色變了變。


這一刻,他的臉色異常難看。


因為這雙仙人之眼,他一直認為自己是真正的天選之人,一直認為自己一定能夠成為真正的神,一直認為自己必定將會承受起更大的責任。


現在他所做的一切,都是因為這雙輪回眼帶來的自信,如果沒有了這雙眼睛,他隻是一個再普通不過的雨隱少年而已!


長門壓下了自己心頭的震驚,冷冷地注視著宇智波帶土,竭力平複著自己的聲音:“胡言亂語…”


長門心裏猜測宇智波帶土說的是真的。


輪回天生之術是最大的秘密。


除了輪回眼的使用者,絕對不會有更多人知道這個能夠起死回生的禁術,除非有人告訴了他這個術式。


而且宇智波帶土曾經以神秘麵具男的身份活躍在曉組織的時候,還自稱是宇智波斑,似乎不止一次對輪回眼的力量十分熟悉。


“長門…”


宇智波帶土並不在意長門的話,隻是波瀾不驚地開口道:“我說的是真是假,你自己的心裏應該非常清楚吧!”


宇智波帶土說完這句話之後,眼神中陡然閃過了一道紅光:“看在你將死的份上,就告訴你吧!終極兵器的計劃是假的,真正的計劃是為了成神…”


宇智波帶土踢了踢腳下的外道魔像,聲音漸漸變得有些陰冷道:“隻有宇智波一族的人,才能毫無壓力地裝載輪回眼,承受所有尾獸的力量,成為統治這個忍界的神!”


“……”


長門麵色依然平靜。


即使現在他心裏已經翻起了滔天大浪,此時此刻他的臉上依然十分平靜,今天得到的消息太過驚人了。


這麽多年以來。


長門一直在堅持著進行終極兵器計劃。


甚至小南和上原奈落兩個人也一直在支持著他,這是他們曉真正的成員心中的夢想,通過製造終極兵器,從而讓這個忍界在終極兵器的威懾下變得和平。


有人否定了他們的計劃。


有人忽然告訴他,他們都隻是其他人成神的棋子。


如果這一切都是假的…那麽他們一直以來的努力到底是為了什麽,那些為此而犧牲的人,那些被他們殺害的人,那些他們為此掀起的戰爭,都是錯誤的!


尤其是這兩年來,他們可從來沒有停下過戰爭。


忍界的幾乎每一個大國都被上原奈落率領曉組織摧殘過,目的隻是為了收集尾獸,傳播曉的威懾…


就在今天,上原奈落還向他傳來消息,他剛剛摧毀了一個雲隱村,抓到了雲隱村的八尾人柱力…


長門的手指一點點捏了起來。


他忽然想起了小南當初希望上原奈落永遠都不和曉組織有什麽勾連,隻是單純地想讓去做一個雨隱村的首領,讓上原奈落代替著他們去光明地活著。


結果因為他自己太過寵溺上原奈落,非但多次在小南麵前勸說,甚至還經常派給上原奈落一些統領性的任務,還讓上原奈落徹底覆滅了草隱村,險些掀動木葉和岩隱村的戰爭…


上原奈落牽涉的黑暗太深了吧!


現在真是無論怎麽洗,都洗不幹淨啊!


正當長門在外道魔像的頭頂上胡思亂想的時候,宇智波帶土似乎是想要看到他的痛苦和掙紮,非但並沒有出手,反而好整以暇地撫摸著自己的麵具。


他們在上麵交流的時候。


底下的戰鬥已經開始了。


綱手揮舞著自己的拳頭朝著藥師兜衝了上去,冷聲開口質問道:“藥師兜,大蛇丸那個混蛋在哪兒!”


“這種秘密怎麽能告訴你呢!”


藥師兜飛身避過了綱手的拳頭,注視著大地被綱手一拳砸出了一個巨大的裂縫,他的眼睛忍不住抽搐了一下。


幸好藥師兜現在有的是底牌,也有的是實力和綱手叫板,他在避過綱手的攻擊之後,推了推自己的眼鏡輕笑道:“大蛇丸大人可是在一個非常安全的地方,無論是誰都找不到他的地方!”


哪怕是殺都殺不掉。


因為大蛇丸現在的八岐大蛇是他的靈魂本體,除非有人擅長靈魂術式或者封印術式,才有可能解決掉大蛇丸。


何況,龍地洞那個地方也非常隱秘。


綱手慢慢捏緊了自己的拳頭,厲聲道:“等我把你打得隻剩下一口氣的時候,我相信你肯定會說出來的!”


“是嗎?”


藥師兜慢慢合攏了自己的手掌,輕笑著開口道:“那就讓我來試試五代目火影閣下的成色吧!忍法·通靈之術!”


一個棺材從藥師兜的手中浮了起來!


一個身穿綠色緊身衣的西瓜頭忍者從棺材之中走了出來,他慢慢睜開了眼睛,打量著在場的眾人撓了撓自己的腦袋:“啊哈,原來我還沒死嗎?”


正是剛剛被穢土轉生不久的邁特凱!


“是啊!”


藥師兜猛地豎起了自己的手指,輕笑著開口道:“因為有我這麽一位好心人,你才能複活啊!”


“凱…”


綱手的拳頭下意識地握緊,滿臉憤恨地望著藥師兜:“他才剛剛犧牲,你們這群混蛋就驚擾了他的靈魂嗎!”


“粗眉毛前輩!”


漩渦鳴人也驚疑不定地注視著這一切,他的目光慢慢移動到了藥師兜的身上,一枚螺旋丸出現在了他的手中:“綱手婆婆,你來幫我攔住粗眉毛,我來解決掉這個家夥!”


“……”


綱手慢慢地點了點頭。


漩渦鳴人望著藥師兜,他的眼神中有些難掩的憤怒:“褻瀆這些為了村子戰死的英雄…我絕不會放過你們!”


“不要太著急哦…”


藥師兜豎起了自己的手指在唇邊,輕笑著開口道:“漩渦鳴人,你現在的狀態可是連我都不想輕易麵對的,所以我可是特地請大蛇丸大人,精心為你準備了一位敵人呢!”


麵對九尾模式下的漩渦鳴人,藥師兜的確有些吃力。


當藥師兜的話說完之後,一柄忍愛之劍標誌的苦無驟然落在了藥師兜和漩渦鳴人的中間…


下一刻,一個和漩渦鳴人同樣身披金色尾獸查克拉外衣的身影驟然現身在眾人眼前!


正是第四代火影波風水門!


“抱歉,鳴人。”


波風水門矮身手握著自己的飛雷神苦無,抬起頭看著漩渦鳴人,他的臉上閃過一抹歉意:“沒想到,我們會在這種情況下見麵…”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