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六章 不,首領大人,是上原奈落看錯了你(第四更!感謝黝黑大佬)
loading...
在漩渦玖辛奈體內的時候,九尾也在思考。

其實同歸於盡也是一種不錯的選擇,因為它是可以重生的,隻不過是少享福作孽一段時間而已。

可惜的是,它那個時候連同歸於盡都做不到。

漩渦玖辛奈這個純種純血的漩渦一族公主,體內的查克拉非但龐大,更是精通各種亂七八糟的封印術,能夠輕鬆地就把自己體內的完全體九尾捆起來收拾一頓。

現在九尾換了個房東,倒是可以做到同歸於盡了。

然而現在外麵就是能夠吸收它查克拉的外道魔像,這要是死掉的話,以後就沒有機會重生了啊!

九尾也隻能捏著鼻子認了,打算暫時幫幫漩渦鳴人這個小鬼,至少先讓他能夠學會借用自己的查克拉。

“那我就出去了!”

漩渦鳴人猛地合攏了自己的拳頭。

下一刻,漩渦鳴人的身影消失在了這片精神世界,隻留下漩渦玖辛奈和九尾還在這片空間內對峙著。

看到漩渦鳴人消失之後,漩渦玖辛奈臉上的溫柔漸漸消失,她在九尾的麵前重新變成了一個想要保護自己孩子的母親。

“九尾。”

漩渦玖辛奈死死地盯著九尾,眼神中一片陰翳道:“我看到了,你體內的憎恨似乎越來越深了呢!”

九尾的目光同樣有些陰沉道:“如果不是因為你們這些人柱力,你以為憎恨為什麽會膨脹呢!”

當年它在火之國多開心啊!

因為九尾體內有著龐大的查克拉,整個忍界都沒什麽人敢招惹它,每天想吃什麽就吃什麽,想怎麽玩就怎麽玩。

直到有一天,忍界出現了一個叫宇智波斑的家夥。

這個名叫宇智波斑的家夥,用幻術控製著它和一個叫千手柱間的混蛋打了一架,結果宇智波斑這家夥自己人沒了,臨死之前還把它給坑了,九尾從此就開始了租客生涯。

九尾的憎恨怎麽可能不會膨脹!

漩渦玖辛奈顯然也明白這一點,她幽幽地歎了一口氣道:“算了,這些都是陳年舊事了,以後和鳴人好好相處吧!剛好我還剩下查克拉,幫你解決掉這些憎恨的查克拉吧!”

“你…還是人嗎?”

九尾惡狠狠地咬著牙,死死地盯著麵前的漩渦玖辛奈開口大罵:“你這混蛋女人,難道你不知道尾獸的憎恨越是強大,我們的力量就會變得越強嗎?”

“你走錯路了。”

漩渦玖辛奈的目光中一片森冷。

這一刻她就是一個意誌堅定的母親。

漩渦玖辛奈冷冷地注視著九尾的身上漸漸冒出的血液一般的查克拉氣泡,冷聲開口道:“這些憎恨且邪惡的查克拉會影響到鳴人,會讓鳴人陷入黑暗…”

“那個小鬼心裏的黑暗已經誕生了!”

九尾眼睛漸漸瞪大,緊緊地盯著漩渦玖辛奈,聲音陰沉道:“漩渦玖辛奈,你以為自己兒子經曆的生活和你一樣嗎?

從小那個小鬼就被人孤立,被人設計洗腦,直到十二歲才發現了自己的身世和世界的真相,那一天如果不是波風水門那個混蛋的話,他早就和我合為一體了!”

“……”

漩渦玖辛奈沉默了一會兒。

片刻之後,漩渦玖辛奈忽然搖了搖頭道:“不論你說什麽,我的決定都不會改變的!鳴人的黑暗,我相信他一定會自己打破的,但是你的憎恨和邪惡,絕對不能留下來滋長!金剛封鎖!”

說完之後,漩渦玖辛奈合攏了自己的手掌,無數根金色鎖鏈從她的體內蔓延而出,緊緊地插入了九尾的體內!

下一刻,這些金色鎖鏈硬生生從九尾的體內拉出來了另一個長相更為恐怖的九尾,它的身上滿是血紅色的氣泡!

漩渦玖辛奈地手掌猛地覆在了這頭九尾的身上,沉聲道:“九尾,讓我用最後的查克拉和你的憎恨同歸於盡吧!”

漩渦玖辛奈拚盡自己的全力,揮出了自己的拳頭,猛地砸在了這頭滿是憎恨的九尾身上,一拳將它打成了碎片!

至於精神空間內真正的九尾,望著自己的憎恨和漩渦玖辛奈同歸於盡,嘴裏開始罵罵咧咧道:“漩渦玖辛奈,你還是這麽白癡啊!

隻要尾獸還沒有認同人柱力的話,即使我們的憎恨現在消散,遲早還是會重新滋生出來的!”

可惜的是,漩渦玖辛奈再也聽不到了。

在這片空間之內,隻剩下了寂寥的九尾一人。

良久過後,九尾慢慢合攏了自己的爪子,垂下了自己的頭道:“算了,就當作是當年我殺掉你們的代價,這次我就原諒你了。”

戰場之外。

龐大的九尾真身開始漸漸縮小。

正當所有人都詫異地注視著九尾的身體在急速縮小,直至最後變成了一個渾身披著金色查克拉外衣的漩渦鳴人!

“那是…”

綱手不敢置信地望著這一幕,死死地盯著重新現身的漩渦鳴人,這個重新現身的小鬼未免也太驚人了吧!

澎湃的查克拉氣勢幾乎瞬間席卷了周圍的一切!

不論是誰見到漩渦鳴人現在的狀態,都不免覺得有些心驚,那身金色的查克拉外衣與過去的血紅色尾獸外衣完全不同,比起那身查克拉外衣更為恐怖。

尤其是漩渦鳴人現在的狀態十分理智。

當漩渦鳴人看到綱手的身影時,朝著她揮了揮自己的手掌:“綱手婆婆!是我!”

“……”

綱手感知著漩渦鳴人的氣息,心神一點點放寬了下來:“鳴人…他終於成功控製了九尾嗎?”

現在木葉重新有了勝利的希望。

不,至少,木葉也能掌控住其中一方的局勢了。

因為站在他們麵前的敵人長門,臉上依舊還是那副不可一世的模樣,似乎漩渦鳴人能夠成功變身成為尾獸模式,對他來說並沒有任何區別。

長門低頭注視著那個披著金色外衣查克拉的漩渦鳴人,低聲道:“如果你是尾獸的話,或許我會真覺得會有些麻煩,但是人柱力狀態的話,那我就毫不客氣地把九尾的查克拉笑納了!”

長門驟然朝著漩渦鳴人的方向伸出了自己的手掌,沉聲喝道:“萬象天引!”

一股磅礴的引力從長門的手掌發出!

漩渦鳴人的身體不由自主地朝著他們的飛去,隻是這一次他絲毫沒有驚慌,那身金色查克拉外衣的身上鑽出了一個個金色手掌,迅速凝聚出了一顆顆螺旋丸!

這些金色手掌在靠近長門的時候,猛地想要將手中的螺旋丸按在長門的身上!

“神羅天征!”

長門隻能無奈地更換了自己的術式,斥力從他的手中驟然發動,直接就要將漩渦鳴人吹飛出去!

隻是這一次,他用的神羅天征威力太小了!

漩渦鳴人的查克拉巨手緊緊地抓在了外道魔像的身上,堅決地和長門釋放的神羅天征抗衡著!

下一刻,神羅天征的斥力反彈,竟是將長門先彈飛了出去!

隻不過長門也並沒有輕易罷手,控製著外道魔像一巴掌將抓在它身上的漩渦鳴人直接打飛!

“這就是你得到的力量嗎?”

長門慢條斯理地站了起來,注視著遠處同時站起來的漩渦鳴人,波瀾不驚地開口道:“真是有趣的力量…不過,這股力量也僅僅隻是有趣而已了。”

“是嗎?”

漩渦鳴人毫不在意地拍了拍自己的手掌,揮手指向了遠處,忽然開口道:“我能感覺到這片戰場還有其他人的窺探…那些人也是曉的成員嗎?他們到底是在窺探著你,還是在窺探著我們?”

“嗯?”

長門的目光忍不住順著他指的方向看去。

他們所看的位置,正是上原奈落等人潛藏的位置。

觀戰區域。

上原奈落的手掌瞬間搭在了波風水門的身上,兩個人驟然消失在了戰場上,隻留下藥師兜和宇智波帶土兩個人。

“差點兒忘了,九尾查克拉模式能夠感知到惡意。”

上原奈落臨走之前隻留下了一句話,輕聲道:“誰對漩渦鳴人抱有惡意,誰就去解決掉吧!反正我是個善良的人,身上沒有惡意!”

被留下的藥師兜:“……”

被留下的宇智波帶土:“……”

明明你對忍界所有人都充滿了惡意吧!

隻是正當藥師兜和宇智波帶土心裏無奈的時候,宇智波帶土口中又傳出來了上原奈落新的命令。

“好了,既然被發現,那就輪到你們登場了!”

既然他們已經被發現了,那就幹脆借著這個機會加入戰場,反正這次的戰鬥差不多已經逼近尾聲了。

“是,奈落大人。”

藥師兜回答了一句之後,慢慢推了推自己鼻梁上的眼鏡,緩緩地站起身來,露出了自己的身影;而躲在藥師兜身邊的宇智波帶土,也慢慢站起身來,露出了自己的身影。

這兩個自從木葉之戰開啟以來,就一直隱藏在這附近窺探的人,終於也顯露出來了他們的身影。

下一刻。

宇智波帶土伸出了自己的手掌,抓住了藥師兜的身體,帶著他一同進入了神威空間之內。

戰場之上。

一個時空間漩渦慢慢打開。

宇智波帶土和藥師兜的身影先後出現。

關注公眾號:書友大本營,關注即送現金、點幣!

這一幕看得長門的眉頭微皺,他不去看宇智波帶土這個宿敵,隻是死死地盯著藥師兜,沉聲開口道:“藥師兜,你是宇智波帶土派來加入曉的間諜!”

“真是的…”

藥師兜推了推自己的眼鏡,輕笑著開口道:“沒想到竟然會在這個時候被首領大人發現了呢!”

藥師兜的笑容綻放得越來越大,他笑著繼續道:“不過,我可不是什麽帶土先生的間諜,我隻是為大蛇丸大人去做個臥底而已。”

“大蛇丸…”

這個名字出現之後,所有人都不由自主地皺起了眉頭,不論是木葉還是長門,顯然都十分厭惡這個名字。

綱手慢慢捏緊了自己的拳頭,走了上來,沉聲道:“看來大蛇丸死在實驗中的傳言一直是你們放出來的謊言!

一個禍害能遺禍千年,果然大蛇丸那個混蛋家夥怎麽可能那麽容易死掉!”

“嗬嗬…”

藥師兜勾了勾自己的嘴角,笑著攤開了自己的手掌道:“可是如果不這麽做的話,我怎麽可能成功加入曉呢?”

藥師兜說到這裏,笑著看向了長門道:“你要不要回憶一下,引薦我加入曉的人是誰呢?”

“是上原看錯了你…”

長門的臉色有點兒不太好看。

如果他沒記錯的話,上原奈落為曉招攬拉攏了許多人,這些不夠忠誠的家夥果然會出現問題的!

藥師兜卻忍不住推了推自己的眼鏡,笑著繼續道:“不,應該說是上原奈落看錯了你…他可是經常宣揚你的強大和你們的夢想,辛辛苦苦招攬拉攏了很多人!”

藥師兜說到這裏的時候,忍不住打量了周圍一圈,開口繼續道:“可惜的是,上原奈落為了首領大人招攬了那麽多人加入了曉,可是首領大人似乎並沒有帶著其他人來呢?”

藥師兜望著臉色難看的長門,笑著繼續道:“真是慶幸呢…如果不是現在隻剩下了首領大人自己的話,我也不敢出現在這裏啊!”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