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五章 人柱力調動尾獸的查克拉,不是理所應當的嗎(第三更!)
loading...

木葉前所未有的空虛。


大量的木葉忍者被派向了村外,負責構築圍困長門和九尾的包圍圈,因為不論雙方誰勝誰負,木葉都不想要放過他們。


如果長門獲勝的話,那麽這些木葉忍者會拚命保護九尾;如果九尾獲勝的話,這些木葉忍者也會去拚命壓製九尾。


現在為時尚早,戰況異常激烈。


誰勝誰負都無法判斷。


為了能夠把控好戰爭的局勢,解決木葉現在麵臨的危機,木葉最後一位強者第五代火影綱手奔赴了戰場。


除了綱手以外,整個木葉也挑不出誰能插手九尾和外道魔像之間的戰爭,即使是綱手的力量,也隻能想辦法讓自己去做一棵壓倒局勢的稻草。


當綱手離開之後。


整個木葉村對於戰場局勢再也沒有了任何價值。


宇智波帶土站在火影岩上,慢慢合攏了自己的手指,眼眶中的神威寫輪眼散發出一陣陣龍卷狂風!


“火遁·爆風亂舞!”


烈焰在龍卷風的加持下迅速變得膨脹起來!


這團烈焰盤旋著落在了地麵上的火影樓,瞬息之間就已經將這座火影樓徹底點燃,滔天烈焰猶如火炬一般!


轉寢小春和水戶門炎還在火影樓內,兩個顧問隻來得及搶救出一些緊急情報,就飛身竄了出來,還在村子裏負責駐守的忍者們看到火焰之後也不由得蜂擁而來!


“顧問大人!”


一名木葉忍者皺起了自己的眉頭,他抬頭也看到了火影岩上的宇智波帶土,忍不住低聲道:“我們要去通知火影大人嗎?宇智波帶土果然來了…”


“不。”


轉寢小春搖了搖頭,沉聲道:“派人去告訴綱手,我們會保護好木葉的,讓綱手安心去戰鬥吧!”


“是…”


這名忍者隻能聽從命令。


“宇智波帶土!”


水戶門炎仰起頭望著上方的宇智波帶土,高聲道:“你來這裏幹什麽!你的目的不是為了殺掉外麵的長門嗎!”


“是。”


宇智波帶土飛身落了下來,站在被烈火焚燒的火影樓廢墟之上,無視著他腳下的火焰,低頭俯視著地麵的木葉忍者:“但是我來這裏還有其他的目的,那就是踐行木葉的火之意誌!”


“什麽意思?”


“意思就是…”


宇智波帶土的寫輪眼中閃出一道紅光,他的聲音中夾雜了一絲恐怖的邪笑道:“將這個村子燒成一片灰燼啊!哈哈哈哈哈哈…”


話音落下,他的身影就消失在了廢墟之上。


正當地下的木葉忍者還在疑惑的時候,宇智波帶土又出現在了其他位置,張口朝著一座高大的建築噴湧出一股烈焰!


“快去攔住他!”


水戶門炎指揮著身邊的忍者前往滅火。


然而匆匆趕來的奈良鹿久卻忍不住皺起了自己的眉頭,低聲吩咐道:“先去讓村子裏的平民在安全區內分散開來,不要讓他們受到殃及…”


因為村子裏的忍者幾乎隻剩下了一些負責維持群眾疏散的下忍,甚至找不出來幾個能對宇智波帶土稍微有些威脅的忍者。


短短幾分鍾的時間,整個木葉都被神出鬼沒的宇智波帶土徹底點燃。


奈良鹿久對此一籌莫展,隻能盡可能地避免損失,搶救一些珍貴的文件和器械。


幸好宇智波帶土並沒有動手殺人。


那個瘋狂的家夥似乎隻是為了宣泄怒氣而已…


“沒想到木葉竟然會有一天要感謝敵人的仁慈麽?”


奈良鹿久望著陷入一片火海的木葉和離開村子的宇智波帶土,臉上露出了一抹苦笑:“幸好,村子裏的平民和學生已經提前撤退了…”


這件事大概是他們在開戰之前做得最正確的事了。


比起木葉現在遭受的財物損失,更為珍貴的是木葉的村民和那些還未長大的學生們。


觀戰區域。


上原奈落歪了歪自己的腦袋,看著自己完成的係統任務,揉了揉自己的額頭,他的心情有些微妙。


原本以為要自己出馬。


沒想到被自己控製的人去做的話也能算作完成任務。


支線任務:成功攻破木葉村(1/1),任務已完成,獎勵被動天賦技能火之力。


火之力:可以自由驅使火屬性查克拉,隨意創造使用火遁忍術,為求道玉的組成部分之一。


灼遁(激活):可以自由驅使火之力+風之力組成的灼遁查克拉,隨意創造使用灼遁忍術。


沸遁(激活):可以自由驅使火之力+水之力組成的沸遁查克拉,隨意創造使用沸遁忍術。


熔遁(激活):可以自由驅使火之力+土之力組成的熔遁查克拉,隨意創造使用熔遁忍術。


溶遁(激活):分支血繼,可以自由驅使火之力+土之力組成的溶遁查克拉,隨意創造使用溶遁忍術


爆遁(激活):分支血繼,可以自由驅使火之力+土之力組成的爆遁查克拉,隨意創造使用爆遁忍術。


塵遁(激活):可以自由驅使風之力+火之力+土之力組成的塵遁查克拉,隨意創造使用塵遁忍術。


還能這麽玩兒的麽?


上原奈落也沒有想過,火屬性和土屬性的查克拉融合,除了兩種不同的熔遁之外,還能衍生出來爆遁?


好像這也挺正常的。


如果沒記錯的話,迪達拉那家夥的爆遁秘術,其實已經快要摸到塵遁的門檻了,他的一個術式似乎也可以將人化為灰燼,隻不過無法分裂成為原子而已。


“怎麽了,奈落大人?”


藥師兜瞬間察覺到了上原奈落的神色有異。


上原奈落搖了搖頭,歎了一口氣道:“我隻是想到了不太開心的事,木葉忍者們在前方拚死戰鬥,我們卻在為自己收取利益,還毀掉了他們的村子,心裏有些過意不去…”


藥師兜:“……”


波風水門:“……”


媽的,這人是怎麽好意思說出口的!


剛才堅決要派宇智波帶土去摧毀木葉的人,不就是你這家夥嗎?


現在又擺出這幅樣子給誰看啊!


另一邊。


綱手趕往九尾和外道魔像的戰場時,也得到了宇智波帶土襲擊木葉的消息,隻是她也十分清楚現在最重要的是村外的戰場。


隻要村子裏的人沒有受到太多傷害就無所謂。


即便如此,綱手還是下達了一條火影命令,調離了兩支數百人的忍者回到木葉去負責保護平民。


除此以外,綱手甚至還抽空詢問了一下其他地方的戰況:“風影閣下和水影閣下那邊的戰況如何?以他們兩個人的力量,還沒有拿下小南嗎?”


“嗯…”


木葉暗部垂下了頭,低聲道:“那個藍色頭發的女人非常擅長使用起爆符戰鬥,她的起爆符仿佛無窮無盡一般,現在風影閣下和水影閣下也隻好盡可能拖住她…”


說句實在話。


暗部認為另一邊的戰場可能更離譜。


非但這名木葉暗部是這麽想的,就連五代風影我愛羅和五代水影照美冥也有些無奈於小南的忍術太過離譜了。


現在她們這邊的戰場上,隻剩下了小南,我愛羅和照美冥三個人,畜生道佩恩早就已經被他們解決掉了。


唯一麻煩的人,就是小南。


“那個女人…”


照美冥咬牙切齒地看著飛在天空的小南,喘了一口粗氣道:“她就是上原那個可惡的小鬼的老師嗎?”


“根據木葉給我們的情報,是這樣沒錯。”


我愛羅的臉上依舊十分凝重,一團團黃沙在空中漂浮著,這些黃沙驟然組成了一團砂之巨手,猛地朝著小南的方向抓了過去!


然而小南隻是麵無表情地伸手將一張起爆符夾雜在紙飛機之中,操縱著紙飛機和起爆符進入了砂之巨手的範圍之內!


小南注視著這一幕之後,慢慢合起自己的手指,低聲喝道:“忍法·互乘起爆符之術!”


下一刻,一聲聲起爆符的轟鳴響起!


刹那之間,砂之巨手就被互乘起爆符之術統領出來的幾十張上百張起爆符直接炸毀。


小南的戰鬥方式就是這麽簡單粗暴,不論照美冥和我愛羅使用什麽忍術,她都會直接用起爆符解決掉。


說實話。


照美冥和我愛羅都有點兒無語了。


“我很好奇。”


我愛羅看著自己的攻勢又一次被化解之後,皺著眉頭望著小南開口道:“作為上原奈落曾經的敵人,我很清楚他的強大;你是他的老師,應該不至於隻有這些手段吧?”


“……”


小南沉默了一會兒之後,伸出手掌撩動了一下自己鬢角的頭發,臉上卻依舊還是那般清冷無情。


小南慢慢注視著我愛羅和照美冥,聲音冷淡道:“解決你們的話,這些手段就足夠了。”


現在之所以一直沒有用海量起爆符淹沒他們,是因為小南必須要節省自己的查克拉,她將會是保護長門的最後一道防線。


正當這邊還在糾纏的時候。


綱手已經抵達了戰場,她看著激戰的九尾和外道魔像,沉聲開口道:“最重要的戰場還是九尾這邊,去派人召集封印班跟在我身邊!”


“是,火影大人。”


暗部忍者點了點頭,匆匆去召集封印班。


一隊隊封印忍者趕到了綱手的身邊,他們在這裏等待著即將發起攻擊的時機,隻是那個時機遲遲不曾到來。


中心戰場之上。


大地在不斷震動。


外道魔像一拳砸在了地上,又猛地翻掌將九尾掀翻在地,正當它的手掌用力想要鉗製九尾的時候,一枚能量彈噴射而出!


九尾借助外道魔像躲避能量彈的時候,挺身重新竄了出來,咧嘴望著外道魔像:“哼,還真是難纏的家夥啊…”


“真是麻煩…”


長門的臉色也不好看。


因為九尾實在是太難捕捉了。


除了外道魔像的攻擊以外,其他的手段對於九尾來說簡直是在撓癢癢,甚至使用神羅天征攻擊九尾的話,還有可能會被反震而來的斥力傷到!


這一刻長門隱隱有些後悔。


如果他肯聽從上原奈落的建議,先去捕捉收攏了八尾牛鬼之後,再來帶著外道魔像捕捉九尾的話肯定就沒這麽麻煩了。


如今長門是真正的騎虎難下。


殊不知另一邊的九尾也很焦躁。


因為它非常清楚外道魔像的棘手,這個體型龐大的怪物曾經是它們尾獸查克拉共用的身體,力量非常強大。


單單隻是九尾自己,想要和外道魔像戰成平手還是非常容易的;但是想要戰勝外道魔像的話,實在是有一點兒難度。


好吧,不止一點。


因為外道魔像頭頂還有一個威脅同樣巨大的長門。


如果不留神的話,很有可能會被他們兩個抓住的,那個時候如果被收入外道魔像的話,九尾知道自己肯定會真的消失!


“還是需要借助漩渦鳴人那個小鬼的身體,融合我們兩個的查克拉…”


九尾注視著龐大的外道魔像,忍不住打了個響鼻:“那個小鬼怎麽這麽囉嗦,現在還沒有和玖辛奈那個女人聊完麽?”


精神世界裏麵。


漩渦玖辛奈和漩渦鳴人相遇了。


因為恰好趕上了自來也的戰死,漩渦鳴人情緒最為暴躁的時候,為了給自來也複仇,他在九尾的蠱惑之下徹底打開了封印。


這一次沒有波風水門的阻攔了,隻不過徹底打開封印之後,漩渦鳴人也因此見到了自己的母親漩渦玖辛奈的查克拉。


因此,漩渦鳴人向自己的母親報告了忍界所有發生的事,其中不乏宇智波帶土製造了九尾之亂、曉組織正在忍界肆虐到處捕捉尾獸、以及自來也剛剛戰死的消息。


正當他們剛剛聊完天,漩渦玖辛奈悲傷的時候,母子兩人都聽到了九尾的話,忍不住好奇地將九尾拉向了精神空間。


漩渦玖辛奈和漩渦鳴人母子兩人站在一起,兩人不約而同地注視著體型龐大的九尾,母子兩個人的表情一模一樣,滿滿地都是好奇。


漩渦玖辛奈看著體型龐大的九尾,伸出了自己的手掌:“喂,九尾,我們想聊多久就聊多久,關你什麽事!你是想被我捆起來嗎!”


【看書福利】關注公眾..號【書友大本營】,每天看書抽現金/點幣!


“……”


媽的!


九尾低頭俯視著這對母子。


九尾的巨眼裏麵多了一絲嫌棄。


這對母子兩個真是越看越討厭啊!


不管是再看多少次,還是覺得這對母子真是討厭!


九尾忍不住瞥了漩渦玖辛奈一眼,開口道:“哼,那你繼續聊吧!等到我被抽取漩渦鳴人這個小鬼的身體之後,這個小鬼就會死掉前往冥界和你團圓,那個時候你們想聊多久就聊多久!


“……”


漩渦玖辛奈頓時沉默了。


現在漩渦鳴人的安危才是最重要的,外界可是有強敵存在的。


如果想要戰勝外麵的外道魔像和長門的話,九尾和漩渦鳴人必須通力合作,才能發揮出更強的力量!


漩渦鳴人撓了撓自己的後腦勺,開口問道:“外麵出什麽事了嗎?那我和媽媽現在就把你重新封印起來,我繼續去戰鬥吧!”


媽的,怎麽還想封印它啊!


九尾看了一眼說了半句人話的漩渦鳴人,甕聲開口道:“外麵的敵人是連我的全盛實力都覺得棘手的存在,小鬼,你覺得自己可以做到嗎?”


“……”


漩渦鳴人頓時沉默了。


九尾冷哼了一聲,倨傲地開口道:“好了,我現在需要你的身體來戰鬥,接下來我會把我自己所有的查克拉借給你支配…”


“借什麽借!”


漩渦玖辛奈不滿地嘟囔道:“人柱力調動尾獸的查克拉,不是理所應當的嗎?九尾,你那一副恩賜的模樣是什麽意思嘛!”


“混蛋!”


九尾忍不住朝著漩渦玖辛奈,呲了呲牙:“你以為這個小鬼是你嗎!隻要我不借給他,他別想從我這裏得到一份力量!”


“……”


漩渦玖辛奈頓時撅起了嘴巴。


作為前代九尾人柱力,漩渦玖辛奈實在是把九尾治得死死的。


沒想到現在她死之後,九尾這個一直被她拘束得不得動彈的家夥竟然翻身了。


九尾看著漩渦玖辛奈滿臉的遺憾與不悅,忍不住呲了呲牙:“混蛋女人,如果想讓你兒子活下來的話,就讓他滾出去戰鬥!”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