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一章 隻有死亡才能找到的命運之子(第三更!)
loading...
“凱犧牲了。”

自來也的聲音中有些沉重,他感知到了邁特凱查克拉的忽然爆發,又徹底在感知範圍內消失了。

“怎麽會…”

漩渦鳴人不敢置信地抬起頭看向了自來也,片刻之後他又慢慢長出了一口氣,垂下頭道:“我知道了。”

下一刻,漩渦鳴人的瞳彩再度出現在眼眶上,仙術查克拉的氣勢在他的身上再度爆發開來。

漩渦鳴人屈起了自己的手指,低聲道:“第四個影分身的自然能量吸收完畢,第五個影分身開始吸收自然能量。”

自來也收起了自己的感傷,沉聲道:“那就趁著這段時間,先解決掉最強的那個佩恩吧!根據之前我們的接觸戰來看的話,斥力攻擊的冷卻時間在5秒左右…”

“是。”

漩渦鳴人也慢慢點了點頭。

恰好。

天道佩恩也在等待著他們。

這一場注定更為慘烈的戰鬥也爆發開來。

木葉村外。

觀戰的區域。

藥師兜已經偷偷摸摸拿到了邁特凱一部分遺體,將他穢土轉生複活了過來,這個速度之快簡直讓人無語。

剛剛抵達冥界淨土的邁特凱還沒有反應過來,立刻重新回到現世,緊接著就被藥師兜用棺材裝了起來。

上原奈落偷偷用其人之道竊取了邁特凱的絕招之後,他的臉色不由得變了變:“竟然隻能竊取到晝虎?是因為他現在的實力不夠嗎?還是穢土轉生之軀的限製?”

不論如何這都不是一個好消息!

上原奈落目光複雜地望著那具棺材,如果是因為八門遁甲的死門限製是燃燒血肉之軀的話,所以邁特凱不可能開啟八門了麽?

到底是其人之道的技能有問題,還是邁特凱的問題?

藥師兜珍而重之地收起了邁特凱的棺材之後,趕到了上原奈落的身邊,就看到了上原奈落的表情有異。

“怎麽了,奈落大人?”

“……”

上原奈落搖了搖頭,低聲道:“兜,想辦法把邁特凱重新複活吧!我想看到一個活的邁特凱。”

如果隻是晝虎的話,半點用處也沒有。

隻有能夠偷取到夜凱,才能發揮出足夠的力量。

“……”

藥師兜無語地看了上原奈落一眼。

說實話,這一刻藥師兜感覺上原奈落在為難他。

可惜的是,作為一個忠心耿耿的下屬,上麵提了什麽難題,藥師兜都得想辦法去解決掉。

“好。”

藥師兜推了推自己的眼鏡,嘴角露出了一絲苦笑道:“我…想想辦法。”

這個…

真得好好想想辦法。

戰場之上。

自來也和漩渦鳴人追上了天道佩恩。

“終於趕到了嗎?”

天道佩恩注視著他們的身影,慢慢攤開了自己的手掌:“那就讓我來看看,你們到底能不能走到我的麵前吧!”

“我會解決掉你。”

漩渦鳴人的手掌浮現出了一顆螺旋丸,冷冷地盯著天道佩恩,一字一句地重複道:“絕對會解決掉你…絕對!絕對!”

“長門。”

自來也的手中同樣出現了一枚螺旋丸,他也注視著天道佩恩,低聲道:“不會再讓你犯錯了…我會…矯正你的錯誤!”

下一刻,自來也率先衝了上去!

一場師徒之間的廝殺就此展開!

這是一場真正正統的忍者、意外性第一的掛逼和頂尖血繼輪回眼之間的戰鬥,哪怕是上原奈落也不敢斷定勝負!

不得不說。

自來也和漩渦鳴人獲得了有關神羅天征的情報之後,兩個人互相配合之下,竟然一度將天道佩恩壓製了下來!

忍術之間的互相交接,將天道佩恩打得有些狼狽!

除了偶爾利用神羅天征獲得反擊的縫隙,其他時候天道佩恩竟然隻能任由兩個仙人模式的忍者發起進攻!

無他,因為漩渦鳴人和自來也都擅長從遠處發起進攻!

“仙法·毛針千本!”

無數根白毛千本從自來也的頭發上射了出來,密密麻麻地籠罩了天道佩恩周身的所有位置。

然而天道佩恩準備使用神羅天征的時候,遠處的漩渦鳴人已經準備好了在神羅天征的冷卻時間裏,衝著天道佩恩釋放自己的螺旋手裏劍!

這對師徒,配合真的十分默契。

天道佩恩沉默了一會兒之後,終於意識到了自己的麻煩,下一刻他猛地衝著自來也伸出了自己的兩隻手掌:“萬象天引!”

一股引力猛地發動!

天道佩恩瞬間就打斷了自來也的術式!

可惜的是也僅限於此了。

天道佩恩眉頭微微皺起,甩手擲出一柄黑棒,就要貫穿了自來也的身體,隻是卻被自來也用蛙組手推開了黑棒!

在無法確保能夠解決掉兩人之前,天道佩恩絕對不能輕易使用神羅天征,除非使用超大級別的術式…

樹洞之內。

長門還在遠程操縱著天道佩恩,他的眉頭看向了旁邊的日向雛田,眉頭微微皺了起來。

說實話,戰鬥局勢有點兒不太妙。

長門心裏隱隱覺得天道佩恩麵對自來也和漩渦鳴人兩個仙人模式的攻擊下,勝算實在稱不上太高。

下一刻,長門揮手打暈了日向雛田。

這個長得越發青春靚麗的女忍者還沒來得及反應過來,就泛著自己的白眼暈倒了過去。

日向雛田萬萬沒有想到…眼前這個實力強大的敵人,竟然會這麽下作地偷襲打暈她!

長門看到日向雛田暈倒之後,慢慢合攏了自己的手掌,低聲道:“土遁·土龍隱之術!”

長門的身影瞬間潛入了地底之下。

這個術式能夠讓他悄然潛伏到戰場附近。

戰場之上。

自來也憑借著蛙組手逼退了天道佩恩。

或許是因為自來也認為他和漩渦鳴人占據了優勢,沉聲開口勸降:“長門,為了這場戰爭,戰死的人已經足夠多了,不要執迷不悟了!現在真的是你想要的嗎…”

“自來也老師。”

天道佩恩打斷了自來也的話。

下一刻,天道佩恩的身體漸漸漂浮了起來,沉聲繼續道:“我們之間不需要再過多的廢話了,我不會再給你機會,我也不會再浪費自己的時間了。”

上原奈落都已經抓到了八尾人柱力。

現在曉組織的所有人都在等待著他的九尾。

天道佩恩俯視著自來也,冷聲繼續道:“現在上原已經攻破了雲隱村,捕捉到了八尾人柱力,隻要我抓到了漩渦鳴人,那個再也沒有戰爭的理想世界很快就會出現。”

“……”

自來也的眉頭頓時皺了起來。

這個消息對於他們來說無疑是雪上加霜,如果這樣的話,那他們木葉就絕對不能再讓漩渦鳴人出現問題了!

否則的話,一旦長門集齊了九隻尾獸的話…

整個忍界都將籠罩在一片恐怖之下,不論用這種恐怖統治的人到底是長門還是宇智波帶土。

“自來也老師。”

天道佩恩的聲音從空中落了下來,他的手掌慢慢衝著大地攤開,冷聲開口道:“如果無法理解我的想法,那就請你從現在開始感受一下戰爭的痛苦吧!”

天道佩恩的臉在陽光之下漸漸落入了一片陰影,隻能看到他臉上的輪回眼,他的聲音越來越高:“當真正感受到了痛苦之後,你就會意識到我的做法是多麽正確!”

“你的查克拉…”

自來也仰頭注視著天道體內的查克拉氣息越來越龐大,臉色漸漸變了起來:“他要準備威力更大的斥力…”

“仙法·風遁·螺旋手裏劍!”

漩渦鳴人終於朝著空中的佩恩,抬手投擲出了自己的螺旋手裏劍,逼得天道佩恩隻能提前動用神羅天征!

“不愧是自來也老師的弟子呢…”

天道佩恩匆匆伸出了自己的手掌,耗費了自己剛剛聚集的查克拉釋放出了一股龐大的斥力:“雖然術式的威力還遠遠沒有達到我的預期,但是解決你們綽綽有餘…神羅天征!”

一股磅礴的斥力從天而降!

自來也飛快地合攏了自己的手掌,低聲喝道:“通靈之術!”

粉色的蛤蟆胃壁飛快地附著在了他和漩渦鳴人的周圍,柔軟的蛤蟆胃壁包裹著他們兩個人的身體隨著斥力隨波逐流!

柔軟的蛤蟆胃壁雖然遠遠不如蛞蝓大仙人的身體,但是也極大地減緩了他們受到的傷害。

等到神羅天征的斥力結束之後,自來也飛快地解除了通靈,絲毫不敢浪費自己的時間:“術式的威力越強,長門所需要的恢複時間越久,就是現在這個機會!”

下一刻,自來也的腳掌緊緊地抓在地上,絲毫不顧自己身體的損傷,借助著腳下蛙掌的彈跳力一躍而起。

猝不及防之下,天道佩恩被自來也猛地從空中撞了下來!

“仙法·超大玉螺旋丸!”

一枚螺旋丸緊接著被按在了天道佩恩的身上!

自來也和漩渦鳴人的動作簡直行雲流水,正如他和漩渦鳴人偷偷商量過的戰術一樣,先想辦法逼迫敵人用出威力強大的斥力攻擊,提高他的術式冷卻時間。

這樣的話,他們就有足夠長的時間發動攻擊了。

自來也和漩渦鳴人望著天道佩恩受擊之後慢慢倒下,兩個人的心裏總算是稍微鬆了一口氣。

自來也慢慢從天道佩恩的身體上扯出了一根黑棒,低聲道:“彌彥這個小子無論如何也不會變成這樣啊!長門,你玷汙了自己朋友的遺體呢!”

自來也抓住那根黑棒插在了自己的身上,忍住疼痛低聲道:“接下來,就是最後的本體了…讓我來感應一下,這個距離…”

自來也的臉色大變!

正當漩渦鳴人有些疑惑的時候,自來也忽然猛地推向了自己的弟子,將漩渦鳴人推到了一邊!

一根根黑棒忽然從地下飛來!

七八根黑棒插在了自來也的背後,地下忽然出現的偷襲,讓任何人都根本不曾反應過來!

“自來也老師…”

地底下慢慢鑽出了一個紅發身影,他注視著自來也高大的身體倒在了地上,輕聲道:“你曾經說過,無論如何都不能放鬆警惕吧!”

正是背後控製著佩恩六道的本體長門。

誰都沒有想到,長門竟然會潛伏在這片戰場的地底之下!

自來也咬緊了自己的牙關,控製著自己的脖頸,慢慢轉過頭來看了一眼長門,又看向了目瞪口呆的漩渦鳴人。

這一生,他會收下蛤蟆大仙人預言中的命運之子成為自己的弟子,並且教導這名弟子成長。

長門。

水門。

鳴人。

還是別的什麽人呢?

誰才是命運之子呢?

本書由公眾號整理製作。關注vx【書友大本營】,看書領現金紅包!

自來也心裏一直在思考這個問題,因為他覺得還能活很長時間,所以他懷疑自己可能還會遇到新的弟子。

直到現在瀕臨死亡。

隻有當他死掉之後,將來也不會再有其他弟子,才能確信到底誰才是命運之子!

自來也忽然明悟了這一切,他這一生中認為是命運之子的幾個人,波風水門已經犧牲,長門已經走錯了路。

那麽隻剩下了漩渦鳴人…

自來也的臉上竟然露出了一抹釋懷般的笑容,他用自己最後的力氣抬起頭,看著漩渦鳴人道:“毫無疑問…是你呢…鳴人…那麽你的師兄…就交給你了。”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