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八十四章 挑釁上原奈落的奇拉比
loading...

自從得到了萬花筒寫輪眼之後,宇智波佐助的自信心一直在飛速提升,有的時候上原奈落勸都勸不住。


這人啊…


自信心太過了也不是什麽好事。


偏偏宇智波佐助就是喜歡和對方最強大的領域之內進行戰鬥,他喜歡和宇智波鼬比拚火遁忍術,這純粹是找死啊!


現在佐助又鬧著要和四代雷影比拚雷遁忍術,過一會兒估計見到奇拉比的劍術之後,還會和劍術高手奇拉比比拚劍術…


誰讓佐助是個全才呢!


見到上原奈落點了點頭之後,宇智波佐助的嘴角勾起了一抹笑容,拔出了自己的忍刀就朝著四代雷影衝了上去!


“混蛋家夥,笨蛋家夥!”


奇拉比見狀蹦蹦跳跳了幾步之後,他的身上瞬間夾滿了七把忍刀,迎向了衝來的佐助,口中唧唧歪歪道:“挑戰大哥,我也想做!想想就行,不敢去做!”


“囉嗦!”


宇智波佐助的寫輪眼中閃過一道紅光,閃身避過了奇拉比的衝鋒,揮舞著自己手中的忍刀和奇拉比戰在了一起,輕蔑地開口道:“竟然還有人敢和宇智波比拚劍術嗎?”


鏘啷鏘啷…


利刃交擊的聲音有些清脆!


奇拉比的身上各個部位夾著七柄忍刀,卻操縱得異常靈活,仿佛每柄忍刀都握在他的手中一樣。


不,是每柄忍刀都有可能握在他的手上!


這家夥的劍術宛如刺蝟一般!


宇智波佐助有些驚訝於奇拉比的劍術,一雙寫輪眼來回轉動緊緊地盯著奇拉比的忍刀飛舞時,忽然感覺肩上一痛!


一道血花飛濺而出!


宇智波佐助的表情變了變之後,無視了自己肩上的傷口,嘴角勾出了一抹笑容:“嗬,有意思…”


“……”


奇拉比並不回答。


在這種劍術戰鬥之中,奇拉比這家夥仿佛把聲帶忘在了家裏,隻是埋頭操縱著自己的七柄忍刀接連不斷地發起強攻!


宇智波佐助隻能專心致誌地抵擋!


雲隱村的陣營內。


四代雷影抱著自己的手臂注視著這場戰鬥,冷哼了一聲道:“比的荒繰鷺伐刀越來越快了啊…”


“畢竟是奇拉比大人呢!”


美女忍者麻布依的眉毛微笑著彎了起來。


四代雷影慢慢點了點頭之後,甕聲道:“看起來曉這群家夥,奇拉比一個人就能解決掉了…”


曉組織這邊畫風不同。


每個人都或多或少有點兒嫌棄佐助。


赤砂之蠍滿臉費解地注視著宇智波佐助落下下風,輕聲道:“喂,上原,這就是你一直看好的佐助嗎?看起來他的補充,並沒有辦法彌補宇智波鼬死亡的損失啊!”


對於宇智波鼬,赤砂之蠍還是認可的。


對於宇智波佐助,赤砂之蠍實在是有點兒看不透。


這打的都什麽東西,明知道對方是劍術高手,還在這裏用劍術搏鬥,真的不是在故意找死嗎?


迪達拉鼓起了自己的嘴巴,毫不忌諱地開口道:“佐助這個白癡連揚長避短都不懂的嗎?”


上原奈落不知道該說什麽。


但是現在說什麽好像都不太對。


上原思索了一會兒之後,才輕聲道:“沒關係,我很擅長醫療忍術,哪怕佐助受了再重的傷我也能把他救回來…”


雲隱村和曉組織仿佛是進行一場公平決鬥,雙方都認為己方占據了莫大的優勢,因此任由宇智波佐助和奇拉比的單獨對戰。


不太巧的是,宇智波佐助顯然有點兒不太給力。


哪怕他學習了傳自宇智波鼬的劍術,也無法抵擋奇拉比七柄忍刀的左衝又突,很快就被奇拉比找到了破綻!


下一刻,宇智波佐助的身上又多了幾道傷口!


瞬息之間,奇拉比就立刻掌握住了勝勢,直接飛起一腳踹在了佐助的胸膛,把佐助踹得翻滾著摔在了地上!


“千鳥刃!”


宇智波佐助的手中閃過一道電光,雷遁查克拉瞬間加持在了忍刀之上,重新朝著奇拉比的方向撲了過去。


然而奇拉比是一個從小就出生於雲隱村的人,怎麽可能不擅長附著雷遁的術式?


“超音震…雷遁刀!”


一道雷遁查克拉也從奇拉比的手中飛竄而出,覆在了他手中的忍刀上,迎向了佐助的攻擊!


轟!


兩個人的速度同樣飛快,當他們再度交手的刹那,一股氣浪從他們的身邊向周圍傳蕩!


宇智波佐助和奇拉比不甘示弱地握緊了自己的忍刀,都在等待著對方支撐不下去,可惜的是雙方似乎又都能堅持!


奇拉比的嘴角露出了一抹笑意,他的內膝夾著一柄忍刀慢慢提了起來,口中低聲吟道:“飛舞…化蝶飛…”


宇智波佐助的寫輪眼注意到了這一切,他的眼神中閃過一道亮光,立刻讓奇拉比陷入了幻術之中!


魔幻·枷杭之術!


作為宇智波鼬貼身教導出來,宇智波佐助的幻術非常強大,讓奇拉比無聲無息間就落入了幻境之中。


“哼…”


宇智波佐助冷哼了一聲,撫摸了一下自己的眼眶,看著奇拉比因為中了幻術而倒地。


宇智波佐助抬頭看向了一個個驚慌的雲隱忍者,目光移動到了麵色平靜的四代雷影艾的身上,慢條斯理地舉起了自己的忍刀:“雷影,要來跟我比…噗!”


下一刻,地上的奇拉比忽然翻身而起!


一道紅色查克拉外衣瞬間覆蓋了他的全身!


奇拉比的手臂猛地撞在了宇智波佐助的身上,高速移動帶來的恐怖力量幾乎要將佐助攔腰折斷:“雷犂熱刀!”


“……”


空中灑落了一串血花!


宇智波佐助的身體倒飛了回來,被上原奈落伸出一隻手掌抓住,才避免他直接從雷影樓的房頂上跌落下去。


上原奈落低頭注視著佐助的傷勢,隻見宇智波佐助的胸口竟然塌陷了下去,胸膛處已經徹底被鮮血染紅,甚至還有些碎肉…


顯然佐助的身體根本無法承受雷犂熱刀的力量。


“真是丟臉…”


赤砂之蠍和迪達拉不約而同地捂住了額頭。


原以為宇智波佐助能拿下一個開門紅,沒想到卻被八尾人柱力直接吊起來打了一頓,甚至萬花筒寫輪眼都沒來得及使用。


“唉…”


上原奈落無語地看了一眼宇智波佐助,伸手幫他用星之灌注治療完了傷口之後,宇智波佐助又要爬起來戰鬥。


上原奈落伸手攔住了他,輕聲道:“好了,接下來就讓我來吧!你先在旁邊休息一回兒…”


“前輩,我的傷已經好了。”


宇智波佐助的臉上帶了一絲懇求:“請再給我一次機會,我一定會八尾人柱力抓回來的!”


“嗯,我相信你。”


上原奈落拍了拍宇智波佐助的肩膀,輕笑著開口道:“隻不過既然八尾人柱力看起來是體術忍者的話,還是讓我來試試吧!”


“……”


在場的所有人都注視著上原奈落站了出來。


剛才大家都看到了上原奈落治療重傷瀕死的佐助,一時間都認為上原是個強大的醫療忍者,沒想到他竟然會站出來。


“醫療忍者也要戰鬥麽?”


四代雷影滿臉不悅地看著上原奈落走了出來,他似乎想起了忍界另一個脾氣不太好、實力也非常強大的醫療忍者。


這些醫療忍者就不能乖乖待在後麵幫人療傷麽?


非要站出來打架?


四代雷影對於能力強大的醫療忍者羨慕了好多年,剛才上原奈落的醫療忍術水平他都看在眼裏。


說實話,四代雷影艾有點兒心動。


“看起來是個不錯的人呢…”


美女忍者麻布依慢慢捂住了自己的唇口。


這個走出來的曉成員脾氣似乎很溫和,因為即使是這麽緊張的局勢,他的臉上還掛著那副溫暖的笑容。


尤其是長相也有些帥氣。


說實話,麻布依也有點兒心動。


畢竟雲隱村都是一群脾氣暴躁的糙漢子,要麽就是達魯伊和奧摩伊那種懶散的家夥,麻布依想找到一個能和自己性格差不多符合的男人實在是太難了。


麻布依的眉頭微微蹙了蹙,看了一眼旁邊的四代雷影,輕聲感歎了一句:“可惜是敵人呢…”


交流好書,關注vx公眾號.【書友大本營】。現在關注,可領現金紅包!


“哼…”


四代雷影艾忍不住看了一眼麻布依,朝著奇拉比高聲吩咐道:“比,這個醫療忍者的能力不錯,可以生擒下來。”


“……”


奇拉比陷入了沉默。


片刻之後,奇拉比身上的紅色查克拉外衣微微飄動,他的聲音中多了了一絲低沉,慢慢地開口回應道:“好的,大哥,沒有問題,如果我能在他的戰鬥中活下來的話…”


如果可以的話,奇拉比還想繼續跳脫一下。


隻不過,奇拉比體內的八尾牛鬼聲音凝重地開口提醒了他,一定要小心走來的上原奈落,因為它感覺到了一股心悸和恐慌。


“戰場太小了。”


上原奈落打量了一番雷影樓的頂部空間,皺了皺眉頭之後慢慢合攏了自己的手掌,結出了一個讓人看不懂的手印。


正當眾人好奇上原奈落到底結了什麽手印的時候,隻見雷影樓周圍的地麵忽然升高,整個雲隱村的腹地以雷影樓為中心構造了一個方方正正的巨大擂台。


這個擂台的寬度都遠遠地超過了一千米!


這竟然是一次超大規模的土遁·大地動核!


尤其是雲隱村這種對於土遁忍術及其克製的環境,幾乎根本沒什麽人能夠用土遁忍術改變這裏的環境。


哪怕是三代土影大野木,也很難說能夠在這種近乎於懸空之地製造出來這一個巨大的擂台。


隻不過上原奈落得到了土之力之後,用土之力製造出一片這麽寬闊的擂台區域並沒有什麽難度。


四代雷影的表情微微變色,猛地抬頭死死地盯著上原奈落:“這種級別的土遁忍術…比,小心,這家夥很不簡單!”


‘“不要緊張。”


上原奈落慢慢放下了自己的手掌,看著其他人的臉上都帶了一絲緊張和恐慌,他們的警惕性都慢慢地提了起來。


上原奈落眯起了自己的眼睛露出了一個柔柔的笑意:“我很喜歡體術戰鬥,這裏就當作我們戰鬥的擂台好了,而在我們某一方全員戰死之前,就不要離開擂台了吧?”


這句話是在笑得著說出來的。


隻是這句話卻仿佛是在將戰鬥直接提高了一個血腥層次,不論是八尾人柱力奇拉比還是四代雷影艾的臉色都有些不太好看。


哪怕是他們兩個曾經見證過忍界大戰的殘酷,也有些心悸於眼前之人說出這句話時的平靜,他在拿生死戰鬥當作遊戲嗎!


上原奈落這個家夥讓奇拉比實在感覺有些不安。


明明眼前的上原奈落隻是在溫和地說著話,卻讓人不由自主地生出一抹心悸,他不像宇智波佐助一樣開口嘲諷或者叫囂,反而隻是隨口聊家常一樣商量著接下來的戰鬥…


這種溫和的態度,讓奇拉比的心頭壓力劇增。


奇拉比慢慢抬頭看著上原奈落,這個穿著祥雲黑袍的青年依舊是眯著眼睛微笑,隻是他心頭的不安卻越來越大…


明明有著連牛鬼都有些驚懼的實力,卻還這麽溫和地對著他們雲隱村忍者說著話,就像是大家都是實力差相仿佛的忍者一樣…


“好了,場地我已經搭建好了。”


上原奈落微笑著眯著自己的眼睛,看著臉色變得越發凝重的奇拉比,開口繼續道:“我們之間的戰鬥就不再製訂什麽規則了,不論是你們一群人上來或者是你自己也都可以。”


說完之後,上原奈落攤開了自己的手掌繼續道:“提醒一下,雖然我已經製造了足夠大的戰鬥場地,但是難免會有人不小心會掉下去,這個擂台是建立在山頂上的,如果他們從這種擂台掉下去的話,那就隻能期待他死得能完整了一些了。”


“……”


奇拉比也看了一眼這座寬闊的擂台。


這個麵積比原本雲隱村中心地帶的範圍都要更大一些,這也意味著擂台周圍肯定都是懸崖。


奇拉比深吸了一口氣,慢慢鬆開了自己的拳頭,看著上原奈落忽然伸出手指比劃了一個手勢,來了一段即興rap:“你的力量,看起來好帥!你們的人,真的很菜!”


這就是奇拉比緩解壓力的方式。


哪怕敵人再強大,奇拉比也要戰勝他!


上原奈落聽到了奇拉比的rap之後,他的笑容漸漸僵在了臉上,眼神也漸漸變得有些危險起來:“奇拉比閣下,我的脾氣其實很好,但是我也不喜歡別人挑釁我了…”


“笨蛋笨蛋,混蛋混蛋!”


奇拉比反而鬆了一口氣,以更浮誇的舞姿來了一段更誇張的即興rap:“這座舞台,我很喜愛,解決你們,演唱會在這裏開!”


“混蛋,你以為自己是誰啊!”


上原奈落的身影驟然消失在原地,下一刻他的身影驟然出現在奇拉比的身邊,一腳踹在了奇拉比的胸口上,將這隻八尾人柱力直接一腳踹飛了出去!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