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九章 那就開始吧!(第六更!)
loading...

木葉村。


長門和小南帶著佩恩六道匆匆趕來木葉的時候,這個村子早已戒備了一段不短時間,村子內外充滿了大戰前的緊張氣氛。


唯有一個地方還算安靜。


後山的慰靈碑。


穢土轉生的宇智波帶土坐在野原琳的墓碑前,小心翼翼地擦拭著墓碑上的塵土,將一束花放在了墓碑上。


“唔,原來你還記得她最喜歡風鈴草嗎?”


旗木卡卡西的聲音從遠處傳了過來,他慢慢從外麵中走了進來,信步停在了野原琳的墓碑前。


卡卡西走得每一步都走得很均勻。


就像他在這片慰靈碑區域走過無數遍一樣。


“我從來不會忘記琳喜歡的一切。”


宇智波帶土慢慢撫摸著自己的麵具,低下頭道:“卡卡西,你怎麽會來這裏?這個時間你們不應該都在等待著曉的入侵嗎?”


“沒關係,我很快就會離開了。”


旗木卡卡西慢慢蹲下身,坐在野原琳的墓碑前,看著宇智波帶土開口道:“我隻是恰好過來這裏,再來看一眼琳,說不好我可能就會死在這場戰爭裏呢!”


旗木卡卡西仰頭望著天空,輕聲道:“如果我能死掉的話,以後可以在冥界經常見到琳了…”


“想都別想。”


宇智波帶土立刻打斷了旗木卡卡西,冷聲開口道:“如果你死在和佩恩的戰爭中,我會把你的屍體送給藥師兜或者大蛇丸,讓他們把你穢土轉生出來。”


“好了,不說那些了。”


旗木卡卡西重新站起身,朝著野原琳的墓碑鞠了一躬之後,轉身離開了這裏,走向了另一處墳墓。


過了一會兒,旗木卡卡西似乎想到了什麽,忽然轉頭問道:“帶土,我要去看一下水門老師和我的父親,你要繼續待在這裏嗎?”


“……”


宇智波帶土沉默了一會兒,慢慢轉頭看向了旗木卡卡西:“我以為你看到我在這裏的時候,會詢問我關於佩恩或者長門的情報,或者問我願不願意回頭幫助你們抵抗入侵…”


“那你會幫我們嗎?”


旗木卡卡西立刻開口發問。


宇智波帶土站起身來,離開了野原琳的墳墓前,搖了搖頭道:“不會,我已經幫你們把自來也救了回來,這就足夠了。”


旗木卡卡西歪了歪頭,繼續問道:“那麽,你會告訴我們關於佩恩或者長門的情報嗎?”


“哼,還是老樣子呢!卡卡西!”


宇智波帶土冷哼了一聲,麵具下的那隻寫輪眼緊緊地注視著旗木卡卡西,冷聲道:“果然,你才是水門班最合格的忍者,永遠都是那麽不擇手段。”


說完之後,宇智波帶土攤開了自己的手掌,輕笑道:“看在你們幫我解決叛徒的份上,那就告訴你一個秘密吧!”


宇智波帶土的猩紅色寫輪眼中露出了一抹詭異的紅光,他的笑聲多了一絲陰森:“這一次前來入侵木葉的人,隻有長門和小南以及佩恩六道,我相信你們應該能抓住這個機會。”


“什麽?”


旗木卡卡西皺起了自己的眉頭,輕聲道:“那麽其他的曉成員都去進攻雲隱村捕捉八尾人柱力了麽?”


“沒錯。”


宇智波帶土慢慢垂下了自己的手臂,甕聲繼續道:“因為輪回眼的力量足夠強大,長門有著絕對的把握解決木葉,這個情報對你們來說幫助很大吧?”


“……”


旗木卡卡西沉默著點了點頭。


的確,這個情報出自宇智波帶土的口中,還是有很高可信度的,能夠為他們抵禦木葉即將到來的入侵有很大幫助。


關注公眾號:書友大本營,關注即送現金、點幣!


這樣的話,木葉就能針對性地布置忍者部隊了。


正當旗木卡卡西不再想去祭拜波風水門和旗木朔茂的墓碑,打算立刻轉身離開報告這個不知真假的情報。


宇智波帶土又開口叫住了他:“卡卡西,你果然是不擇手段想來從我這裏得到情報呢!”


宇智波帶土冷笑了一聲之後,看著旗木卡卡西繼續道:“對了,如果你願意幫我在水門老師麵前的墓碑上放上一束花的話,那麽我可以附贈另一個情報。”


“…好。”


旗木卡卡西慢慢拉扯了一下自己的麵罩。


過了一會兒,旗木卡卡西拿著兩束向日葵放在了波風水門的墳墓前,輕聲開口道:“可以說了嗎?”


“當然。”


宇智波帶土背對著旗木卡卡西,冷聲開口道:“如果你們在這場戰鬥中取勝了,那麽就準備迎接上原奈落的複仇吧!


那個小鬼可不像我們,他可是一個能夠為了給自己的老師複仇而不擇手段的家夥。


而且那個小鬼是個十分勤奮的天才忍者,還擁有著不亞於長門的忍術天賦。


如果我猜得沒錯的話,或許他自己的體內早已通過查克拉性質變化融合出了血繼限界,隻是秘而不宣。


甚至,他的體內不止一種血繼限界。”


“等等…”


旗木卡卡西的眼神微微有些詫異,出聲問道:“你的意思是說,上原奈落其實是比長門更難應付的敵人麽?”


“沒錯。”


宇智波帶土冷冷地點了點頭,沉聲開口繼續道:“十二歲上原奈落就開始跟隨長門和小南,他們也將上原視為曉和雨隱村的接班人,他們之間的感情非常深厚。”


宇智波帶土說到這裏之後,慢慢握緊了自己的拳頭:“小南的話,上原奈落從來都是奉為至理,所以當你們戰勝了長門小南之後,最好別大意了,提前準備好應付上原奈落襲擊木葉。”


“這樣麽?”


旗木卡卡西扯了扯自己的麵罩,輕聲道:“我知道了,不過你也隻是想借我們的手殺掉上原奈落吧?”


“是啊,我也想殺掉他。”


宇智波帶土點了點頭,一點點地鬆開了自己的手掌,聲音聽起來有些虛幻道:“做夢都想。”


這句才是真正的大實話。


可惜的是旗木卡卡西並沒有聽出什麽,他隻是擺了擺手就要轉身離去,要去匯報從帶土這裏得到的情報。


隻是旗木卡卡西走了幾步之後,忽然又轉頭看向了宇智波帶土:“喂,帶土,你真的不打算回來嗎?”


“……”


宇智波帶土的身影化為了一道時空間漩渦消失。


旗木卡卡西悵然若失地看了一眼空地,轉身離開了慰靈碑的區域,也不知道他到底記住了多少。


另一邊。


黏土巨龍還在顛簸地飛行著。


迪達拉還在兢兢業業地修補著自己的藝術。


說句實在話,要不是怕迪達拉被氣得直接引爆這頭黏土巨龍,赤砂之蠍和宇智波佐助早就罵他個狗血淋頭了。


是的,情況又發生了一些變化。


宇智波佐助終於忍受不了,出言嘲諷了迪達拉幾句之後,迪達拉威脅著要引爆黏土巨龍讓宇智波佐助嚐嚐藝術的滋味。


這他媽怎麽嚐?


這是讓人拿命來嚐吧!


這不是要大家同歸於盡麽!


當然,宇智波佐助肯定是不會認慫的,因為他自覺剛好擅長雷遁忍術,恰好克製迪達拉的黏土炸彈。


問題是,能來得及嗎?


這隻龐大的黏土巨龍一旦爆炸的話,哪怕是須佐能乎估計都扛不住它的威力,赤砂之蠍的傀儡核心肯定也得被炸毀。


媽的,這次出差怎麽這麽刺激!


赤砂之蠍好不容易憑借著自己的前輩威嚴,才讓他們兩個安靜了下來,總算各自閉嘴。


唯獨上原奈落安靜地坐在背上。


上原奈落結束了對宇智波帶土的操控,悄然鬆開了自己的手指,輕歎了一口氣:“誇讚自己實力強大還真是有些羞恥啊…”


是的。


剛才宇智波佐助和迪達拉吵架的時候,上原奈落在遠程操控著宇智波帶土對旗木卡卡西泄密。


甚至上原奈落讓宇智波帶土在慰靈碑現身的緣故,就是因為剛好觀察到旗木卡卡西的蹤跡。


這一切又是上原奈落的設計。


從邏輯上和情感上,宇智波帶土和旗木卡卡西的這一次相遇,都是一次毫無破綻的故友相逢。


上原奈落做下的這一切,隻不過是為了讓旗木卡卡西知道一件事,那就是他和長門、小南的感情非常深厚。


小南和長門說的話,上原奈落句句都聽。


隻要小南和長門在戰爭中選擇和木葉進行諒解的話,那麽上原奈落也是可以輕鬆和木葉諒解的,甚至還可以幫忙對付宇智波帶土和宇智波斑什麽的。


過了一夜之後。


迪達拉的聲音吵醒了所有人:“哈哈哈哈哈哈…我們快到雷之國啦!”


“……”


上原奈落忍不住睜眼瞥了一眼迪達拉。


迪達拉的臉上滿是疲憊,顯然他為了保證自己的黏土巨龍持續飛行,辛辛苦苦又添添補補了一晚上。


看來迪達拉是真的喜愛自己的藝術。


雖然迪達拉是個喜愛藝術的逗逼智障,他製造的黏土巨龍飛得也不算慢,比起遠古巨龍的速度稍差一些,比起其他通靈獸的速度不會太慢。


隻不過就是安全性有點問題。


邊飛邊修實在是有點兒讓人害怕…


根據上原得到的消息,長門和小南出發比他們稍微晚了一段時間,隻不過以雨隱村和木葉的距離,乘坐始祖鳥通靈獸的話,他們差不多已經到木葉附近了吧?


上原奈落的估算沒有錯誤。


正當旗木卡卡西趕往火影辦公室匯報自己遇到了宇智波帶土,並且從他那裏得到的情報時,長門和小南已經潛入到了木葉村外麵的外圍防禦區域。


“神之紙者術!”


小南慢慢地攤開了自己的手掌,操縱著一張張白紙組成一棵隱秘在森林內的粗壯大樹,這棵樹怎麽看都絲毫沒有任何破綻。


這裏將會是長門隱蔽的地方。


因為這一次入侵木葉捕獲九尾,麵對的敵人非常多,佩恩六道是真正的主戰力,他們比長門更適合出現在戰場。


長門慢慢走入了山洞,口中輕聲問道:“小南,你也要參與進攻木葉嗎?如果參與的話,還是用紙分身和佩恩六道一起行動吧!”


“可以。”


小南點了點頭。


剛好她也想在木葉見到幾個人。


下一刻,無數張白紙從小南的身上分裂了出來,組成了一個讓人難辨真假的紙分身,走進了佩恩六道的行列。


長門慢慢盤坐在了樹洞之內,慢慢豎起了自己的手指,眼眶中的輪回眼閃過一道亮光。


“那就開始吧!”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