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八章 迪達拉,你靠譜嗎?(第五更!)
loading...
飛段不說話了。

飛段其實是個識趣的家夥。

因為飛段見過天照的可怕,或許天照瞳術或許是唯一能夠對他造成威脅的術式,能將他的身體燒得幹幹淨淨。

“好了,我們走吧!”

上原奈落揉了揉自己的眉心,輕聲道:“角都前輩,幫你的隊友好好收拾一下吧!”

“嗯,不著急。”

角都點了點頭之後,俯視著飛段的腦袋,甕聲甕氣地開口道:“既然他對你失禮了,那就讓他在這裏反省一下吧!”

飛段:“……”

媽的,飛段感覺曉組織每個人都在針對他!

基地之外。

上原奈落合手召喚遠古巨龍的時候,迪達拉匆匆攔住了他,嘻嘻哈哈地把自己捏出來的巨龍丟在了地上:“喂,上原,這可是我辛苦了好長時間才捏出來的!”

話音未落,一團煙霧在地麵升起,一個醜陋的超大黏土巨龍出現在了他們的麵前,單單隻是看體型和遠古巨龍一般無二。

迪達拉有些洋洋得意地指著自己的新作品,開口道:“怎麽樣,和你的通靈獸差不多吧?”

“好醜。”

赤砂之蠍嫌棄地搖了搖頭。

迪達拉不滿地扭過頭去,臉色陰沉道:“喂,蠍旦那,稍微給我誇讚一下啊,這可是我沒日沒夜辛辛苦苦才製造出來的藝術品!”

“那就給你個麵子吧!”

赤砂之蠍無語地看了一眼迪達拉,無可奈何地飛身跳到了這隻遠古巨龍的背上,宇智波佐助和上原奈落也沒有拒絕。

迪達拉眉開眼笑地看著這一幕,飛身落在了黏土巨龍的背上,豎起了自己的手指道:“那就讓你們看看,我的新藝術品吧!”

黏土巨龍撲棱了幾下翅膀,勉力飛到了空中,搖搖晃晃地朝著雲隱村的方向飛去。

隻是迪達拉製造的這頭黏土巨龍似乎是才剛剛完工還沒有試飛,一路上掉落著大小不一的黏土,讓人有點兒擔心這頭黏土巨龍在空中飛著飛著就會忽然散架。

迪達拉滿頭大汗地撓了撓自己的後腦勺,開始駕著一隻黏土巨鳥跟在黏土巨龍的身邊,不斷地對巨龍掉落黏土的位置添添補補。

說實話,讓人看著有點兒心疼。

迪達拉這家夥為了能讓自己的朋友們乘坐這頭黏土巨龍的旅程愉快,也是非常盡職盡責了。

【領紅包】現金or點幣紅包已經發放到你的賬戶!微信關注公.眾.號【書友大本營】領取!

上原奈落都不好意思開口提出更換坐騎。

過了好久之後,迪達拉重新落在了遠古巨龍的背上,嘻嘻哈哈地開口道:“好了,趕到雲隱村應該是沒問題了!”

“真的沒問題嗎?”

赤砂之蠍無語地看了一眼自己的隊友,小心地開口勸說:“實在不行的話,我們還是換乘上原奈落的通靈獸吧!”

“嗯…”

宇智波佐助的表情有些一言難盡。

說實話這頭黏土巨龍問題百出也就算了,但是這頭巨龍是真的醜啊,不像上原奈落的遠古巨龍那麽霸氣…

迪達拉到底是怎麽好意思說這是藝術啊!

“放心,肯定沒問題的!”

迪達拉癟了癟嘴,不滿地看了一眼赤砂之蠍和宇智波佐助,又轉頭看向了上原奈落:“上原,你也想換乘坐騎嗎?”

“……”

上原奈落搖了搖頭,歎了一口氣道:“迪達拉都這麽努力了,蠍前輩,佐助,我們就先這麽走吧!”

“這才是我的朋友嘛!”

迪達拉喜笑顏開地拍了拍上原奈落的肩膀,正要繼續說點兒什麽的時候,卻忽然感覺腳下忽然一顫。

顯然黏土巨龍身上的零件又掉了…

“……”

迪達拉的笑容慢慢收斂了起來,重新拿出了自己的黏土巨鳥,踩了上去,輕聲道:“你們慢慢坐著,我去修一下…”

“…好。”

三個人真是滿臉無奈。

這隻黏土巨龍真的能飛到雲隱村嗎?

這他媽純粹是做夢吧!現在還沒出雨之國呢,估計可能散架啊,真是讓人坐得心驚膽戰的!

迪達拉這家夥…

真的是不靠譜啊!

可惜的上原奈落已經答應了迪達拉。

而且迪達拉也非常有幹勁地在添補著他的黏土巨龍,看到迪達拉這麽努力,三個人還真是不好意思打擊他了。

赤砂之蠍看著迪達拉飛上飛下地在黏土巨龍裏麵塞黏土,臉色有些陰鬱道:“下次再也不能滿足他的要求了。”

“嗯…”

上原奈落點了點頭。

宇智波佐助幽幽地歎了一口氣,看著黏土巨龍道:“真希望這頭巨龍能快點散架啊…這樣我們就能搭乘上原前輩的通靈獸了。”

雖然這頭黏土巨龍看起來不太可靠。

但是製造黏土巨龍的迪達拉還是非常可靠的。

因為迪達拉一路修修補補,到處填充黏土,這頭黏土坐騎依舊還能繼續搭乘,慢慢悠悠地載著他們前進。

如果不出意外的話,就憑迪達拉這個幹勁,這頭巨龍應該能支撐著他們趕到雲隱村。

“早知道就不該答應他了。”

上原奈落揉了揉自己的眉心,悄然豎起了自己的手指,操控著遠在曉組織基地附近的四代火影蘇醒過來。

曉組織基地。

藥師兜坐在自己的實驗室裏,手指敲打著自己的桌子,他正在等待著上原奈落遠程派發的命令以及上原派來的幫手。

幹柿鬼鮫坐在藥師兜的身邊,他是黑絕派來負責監視藥師兜的,現在正和藥師兜閑聊。

“兜先生,鬼鮫先生,幫你泡好的茶!”

香磷一陣風風火火地衝了進來,將手中的茶盤放在了桌子上,哼著不知名的小曲兒幫他們兩個倒茶。

幹柿鬼鮫看了一眼香磷,又看了一眼藥師兜,嘴角露出一絲若有若無的笑意。

藥師兜推了推自己的眼鏡,輕聲道:“香磷,過一會兒我要出去一趟,幫我整理一下我昨天的筆記。”

“是!”

香磷認真地點了點頭,學著藥師兜的樣子退了推自己的眼鏡之後,走進了一個實驗室裏。

自從她被藥師兜從一群草忍中救下來之後,香磷就一直對藥師兜的感官很好,現在也成為了藥師兜的助手。

香磷感覺自己的生活過得不錯。

外麵有一群曉的成員,也不需要她去打打殺殺,隻要在實驗室裏偶爾幫忙處理一下雜務,整理一下筆記就好了。

幹柿鬼鮫慢悠悠地端起了茶杯,百無聊賴地開口道:“嘖,監視兜先生這種工作真是不適合我啊!”

“沒事。”

藥師兜笑著搖了搖頭,輕聲道:“我特意針對白絕發明了一種結界,如果有白絕侵入了這座實驗室的話,鬼鮫立刻除掉它就好。”

“嘖。”

幹柿鬼鮫嘖嘖感歎。

讓自己人監視自己人的事是真的沒意思,真是有點兒懷念當初奉命監視宇智波鼬的日子啊!

正當幹柿鬼鮫還想說點兒什麽的時候,一個身穿禦神袍的身影出現在了他們的麵前,正是四代火影波風水門。

上原奈落操縱著波風水門傳出了一段話:“兜,你可以出發了,四代火影會帶著你趕往木葉,去和宇智波帶土匯合,木葉那邊的事就交給你了。”

“是,奈落大人。”

藥師兜推了推自己的眼鏡,輕聲開口問道:“我們要不要趁著這個機會把那隻別天神寫輪眼毀掉或者奪過來?”

顯然,藥師兜是想要放出宇智波鼬,用宇智波鼬來勾引出那隻隱藏在漩渦鳴人肚子裏的別天神烏鴉。

上原奈落操縱著穢土轉生的四代火影沉默了一會兒之後,輕聲開口道:“如果我沒有趕到木葉的話,不要輕易放出宇智波鼬,等我趕到木葉之後再說。”

一旦放出宇智波鼬之後,宇智波鼬見到別天神之後百分百會失控,所以那個時候就要必須立刻解決掉宇智波鼬,免得他對計劃造成什麽麻煩。

上原奈落有些擔心藥師兜落入宇智波鼬的陷阱,畢竟宇智波鼬那個家夥非常擅長戰鬥,因此必須要以絕對的實力擊潰他!

“是,奈落大人。”

藥師兜認真地點了點頭。

藥師兜隻是想實驗一下,別天神改變意誌之後是否會讓宇智波鼬脫離穢土轉生的控製,要是藥師兜願意開口問的話,上原奈落肯定會回答他正確答案。

可惜的是,藥師兜隻想自己嚐試。

當上原奈落的意誌離開之後,穢土轉生的波風水門抓住了藥師兜的身影,帶著他消失在了這間實驗室裏。

藥師兜、穢土轉生的宇智波帶土、穢土轉生的波風水門,他們三個會負責監控佩恩入侵木葉的一切細節,甚至包括操控佩恩入侵木葉的勝負手。

某種意義上來說。

他們才是佩恩入侵木葉的最後主角。

如果上原奈落沒有來得及到場的話。

雨隱村內。

天空中的暴雨停了下來,因為今天那個常年負責下雨的人,要暫時離開這座村子。

長門一步步走出了自己居住的高塔,摘下了自己頭上的兜帽,抬起頭看著空中灑落下來的陽光。

六道佩恩一個個從陰影中走出來,站在了他的背後,畜生道佩恩合攏了手掌,一隻巨大的始祖鳥通靈獸停在了高塔邊上。

長門帶著六道佩恩一步步走到了這頭始祖鳥通靈獸的頭上,轉頭看向了空中漂浮的小南,輕聲道:“小南,我們走吧!”

“…嗯。”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