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七章 不要對上原前輩失禮(第四更!)
loading...
曉組織的基地。

正當木葉那邊全力備戰的時候,曉組織這邊完成了他們的備戰,所有成員全副武裝精力飽滿。

因為他們這一次要畢其功於一役。

整個忍界隻剩下最後的八尾人柱力和九尾人柱力,這兩個人柱力的難度也是最高的,因此他們的守備也是最為森嚴的。

“我們應該更早發動計劃的。”

黑絕的聲音多了一絲陰沉,它抬起頭看著站在外道魔像上的天道佩恩,沉聲道:“現在木葉那邊聚集了許多砂隱村和霧隱村的忍者,據說第五代風影和第五代水影也已經趕到…”

“無所謂。”

天道佩恩俯視著底下一圈身披祥雲黑袍的成員,慢慢伸手撫摸著眼眶中的輪回眼,輕聲道:“我的目的正是為此,讓他們在自以為最強大的時候,給予他們毀滅性的一擊。”

這也是受到了上原奈落的刺激。

因為上原奈落接連摧毀了三個大國忍村,長門心裏有點兒不想比自己的後輩差勁,因此他得知霧隱村和砂隱村的忍者們出動的時候,甚至還隱隱有些興奮。

畢竟這也是輪回眼的第一次正式亮相。

在這個世界最強大的忍村麵前,輪回眼的能力將會全麵爆發,讓他們感受到輪回眼的恐怖,讓他們體驗真正的痛苦和絕望。

長門有著充足的自信。

在佩恩六道這種級別的力量麵前,人數的優勢並沒有太大意義,哪怕再多忍者也隻不過是一些用來展示力量的點綴而已。

其中最強的天道佩恩暫且不說,單單隻是修羅道的最終爆炸,也能做到摧毀整個木葉村。

“首領大人終於要親自出手了嗎?”

迪達拉嘻嘻哈哈地開口道:“如果霧隱村、砂隱村和木葉的精英力量集結的話,這股力量可是連我們都不好正麵衝進去呢!”

“嘻嘻嘻嘻…”

飛段嘻嘻哈哈地看著天道佩恩,撫摸著自己手中的鐮刀:“那這一次我們終於能夠見到首領出手了嗎?這樣的話,我可是很期待能夠見到首領戰果的!”

飛段說完之後,臉上的笑容頓時變得有些陰險起來:“如果一個首領的實力太差勁的話,我說不定可是會出手取下首領的性命獻給邪神大人,來洗刷我加入曉的恥辱的!”

哢嚓!

啪嗒!

飛段的腦袋驟然掉在了地上!

林檎雨由利淩厲的一刀直接砍下來了飛段的腦袋,她收起了自己的雷刀,麵不改色地咬了一口蘋果。

“太吵了。”

“喂,你這混蛋女人!”

飛段的腦袋在地上仰視著林檎雨由利,張口罵罵咧咧道:“有本事不要偷襲啊!我遲早要把你這混蛋女人獻給邪神大人!”

“閉嘴!”

角都皺了皺眉頭,他的手臂驟然伸長抓過了飛段的腦袋,又把飛段的腦袋重新縫合在了身體上。

角都一邊縫合著飛段的脖子,一邊轉頭看向了林檎雨由利:“下一次如果你能殺掉他的話,最好當場殺了他,我已經很厭倦為這個混蛋縫合傷口了!”

“喂,角都!”

聽到了隊友的話,飛段頓時不滿地瞪著角都:“你這是什麽意思!我們可是隊友啊!”

“我想要的是能夠幫我掙錢的隊友。”

角都說到這裏的時候看了一眼上原奈落,緊接著又轉頭嫌棄地看著飛段道:“而不是一個隨時給我招來麻煩的隊友!”

媽的,飛段這個智障!

佩恩也是能隨便罵的嗎?

曉組織裏的許多人都有些無法無天,但是角都可是活了九十多歲的老人精了,他可是知道誰能招惹誰不能招惹。

鬼燈水月嬉笑著看了一眼林檎雨由利,開口誇讚道:“雨由利,你的刀越來越快了啊!”

“畢竟是雷刀呢!”

幹柿鬼鮫咧了咧嘴,露出了自己的滿口鯊齒。

“還不夠快。”

林檎雨由利宛如一個齧齒動物,一點點地啃幹淨了手中的蘋果,一口咬碎了蘋果核吞進了肚子裏,才轉頭看向了鬼燈滿月:“如果是滿月前輩的話,雷刀應該能做到更快吧!”

“唔…”

鬼燈滿月看了一眼自己的弟弟,搖了搖頭道:“出刀隻是使用刀術的基本功而已,沒什麽可值得炫耀的。”

“切…”

宇智波佐助不屑地看了一眼交流刀術的忍刀七人眾,除了幹柿鬼鮫以外,其他的人他都不放在眼裏。

畢竟佐助自己十分擅長劍術,宇智波流劍術比起忍刀七人眾這些野路子強得不止一點半點。

藥師兜看了一眼宇智波佐助,並沒有說什麽話,隻是慢慢地推了推自己的眼鏡,低下了頭。

香磷也穿上了一身祥雲黑袍,站在藥師兜的身邊,學著藥師兜的模樣,滿臉冷漠地推了推自己的眼鏡。

輝夜君麻呂和白兩個人宛如小透明一樣,隻是轉頭也看向了天道佩恩,等待著佩恩的吩咐。

天道佩恩看著下方的成員,冷聲開口道:“說一下接下來的計劃,我和小南會前往木葉,奪取九尾人柱力;其他人全部跟隨上原,前往雲隱村,奪取八尾人柱力。”

“哈?”

底下頓時一片炸鍋。

所有人的目光都不敢置信地看著空中的天道佩恩,他們以為自己的首領可能會挑選一支普通的小隊一起攻打木葉。

沒想到佩恩竟然隻帶了自己的隊友。

這個膽量也太大了吧!

無論如何,那也是忍界最強的忍村啊!

更何況,現在的木葉聚集了五代火影,五代水影和五代風影,以及三大忍村的高端戰力!

首領真的不是去送人頭的嗎?

三個大國忍村集結起來的強大陣容,哪怕是迪達拉藝高人膽大,哪怕讓他駕馭著上原奈落的遠古巨龍也沒什麽把握…

“佩恩大人。”

上原奈落抬起頭看向了天道佩恩,沉聲開口道:“我還是建議我們先去捕捉八尾人柱力,或者我和你們一起去木葉…”

這段時間裏,上原奈落勸說過不少次了。

畢竟他可是很想收集到雷之力和火之力兩個極致的查克拉性質變化,這樣的話他就會隻差陰之力和陽之力了。

那個時候,完全可以用漩渦鳴人、千手柱間來做實驗,就能找到它們的獲取方法了。

大家好,我們公眾.號每天都會發現金、點幣紅包,隻要關注就可以領取。年末最後一次福利,請大家抓住機會。公眾號[書友大本營]

唉…

如果長門執意要自己去木葉的話,豈不是上原奈落回頭兒自己也要摧毀一次木葉麽?

上原奈落自己倒是無所謂…

就是不知道木葉忍者們心理素質高不高。

“上原。”

天道佩恩的目光落在了上原的身上,輕聲反駁道:“不用擔心,我有十足的把握,或許等你們捕捉八尾回來的時候,我們已經帶著九尾人柱力回來了。”

天道佩恩打斷了上原奈落接下來要勸說的話,甕聲道:“如果沒什麽事的話,你們可以準備出發了!”

說完之後,天道佩恩整個人就化為一團煙霧消散。

上原奈落皺了皺自己的眉頭,轉身看向了身邊的小南:“老師,不需要這麽著急吧?”

“我已經勸過了。”

小南臉上露出了一抹擔憂,輕聲道:“可是他執意這麽做,或許是因為等待的時間太久,已經壓抑不住了吧!”

“我以為他至少會和其他成員一起過去的。”

“沒有那種必要。”

小南搖了搖頭,低聲在上原奈落身邊道:“除了帶上你以外,佩恩對其他人都不放心;如果帶上你的話,八尾人柱力那邊又必須有人親自監督捕捉,佩恩擔心組織裏有宇智波帶土的眼線…”

“我知道了。”

上原奈落點了點頭,慢慢合攏了自己的手掌道:“我現在就出發去捕捉八尾人柱力,盡快去找你們匯合。”

“好。”

小南認真地點了點頭。

說完之後,小南就離開了曉的基地,前往與長門匯合,因為超遠距離作戰的話,查克拉傳感器的信號太弱。

因此長門必須和佩恩六道一同出發。

隻不過這一次他們兩個應該不需要怎麽偽裝了,畢竟長門的雙腿完好,也有著相當強大的戰鬥力。

當小南離開之後。

黑絕的身影站在了上原奈落的身邊,陰惻惻地開口道:“不用擔心他們,輪回眼的力量比你想象得更為強大…何況哪怕出現任何問題,月之眼計劃也能讓這個世界變成我們想要的模樣。”

“……”

上原奈落心裏有點兒無語。

黑絕這個王八蛋說的是實話,隻不過這句實話隻有一半。

雖然心裏很鄙夷黑絕的,但是上原奈落的臉上也總算是將擔憂稍稍化解了一些:“那也要勞煩絕前輩幫忙為老師他們勘察情報,我和其他人一起先去捕捉八尾人柱力!”

“放心。”

黑絕陰笑著點了點頭。

這一趟捕捉八尾人柱力的任務不算什麽麻煩,上原奈落也並沒有像長門一樣帶著所有人手一同出發。

上原奈落掃視著在場的所有人,沉聲道:“這一次捕捉八尾人柱力,我想隻帶宇智波佐助一個人過去,迅速解決掉八尾人柱力,免得生出意外,其他人就暫時待在基地吧!”

“……”

宇智波佐助臉上頓時露出了滿足的笑容。

“什麽?”

迪達拉頓時不滿地撅起了嘴巴,他的手中捧著一個巨龍黏土,高聲反駁道:“我可是好不容易捏出來了一個超大的巨龍,這不是白白浪費我的藝術嗎!”

上原奈落無語地看了一眼迪達拉,扶了扶自己的額頭道:“那就加上你和蠍前輩…”

行吧,他們也是老朋友。

而且上原奈落和迪達拉、赤砂之蠍相處得還不錯。

“喂,上原!”

飛段揮舞著自己的鐮刀站在了上原奈落的麵前:“如果不能為邪神大人獻上祭品的話,我留在這個組織有什麽意義?”

哢嚓!

飛段的腦袋又一次被人斬了下來!

宇智波佐助滿臉冷漠地耍了一個刀花,瀟灑地將自己的忍刀插進了刀鞘之中,波瀾不驚地開口道:“如果你再敢對上原前輩失禮的話,我會用天照把你的身體燒成灰燼…”

明明宇智波佐助說的是忍界最強的火遁忍術,可是聲音卻像是冰雪一樣寒冷,讓人不由自主地冒出寒意。

林檎雨由利看著佐助收起忍刀的動作,眼眸閃過一道亮光,輕聲開口誇讚道:“嘖,這一刀可真是帥氣呢!”

“……”

上原奈落拍了拍自己的額頭。

為什麽感覺佐助這家夥被他帶歪了啊!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