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六章 同盟會談沒有雨隱村的上原奈落了…
loading...
一場大戰即將爆發。

木葉開始緊急召喚人員備戰,綱手又派人前往砂隱村和霧隱村尋求同盟援兵,甚至打算聯合五大國忍村集結。

依照綱手的想法,五大國忍村集合起來甚至可以直接從各個方向發起對雨隱村的圍剿,甚至完全可以集結大量部隊乃至五影聯合圍攻消滅曉組織。

可惜的是響應的隻有砂隱村和霧隱村。

關注公眾號:書友大本營,關注即送現金、點幣!

因為岩隱村遭遇了重創,三代土影大野木不願意看到木葉平安無事,這就是所謂的不患寡而患不均吧?

雲隱村的四代雷影艾,或許是出於對自己力量的自信,他在得到木葉送來的情報之後,隻是出於對曉組織的擔憂,將村子裏的八尾人柱力奇拉比層層保護了起來。

聯盟?

雲隱村從來都不需要盟友!

綱手差點兒被岩隱村和雲隱村直接氣死,當她得到回信之後,氣得當場就把自己的桌子從火影樓上扔了下去。

“兩個混蛋!”

綱手握緊了自己的拳頭,咬牙切齒地罵道:“兩個目光短淺的家夥,直到現在還隻顧自己的村子,不知道一旦曉的計劃成功,整個忍界都會陷入危機的嗎?”

“這也很正常吧。”

自來也的傷勢漸好,隻是他的心情卻一天比一天沉重,因為曉組織還未出動,那些怪物就像是一柄懸在頭頂的達摩克利斯之劍。

這柄劍遲早會落下來,等待的時間卻會最讓人不安。

自來也看著暴躁的綱手,出聲安撫著他的情緒:“即使他們親眼見識了曉的恐怖,也要讓木葉遭受巨大的損失之後,應該才會選擇和我們進行聯盟吧!”

自來也歎了一口氣繼續道:“畢竟這可是五大國忍村第一次同盟,過去可從來沒有發生過這種事啊…”

“哼,等到那個時候就太晚了!”

綱手捏了捏自己的拳頭,冷聲道:“算了,反正我也從來沒有期待過他們的援兵,等到我們戰勝了長門之後,再向他們要求召開五影大會吧!”

“嗯。”

自來也慢慢地點了點頭。

這段時間,援軍紛紛開始向木葉集合。

砂隱村的第五代風影我愛羅是木葉的堅實盟友,得到綱手求援信之後立刻率領村子裏的精銳忍者趕來。

霧隱村的第五代水影照美冥趕來支援,是因為她心裏清楚曉組織的威脅太大,霧隱村現在極為孱弱,根本沒有可能戰勝曉,隻能和其他忍村聯合起來才有希望。

隻不過當他們在火影樓內召開同盟會議的時候,照美冥和我愛羅眼神中微微有些詫異,這一次怎麽沒有召集雨隱村?

我愛羅抬頭看了一眼綱手,直接開口問道:“怎麽沒有見過上原奈落前輩,雨隱村也是一股不可小覷的力量吧?”

“不,之所以沒有召集雨隱村…”

綱手的眉頭不由自主地皺了起來,她又想到了每次針對曉組織的同盟會議時,上原奈落都會在場仿佛像是看猴戲一樣看著他們三個影在討論如何圍剿曉組織。

真是膈應!

想想就覺得心裏憋屈!

綱手看著照美冥和我愛羅疑惑的目光,咬了咬牙道:“因為雨隱村早就被曉組織占據了,忍者半神山椒魚也被上原奈落那個小鬼殺掉,他也是曉的成員!”

“哦?”

照美冥的神色微動。

作為時常能夠從鬼燈滿月那裏得到情報的人,照美冥隱隱猜測過這種事,現在她的心裏雖然也十分驚訝,但是卻並非不可接受。

或許上原奈落也是一個臥底呢?

我愛羅聽到綱手說的話之後,他的表情當場就有點兒崩了:“火影閣下是在說笑的吧?這怎麽可能?”

“我沒有在說笑。”

綱手慢慢合攏了自己的手掌,低聲道:“我知道因為那個小鬼的幫助,五代風影閣下才得以幸存,但是砂隱村、霧隱村和岩隱村都是被上原奈落那個家夥摧毀的!”

說完之後,綱手不顧兩個人震驚的目光,沉聲繼續道:“這是我們村子的自來也從雨隱村內得到的情報,而且上原奈落那個家夥還是曉組織的下一任首領!”

“……”

綱手的這一番話下來就像是一劑猛藥。

我愛羅第一時間按住了自己的額頭,臉色變得異常難看:“也就是說,我們一直在把自己的敵人當成朋友麽?”

砂隱村一直以來還對上原奈落感激不盡…

因為上原奈落在砂隱村最艱難的時候選擇不顧前嫌出手,幫助砂隱村奪回他們的五代風影,讓砂隱村才能支撐下來。

結果毀滅砂隱村的元凶就是上原奈落自己。

那個家夥一直把整個砂隱村當作猴子一樣玩弄的麽?

當年砂隱村入侵雨之國的時候,上原奈落殺掉了他的父親四代風影,一路追著戲耍他和馬基;後來中忍考試的時候,上原奈落又欺負他和手鞠、勘九郎姐弟三人,行為極其囂張。

直到上原奈落在我愛羅最危險的時候出手相救,先是幫忙找到了所謂的曉組織基地,又在和幾個曉的成員交鋒時舍命戰鬥,這才奪回了我愛羅的屍體。

從那以後,我愛羅原諒了上原奈落。

非但如此,後來幾次再見的時候,我愛羅幾乎一直都表現出了對待上原奈落的尊重和友善。

我愛羅認為他們之間的關係改變了。

改變個鬼啊!那個混蛋比過去更惡劣了!

我愛羅想起了自己每次和上原奈落親切地打招呼,甚至經常提及如果遇到麻煩,砂隱村上上下下一定會主動幫忙。

上原奈落那個混蛋的表情呢?

嗯,總是一副和善的眯眼微笑臉。

原來那家夥其實是在嘲笑他們的愚蠢嗎?

我愛羅整個人真的要被氣炸了,他背後的黃沙一點點地在身邊漂浮著,臉色一點點變得陰沉了下來:“那個家夥…果然還是和小時候見到他的時候一樣是個混蛋!”

“真是讓人吃驚…”

照美冥也揉著自己的眉心。

說實話,照美冥所想的更為複雜。

如果上原奈落真的會成為曉組織的下一代首領,那他和鬼燈滿月到底是什麽關係?

難道鬼燈滿月一直在欺騙她嗎?

原本照美冥以為鬼燈滿月是霧隱村安插在曉組織的臥底,誰能想到鬼燈滿月竟然還是個雙麵間諜,一直以來在用情報催眠她,實際上不知道心裏怎麽笑話她呢!

這也太過分了吧!

照美冥的牙齒慢慢地咬住了自己的嘴唇,手指一點點地掐進了自己的掌心,臉上變得一片冰冷:“混蛋…一定要殺了他們!”

“……”

綱手看了一眼五代風影和五代水影的表情,無可奈何地歎了一口氣,上原奈落那家夥做的壞事太多了。

“好了。”

綱手慢慢地等到他們恢複了冷靜之後,才輕聲開口道:“現在我們來商量一下具體的作戰計劃吧!我們這邊已經派出了暗部和偵察部隊在雨之國的邊境偵查,一旦雨之國內有什麽異動…”

“沒有用的。”

照美冥和我愛羅同時搖了搖頭。

兩個人互相看了一眼之後,我愛羅輕咳了幾聲,開口解釋道:“如果曉襲擊木葉的話,他們肯定會選擇強攻,因為曉的手中有一頭恐怖的通靈獸,可以從高空突破任何防禦,直接降落在木葉村內…”

說到這裏的時候,我愛羅又皺了皺眉頭,繼續道:“而且那頭通靈獸甚至還能使用出一擊摧毀一個忍村的可怕術式,所以必須要先對村子裏的平民和普通忍者進行疏散。”

“嗯。”

綱手點了點頭之後,沉聲道:“我們已經盡可能地為村民們分派好了避難區,一旦村子裏發生交戰的話,就會立刻組織他們趕往各自既定的避難區位置。”

說完之後,綱手皺著眉頭繼續道:“至於高空防禦的話,我們也有考慮過最近繼續加裝防空武器…”

“地麵也需要防備…”

照美冥咬了咬牙,沉聲繼續道:“當初霧隱村就險些被一個戴著兜帽的曉成員摧毀,就是因為他釋放了一群從地麵噴發的烈焰的術式,讓我們措手不及。”

“嗯。”

綱手又點了點頭,輕聲繼續道:“除此以外,我們還集結了大約五千人以上的忍者,這些足夠地麵作戰了…”

“人越多越好…”

照美冥皺了皺眉頭,繼續提著自己的建議:“隻要聚集足夠多的人手,才有把握應對曉到處摧毀忍村的行動。”

這是照美冥的經驗之談。

因為當初霧隱村的地麵突湧大火,整個村子的救援忍者不足,若不是天降大雪和冰雹,霧隱村早就被燒幹淨了。

“不,人越少越好…”

我愛羅搖了搖頭,沉聲開口道:“因為人多的話,非但己方強大的忍者由於人多束手束腳,無法施展威力強大的術式,還會因為需要救援己方實力弱小的忍者,浪費查克拉…”

我愛羅對於砂隱村是真的心累。

當初砂隱村集合重建忍者部隊時,上萬名忍者聚集在這裏,竟然都沒能發揮出什麽作用,甚至死傷慘重白白浪費資源。

綱手看著雙方的神情,決定采取一個折中的方案:“那我就先安排精英小隊在村子裏迎戰,其他忍者布置在村外,隨時將他們調進來幫忙或者調出去避難。”

“可以。”

“可以。”

我愛羅和照美冥各自點了點頭。

兩個人並沒有矯情,主動率領自己的部下們參加了木葉保衛戰,他們也算是兩個強援,多增加一分力量對木葉就是勝機。

唯獨出現分歧的是,關於九尾人柱力的事。

綱手認為漩渦鳴人是木葉村內少有的強大忍者,更是修煉了仙人模式,理應參加戰鬥,這也是鳴人自己的期望。

然而我愛羅和照美冥不這麽認為。

他們兩個認為應該把漩渦鳴人保護起來,免得到時候保衛木葉失敗的話,還能把九尾人柱力給搭進去。

可惜的是,綱手並不讚同這個意見。

“漩渦鳴人首先是木葉的忍者,在這方麵他和一個木葉的火影沒什麽不同,都是為了保護木葉而至死不渝,何況這也是鳴人自己的心願,他一定要參與戰鬥。”

綱手握緊了自己的拳頭,看了一眼我愛羅,沉聲道:“五代風影閣下不也是一樣嗎?在最危險的時候站出來保護村子…”

“……”

對此,我愛羅隻能苦笑。

砂隱村是沒人能站出來了啊!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