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五章 媽的,幕後黑手到底還有多少?
loading...
這個消息有點兒嚇人。

漩渦鳴人聽到了自來也的話之後,險些都有些站不住了:“好色仙人,這個玩笑可一點兒都不好笑!如果上原是曉的成員,那我們一直在幹什麽!”

開什麽玩笑啊!

上原奈落怎麽可能會是曉的成員!

別說是漩渦鳴人不願意相信,在場的任何人都不敢相信這件事,哪怕是綱手的臉上也有些驚疑不定:“自來也,這件事能夠確定嗎?你知道這意味著什麽嗎?”

這種事最好是假的!

上原奈落是他們同盟裏麵最了解曉組織的成員,甚至也一直在為他們提供曉的情報,可是幫了他們不少忙…如果上原奈落是曉的成員,那麽忍界也變得太過荒誕了吧!

“我也不想相信忍界會有這種事。”

自來也的臉上露出了一抹苦笑,他無奈地搖了搖頭道:“但是忍界就是有上原奈落這種人啊!”

自來也抬頭打量著在場眾人的臉色,輕聲道:“上原奈落一直都在隱藏自己的身份,而且看起來他隱藏得還不錯,如果我沒有潛入雨隱村的話,在他的操控下,我們永遠也不知道這個秘密。”

“如果是真的話…”

綱手的神色漸漸平靜了下來,低聲道:“那麽我們這些同盟忍村的情報,他幾乎是一清二楚。”

“沒錯。”

自來也點了點頭,沉聲繼續道:“這個身份對他來說極為有利,甚至可以悄無聲息地利用我們,比如安排我們踏入某個陷阱,從而輕鬆抓走鳴人,畢竟曉的目的一直都是尾獸…”

“真是…”

綱手揉了揉自己的眉心,低聲道:“那個小鬼潛伏得也太深了吧?這麽長的時間都不會引起我們的懷疑,哪怕現在我從你口中聽到這個消息,還是不敢相信這一點。”

畢竟上原奈落表現得實在是太完美了。

一直以來他的偽裝做得簡直不要太好。

旗木卡卡西也慢慢地點了點頭,低聲道:“如果不是從自來也大人口中聽到這個消息,哪怕是其他人說這種事的吧,我也很難會願意相信,畢竟上原的確幫了我們很多…”

“上原前輩…”

春野櫻的眉頭也微微蹙了起來。

漩渦鳴人揪了揪自己的頭發,想著上原奈落那副永遠眯眼微笑的臉,忍不住道:“可是他為什麽要加入曉啊!明明他的實力強大,又擅長很多醫療忍術,而且他還幫忙救了我愛羅…”

自來也搖了搖頭,輕聲歎息道:“如果他們的目的是為了得到九尾的話,他的作為似乎也就不難推測了,無非是為了得到我們的信任而已。”

自來也看了看在場的眾人,開口繼續道:“現在看起來,他的目的差不多已經達到了。”

說完之後,自來也又看著依舊沮喪的漩渦鳴人,輕聲道:“不要覺得上原那個小鬼真的是個好人…嗬,救回砂隱村第五代風影的人是他,但是摧毀整個砂隱村的凶手也是他呢!”

“……”

在場的人再度陷入了沉寂。

他們都知道曉組織的幾番動作,每當捕捉尾獸的時候幾乎都是直接悍然入侵大國忍村,將一個忍村摧殘得七七八八。

自來也慢慢地抬起頭,低聲道:“上原奈落已經主持摧毀了砂隱村,霧隱村和岩隱村,接下來的雲隱村和我們的村子,那個小鬼也絕對不會心慈手軟地的!”

“……”

良久過後。

漩渦鳴人才緩緩地點了點頭。

畢竟他之前也感受過了三代火影那種級別的背叛,上原奈落背叛友誼似乎並不會有太大衝擊感了。

“好了。”

綱手拍了拍桌子,看著在場所有人的神色有些不太好看,高聲衝著自來也道:“好了,自來也,你那邊還有收到別的情報嗎?剛才你不是提到了上原奈落的老師?”

“是。”

自來也慢慢捏緊了自己的拳頭,低聲道:“我們當初在雨隱村救下的那三個孤兒,也是我當年收下的三個弟子,其中一個已經死了,另外兩個人就是曉的高層,小南是上原的老師,長門是在幕後操縱著曉的首領。”

“帶土呢?”

旗木卡卡西猛地抬起頭,注視著自來也開口問道:“如果我沒記錯的話,忍界的傳言一直是帶土才是曉的首領…”

說完這番之後,旗木卡卡西又慢慢地低下了頭,苦笑道:“哈,是了,帶土是曉的首領這種事,本來就是上原奈落告訴我們的。”

真是…

高明的辦法啊。

上原奈落把曉組織做下的事,統統推卸給了曉組織所謂的首領宇智波帶土,這個本來就很容易引起木葉敵視的人,木葉又怎麽可能會懷疑這一點?

“這句話也不算說錯。”

【看書領現金】關注vx公.眾號【書友大本營】,看書還可領現金!

自來也看了一眼旗木卡卡西,沉聲道:“宇智波帶土也的確在更深的幕後操縱著曉,甚至曉的成立和所有行動都在他的掌控之中,他的目的是想要在暗中得到長門他們收集到的尾獸力量。”

說完之後,自來也又繼續道:“原本宇智波帶土和長門應該都是曉的高層,因為宇智波帶土妄圖殺掉上原奈落,從而被驅逐了出去,隻不過宇智波帶土還在暗中通過臥底操控著曉。”

“……”

在場的每個人臉色都有點崩。

竟然還能這麽玩的嗎?

這到底是什麽操作手法?

間諜的內部還有間諜?

自來也幽幽歎息了一聲,低聲道:“宇智波帶土被驅逐出了曉之後,一直妄圖重新回到曉掌控尾獸的力量,所以他想要借助我們的手解決掉長門,小南和上原奈落這三個人。”

“借刀殺人麽?”

綱手皺起了自己的眉頭。

“沒錯。”

自來也點了點頭,看著綱手開口道:“宇智波帶土沒有足夠的力量解決掉他們,就想要讓我們來解決掉長門…如果我們解決了長門的話,他才會重新掌控曉。”

“這個意思…”

旗木卡卡西扯了扯自己的護額,低聲道:“也就是說我們在解決掉現任的曉首領之後,還要再想辦法解決掉宇智波帶土,這場戰爭才算是結束對麽?”

“不。”

自來也搖了搖頭,他的臉色漸漸變得越發凝重:“在解決掉宇智波帶土之後,我們還要解決掉在幕後操控著他的宇智波斑…”

“……”

在場的所有人再度陷入了沉默,每個人的心情都有點兒崩,這個曉組織是不是沒完沒了?

這些幕後黑手擱這兒玩套娃遊戲呢?

一層套一層,一環套一環,怎麽那麽會玩兒?

他們這些人豈不是在玩闖關遊戲,將來好不容易打敗一名對手之後,下一個對手立刻補位進來…

這樣下去,誰會受得了?

綱手的臉色陡然一變,猛地看向了自來也道:“等等…宇智波斑,他不是早就被大爺爺在終結之穀殺掉了嗎?”

“所以這個消息存疑。”

自來也點了點頭之後,神色間的凝重依舊沒有緩和過來:“但是根據我的感覺,宇智波帶土應該沒有說謊…像宇智波斑那種傳說中的人物,無論如何小心應對也不為過。”

“嗯…”

綱手慢慢地也點了點頭。

漩渦鳴人的眼角微微有些抖動,表情古怪地開口道:“等到我們擊敗了那個長門,擊敗了宇智波帶土,擊敗了宇智波斑之後,應該不會再有新的敵人出現了吧?”

“應該不會了吧?”

自來也的臉上也微微有些疑惑,不過他還是沉聲開口道:“宇智波斑曾經是站在忍界最頂點的兩個人之一,應該是不會再有比他更為強大的敵人了。”

自來也說完之後,臉色又重新恢複了那副凝重的表情:“隻不過我們想要解決掉長門的話也很困難,因為長門曾經是我平生見過最為天才的弟子,十五歲就能掌握所有的屬性變化,甚至還擁有著輪回眼這等傳說中的瞳術血繼…”

自來也的拳頭漸漸捏緊,沉聲繼續道:“現在單單不提他的力量,哪怕隻是他操縱的幾個傀儡,也都能使用一部分輪回眼的能力,而我隻得到了其中兩三個傀儡的能力的情報…”

說到這裏之後,自來也又慢慢地開口道:“而且曉的成員似乎又多了,我們的情報也應該重新變更,他們也很難應付。

一個能夠使用龍地洞仙人模式的藥師兜,一個得到了萬花筒寫輪眼甚至開啟了須佐能乎的宇智波佐助。”

“佐助麽?”

漩渦鳴人慢慢垂下了頭。

片刻之後,漩渦鳴人又重新燃起了鬥誌:“哈,我已經修煉成功了仙人模式,這一次一定能把佐助帶回來了!”

“……”

自來也勾了勾自己的嘴角,並沒有說什麽話。

這場戰爭打起來會非常艱難。

如果想要以木葉的力量來應對曉組織的話,無異於是在癡人說夢,哪怕是自來也一向自信也不看好己方。

哪怕不提隱藏起來的宇智波斑和宇智波帶土,不提一直不曾出手的長門,單單隻是那十幾個s級叛忍就能把攪得天翻地覆。

還有長門操縱的那六個傀儡,每一個傀儡都能發揮出超乎想象的詭異能力。

畢竟,誰也沒有見過輪回眼的威力。

那雙眼睛,可是傳說中六道仙人的眼睛!

“好了。”

自來也抬頭看向了綱手,低聲道:“綱手,現在我從雨隱村帶回來了曉的情報,長門絕對不會善罷甘休,他應該很快就會發起入侵木葉捕捉九尾的計劃了!”

“嗯。”

綱手匆匆點了點頭,沉聲道:“現在我們先來製訂一下計劃,保證我們在遭遇曉的入侵時萬無一失吧!至於你的話,先給我去醫院養好傷!”

正當木葉村的眾人緊張地準備著應對曉組織即將到來的入侵,迎戰他們的第一個對手的時候。

雨隱村內。

上原奈落躺在自己的床上,臉上帶著一抹若有若無的苦笑:“嗬,別人團圓了,我卻隻能在這裏默默開掛變強…”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