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四章 震驚!上原奈落竟然是曉的成員!
loading...

“喂,好色仙人,不要總是打我的頭啊!”


漩渦鳴人習慣性地捂住了自己的腦袋,滿臉不悅地正要開口嘟囔幾句的時候,他卻猛地意識到了什麽。


“好色仙人?”


漩渦鳴人的身體僵在了原地,慢慢仰起頭看向了身邊高大的白發男人,那張塗著紅色印記的臉上,依舊掛著不羈的笑容。


正是剛剛回到木葉的自來也。


漩渦鳴人的淚水慢慢從眼眶中落了下來…


自來也低頭看著漩渦鳴人伸出手臂擦拭眼淚,忍不住伸手蓋在他的頭上,揉亂了他的頭發,輕笑著開口道:“鳴人,忘記我說過的嗎?男子漢是絕對不能流淚的哦!”


“我才不管呢!”


漩渦鳴人猛地撲進了自來也的懷裏。


如果是其他的時候,漩渦鳴人肯定早就抹去了自己的眼淚,倔強地向自來也,證明自己已經成為了一個合格的忍者。


現在,漩渦鳴人心裏隻有劫後餘生般的慶幸。


自來也還從來沒有見過漩渦鳴人這麽怯懦的時候,隻是輕輕地用手掌揉著弟子的腦袋:“真是不聽話啊…要是我走了的話,以後誰來照顧你這小鬼啊!”


“…什麽東西啊?”


漩渦鳴人嘴裏咕噥了一聲,隻聞到了一股血腥味,感覺自己的手掌上觸碰到了什麽東西,沾濕了他的手掌。


那是傷口滲出的血。


漩渦鳴人看了一眼臉上露出痛苦之色的自來也,臉色大變地轉身就要推開門:“喂,綱手婆婆,好色仙人他…”


哢嚓!


整個火影辦公室的大門被直接拆了下來。


綱手麵不改色地將手中的門板丟在了地上,當她抬起頭看到了自來也之後,臉上頓時如釋重負般鬆了一口氣。


“嘿嘿…”


自來也的臉上露出一抹笑容,朝著綱手示意了一下自己的傷口:“告白的話,待會兒再告訴我吧!”


“白癡…”


綱手絲毫沒有計較自來也的話,隻是慢慢伸出自己的手掌,一股綠色的查克拉附在了她的掌心,落在了自來也的身上。


下一刻,當綱手檢查自來也的身體之後,臉色變了變:“卡卡西,鳴人,立刻先把自來也送到醫院去!”


“不用不用…”


自來也擺了擺手,製止了他們的動作,輕聲道:“我的傷其實沒什麽大礙了,先簡單治療一下就行了,不要浪費太多時間了,因為我們的時間本來就不夠富裕了。”


“不行!”


“喂,綱手。”


自來也臉色認真地看向了綱手,輕聲開口道:“快點先幫我治療一下吧!曉的人知道我沒有死,很快就會侵入木葉,我們要馬上製訂針對曉的計劃…”


“…好。”


綱手沉悶地點了點頭。


作為一個經曆過多次大戰的人,自來也十分清楚自己的傷勢,剛開始的時候,他的傷勢的確很重,現在的話隻剩下一些外傷了。


深作仙人也注視著到了這裏,它猛地跳到了自來也的肩上,臉上滿是驚喜:“小自來也,你回來了!”


“真是的,過了那麽久你們的情報還是這麽不嚴謹啊!”


自來也忍不住掏了掏自己的耳朵,滿臉無語地看了一眼深作仙人:“上一次你們給我送了長門和小南他們幾個戰死的情報,現在又給他們送來了我戰死的情報麽?”


“呃…嗬嗬嗬嗬。”


深作仙人臉上露出了些許尷尬的笑容。


火影辦公室裏。


自來也坐在椅子上,簡單地處理了一下自己的傷口,開始說起了正經事:“首先,我進入雨隱村之後,得到了第一個消息,我們一直想要邀請的山椒魚半藏早就已經死了。”


“曉動手的麽?”


綱手皺起了自己的眉頭,臉色頓時變得有些不太好看,顯然她以為是曉組織集體潛入了雨隱村圍殺了山椒魚半藏。


綱手抬頭看向了自來也繼續道:“山椒魚半藏死掉的話,上原奈落那個小鬼呢?不會也被殺掉了吧?”


“不。”


自來也搖了搖頭,臉上露出一抹凝重:“根據我得到的情報,其實就在八年前,上原奈落親手殺死了山椒魚半藏。”


自來也說到這裏的時候,自嘲地笑了笑:“無論如何,我們都不可能想到,上原奈落這個嘴裏經常嚷著要為半藏那家夥付出生命的雨忍,八年前就已經把山椒魚半藏吊在雨隱村示眾了!”


“什麽?”


火影辦公室裏每個人的臉上都露出了一抹驚色。


哪怕是旗木卡卡西都不敢置信地瞪大了自己的眼睛,漩渦鳴人和春野櫻的表情也非常吃驚。


因為他們和上原奈落之間的關係都不錯。


所以第七班毫無疑問是自認為他們是最為了解上原奈落的人,也是上原奈落的朋友。


旗木卡卡西慢慢拉扯著自己的護額,低聲道:“如果自來也大人說的是真的,那麽上原奈落就隱藏了八年的時間…他曾經說的一切為了山椒魚半藏都是假的。”


“等等!”


下一刻,旗木卡卡西的額頭上露出了一層汗水:“如果這樣的話,那麽幾年前,中忍考試的時候也是他自己用刺殺三代目和誌村團藏團藏合作的麽?也就是說他一直都不是我們的朋友…”


旗木卡卡西的表情是真的不太好看。


因為每當旗木卡卡西回憶起上原奈落的時候,都不免有些惋惜,畢竟當年中忍考試的時候,上原奈落臉上的那股絕望和痛苦,那種小忍村為了爭取一點利益時的瘋狂…


說實話,有點兒讓人心疼。


畢竟那麽強大的一個天才忍者,性格溫和也非常容易相處,卻為了山椒魚半藏的命令走入了歧路。


現在想想…


旗木卡卡西忽然覺得好打臉。


媽的,上原奈落在他自己早就剁了山椒魚半藏的情況下,那家夥到底是怎麽做到滿臉絕望地喊著山椒魚半藏的名字發瘋的?


那個時候,所有人都在心疼他。


甚至還有木葉忍者不屑地以為雨隱村就這麽點出息,就為了那麽一點利益,就去刺殺他們的三代目。


真是萬萬沒有想到,那個時候上原奈落一直是拿木葉忍者當作小醜看待的吧?


自來也看了一眼旗木卡卡西,臉上的表情有些遲疑,因為他是不知道自己應該怎麽說才好了。


隻是真相還是要揭開的。


“沒錯,他一直在騙我們。”


自來也揉了揉自己的太陽穴,想起了小南和上原奈落的話,慢慢地搖頭歎了一口氣道:“應該怎麽說呢?上原奈落之所以刺殺三代目那個老頭子,其實是為了遮掩他殺掉了誌村團藏的事。


估計是為了擔心我們把誌村團藏的失蹤懷疑到他的頭上,應該是偽造了一份關於誌村團藏和雨隱村的同盟書,這樣的話表明誌村團藏活著上位,雨隱村就能獲得巨大的利益。


這樣誌村團藏被殺的事,我們就永遠不會懷疑到雨隱村和上原奈落的頭上了。”


“……”


在場的人心思各異。


每個人都不由自主地垂下了頭。


佐井忍不住自嘲地笑了出來:“真是沒想到啊,我們一直以為別人是小醜,竟然會被那家夥當作小醜一樣戲弄…”


“原因呢?”


旗木卡卡西猛地抬起頭看向了自來也,沉聲道:“上原奈落殺掉誌村團藏的原因呢?總不會是為了竊取木葉的機密吧!”


“不是。”


自來也的臉上露出了些許費解,他低下頭開口道:“因為誌村團藏聯合山椒魚半藏當年差點兒殺掉了上原奈落的老師,所以他殺掉了誌村團藏,把他的屍體當成了禮物送給自己的老師。”


“……”


在場的每個人都有些無語。


隻不過這聽起來也是無可厚非。


綱手搖頭歎了一口氣,輕聲道:“當年那個小家夥還真是尊師重道呢!七八年前,我遇到他的時候,那個小鬼就是這樣,好像是為他的老師還清人情…”


七八年前的時候。


上原奈落從湯忍村登陸的時候遇到了綱手,兩個人相遇了兩次,賭了兩次,上原奈落輸給了綱手不少錢,後來幹脆就把錢直接丟給了綱手,說是他的老師很感激當年的人情。


“嗬嗬…”


自來也的臉上露出了一抹笑容,他用力搓了搓自己的臉頰和眼睛,低聲道:“這樣說也沒錯,畢竟當年我們一起阻止了大蛇丸殺掉他們,並且你還給過他們幾塊幹麵包…”


“嗯?”


綱手詫異地抬起頭。


自來也揉了揉自己的太陽穴,強撐著打起精神道:“因為上原奈落的老師就是…小南。”


“小南?”


綱手臉上閃過一抹詫異之後,臉上忽然變得滿是震驚,她不敢置信地看著自來也:“自來也,你的意思是…上原奈落那個小鬼和曉組織…有著聯係的嗎?”


岩隱村送來小南的情報還在她的桌子上呢!


如果小南和上原奈落的關係是真的,很難讓人不把上原奈落和曉組織聯係在一起,而上原奈落一直都是打擊曉的重要成員。


“是的,這是我們永遠也猜不到的。”


自來也臉色蒼白地坐在椅子上,仿佛想起了當初自己得知這件事的震撼:“上原奈落那個小鬼其實一直是曉的成員,他還是下一代曉組織的首領!”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