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章 絕,其實一直都是我的人!
loading...

“小鬼,真是被你猜到了啊!”


宇智波帶土看著上原奈落,嘻嘻哈哈地攤開了自己的手掌,笑得十分放肆:“哈哈哈哈…不過我沒想到的是,今天竟然還能看到這麽一場好戲!”


說完這番話之後,宇智波帶土的聲音又像是神經質一般陡然變得陰沉了起來:“哼,上原奈落,你說的不錯,如果被你們殺掉了太多實力強大的忍者,將來我豈不是要獨自迎戰你們這群怪物?”


宇智波帶土簡直是個神經病。


曉組織不知情的成員都不由自主地皺起了眉頭,尤其是天道佩恩和黑絕,他們非常討厭這些計劃外的家夥。


曉組織知情的成員也都皺起了眉頭,因為他們看到上原奈落皺起了眉頭,這就必須要從眾。


曉組織那些半知情半不知情的人也皺起了眉頭,因為他的名字叫宇智波佐助。


“宇智波帶土!”


宇智波佐助萬花筒寫輪眼分外詭異,他死死地盯著宇智波帶土,操縱著自己的須佐能乎,朝著宇智波帶土架起了一柄紫色弓箭!


宇智波佐助咬牙切齒地開口道:“你這個木葉的走狗,宇智波一族的叛徒…我現在就殺了你!”


“啊哈哈哈哈,搞錯了吧?”


宇智波帶土撓了撓自己的腦袋,嘻嘻哈哈地開口道:“哈哈哈哈,不過也無所謂了嘛!反正我已經變得肮髒了,想要殺掉我的話,那可要小心自己的小命喲!”


這句話是真的大實話。


宇智波帶土說這些的時候都是真心話。


自從他在八年前第一次算計上原奈落的時候,就開始背起了黑鍋,至今他的人都死了,身體還在源源不斷地被人潑髒水。


宇智波佐助自然是不知道的。


紫色須佐能乎的巨箭瞄準了宇智波帶土之後,驟然射向了帶土,氣勢貫如長虹一般似乎想要直接將宇智波帶土直接洞穿!


可惜宇智波帶土的身體卻在虛化狀態,隻見那隻巨箭穿過了他的身體,落在了湖水之下。


“嗬嗬嗬嗬,真是的…”


宇智波帶土的手掌撫摸著自己麵具,聲音陰沉地笑道:“佐助,比起你的哥哥宇智波鼬的萬花筒寫輪眼真是差了太多呢!


佐助,與其參加這些爭鬥,不如躲藏起來,保護好你的性命吧!如果你死掉的話,宇智波一族就真正地滅族了呢!”


這句話同樣也是真心的規勸。


因為這個世界上還真正活著的宇智波,的確隻剩下宇智波佐助一個人了。


麵對這麽個滅族仇人的規勸,佐助自然是不肯聽的,甚至還有些憤怒地想要繼續操縱須佐能乎發動攻擊。


幸好旁邊的藥師兜看不下去,把他勸了下來:“佐助,現在你的實力,還不夠殺掉他呢!不用白白浪費查克拉…”


“是,兜前輩。”


宇智波佐助乖巧地點了點頭,麵對藥師兜這樣的自己人,宇智波佐助還是要聽他的勸告的。


宇智波帶土深深地看了一眼佐助,又看了一眼天道佩恩之後,最後看了一眼黑絕開口道:“好了,你們收集尾獸的努力我都看在眼裏,將來等我殺掉你們的時候會給你們一個痛快的!”


說完之後,宇智波帶土整個人就要化為時空間漩渦消失。


天道佩恩猛地伸出了自己的手掌,一股引力他的身上散發出來,目標正是宇智波帶土:“萬象天引!”


他想要攔下宇智波帶土!


隻是感覺到了那股引力之後,宇智波帶土瞬間取消了回到神威空間,化為一片虛無躲過了萬象天引。


這就是宇智波帶土能力的麻煩之處。


這個世界上很難有人能夠真正傷害到他。


宇智波帶土輕笑了一聲,看著天道佩恩輕笑道:“我們都很了解彼此的能力,不用白費力氣了…這段時間保護好你的眼睛,我可能隨時會去取的,哈哈哈哈哈!”


一陣狂笑過後,宇智波帶土就要再度消失在眾人的眼前。


這一次,天道佩恩並沒有出手阻攔他。


在沒有真正能夠傷害到宇智波帶土的辦法時,貿然出手的話,就會很容易引起宇智波帶土的警惕。


宇智波佐助恨恨地咬了咬牙。


現在宇智波帶土走了,這份仇恨隻能暫時壓抑下來。


在場的所有人都有些麵麵相覷,誰都沒有想過整個曉組織集體出動,竟然都沒能把宇智波帶土留下來!


甚至還被他帶走了自來也!


“好了,先各自回去準備吧!”


天道佩恩打量了一眼在場的眾人,低聲道:“我要重新思考一下捕捉八尾人柱力和九尾人柱力的計劃。”


“……”


曉組織的眾人互相打量了一眼,各自決定回轉了曉的基地。


等到他們都離開之後,天道佩恩慢慢抬起頭看向了陰雲密布的天空,沉聲道:“不知道什麽時候自來也老師就會帶著我們的情報回到木葉,所以捕捉九尾人柱力的計劃不能拖延了…”


“這樣的話…”


上原奈落皺了皺自己的眉頭,輕聲道:“那麽我們就要同時捕捉八尾人柱力和九尾人柱力嗎?”


說實話,上原不喜歡這個計劃。


因為這樣的話,他的行程會變得非常趕。


不論是攻破雲隱村的雷之力,還是攻破木葉村的火之力,都是上原奈落輕易不想要放棄的。


“嗯,沒錯。”


天道佩恩說完之後,低聲道:“還有關於宇智波帶土的事,等到抓到九尾之後,再想辦法解決他的隱患吧!麵對神秘的時空間術式,除了時空間術式以外,其他的很難應對…”


“長門。”


小南站在上原的身邊,看了一眼上原奈落,輕聲開口道:“如果是宇智波帶土的話,我已經準備了能夠擊敗他的術式,而且有很大把握能夠除掉他。”


“好,那就先回去準備一下。”


天道佩恩慢慢地轉身走向了雨隱村內,沉聲道:“我們必須要盡快捕捉八尾人柱力和九尾人柱力,完成複活外道魔像的計劃…否則的話,很容易生出別的變故。”


“嗯…”


上原奈落忍不住揉了揉自己的額頭。


可惜的是,上原現在必須要讓計劃生出點兒別的變故,原本複活外道魔像的計劃就是一個純粹的謊言啊!


看到天道佩恩離開之後,上原奈落和小南也回到了雨隱村,他在路上也看了看自己獲得的獎勵。


支線任務:讓自來也成功在雨隱入侵事件中逃生(1/1),任務已完成,獎勵一枚可消耗的求道玉。


求道玉(可消耗):五行陰陽之力極致變化衍生而來的忍術,隻有擁有六道之力的才能操控接觸,其他敵人都會在瞬間被求道玉化為虛無,此枚求道玉隻能使用一次。


媽的,賺得有點大。


這是上原奈落的第一個念頭。


係統怎麽還能求道玉這種獎勵出現?


這還是正常獎勵嗎?


在這個階段,這分明就是外掛!


一枚求道玉意味著上原奈落可以隨時毀滅掉任何一個忍者,哪怕是宇智波斑和千手柱間!


果然…喜歡二次元的人們,其實一直都有許多人希望自來也能夠活下去麽?


原本上原奈落想要留下自來也的命,主要是他覺得長門和小南欠下了難以還清的人情,何況長門殺掉自來也之後,遲早他會悔恨自己做過的這件錯事。


終極兵器本身就是一個謊言。


長門所謂的為了理想和道路不通而不得不殺掉自來也,隻會成為他此生犯下的最大錯誤。


這還不如讓上原奈落趁機利用一波。


畢竟這個留下自來也性命的支線任務獎勵,有很大概率可能會得到二次元許願係統之中價值最高的獎勵。


事實上這個任務獎勵果然沒有讓上原奈落失望。


甚至還遠遠超過上原奈落的預期。


另一邊。


神威空間之內。


自來也還在打量著整個神威空間的布局。


【收集免費好書】關注v.x【書友大本營】推薦你喜歡的小說,領現金紅包!


正在這個時候,神威空間內出現了一個時空間漩渦,落下了宇智波帶土的身影,自來也忍不住皺了皺自己的眉頭。


宇智波帶土就是木葉後來衰落的凶手,如果不是宇智波帶土害死了波風水門夫婦,木葉一定比起現在更強大。


至少也不會麵對曉組織還這麽棘手…


“自來也大人…”


宇智波帶土漫不經心地攤開了自己的手掌,輕笑著開口道:“我可是在剛才那種必死危機之下救了你,難道不應該對我這個恩人心存感激麽?”


“那你還真是好心啊…”


自來也的臉上漸漸變得沉重起來,他想起了在雨隱村的時候關於宇智波帶土的情報,宇智波帶土已經被驅逐離開了曉組織,所以是想要借用木葉的力量複仇嗎?


自來也喘著粗氣,用力拔下了自己肩上的幾根黑棒,沉聲道:“你早就被曉組織除名了,所以你這家夥想要複仇或者是想要掌控未來曉收集到的尾獸力量,才救了我這個敵人的敵人麽?”


“不愧是自來也大人。”


宇智波帶土輕輕地拍了拍自己的手掌,交口稱讚道:“其實我也想說,現在我是真心想要救下自來也大人的啊!”


這也是句實話。


自來也是波風水門的老師,也是木葉最強戰力之一;救下自來也之後,宇智波帶土也能稍微彌補心中的愧疚。


可惜的是,他現在被上原奈落控製著。


否則的話,宇智波帶土還真想好好悔過一下。


自來也慢慢包紮著自己的傷口,看了宇智波帶土一眼,低聲道:“你覺得我會相信嗎?真是的,明明應該都是乖巧的小鬼…長大之後都成為了一個大麻煩啊!”


自來也的弟子,長門,小南。


波風水門的弟子,宇智波帶土。


旗木卡卡西的弟子,宇智波佐助。


這些小家夥們長大之後,一個比一個麻煩,而且都已經擁有了撼動這個世界的力量。


“好了,自來也大人。”


宇智波帶土揉了揉自己的麵具,輕聲道:“我馬上就會把你送回木葉,因為你竊取了太多情報,長門他們入侵木葉的時間可能要大幅提前了呢!”


“雖然是想要借刀殺人…”


自來也的臉上露出了一抹輕笑,隻是笑容裏夾雜了一絲惆悵:“不過終究還是幫助我能回去保護木葉了…”


“嗬嗬…”


宇智波帶土笑了笑道:“不管再怎麽說,木葉那個地方,也是我的故鄉呢!”


自來也看了看宇智波帶土,搖了搖頭道:“你可是製造了九尾之亂,險些毀滅了整個木葉的凶手,不用在我麵前擺出這幅樣子了…”


“…是。”


宇智波帶土的身體漸漸變得僵硬,下一刻他的口中傳出來這麽一段話:“現在我們可以說正事了吧?自來也大人,要不要考慮跟我合作解決掉曉?”


“合作?”


自來也看著宇智波帶土,眼角微微擰緊:“如果跟你這種人合作對抗曉的話,不就是與虎謀皮麽?”


“是。”


宇智波帶土點了點頭之後,沉聲繼續道:“但是你們想要解決掉曉的話,無異於是在癡人說夢!在這個世界上,除了我以外,沒有任何人能幫你們解決掉曉!”


宇智波帶土說完之後,轉頭看著自來也開口道:“隻要我們合作解決掉長門,小南,上原奈落這三個就是曉的核心成員,就意味著曉很快就會土崩瓦解。”


“…這話聽著耳熟。”


自來也的臉上閃過一抹疑惑之後,立刻就是滿頭黑線:“我記得上原奈落那個小鬼也曾經說過,隻要解決掉宇智波帶土你這個幕後黑手,曉組織就會土崩瓦解…”


“他在騙你!”


宇智波帶土看著自來也,沉聲道:“上原奈落是在騙你,他一直在騙你,甚至…”


甚至直到現在,還在騙你。


這句話卻無論如何也說不出口了。


自來也看著宇智波帶土,甕聲道:“那個小鬼一直在騙我們,難道你現在就沒有騙我嗎?”


“那又怎麽樣呢?”


宇智波帶土一點點地靠近自來也,低聲道:“哪怕我現在在騙你,在聽到我說的話之後,你還是會忍不住上當吧?”


“什麽話?”


“曉的裏麵還有我的人。”


宇智波帶土看著自來也,一字一句地開口道:“隻要我們合作的話,我隨時可以給曉組織傳遞錯誤的情報。”


宇智波帶土一點點地靠近,聲音裏甚至夾雜了一絲蠱惑:“曉的情報人員絕,其實一直都是我的人!”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