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六章 上原奈落挺無辜的一個人(第四更)
loading...

長門操縱著畜生道佩恩趕來的時候,已經得知了他們這些人在這裏聊天,他的心裏有點兒不太開心。


因為長門認為,說太多的話會容易心軟。


現在長門的心情稍微好了一些,因為從自來也和小南的表情來看,他們應該聊得不太開心。


唯有上原奈落的臉上還隱隱有些笑意。


因為上原奈落借著宣泄情緒的機會向自來也泄露了情報,自來也的目的差不多達到了,現在得到了他想要的情報,自來也應該是想辦法撤退,而不是想辦法解決掉佩恩了吧?


可惜,畜生道佩恩趕了過來。


原本自來也隻是想看看能否試探出佩恩的情報,如果可以的話最好能夠試探出佩恩的能力,如果實在不行的話那就馬上離開這裏,把上原奈落的情報統統帶回去。


畢竟,上原奈落這個人的存在某種意義上更為危險。


哪怕佩恩擁有著輪回眼的能力,也不如上原奈落這個潛伏在同盟裏的間諜危害更大。


自來也微微抬起頭看向了上空的畜生道佩恩,心裏開始默默地製訂自己的作戰計劃。


第一目標,一定把情報全部帶回去。


第二目標,嚐試著殺掉上原奈落這個間諜。


第三目標,試探性地看看能否得到關於佩恩的情報。


如果上原奈落知道的話,心裏估計肯定是要開罵的。


上原在這邊千方百計想要保存自來也的性命,讓自來也回去之後為將來佩恩襲擊木葉的時候提供一份力量;結果自來也心心念念的,卻是想要殺掉上原這個間諜。


由此可見,如果想對一個人好的時候,一定要想辦法讓他知道,而不是默默地在旁邊守護。


“是長門嗎?”


自來也注視著畜生道佩恩,臉上微微露出了些許疑惑,因為這個人的長相和長門差得有點兒多,但是看著也有些麵熟。


不過既然看著麵熟,又長著輪回眼,那應該就是長門了吧?


然而自來也看著畜生道佩恩眼熟,完全是因為這是他在旅途中見過的一個人,隻是那個人死後被長門得到了屍體做成了畜生道。


非但如此。


六個佩恩,都是自來也曾經見過的人。


這些人因為有著神奇的能力,他們的屍體通過各種途徑進入了長門的手中,被他做成了傀儡,組成了佩恩六道。


自來也還沒有意識到這一切,他隻是抬頭看著上方的畜生道佩恩,皺了皺自己的眉頭:“霧隱村送來的情報卷軸上畫的人的確是彌彥…所以現在這個是長門嗎?這到底是怎麽回事?”


那麽現在活著的另一個弟子…


到底是長門還是彌彥呢?


根據上原奈落剛才說的和小南的反應來看,當時活下來的應該是擁有輪回眼的長門吧?


畢竟自來也曾經認為,長門也曾經是命運之子。


想到這裏,自來也張口直接問了出來:“現在活著的人是長門吧?你把彌彥的屍體做成了傀儡嗎?”


“……”


畜生道佩恩微微皺了皺眉頭,陰差陽錯之間他以為自來也得到了真相,輕聲感歎了一句道:“不愧是自來也老師,竟然連這種事也猜到了嗎?”


“真的是這樣啊…”


自來也歎了一口氣,抬起頭開口道:“一直是你在幕後操縱著曉收集尾獸襲擊各大忍村了嗎?你做得這一切應該都不是因為仇恨吧?長門?”


說完之後,自來也又看了一眼上原奈落:“畢竟當年那些傷害過你們的人,都被上原這個小鬼完成了複仇。”


“仇恨?”


畜生道佩恩俯視著自來也,開口長歎道:“老師,過了這麽久,你的目光還是這麽狹隘…在這個世界上並不是隻有仇恨才會引發戰爭,也有可能是為了更偉大的目標,比如給這個充滿戰亂的世界畫上休止符,帶來真正的和平。”


畜生道佩恩慢慢地攤開了自己的手掌,輕聲道:“不過這也很正常,世界上總是會有很多凡人,不是每個人都能躍升為神…我也是在經曆過無限痛苦之後,才會成為神。”


畜生道佩恩低頭注視著自來也,聲音有些波瀾不驚的平靜:“一旦成為了神之後,所說所想都會從神的角度考慮,老師,你隻不過是一個凡人,自然無法理解我的考量。”


“……”


上原奈落微微有點兒尷尬。


沒想到這麽多年來,好不容易有點兒接地氣的長門,一旦遇到了其他人之後,又恢複了這幅中二模樣。


神…


神…


神…


自來也聽得表情微變。


因為他意識到自己的弟子選擇了另一條錯誤的道路,這已經成為一場忍者信念之間的戰爭,這意味著長門可不容易說服!


當初大蛇丸叛逃的時候,自來也並沒有勸說大蛇丸成功之後,就意識到當兩個忍者的理念衝突的時候,是很難勸說對方成功的。


除非,能夠互相理解。


可惜說起來容易,做起來可是很難的!


自來也的神色漸漸沒有了剛才的冷靜,甚至還有些沮喪和難過:“沒有想到,彌彥的變故,竟然會讓你偏執到這種程度…”


“老師。”


畜生道佩恩微微搖了搖頭,輕聲感歎道:“凡人的角度無法認清的事,隻要神才能輕而易舉地看透;因為我成為了神,所以我必須去做到那些凡人們做不到的。”


“那麽你們現在到底想做什麽?”


自來也慢慢握起了自己的手指,指關節哢嚓作響,沉聲問道:“收集尾獸,操控摧毀大國忍村,你的目的可完全不像是為了給忍界帶來和平,而是帶來戰爭和毀滅。”


“老師。”


畜生道佩恩幽幽地歎了一口氣道:“反正你注定會死在這裏,那就現在告訴你也無妨…”


畜生道佩恩慢慢閉上了自己的眼睛,又緩緩重新睜開:“運用那些被封印的尾獸,就能創造出來威力強大的術式,隻要一擊就可以摧毀一個大國。”


“這就是你的方法嗎?”


自來也的表情變了變,沉聲道:“那種東西怎麽可能為忍界帶來和平,隻會帶來更大的戰亂吧!”


說完這裏之後,自來也皺了皺自己的眉頭,看向了旁邊的上原奈落:“何況你們不是已經做到了嗎?這個小鬼已經憑借曉的力量連續摧毀了三個大國忍村!”


“……”


空氣中頓時多了一絲尷尬。


說實話,自來也好像提出了一個好問題。


畜生道佩恩卻搖了搖頭,輕聲開口道:“上原的力量總會很容易被人破解,而尾獸的力量卻不一樣,沒有任何人能夠抵擋下來,而且威力會更加強大,直接摧毀一個大國,那些人隻能被動地承受著他們應該承受的痛苦。”


畜生道佩恩俯視著自來也,攤開了自己的手掌:“當數以億計的人死在麵前的時候,人們就會恐懼戰爭的痛苦,自然就會意識到和平的可貴,戰爭自然就會消失了。”


畜生道佩恩看了一眼上原奈落和小南,輕聲開口道:“這個世界還太過幼小,需要神的幫助,才能讓他們認清真相。”


“……”


上原奈落在旁邊暗自點頭。


說實話,如果十尾的作用真的是作為核武器般的威懾,倒是的確能讓這個世界的人因為忌憚而大大減少戰爭的可能。


至少忍界大戰爆發的概率會變得很低。


【看書領現金】關注vx公.眾號【書友大本營】,看書還可領現金!


可惜的是,十尾的作用是另一種消弭戰爭的辦法,那就是直接毀掉所有的人類,這就比較扯淡了。


“真是可笑呢,長門!”


自來也陰沉著臉垂下了頭來:“沒想到經曆了一場痛苦之後,卻讓你領悟到了這麽可笑的道理嗎?”


自來也指責完了長門之後,又看到了旁邊暗自點頭的上原奈落:“你在點什麽頭?長門,是這個小鬼引導你這麽做的嗎?”


小南:“……”


佩恩:“……”


上原:“……”


這他媽關他屁事啊!


上原奈落都有點兒無語了。


不就是騙了一下木葉嗎?


自來也怎麽這麽大的脾氣?


不管怎麽看,他隻是一個人畜無害的人吧?


“自來也老師,你的目光真是越來越狹窄了,甚至阻礙了你的思維嗎?”


畜生道佩恩搖了搖頭歎了一口氣,輕聲道:“上原十二歲的時候遇到了我們,並且選擇追隨我們,是因為我們是他的前輩,他的父親就是當年被誌村團藏和山椒魚半藏謀害的成員。”


“……”


自來也的表情頓時隱隱有些不太好看。


這麽說起來的話,上原奈落好像還挺無辜,這是被他的兩個弟子給帶歪了嗎?


這個家夥的間諜身份真的太危險了!


自來也忍不住又想起了另一個人,冷眼看著他們開口道:“等等,宇智波帶土呢?我記得他才是曉的首領吧?”


“宇智波帶土從來都不是曉的首領…”


畜生道佩恩麵色平靜地開口道:“因為當年試圖謀害上原奈落,我們很早就已經把他驅逐出了曉,這個世界能夠成為曉的首領的人隻會有兩個,下一代首領是上原,現在的首領是佩恩!”


話音落地之後…


一個個祥雲黑袍的身影高速從一條通道中跳了出來,佩恩六道魚貫而出,轉眼間就將自來也包圍了起來!


“上原,小南。”


天道佩恩慢慢走上前來,輕聲開口道:“你們先離開,這裏就交給我來處理吧!”


“……”


上原奈落搖了搖頭退後了幾步,打量著六道佩恩身上漸漸強大的氣息,尤其是那個被改造成了魔鬼人般的修羅道。


如果不出什麽意外的話,修羅道佩恩應該是這個忍界上最接近現代化的戰爭兵器,除了核彈級自爆以外,激光武器、巡航追蹤導彈、機槍樣樣不缺,必要時還能變身成為防禦盾甲。


這些武器對於忍者挺致命的…


這個陣容比起曆史中的佩恩六道更強。


自來也應該不會選擇拚命,而是會選擇逃走吧?


如果實在不行的話,那就隻能出動宇智波帶土把自來也帶走了,反正宇智波帶土也背了那麽多次黑鍋了…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