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三章 七八年前,半藏就死了呢!
loading...

雨隱村的風俗店。


自來也的精神有些疲倦。


剛剛自來也抵達風俗店之後,就點了一個名字叫手綱的豐滿女人,結果這個女人來了之後一直在誇上原奈落。


“如果不是上原大人,村子裏也不會有現在的樣子,自從上原大人來了之後,加入雨隱村的忍者們越來越多,村子才漸漸變得越來越繁華了呢!”


“…哦。”


這一刻,人類的悲喜並不相通,自來也現在隻覺得旁邊這個倒酒的妹子有些吵鬧,他又不是不認識上原奈落。


這個叫手綱的豐滿女人看到了自來也的困倦,輕笑著道:“客人,您怎麽了,是覺得困了嗎?”


“我其實還好。”


自來也晃悠著手裏的酒杯,有些若無其事地開口問道:“這個村子的首領是叫山椒魚半藏吧?他很信任上原奈落嗎?”


“您說什麽?”


“我說這個村子的首領好像是叫山椒魚半藏…”


“噓!”


手綱猛地豎起了一根手指,沉聲道:“客人,這個名字可不是在這裏能夠提到的,萬一被其他人告發到天使大人那裏…”


“天使大人?”


“沒錯,天使大人就是上原大人的老師。”


手綱急促地揮了揮手,輕聲開口道:“如果你在這裏談論那個名字的話,被…天使大人知道之後,絕對不會放過你!”


“哦,不能提半藏麽…”


自來也摸了摸自己的下巴,重新開始沉思。


如果沒記錯的話,旗木卡卡西那家夥好像也依稀提到過,上原奈落有一位身居雨隱高層的老師,足以影響山椒魚半藏的決策。


真是沒想到。


自來也低頭皺眉沉思著,雨隱村禁止任何人談及山椒魚半藏,又在漸漸崇拜一個叫天使的忍者和上原奈落,讓人感覺非常奇怪…山椒魚半藏這家夥是不是太謹慎了呢?


“其實也無所謂,山椒魚半藏反正也被殺掉了。”


這個叫手綱的豐滿女人忽然靠近了自來也的身邊,捂唇小聲道:“我的老公是村子裏的忍者,我聽我的老公提到過,山椒魚半藏就是被上原大人親手殺掉的,屍體也被上原大人掛在高塔上懸屍示眾呢!”


“噗!”


原本自來也正在慢吞吞地喝著酒,聽到了這個手綱的女人說的話之後,猛地一口酒噴了出來!


“你說什麽?你已經有老公了嗎?”


自來也說完這句話之後,猛地搖了搖自己的腦袋,說起了更重要的一件事:“等等…你剛才說,山椒魚半藏被上原奈落殺掉了?屍體也被上原掛起來示眾?”


真的嗎?


我不信!


這怎麽可能呢?


這到底是怎麽回事?


這種事怎麽可能發生呢?


上原奈落一直以來可是對山椒魚半藏最忠誠的忍者,不惜違背他自己的良心,每次都是一臉悲壯地尊奉著山椒魚半藏的命令,甚至還幫山椒魚半藏尋找長壽的寶物。


如果說上原奈落殺掉了山椒魚半藏,這個消息,簡直和木葉火影的親傳弟子殺掉了火影一樣驚人啊!


而且山椒魚半藏可是忍者半神!


不對,是幻術嗎?


自來也的臉色驟然變了,下意識地豎起了自己的手指,慢慢調動著體內的查克拉紊亂起來,這是打破幻術的辦法。


這不是幻術,剛才沒有幻聽。


自來也鬆了一口氣之後,神情漸漸變得無比難看,沒想到進入雨隱村之後,就得到了這麽一個顛覆人生觀的秘密!


如果不是今天潛入了雨隱村內,自來也都不知道那個一直在外麵口口聲稱半藏大人如何如何,一副對山椒魚半藏忠心耿耿的上原奈落,竟然殺掉了山椒魚半藏!


“這件事是什麽時候發生的呢?”


自來也的臉色漸漸冷靜了下來,壓抑著心裏的震驚,他要繼續打探消息,希望山椒魚半藏隻是這段時間被謀殺的。


會不會是…


上原奈落覺得半藏的統治腐朽,才殺掉了他呢?


還是為了謀奪權位?


上原奈落那個小家夥看起來完全不像是這種人,畢竟木葉可是明裏暗裏不少次表示支持他成為雨隱村的首領,但是上原奈落從來沒有心動過。


然而這個叫手綱的豐滿女人搖了搖頭,低頭思索了一會兒開口道:“好像是七八年前吧?那個時候雨隱村其實十分嚴厲,每天都在戰爭,是上原大人殺掉了山椒魚半藏,才帶來了現在的和平呢!”


“……”


混蛋…


七八年前…


自來也的手掌微微顫抖。


剛才的一刹那他有捏碎酒杯的衝動。


上原奈落早在七八年前就殺掉了山椒魚半藏!


自來也心裏對上原奈落的那點兒敬佩煙消雨散,一股上原奈落陰謀論瞬間遍布了自來也的全身。


那個小鬼…隱藏得可真好啊!


說實話,自來也的心情有點兒崩潰。


這一刻,自來也的三觀都感覺要垮掉了。


上原奈落那家夥到底是怎麽做到麵不改色地在他們麵前訴說對山椒魚半藏的忠誠,甚至還維持了那麽多年的時間!


七八年前就把山椒魚半藏殺掉了!


這也就意味著上原奈落說的全部都是假話!


這幾年的時間裏,上原奈落的行動一般都打著山椒魚半藏的名號行事,一副半藏大人的心腹嘴臉。


一旦在談判的時候,上原必定是張口半藏大人閉嘴忍者半神,一副以半藏大人唯首是瞻的樣子,看起來還挺唬人的。


綱手就曾經不止一次地表示過羨慕,山椒魚半藏竟然能有這麽一個忠心耿耿又實力強大的天才忍者,尤其是上原奈落還擅長醫療忍術。


媽的…


這家夥也太能演了吧!


要是親熱天堂拍成電影或者電視劇的話,上原奈落這家夥絕對能去演個男主角!


自來也又不由自主地想起了山椒魚半藏。


這幾年來綱手罵罵咧咧地提起山椒魚半藏的次數增加了不少,在他臨出發之前,綱手還在指責山椒魚半藏隻顧私利不顧大局。


半藏做的事總是不合心意,木葉上上下下其實都覺得,如果讓上原奈落做雨隱村的首領就好了…


現在想想…


還真他媽的對不起半藏啊!


雨隱村是一場騙局,一場上原奈落主持的騙局,難怪雨隱村的使者一直都是上原奈落,他是擔心別人泄露的半藏的情報吧?


這些的確讓人覺得震驚。


不,應該說是震撼吧!


自來也又重新開始回憶,為什麽山椒魚半藏被殺這種事從來沒有人發現呢?


明明上原奈落提了那麽多次,竟然沒有露出任何破綻,是忍者半神這個名號讓他們以為這種事絕對不會發生麽?


【書友福利】看書即可得現金or點幣,還有iphone12、switch等你抽!關注vx公眾號【書友大本營】可領!


這家夥還在中忍考試的時候,一臉無辜地說起他們雨隱村和曉組織的內戰如何棘手,一臉悲壯地說起自己無論如何也不能違背首領山椒魚半藏的命令!


自來也想起了上原奈落過去的一幕幕…


“我可是半藏大人非常信任的人!”


“我絕對不會違背半藏大人的命令!”


“沒有拿到這份協議,我怎麽對得起半藏大人!”


“我們的首領可是忍者半神山椒魚半藏大人啊!”


“沒有人能夠戰勝半藏大人,他可以以一人之力擊潰曉組織,將他們趕出雨之國!”


不行…


還是有點兒想罵人。


如果七八年前山椒魚半藏就被殺死,後來發生的一切,比如刺殺三代火影和搶奪草之國土地,打擊曉組織等等,這些雨隱村的舉動其實全部是由上原奈落和那個天使做下的決定。


真是可怕啊…上原奈落!


自來也慢慢控製著自己臉上的震驚,心裏又生出一股讚歎和震撼,畢竟能夠在戰鬥中最危險的時候,上原奈落還能麵不改色地說什麽不能對不起半藏大人…


上原奈落,真是個人才。


忍界的水很深。


許多秘密都被掩藏了起來。


但是上原奈落這家夥一直張口閉口都在提山椒魚半藏,竟然也沒有露出任何破綻。


真是優秀呢…上原奈落!


別人都是喬裝潛入竊取情報什麽的,那個小鬼竟然在所有人都沒有注意的情況下,盜取了一個雨隱村。


不過雨隱村這麽多年肯定不止一次被入侵過,為什麽一直以來就沒有人發現這個秘密呢?


自來也開始沉思這個問題。


因為其他潛入雨隱村的忍者都被殺掉了麽?


倘若他現在離開的話,他會不會成為第一個成功從雨隱村逃走的人呢?如果不走的話,會遇到什麽危險呢?


但是來都來了…


自來也隱隱感覺,他要是繼續追查下去,肯定還會有更多的收獲,上原奈落肯定不止隱藏了這一件事!


那個小鬼…


圖謀肯定非常大。


畢竟雨隱村這麽多年都掩蓋了山椒魚半藏早就身死的真相,而且還能用許多手段遮掩住這個秘密。


“手綱,你的丈夫來消息了!”


坐在自來也身邊的豐滿女人聽到外麵有人呼喊,忍不住皺了皺眉頭道:“怎麽?老公來信了麽?不是說他今天要在村子裏的最底層巡邏的嗎?”


“……”


自來也聽到手綱的嘮叨之後,離開了風俗店,他在這裏打聽到的消息還是太少,不如去抓個忍者審訊一下。


順便也要確認一下手綱說的是真是假。


不論如何,一個風俗店的女人提供出來的情報太過缺失,還是應該抓到一個忍者來詢問出更多真相吧?


茶室之內。


上原奈落慢慢地喝著茶,看著自來也臉色難看地走出了風俗店,飛快地潛入了雨隱村的地下管道區域。


“似乎是知道一部分真相了呢!”


上原奈落嘴角含笑地放下了手中的茶杯,輕聲開口道:“但是你知道的真相又能有多少呢?哪怕你認為自己探查到的情報非常之多,其實也隻是見到了冰山的一角啊…”


上原奈落慢悠悠地搖了搖頭,高聲吩咐道:“今天的茶錢記下來,把賬單送到天使大人的辦公室。”


“是,上原大人。”


茶館的服務員匆匆點了點頭。


雨隱村的村民們大都習慣了這件事,上原大人在村子裏的所有消費統統都會由天使大人買單。


上原奈落點了點頭之後,從服務員的手中接過一柄雨傘,走進了瓢潑大雨下的雨隱村,走向了地下管道區域。


正當上原奈落行走在街道上的時候,一隻千紙鶴落在了他的肩膀上,小南的聲音傳了出來:“上原,已經能夠確定自來也老師的位置了嗎?”


“嗯。”


上原奈落點了點頭,輕聲道:“自來也大人剛從村子裏的風俗店出來,正在趕往地下管道區域,剛好那裏沒什麽村民,我們能在那裏解決掉他。”


“……”


千紙鶴沉默了一會兒。


片刻之後,一群群折紙組成的千紙鶴交疊著飛了過來,出現在了上原奈落的身邊,飛快地組成了小南的模樣。


小南抬頭看了一眼風俗店的招牌,皺起了自己的眉頭,躲進了上原奈落的雨傘之下。


“村子裏這些場所必須要取締了。”


“呃…”


上原奈落無奈地搖了搖頭,貼近小南的肩膀不讓雨水打濕到她,輕聲道:“我們還是先去見見自來也大人吧!小南老師也很久沒有見過他了吧?”


“嗯…”


小南的臉上閃過一絲悵然。


當年在自來也的門下學習的三年其實還是非常開心放鬆的,因為他們不必擔心身受饑迫,也不用擔心會有太多危險。


而且自來也是一個對弟子非常和善的人。


如果不是為了保守住雨隱村和曉組織的秘密,小南真的不想和自己的老師對抗。


“好了,走吧!”


上原奈落伸出手掌擦拭了一下小南頭發上的水滴,輕笑著開口道:“想要解決掉自來也大人的話,可沒有那麽容易呢!”


而且有他在這裏,所以就更不容易了。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