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章 綱手:這兩個曉的成員長得有點兒眼熟
loading...

佩恩暴露是一件必然的事。


新任第五代水影照美冥在霧隱村遇到襲擊之後,試圖發起過一次利用六尾人柱力伏擊曉組織的計劃,可惜的是木葉那邊遇到了角都等人入侵的變故,最終這個計劃無疾而終。


隻不過照美冥並沒有放棄六尾人柱力羽高,甚至還派人勸說他回歸村子。


隻是心灰意冷的六尾人柱力拒絕了照美冥的提議,羽高認為自己有能力保護自己,回到霧隱村麵對那些歧視或者試圖剝奪尾獸的自己人反而更危險。


照美冥真的無奈。


整個霧隱村都被曉組織攻破了,區區一個六尾人柱力又能做什麽,這個時候還待在外麵不是給曉送人頭麽?


可惜照美冥的權威是真的不夠。


而且照美冥的行事手段相對溫和,隻是分派了一部分忍者監視和保護六尾人柱力,繼續勸說他回到村子。


可惜的是,麵對佩恩六道這種級別的敵人,那些負責保護和監視的霧忍們能逃回去幾個送信已經很不容易了,至少他們帶回了一個曉組織新暴露成員的情報。


嚴格意義上來說,這個黑鍋應該由上原奈落和誌村團藏各分一些,甚至團藏還要占得多點兒。


如果不是殺掉了誌村團藏獎勵了他黑暗收割,上原奈落也不會為了黑暗收割的力量去摧毀霧隱村。


如果上原奈落不去摧毀霧隱村,照美冥也不會這麽刻意敵對曉組織,也不會刻意保護和監視六尾人柱力的情況。


現在照美冥得到了曉組織新出現的輪回眼成員和六尾人柱力失蹤的情報之後,派人把這兩個情報送給了自己的盟友木葉,因為在曉的請報上,砂隱村和霧隱村、木葉是相互共享的。


木葉村內。


第五代火影綱手正在忍者學校上課,這對於綱手來說可是非常難得的,她可是為了悠閑連處理政務都要抽出時間的蓋章型火影。


“哈啊!”


綱手猛地扭身一腳踏在了地麵,腳上巨大的力量直接摧毀了地板,整個空曠的場地瞬間化為一片廢墟!


一群未畢業的忍者學員精神恍惚地看著這一幕,他們沒有感悟到火之意誌的溫暖,感受到了火影的暴力。


“喂,愣著幹什麽,鼓掌!”


綱手不滿地看著一群小鬼頭。


忍者學校的小學生們被她一句話嚇得寂靜了一秒鍾之後,稀稀落落地掌聲響了起來,比起剛才的場麵還要尷尬。


男生們大都被嚇得不知所措。


女生們大都是五代火影的小粉絲。


綱手滿意地看了一圈那些心情激動的小女生,伸出自己的手掌揉了揉最前麵的一個白眼小姑娘:“花火今年十一歲了吧?明年就要畢業成為一個忍者了呢,要加把勁啊!”


“是,綱手大人!”


日向花火認真地點了點頭之後,忽然開口道:“綱手大人,我能成為您的弟子嗎?”


“哈?”


綱手的額頭上冒出一個問號,疑惑地蹲下身看著白眼小姑娘,輕笑道:“我可是看過你修煉柔拳的時候,已經是一個天才的日向忍者了嘛!還要跟著我做醫療忍者嗎?”


“不。”


日向花火平靜地搖了搖頭,頭發微微飄動,哪怕今年她才十一歲,也能看得出來她將來必定會成為一個漂亮的女忍者。


日向花火的臉色一肅,眼神變得有些堅定:“我想學習綱手大人的怪力術,殺掉上原奈落,為父親大人複仇!”


三四年前,中忍考試爆發的木葉之亂中,當時日向宗家族長日向日足,為了保護一群下忍們逃脫,被上原奈落打成了殘疾。


因此整個日向一族被迫推舉了宗家另一位忍者日向雛田擔任宗家族長,那個時候她還是個下忍。


從那之後,日向一族漸漸開始低調了起來。


日向花火從小就在白眼一族的驕傲中長大,父親和姐姐其實對她也十分寵愛,她自己也是一個小天才,可以說童年生活優渥。


在中忍考試的內亂結束之後,這一切都變了。


日向日足因為殘疾變得一蹶不振,一心將希望寄托在兩個女兒的身上;日向雛田平日裏在外時的態度十分強硬,深夜裏的時候卻總是自己偷偷流淚。


畢竟整個日向一族宗家分家的所有成員,都希冀著雛田這位族長能夠扛起來家族重擔和白眼的威名呢!


日向花火一直旁觀著這一切,並且深深把那個仇人的名字記在了心裏,以及她的練功假人上。


上原奈落!


上原奈落!


綱手聽到日向花火的話,看著白眼小姑娘臉上的堅毅和仇恨,綱手臉上的笑容漸漸收斂了起來。


“我不會答應你。”


綱手搖了搖頭。


這一句話就讓日向花火臉色難看了起來。


過了一會兒,綱手慢慢撫摸著花火的腦袋,輕聲道:“如果有一天你不是為了複仇,而是為了能夠更好地保護自己的家人,為了不讓木葉的悲劇重演,那個時候再來找我吧!”


“……”


日向花火沉默了一會兒。


片刻之後,這個小姑娘點了點頭道:“是,火影大人。”


離開了忍者學校之後。


綱手百無聊賴地仰著頭,歎了一口氣道:“真是的,小小年紀不應該為仇恨束縛啊!這樣的話豈不是和佐助那個小鬼一樣為了力量不擇手段了麽?”


“這就是戰爭的殘留…”


跟在綱手身邊的靜音抱著一隻小粉豬,輕聲感歎道:“上一次上原奈落來的時候,我見到猿飛木葉丸那個小家夥偷偷躲在邊上想要刺殺上原,總是吵著要為三代火影複仇呢!”


走在另一邊的春野櫻撩了撩自己的頭發,低聲道:“明明那個時候一直感覺上原前輩不是一個壞人呢!”


“嘁,這個世界有純粹的好人和壞人嗎!”


綱手冷哼了一聲,不滿地開口道:“那個小鬼也是為了自己的村子,這種事也無可厚非,畢竟他也隻是一個接受上級命令的忍者,這個話題以後不要再提了。”


不提起這件事還好。


一提起這件事,綱手忍不住想罵誌村團藏。


可惜的是,根部首領誌村團藏早就疑似戰死,臨死前還給木葉添了一個大堵。


“火影大人!”


一名暗部忍者飛身落在了綱手的麵前,恭恭敬敬地開口道:“霧隱村的使者來了,他們帶來曉組織最新的情報!”


另一名暗部忍者也飛身落在了綱手的麵前,沉聲道:“火影大人,土之國的情報剛剛傳來,岩隱村被曉攻破死傷慘重,五尾人柱力被曉組織抓走了!”


又有一名暗部忍者落在了綱手的麵前,輕聲開口道:“火影大人,岩隱村的使者交涉,他們希望能用一位曉組織內部還未現身的成員情報換取關於曉組織的情報!”


“……”


綱手的額頭忍不住跳了跳。


正當綱手要趕往火影樓的時候,又有一名暗部忍者出現在她的麵前,沉聲道:“火影大人,瀧隱村首領涉木送來了消息,也是關於曉的事!”


“……”


綱手的情緒漸漸暴躁,猛地握緊了自己的拳頭,一拳轟倒了旁邊的牆壁!


做完了這一切之後,綱手咬了咬牙,從牙縫中擠出了幾個字:“我現在立刻趕去火影樓,看看到底是什麽情況!曉組織的那群家夥怎麽會忽然出現這麽大範圍的行動!”


土之國,瀧之國,水之國。


綱手的心理蒙上了一團陰影,倘若她的猜測不錯,或許霧隱村和瀧隱村送來的消息,應該也都是人柱力失竊的消息。


事實果然如同綱手所料。


火影樓內,綱手會見了霧隱村的使者之後,立刻得知了六尾人柱力被曉組織抓捕和一名擁有著傳說中仙人之眼的敵人現身。


瀧隱村的使者送來的情報比較慘,整個村子還沒有來得及發生像樣的抵抗,幾個曉組織的成員長驅直入抓走了七尾人柱力芙。


這一點倒是沒有出乎綱手預料。


畢竟瀧隱村根本沒有保護七尾人柱力的實力,綱手曾經提及過代為保護,可惜的是瀧隱村的涉木不敢答應。


現在倒好,直接被曉組織抓走了。


岩隱村的使者就比較有意思了。


這位岩隱村的使者或許是得到了大野木的授意,他們更多地是想要通過交涉得到曉組織的據點位置。


“……”


綱手整個人都無語了。


誰他媽知道曉組織的據點在哪兒?


如果綱手要是知道曉組織的據點在哪兒,她還會坐在火影辦公室裏聽這些壞消息,早就開始組織忍者聯軍討伐曉了。


岩隱村的忍者有些遲疑著,期期艾艾地開口道:“可是根據我們得到的消息是,木葉村和砂隱村聯合奪回了被曉抓走的第五代風影我愛羅…”


“那是因為…”


綱手想要說出上原奈落和雨隱村的功勞,幸好她還算是政治敏感,立刻將上原奈落的名字重新吞咽了下去。


畢竟一旦岩隱村借此機會,和雨隱村建立起友好關係的話,對木葉的局勢就大為不利了。


“好了!”


綱手一巴掌拍在了桌子上,冷聲開口道:“如果你們願意交涉的話,那就把手頭上的情報拿過來!說不定你們得知的那位曉的成員,早就在我們的情報名單上了!”


“這…”


岩隱使者有點兒不太擅長談判。


片刻之後,他想起了三代土影大野木的吩咐,沉聲道:“除了木葉現在能給我們的情報以外,我們還要求木葉將來查到曉的據點之後,立刻通知我們村子!”


“放心。”


綱手不滿地看了一眼岩隱使者,輕蔑地開口道:“隊友這種東西越多越好,想要圍剿曉的話,可不是一個忍村就能成功的!”


“…希望火影閣下能遵守自己的承諾。”


岩隱使者咬了咬牙,將自己手中的卷軸放在了火影辦公桌上,低聲道:“這就是曉和我們岩隱村的聯係人的情報。”


“哈?”


綱手忍不住勾了勾自己的嘴角,輕笑著嘲諷道:“我們還一直以為你們岩隱村和曉是親密無間的合作夥伴呢!”


當初草之國事件,岩隱村借助曉組織為木葉平添了許多傷亡,這個仇綱手可是記得十分清楚。


現在看到岩隱村也被曉組織摧毀,綱手的心情簡直不能更舒爽,尤其是這群家夥現在還有求於木葉;倘若不是為了大局,綱手還真想把這個岩隱使者趕出去。


“嗯?”


綱手打開卷軸之後,眉頭忍不住就皺了起來:“這個女人竟然是雨隱村的叛忍麽?”


綱手揉了揉自己的眉心,看著卷軸上的素描畫像:“怎麽看著還有點眼熟,似乎在哪裏見過。”


“火影大人見過她嗎?”


岩隱使者也剛剛拿到了木葉交給他的情報。


說實話,岩隱使者心裏還有點兒唐突,萬一綱手認識卷軸上的女人,豈不是他們的情報就毫無意義了麽?


“放心。”


綱手看了岩隱使者一眼,輕聲道:“這個成員是我們通緝名單上還未收錄的,你們的情報很有價值,我們的約定依然做效。”


岩隱使者這才放心地轉身離去。


綱手繼續盯著卷軸,眉頭皺得越來越緊。


卷軸之上。


畫著一個麵相清冷的女忍者。


這個女忍者頭上戴著雨隱叛忍護額,身上披著曉組織的黑袍製服,看上去就有些不太容易親近的感覺。


卷軸底下寫著關於她的一部分情報,比如淺藍色頭發,淺橙色瞳孔,頭上經常戴著一束紙花,尤其擅長某種紙遁秘術,能夠無視物理攻擊等等。


正在綱手還在思考的時候,一個高大的白發老男人帶著一個黃發青年忍者走進了火影辦公室,有些興奮地開口道:“喂,綱手,我們回來了!”


“自來也?鳴人?”


綱手下意識地放下了手中的卷軸,有些驚訝地抬起頭看著他們道:“你們怎麽回來了,鳴人的仙人模式修煉成功的嗎?你不是花費好多年的時間…”


“噓噓噓噓!”


自來也連忙在自己的嘴唇上豎起了手指,慢悠悠地走到了火影辦公桌前,歎了一口氣道:“反正他的仙人模式算是修煉成功了吧!隻是仙人模式持續時間有些麻煩…”


漩渦鳴人體內的九尾不允許其他通靈獸共享漩渦鳴人的身體,這就導致漩渦鳴人的仙人模式雖然修煉成功了,但是在戰鬥中卻根本不能持續太長時間。


幸好這個小家夥另辟捷徑。


說完了仙人模式的事情之後,自來也看了一眼綱手麵前的卷軸,詫異地問道:“嗯,你在看什麽?怎麽表情剛才那麽難看?”


“哦。”


綱手的眉頭頓時下意識地再度皺了起來,先是把手中岩隱村送來的情報卷軸遞給了自來也,又抽出了一副霧隱村送來的情報卷軸也遞給了自來也。


綱手的表情有些不太好看,她輕聲道:“這是我們剛剛得到的情報,曉組織還有兩個隱藏成員,我似乎曾經見過…”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