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白
loading...

照美冥施舍了上原一包餅幹,氣得上原心裏抑鬱還不好多說什麽;但是這包在他手上的餅幹被人搶了,上原的心情更糟了。


上原奈落走向了那個搶走餅幹的流浪兒,或許是因為他餓得太狠,嚼了三兩口就匆匆咽了下去。


沒錢看小說?送你現金or點幣,限時1天領取!關注公·眾·號【書友大本營】,免費領!


“喂…”


上原奈落皺了皺眉頭,想說點兒什麽,又不知道該怎麽開口,畢竟他不缺餅幹,怎麽說也是個身家一億張起爆符的大富豪了。


“我吃完了。”


流浪兒匆匆忙忙地把餅幹碎屑一股腦地塞入了口中,自顧自地蜷縮成了一團,小心翼翼地抬起頭看向了上原:“抱歉,我已經餓了三天了,餅幹也沒了,如果要打或者要殺掉我的話,隨便你吧!”


“你…”


上原奈落看到了那張髒兮兮的臉上有些難掩的清秀柔美,美人胚子這四個字下意識地就浮現在上原的腦海中。


忍界的顏值竟然都這麽高的嗎?


連一個路邊的流浪兒都長得這麽可愛?


上原奈落看到流浪兒又低下了頭,心裏決定選擇原諒她,他站在她的身邊低聲問道:“喂,你叫什麽名字,現在還餓嗎?”


“我叫白。”


流浪兒瑟縮著搖了搖頭,抱緊了自己的膝蓋,或許是這個小家夥真的很怕挨打吧?


“……”


上原奈落仰頭望天。


今天是什麽運氣啊!


他在水之國辛辛苦苦找了三天,都沒有發現白的蹤跡,恰好遇到照美冥施舍給了他一包餅幹,引出來了饑餓的白。


其實白一直躲藏在這裏,但是懼怕忍者們發現他,直到看到照美冥和兩個忍者離開之後,他才敢冒出頭來。


上原奈落看著眼前蹲著的流浪兒,心裏還是想再確認一下:“唔,你有冰遁血繼嗎?就是能夠變成冰什麽的…”


“……”


白的身體顫抖了一下,整個人爬起來踉蹌了幾步,飛快地朝著城鎮裏的小巷竄了進去。


因為他知道在這個國度,擁有血繼的人是邪惡的,上原奈落可能是主張清除血繼的人。


“喂,別跑!”


上原奈落心裏已經確定白的身份,匆匆追了上去,一把揪住了白的衣領,皺眉低聲道:“你這家夥隻想著逃嗎?”


白低著頭踟躇了一會兒,輕聲道:“那…如果我明天能撿到吃的,還給你可以嗎?可能要後天或者大後天才能撿到吃的,我在三天左右的時間才有可能撿到吃的…”


“我不是要吃的!”


上原奈落的臉色有點兒不太好看。


白小心翼翼地看了他一眼,小聲說道:“可是我偷偷看到你在垃圾場附近也找了一天食物…”


“我不是來垃圾場找食物的。”


上原奈落的神色間有些無奈,看著麵前髒兮兮的白,沉聲道:“我是來找你的,我需要你的冰遁忍術…就是你身上那種能夠凝聚冰雪的能力。”


白好奇地仰起頭道,蹙著自己的眉頭,輕聲問道:“可是我不知道,我能做什麽啊?”


“讓我想想。”


上原奈落摸著自己的下巴思考了一會兒,提出了自己的建議:“嗯,夏天你可以幫我做冰鎮果汁。”


“哎?”


白的眼神閃過一道光亮,一把拽住了上原的衣角,輕聲道:“那我們以後一起在垃圾場找食物嗎?”


上原奈落:“……”


媽的,這是跟垃圾場的食物過不去了嗎?


上原奈落壓抑著心裏的無奈,拍了拍白的肩膀,歎了一口氣道:“我們不去垃圾場找食物…不對,我們不需要去垃圾場找食物,你以後就跟著我吧,包你吃香的喝辣的!”


“嗯。”


白認真地點了點頭,又扯了扯上原的衣服,小聲道:“那…我們現在要去哪裏找食物啊?”


上原奈落揉了揉自己的臉頰,擺出了一副溫和的麵孔:“總之…跟我走就行了,廢話少一點!”


“啊?”


白下意識地捂了捂嘴唇。


雖然兩個人都是同齡人,上原奈落還是覺得他和白之間的交流有點兒,可能是因為之前接了照美冥施舍的餅幹,導致白一直認為上原和自己是個同類。


白看到上原奈落坐在海邊的岩石上,手握著自製的新釣竿,悠哉悠哉地釣魚的時候,白的眼神中閃過了一絲驚訝,開口稱讚道:“你竟然會釣魚嗎?好厲害!”


“…基本技能,不用誇。”


上原奈落的表情木木的,心裏微微有些奇妙,他帶著現在的白來見桃地再不斬,感覺有點兒怪怪的。


魚線忽然劇烈地抖動起來!


白看著安穩不動的上原,輕輕地推了推上原的肩膀,連聲催促道:“上原,魚上鉤了呀!”


“慢一點兒,再等一會兒。”


上原奈落笑著搖了搖頭,正要說說自己從小南口中學到的那點兒可憐的釣魚知識,就看到一柄寒芒映入眼簾!


當啷!


一柄手裏劍驟然射穿了魚線,甚至餘威不減,深深嵌入了旁邊的岩石上!


那柄手裏劍的出現讓白心神大亂,緊張地想要退後,但還是出於擔心小夥伴,緊緊地抓住了上原的袖子,低聲道:“上原,是霧隱村的忍者,我們快走!”


“不用,他是找我的。”


上原奈落拍了拍白的手臂,示意他安靜下來之後,一臉遺憾地看著斷裂的魚線,口中輕聲道:“再不斬,放跑了我要釣的魚,可是要付出代價的!”


“哼!”


一塊岩石背後,有人沉悶地哼了一聲,朝著上原奈落的位置丟出了一根卷軸!


上原奈落接在手中,打開之後掃了一眼,上麵繪製著水之國的地圖,潦草地畫著一道紅線,那是一條行進路線,路線的盡頭畫了一個紅圈,應該是這條路線最終要抵達的目的地。


桃地再不斬從一塊岩石背後現身出來,望著上原奈落冷聲開口道:“這是你要的情報…明天上午,你要找的那個人會率領一批追忍部隊出發,前往水之國北方哨點。”


上原奈落點了點頭,提出了自己的疑問:“這是他們的行進路線嗎?可以確定嗎?”


桃地再不斬滿臉不屑地解釋了一句:“這裏是我們水之國的地盤,追忍部隊肯定會挑選最快的路線。”


這是忍界的基本常識。


一個本國的忍者,在自己的國家甚至還要挑選最安全的路線,那這個忍村未免也太沒用了吧?


看到上原奈落收起了卷軸之後,桃地再不斬看向了他身邊的白,冷聲指責上原:“小鬼,我們兩個約定的地方和秘密的交易,你帶這個小女孩兒來這裏,不擔心她會泄密嗎?”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