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三章 怎麽別人安排你的人生,你就不高興呢(第三章!)
loading...

上原奈落的心情好了。


宇智波鼬的心情卻非常糟糕。


依照上原奈落編造出來的故事,宇智波鼬基本可以確定宇智波佐助應該是死心塌地地追隨這群家夥了。


現在如果讓漩渦鳴人勸說宇智波佐助回到木葉,難度幾乎高了不止一個等級,宇智波鼬甚至有點兒慶幸自己把別天神萬花筒寫輪眼放在漩渦鳴人的身上了。


“我的故事說完了。”


上原奈落看著宇智波鼬的表情漸漸恢複平靜,他微笑著繼續道道:“鼬先生,現在輪到你來決定是否交出宇智波止水的別天神萬花筒寫輪眼了。”


“沒有必要了。”


宇智波鼬閉上了自己的眼睛,輕聲道:“即使沒有別天神寫輪眼,佐助也不會背叛你們了,何況那隻別天神早已經因為我的保護措施不夠嚴謹毀掉了。”


“唉…”


上原奈落搖頭歎了一口氣,看著在場的眾人開口道:“那個,你們有沒有覺得他說的話很好笑?”


在場的人陷入了一陣寂靜。


宇智波鼬說的話哪裏好笑了?


隻是礙於上原奈落的威嚴,宇智波帶土也隻能嗬嗬幾聲,幹柿鬼鮫倒是很給麵子地笑了笑。


藥師兜慢慢地推了推自己的眼鏡,滿臉冷笑地望著宇智波鼬:“這種話用來騙別人也就夠了,不用來騙我們了…要知道你的弟弟宇智波佐助還在我們手裏呢!”


上原奈落歪著自己的頭,冷聲開口道:“我們做事一向隻看結果,從來不看過程,如果你說的結果不讓我們滿意的話,我們就會讓宇智波佐助死的會有很長的過程。”


“……”


宇智波鼬的眉頭微微皺了起來。


這個上原奈落似乎有點兒不講道理啊!


這家夥怎麽能不按照常理出牌呢?最起碼你也應該表現出來一些不相信或者質問之類的話出來吧!


然而宇智波鼬心神鎮定了一下,決定開始編造:“當初止水在我麵前自殺之前,我的確得到了他的別天神寫輪眼,但是我卻在他死後開啟了自己的萬花筒寫輪眼…”


“嗯嗯嗯…請繼續編。”


上原奈落揮了揮手,輕笑著看向了藥師兜:“兜,我覺得可以不用給宇智波佐助留著鼬先生的萬花筒了…”


“我也這麽覺得。”


藥師兜笑著點了點頭之後,慢慢地舉起了手中的小瓶子,隨即慢慢地鬆開著自己的手掌:“那就任由佐助的萬花筒寫輪眼瞳力耗盡失明吧!反正我們的力量足夠了…”


“等等!”


宇智波鼬的臉色一變,匆忙高聲止住了藥師兜的動作。


原本他並沒有把藥師兜和上原奈落的威脅當回事,現在看來他們似乎真的不在意這一點!


那就隻能用第二套方案了!


宇智波鼬的目光緊緊地盯著藥師兜,沉聲開口道:“我把別天神萬花筒寫輪眼藏在了一個人的身上,那個人隻有見到我的萬花筒寫輪眼瞳力之後才會顯露出來。”


“哪個人的身上?”


上原奈落勾了勾自己的嘴角,輕笑了一聲道:“現在把人名告訴我們,我們現在帶你過去找他…”


“……”


宇智波鼬沉默了一會兒。


雖然臉上還在沉默遲疑,但是宇智波鼬心裏已經打定了主意,因為宇智波鼬在剛開始就算清了利弊。


現在他說出漩渦鳴人的真相,這些人帶著他去見漩渦鳴人的話,那隻裝著別天神寫輪眼的烏鴉就會冒出來,用別天神將他的意誌改寫,這樣的話他就能得脫自由。


等到他自由之後,第一件事就是用天照燒死那隻烏鴉,然後再從這些人的手裏把自己的萬花筒寫輪眼奪回來。


這個計劃似乎行得通。


就在這個時候,上原奈落忽然豎起了自己的手指,宇智波帶土忽然開口道:“如果我們帶著鼬去找別天神的話,我有些擔心他會耍什麽陰謀…


不如我們把鼬的萬花筒移植給佐助之後,再帶著佐助去找那個人,如果沒有找到別天神的話,我們就讓鼬殺掉佐助怎麽樣?”


“……”


藥師兜和幹柿鬼鮫詫異地看了一眼宇智波帶土,又看了一眼上原奈落,顯然他們知道這是上原奈落操縱著帶土說的話。


宇智波鼬忍不住抬頭看著宇智波帶土。


說實話,宇智波帶土提出來的似乎也不錯?


宇智波鼬又開始思考,宇智波帶土提出來的建議也很符合他的計劃,隻要佐助得到了他的瞳力,開啟了永恒萬花筒寫輪眼,去見漩渦鳴人的時候就會被別天神改變意誌。


一個永恒萬花筒寫輪眼的宇智波佐助實力更強,到那個時候有更大把握清理掉在場的所有人,即使解決不掉他們,佐助也肯定能脫身,借此機會回到木葉了!


宇智波鼬的神色微微平靜了下來,沒想到宇智波帶土這家夥好像還是這麽蠢,依照他提出來的建議,似乎對自己更有利啊!


想到這裏之後,宇智波鼬再不遲疑,沉聲開口道:“如果你們得到了別天神寫輪眼的眼睛之後,那就請你們照顧好佐助,這也是我想對你們提出來的條件。”


說完之後,宇智波鼬還怕會露出破綻,又繼續補充道:“我相信佐助擁有著超越曆代宇智波的潛質,他的力量對你們的計劃也有很大好處吧!”


實際上宇智波鼬巴不得告訴他們位置。


可惜的是擔心引起這些人的懷疑,所以要用談判的藝術掩飾一下,免得這些人因為他太過直爽而懷疑他的用心。


“而且…”


宇智波鼬看著在場的眾人,又開口補充了一句:“別天神萬花筒寫輪眼的術式有著很長冷卻時間,十幾年隻有一次使用的機會,所以你們最好選擇一個合適的人選…”


這個別天神術式的弱點說出來是無所謂的。


反正隻是為了加深這些人對他的信任而已。


上原奈落勾了勾自己的嘴角,輕笑道:“你的條件我們都答應了,畢竟我們是鼬先生的朋友,佐助的力量對我們來說也很重要,現在說出別天神寫輪眼藏在誰的身上吧!”


宇智波鼬深吸了一口氣,看了一眼在場的眾人,沉聲道:“上一次我們去火之國執行任務的時候,我放在了漩渦鳴人的身上。”


宇智波鼬繼續道:“別天神寫輪眼是我打算留給佐助的底牌,因為他知道別天神寫輪眼到底意味著什麽。”


“確定嗎?”


上原奈落的眼睛微微眯了起來,看著宇智波鼬道:“確定是這個答案,不會再更改了對吧?”


藥師兜:“……”


幹柿鬼鮫:“……”


宇智波帶土:“……”


這他媽叫什麽話,以為擱這兒做題呢?


宇智波鼬絲毫不在意地點了點頭,低聲道:“因為藏在漩渦鳴人的身上不會引起人的懷疑,而且我知道佐助肯定會去見鳴人,他就會得到我留給他的最後一份力量。”


啪啪啪…


上原奈落眼睛眯得更緊,微笑著看著宇智波鼬,忽然慢慢鼓起了自己的手掌:“不愧是鼬先生呢!如果不是聽你親口所說,或許我們永遠都猜不到那隻別天神藏在什麽地方。”


“……”


宇智波鼬搖了搖頭,很給麵子地沉聲回應道:“我也沒有想到你們竟然會盯上那份力量,甚至謀劃得這麽深…”


“非常好。”


上原奈落長吸了一口氣,臉上重新展現出了一副顯得非常冷漠的笑容:“那就請鼬先生回答我最後一個問題,那隻別天神萬花筒寫輪眼是否封印著忠於木葉的術式?”


“……”


宇智波鼬的心裏一突。


他們怎麽可能會知道這件事?


還是說這群家夥敏銳到,連他會提前在別天神寫輪眼裏麵封印什麽術式都能猜到麽?


宇智波鼬心中翻湧,臉上卻依舊平靜地搖了搖頭道:“那隻別天神萬花筒寫輪眼十幾年內隻能使用一次,是我打算留著讓佐助對他將來最難應付的一個敵人使用的。


根據我的估算,漩渦鳴人這個九尾人柱力的力量未來應該是最強的,也是最有可能危害到佐助的敵人。”


“非常非常好!”


上原奈落伸了個懶腰,揮了揮手道:“兜,將鼬先生封印起來吧!將來帶著他去找那隻別天神寫輪眼!”


說完之後,上原奈落又製止了藥師兜的動作,開口問道:“對了,鼬先生,忘記告訴你一件事,你在生前最後一次去火之國見到漩渦鳴人的時候,其實是我操控的。”


“什麽?”


宇智波鼬的臉色露出了一抹驚詫。


下一刻,宇智波鼬就想明白了這一切,這個意思難道是他們早就猜到了那隻別天神烏鴉藏在漩渦鳴人的身上?


而且上原奈落剛才提到過,那隻別天神寫輪眼裏是不是封印著忠於木葉的術式,說明他們早就猜準了,至少他們去奪取那隻別天神的時候會做好應對準備!


還是說,漩渦鳴人也是他們的人!


上原奈落這個家夥也很擅長交流溝通,比如他輕鬆說服了宇智波佐助;漩渦鳴人也有一樣的特質,比如他輕鬆說服了自己。


說不定漩渦鳴人很可能早就是這些家夥安插在木葉的間諜!


宇智波鼬的臉色終於有些維持不住了,他的目光直直地望著上原奈落道:“你猜到了我見到漩渦鳴人之後會把別天神放在他的身上?還是說漩渦鳴人也是你們的人?”


“嗬嗬…”


上原奈落微笑地望著宇智波鼬開口道:“如果你生前最後一次去火之國的話,難道你不會想為自己的弟弟謀求一個更安全的歸宿嗎?


所以我就特地安排你去見到了漩渦鳴人,讓你以為木葉還有朋友盼望著讓佐助回去。”


上原奈落臉上的笑意更濃,滿意地望著自己係統麵板上麵正在漲幅的主線任務進度,輕笑著繼續道:“從你踏上火之國土地的那一刻開始,我就已經安排好了你的人生。”


【書友福利】看書即可得現金or點幣,還有iphone12、switch等你抽!關注vx公眾號【書友大本營】可領!


“上原奈落!”


宇智波鼬的臉色驟然變了。


他從來沒有想過,自己竟然會如此被人算計!哪怕是宇智波帶土,哪怕是誌村團藏,都不能做到這麽算計他!


這些家夥到底有多可怕?


這些人的目的到底是什麽?


宇智波鼬對此一概未知,他一共隻見過他們的真麵目兩次,而且每一次都讓他大為吃驚,甚至隱隱感到恐懼!


“上原奈落!”


宇智波鼬的神情無比難看,他隻顧得開口問道:“漩渦鳴人是你們的人?那個九尾人柱力是你們安插的間諜嗎!”


不怪宇智波鼬想得太多,畢竟這群家夥太可怕了,隱藏得還這麽深,誰知道那個總是一副耿直樣子的漩渦鳴人是不是裝的!


畢竟宇智波鼬之前也不知道,他從不放在眼裏的上原奈落還有今天這麽可怕的一麵!


如果是這樣的話…


宇智波佐助在忍界再無容身之處!


“嗬嗬…”


上原奈落勾了勾自己的嘴角,微笑地衝著宇智波鼬揮了揮手道:“好了,別生氣了,你可以仔細猜一猜嘛!”


說實話,上原做夢都希望漩渦鳴人是他的人。


可惜的是,白癡克製天才,漩渦鳴人不上當啊!


一個耿直幼稚又蠢蠢的漩渦鳴人,比宇智波佐助這個高智商的家夥要難騙多了。


直到藥師兜用棺材裝起來宇智波鼬的時候,他的臉色依舊無比難看,死死地盯著在場的人:“真是沒想到啊,竟然是你們這群人一直隱藏在幕後,安排著別人的人生…”


“噓,別這麽說…”


上原奈落伸出一根手指豎在自己的唇邊,笑著開口道:“鼬先生,你不是也在安排佐助的人生嗎?怎麽換做別人安排你的人生,你就覺得這麽不開心嗎?”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