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二章 鼬先生,我也給你講個故事吧!
loading...

宇智波鼬分析得沒什麽問題。


唯獨沒有分析清楚的是,上原奈落的目的並不是得到別天神,而是徹底摧毀兩隻別天神萬花筒寫輪眼。


上原奈落的實力肯定會越來越強,整個忍界遲早會沒有任何一人是他對手,因此上原也不想忍界存在那麽危險的能力。


更何況上原奈落可是一心想把宇智波佐助當作提供主線任務進度的工具人,不管怎麽說也要利用佐助一段時間吧?怎麽可能任由佐助被宇智波鼬安排!


忍界隻有真正的幕後黑手能安排命運。


這個黑手隻能由上原奈落自己來做。


宇智波鼬看了一眼輕輕鼓掌的上原奈落,眸色微微有些暗淡:“不得不說,我很好奇你們的情報渠道,可惜別天神萬花筒寫輪眼早已經被我毀掉了…”


“那就沒辦法了。”


上原奈落朝著眾人拍了拍手掌,輕笑道:“喂,幾位,既然鼬先生早就毀掉了那隻別天神寫輪眼,那你覺得我們留著宇智波佐助還有什麽意義嗎?”


“嗬嗬嗬嗬…”


宇智波帶土陰沉地笑聲落入了眾人的耳中,他冷聲開口道:“當然沒有意義!我們這裏可不是孤兒院和收容所!”


交流好書,關注vx公眾號.【書友大本營】。現在關注,可領現金紅包!


“侮辱孤兒院可不太好吧?”


藥師兜推了推自己的眼鏡,駁斥了一聲宇智波帶土之後,才抬起頭看著宇智波鼬開口輕笑道:“或許有件事你還不知道,你的萬花筒寫輪眼也在我的手上,佐助還在等著我幫他移植呢!”


說完之後,藥師兜從自己的口袋裏掏出了一隻裝著兩隻眼睛的小瓶子,衝著宇智波鼬慢悠悠地晃了晃。


藥師兜的動作就像是在搖晃著一支藥劑。


一支足以擊穿宇智波鼬心裏防線的藥劑。


宇智波鼬的臉色頓時有些不太好看,那裏麵可是他留下的萬花筒寫輪眼,也是宇智波佐助未來能夠站在忍界頂點的力量!


他的弟弟到底是怎麽回事?


宇智波鼬皺了皺眉頭,沉聲道:“看來是你們搶走了我的寫輪眼,引誘佐助投靠了你們麽?”


“不,應該怎麽說才好呢?”


幹柿鬼鮫揉了揉自己的眉頭,抬頭看向了宇智波鼬:“鼬先生的弟弟腦子實在是有些不太正常,在鼬先生死後,佐助其實就把自己未來的一切都托付給了我們。”


“而這個時間…”


藥師兜臉上笑容非常淺,卻帶著一抹極度的自信:“隻是距離鼬先生死亡隻是短短幾個小時,我們甚至沒有過多勸說,宇智波佐助就決定加入我們一起去毀滅木葉。”


“喂,兜,我可是勸了幾個小時呢!”


上原奈落皺眉駁斥了藥師兜一句之後,才看向了宇智波鼬,輕笑道:“可惜的是,我一直在勸他回到木葉去做一個忍者,沒想到佐助卻執意要加入我們…”


上原奈落臉上綻放出來的笑容漸漸變得有些得意:“他簡直就像一個無家可歸尋找棲息之地的孤兒,趕都趕不走,非要跟在我們的身後,繼承你所謂的遺願,跟我們一起去摧毀這個腐朽的世界。”


藥師兜:“……”


幹柿鬼鮫:“……”


宇智波佐助那個小家夥為什麽不肯離開,奈落大人你的心裏就沒點兒數麽?


憑借你的手段,忍界不論是誰都逃不過吧?


上原奈落勸說佐助的那番話,連幹柿鬼鮫這種明白人都差點兒懷疑人生,連藥師兜這個知名間諜都沒見過的神奇操作。


宇智波鼬聽到上原奈落的話,臉色變得更難看了,他的弟弟到底是怎麽回事,為什麽要相信這群家夥!


而且為什麽要把至關重要的眼睛交給別人保管!


如果可以的話,宇智波鼬真的很想立刻衝過去把眼睛搶回來,可惜他的身體被藥師兜操控著無法動彈。


這個時候,宇智波鼬又不由得開始懷念他藏在鳴人肚子裏的別天神,倘若現在有別天神能夠修改他的意誌,說不定他現在還能掙脫束縛動手一搏。


可惜的是,那隻別天神不在這裏!


上原奈落看著宇智波鼬的臉色,忽然開口道:“鼬先生,心事不要憋在心裏,有什麽不開心的就說出來,說不定其他人遇到的事比你的更糟心呢?”


上原奈落伸出手指,指了指自己輕笑道:“就像我剛才來的路上心情很差,可是在見到你之後,我的心情好受多了…”


“……”


宇智波鼬非常冷靜。


相比較其他人的表情紛紛無奈和詫異的時候,宇智波鼬的臉上依舊是那副波瀾不驚的神色。


麵對上原奈落的嘲諷,和他計較沒有絲毫意義。


現在必須要收集情報!


隻要收集到足夠多的情報,宇智波鼬認為自己一定能夠找到轉機,或許他可以勸說這些家夥真心接納佐助?


隻要他們相信佐助的力量能夠為他們帶來好處之後,那就未必不是翻盤的機會,所以宇智波認為,他必須先想辦法讓佐助得到永恒萬花筒寫輪眼的瞳力。


“算了,我們開誠布公地談談吧!”


宇智波鼬的表情漸漸平靜了下來,他低聲道:“我有些好奇的是,為什麽佐助會選擇加入你們?”


“哈?”


上原奈落揉了揉自己的額頭,看著宇智波鼬開口道:“這是什麽問題?佐助為什麽會加入我們?”


上原奈落仿佛看到了什麽開心的事,眯著微笑道:“這當然是因為…我們是鼬先生的朋友啊!我們可是鼬先生最好的朋友,甚至足以讓鼬先生托付後事和遺言的朋友呢!”


宇智波鼬:“……”


這是什麽亂七八糟的!


他怎麽會有這一群糟糕的朋友!


何況像他這樣的人,怎麽可能會有朋友!


佐助竟然沒有想到過嗎?作為一個連自己的親人同族都屠戮殆盡的人,怎麽可能會有什麽朋友呢?


除非…這群家夥編造出了與事實一般無二的證據!


“鼬先生,你不是一向最喜歡講故事嗎?”


上原奈落揮了揮手創造出一個寒冰座椅,悠閑地坐在了上麵,滿麵輕鬆地開口笑道:“那今天就讓我來給你講一個故事吧!你來聽聽這個故事是否合格怎麽樣?”


“……”


宇智波鼬的心一點點地沉了下去。


上原奈落歪著自己的腦袋,用拳頭撐著自己的臉,微微眯起了自己的眼睛:“這個故事應該從何說起呢?不如就從八年前說起,因為那就是你們兄弟命運改變的源點。


八年前,宇智波一族還是忍界最強盛的忍族。


可惜的是,忍界大戰已經結束,宇智波一族的實力反而成為了村子裏的隱患,他們的存在引起了村子高層的忌憚。


雖然宇智波一族一直過著與世無爭的生活,但是他們一族天才輩出,寫輪眼更是忍界第一血繼,他們的存在即是原罪。”


上原奈落的故事說到這裏的時候,看著臉上依然麵無表情的宇智波鼬,繼續笑道:“怎麽樣?在這個故事裏宇智波一族扮演的角色是不是非常無辜?”


“…原來如此。”


宇智波鼬慢慢地點了點頭。


如果是宇智波佐助這個不了解真相的人,聽到上原奈落的故事,心中的確會生出宇智波的確無辜的觀念。


這樣一來,固有的觀念落下之後。


一旦上原奈落接下來說起木葉高層對宇智波的迫害,很容易就能引起宇智波佐助的憤慨。


果不其然。


上原奈落接下來的故事更讓人聽得義憤填膺。


“村子裏的高層意識到宇智波一族的勢力之盛,遲早有一天會取代他們的位置,因此高層決定先利用村民用一些肮髒的手段羞辱這群生性重視尊嚴的宇智波。


村子裏的高層就是想要用這種手段逼迫這些驕傲的宇智波和村民爭鬥,甚至反抗村子的命令,這樣他們就能有正當的理由進行鎮壓,從而徹底毀滅掉整個宇智波一族。”


上原奈落說完之後,又看著宇智波鼬笑道:“怎麽樣?聽完這些之後,鼬先生是不是也覺得木葉高層罪大惡極?”


“你的話的確非常蠱惑人心。”


宇智波鼬沉默地點了點頭之後,低聲道:“甚至連我聽到之後,都忍不住相信你說的或許是事實了。”


“因為這本來就是事實。”


上原奈落輕笑了一聲,看著宇智波鼬開口道:“二代火影千手扉間親自製訂的政策就是為了讓你們宇智波無法融入木葉,他可是對你們宇智波恨之入骨呢!”


“……”


宇智波鼬又陷入了沉默。


上原奈落看著沉默的宇智波鼬,忽然笑了笑道:“不說這些了,接下來就是這個故事最精彩的地方了,因為鼬先生和你的父親母親會在裏麵發揮非常重要的作用。


正當木葉和宇智波的矛盾越來越緊張的時候,時任火影的猿飛日斬和誌村團藏找到了一個宇智波的天才忍者,恰好這個忍者心中有一個軟肋,那就是他親手帶大的弟弟宇智波佐助。


猿飛日斬和誌村團藏以保護他的弟弟為代價,要求這名叫宇智波鼬的天才忍者誅殺掉宇智波一族,否則的話就會讓整個宇智波一族全部滅亡。


血色的月亮照耀下來的那一刻,整個宇智波族地一片血腥,慘叫聲不絕於耳,一具具猩紅雙眼的屍體散亂地倒在了地上…


猿飛日斬誘降的親信宇智波帶土和新近投降的宇智波鼬殺光了他們的所有同族之後,宇智波鼬進入了他自己的家中,直麵他的父母宇智波富嶽和宇智波美琴。”


“……”


宇智波鼬的臉色變了變。


因為接下來是他心中最痛恨自己的事。


這也是宇智波鼬心中那道最難抹去的傷疤!


隻不過上原奈落絲毫沒有遲疑,開口繼續道:“宇智波鼬忽然發現了一件事,那就是他的父親宇智波富嶽也擁有著萬花筒寫輪眼,他以為一場父子大戰就要展開。


萬萬沒想到的是,宇智波富嶽和宇智波美琴夫婦得知了真相之後,決意在他們的兒子麵前引頸就戮,將他們夫婦的生命賭在幼子宇智波佐助的未來。”


“…是。”


宇智波鼬沉默了一會兒之後,慢慢地抬起頭低聲道:“沒想到你們這些人連那晚發生的事都能查得。”


“沒有我們查不到的。”


上原奈落眯著自己的眼睛,看著宇智波鼬繼續笑道:“接下來,精彩的故事才剛剛開始,因為我們很快就真正見到了一個兄長對弟弟偉大的愛。


宇智波鼬得知了寫輪眼的弱點和進化的方式,決定用自己的辦法逼迫自己的弟弟宇智波佐助變得更強,所以他選擇了違心地逼迫和羞辱弟弟,就是為了想要讓自己的弟弟開啟萬花筒寫輪眼。


這件事顯然我們大家都是十分清楚的,鼬先生也不必辯駁,因為更精彩的故事還在後麵。”


宇智波鼬:“……”


這些說得足夠跌宕起伏了…


其他的故事還能有多精彩?


上原奈落看著宇智波鼬,慢慢勾起了自己的嘴角,露出了一個和善的笑容:“因為屠戮了一族之後,宇智波鼬毫無容身之處,在用村子裏的機密威脅了高層保護弟弟之後,他和一個叫上原奈落的少年加入了一個叫曉的組織。”


“……”


宇智波鼬忽然感覺到了不妙。


為什麽上原奈落要莫名其妙地提起自己?


如果宇智波鼬覺得自己沒猜錯的話,他的故事應該就在這裏之後發生了一個大轉彎吧?剩下的故事到底會歪到什麽程度啊!


上原奈落果然沒有讓宇智波鼬失望。


“雖然宇智波鼬和上原奈落兩個人的年齡相仿,但是宇智波鼬的實力和閱曆更高,因此上原奈落因為尊敬他,一直想要成為他的朋友,得到他的教誨。


可惜的是,宇智波鼬一直不肯和任何人接觸,甚至不肯認同曉的目標,直到他發現曉組織的成員們也有一些因為被村子高層妒忌而暗害的同類人,他終於也開始學會了和人溝通,漸漸成為了朋友。


正當這些朋友們打算為了改變這個忍界而努力的時候,宇智波鼬的弟弟宇智波佐助叛逃了木葉,為了保護好自己的弟弟,宇智波鼬前往將自己叛逃的弟弟拉入了組織。


也是為了能夠保護好自己還未長大的弟弟,宇智波鼬決定放棄那些危險的想法,選擇了和自己的朋友們疏遠。


直到在臨死之前,宇智波鼬選擇了重新和自己的朋友重歸於好,並且向他們托付了自己的後事,他的朋友們含淚答應了下來。


因此在宇智波鼬戰死之後,他最好的朋友上原奈落將所有的真相統統告訴了宇智波佐助,並且會選擇幫他移植宇智波鼬的萬花筒寫輪眼,讓佐助擁有自保之力,體諒他哥哥的苦心。


而且,上原奈落希望佐助能夠按照宇智波鼬的遺願,回到木葉去做一個普通的忍者結婚生子。”


“……”


宇智波鼬的表情非常難看。


說實話,宇智波鼬的心情有點兒崩潰。


他媽的,為什麽故事的結局會變成這個樣子啊!


上原奈落這家夥都把故事編成了這樣,性格生性好強的宇智波佐助會答應回到木葉才見鬼了啊!


上原奈落看著宇智波鼬的表情,自己的心情漸漸變好了很多,他的臉上露出了一抹惋惜:“可惜的是,宇智波佐助決定繼承哥哥曾經的夢想,跟隨哥哥的朋友們改變這個世界,無論上原奈落怎麽勸他,他都不肯改變自己的想法啊…”


上原奈落的臉上還象征性地露出了一抹悲傷。


宇智波鼬聽得看著,他是真的忍不住想要打人,這個世界上怎麽會有上原奈落這種人啊!


這分明是半真半假的故事篡改別人的人生!


說實話,除了最後那個亂入的上原奈落,這個故事的確動聽,甚至大部分都是他真正的人生。


然而就是那個亂入進他故事的上原奈落,徹底毀掉了這個故事,也毀掉了他的所有謀劃。


這麽多年以來…


宇智波鼬從來都沒有把上原奈落放在眼裏。


沒想到上原奈落這個家夥這麽厚顏無恥,竟然把自己放在他的人生故事裏,還借此騙取了佐助的感情。


宇智波鼬的臉色變得越來越黑,他慢慢地閉上了眼睛,沉聲道:“所以這就是你為佐助編造出來的故事嗎?”


“是啊~”


上原奈落幽幽地點了點頭,臉上還帶著一抹明晃晃的憂傷:“鼬先生,這就是我為你編造出來的人生,喜歡嗎?”


“……”


宇智波鼬不想回答。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