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七章 打得什麽玩意兒,退票!
loading...

遠古巨龍的身上。


須佐能乎出現之後,圍觀者們紛紛沉默。


那些對宇智波鼬有所懷疑的人也漸漸打消了猜疑,甚至還有人對宇智波鼬持著一定的陰謀論。


迪達拉摸著自己的下巴,臉色有些不太好看:“宇智波鼬這家夥真是陰險啊…這家夥在這幾年裏,偷偷把複仇的希望給了宇智波佐助,現在又親手摧毀了佐助這小鬼的希望?”


“勝負還沒有決出呢!”


赤砂之蠍冷冷地搖了搖頭。


迪達拉遲疑了一會兒,有些堅定地開口道:“在傳說中的須佐能乎麵前,沒有人能夠戰勝鼬這家夥吧?”


“迪達拉,你聽說過須佐能乎?”


“嗯…”


迪達拉慢慢地點了點頭,臉色有些沉重:“大野木那個老家夥曾經提到過,當年他和二代土影去木葉請求聯盟的時候,被宇智波斑的須佐能乎一招就摧毀了他們所有的驕傲…”


雖然迪達拉一直也很驕傲,但是迪達拉這家夥卻並不認為大野木和二代土影無兩個人比自己弱小。


兩個擅長塵遁的忍者都輕而易舉地被須佐能乎擊敗,宇智波佐助怎麽可能會在須佐能乎麵前獲勝呢?


果不其然。


天空中的麒麟雷獸轟然落下!


紅色須佐能乎抬手舉起了一麵鏡子,抵擋住了雷遁·麒麟的正麵攻擊,隻是暴虐地雷遁查克拉依舊肆無忌憚地在須佐能乎的身上蔓延著,摧殘著須佐能乎身上的盔甲!


然而無論如何瘋狂攻擊,雷遁麒麟卻仍然無法傷害到須佐能乎之內的宇智波鼬,隻能帶著一絲悲鳴消失在空中。


“咳…”


宇智波鼬捂嘴噴出一口血液。


須佐能乎的使用對他的負擔也非常大。


宇智波佐助不敢置信地望著須佐能乎,呆愣愣地看著雷遁麒麟被須佐能乎擋下,他的口中忍不住喃喃低語:“這…怎麽可能?”


這怎麽不可能?


須佐能乎這種存在,徹底刷新了佐助的認知。


哪怕是空中遠古巨龍身上的觀眾們,也被須佐能乎的強大所震撼到,他們可沒多少人有把握接下宇智波佐助的雷遁·麒麟。


角都甕聲甕氣地開口:“哪怕是一直隱忍數年,終究還是沒有逃離兄長的掌控麽?佐助這個小家夥還真是可憐啊…”


“戰鬥還沒有結束。”


幹柿鬼鮫搖了搖頭,自顧自地低聲道:“即使是須佐能乎,鼬先生又能堅持多久呢?”


堅持不了多久的。


宇智波鼬的身體狀況,幹柿鬼鮫實在是再了解不過了。


萬花筒寫輪眼視力下降得十分厲害,瞳力消耗得也所剩無幾,身體還拖著重病,查克拉近乎耗盡…


眾人目視著地下的戰鬥,隻見宇智波佐助無能狂怒地朝著宇智波鼬發起了攻擊,卻被須佐能乎盡數擋了下來…


忍刀砍須佐…


也不知道佐助怎麽想的。


隻是宇智波鼬慢慢走近了宇智波佐助,伸出了自己的手指,正當眾人以外他要挖出佐助雙眼的時候,隻見宇智波鼬地手指無力地停在了佐助的額頭上。


下一刻,龐大的須佐能乎就此消散。


宇智波鼬的身體狼狽不堪地摔倒在了地上。


這…什麽情況?


曉組織的每個人臉上都露出了一抹驚詫,每個人都下意識地飛身落在了地上,注視著倒在地上的宇智波鼬。


地上的宇智波鼬已經沒有了生機。


生命中的最後一刻使用須佐能乎,完成絕地翻盤的宇智波鼬,竟然就這麽死在了這裏?


宇智波佐助呆呆地靠在廢墟牆邊。


“喂,佐助小鬼,宇智波鼬臨死前跟你說什麽了?”


迪達拉當即撅起了嘴巴,不滿地大喊道:“怎麽會是這種結果!這怎麽能讓我們接受啊!”


原本中間的波折翻轉足夠讓人驚訝,不論是宇智波佐助破解月讀還是破解天照,也都值得迪達拉起個大早來看。


但是就這麽古怪地結束…


這也太讓人受不了了吧?


難道結局不應該是宇智波鼬操縱著須佐能乎一拳砸扁宇智波佐助,彰顯自己滅族之鼬名副其實嗎!


飛段冷聲打斷了迪達拉,輕蔑地喝道:“喂,迪達拉!你以為是在看話劇表演,可以喊退票嗎?”


幹柿鬼鮫輕聲開口解釋道:“其實鼬先生的瞳力耗盡了吧?萬花筒寫輪眼可是非常需要消耗瞳力的…”


這個解釋勉強說得過去。


至少眾人也了解到了萬花筒寫輪眼的力量,知道了一些關於萬花筒寫輪眼的弱點。


“好了,我們先走吧!”


佩恩掃視著一眼周圍的人,輕聲道:“宇智波鼬是組織的成員,那就幫他好好建造一處墓碑吧!”


“這件事交給我吧!”


幹柿鬼鮫仰頭望著天空的大雨,低聲道:“各位先走吧!這是我和鼬先生之前的約定,如果他死掉的話,我會幫他收拾好遺體。”


“我來幫你吧!”


藥師兜推了推自己的眼鏡,他的聲音有一些遺憾:“畢竟我和鼬君也是同樣出自木葉的忍者,理應送他一程。”


“那就這樣吧!”


上原奈落點了點頭之後,轉頭看向了宇智波佐助:“喂,佐助,你跟我們一起回去,還是在這裏…”


“我留在這裏。”


宇智波佐助搖了搖頭。


幹柿鬼鮫看了一眼這處廢墟,感歎道:“想要為鼬先生製造一處大的墳墓,大約需要不短的時間呢!”


“我知道了。”


上原奈落點了點頭,輕聲道:“那就這樣好了,我先讓遠古巨龍把大家送回去,再把它通靈回來接我們。”


“好。”


天道佩恩點了點頭。


小南走上前來,伸出自己的紙傘,遞到了上原奈落的手中,輕聲道:“那就早點回來。”


“……”


上原奈落搖了搖頭,反而衝著她笑了笑之後,忽然摘下了自己的鬥笠,將自己的鬥笠戴在了小南的頭上。


天空中的遠古巨龍呼嘯而下。


曉的一行人紛紛踏上了遠古巨龍離開了這裏。


這座激戰之後的廢墟中,隻剩下了宇智波佐助、幹柿鬼鮫、藥師兜和上原奈落,每個人的心情似乎都有些不太一樣。


“喂,鬼鮫前輩。”


宇智波佐助呆愣愣地望著地上宇智波鼬的遺體,聲音有些低落地開口問道:“鼬這家夥是故意輸給我的吧?你知道這件事嗎?他到底是什麽意思?”


“不,其實是你的實力太強。”


幹柿鬼鮫咧出了一個異常難看的笑容之後,又慢慢地點了點頭道:“好吧,既然你都知道了,那麽需要我現在告訴你,宇智波鼬為你安排的兩條路嗎?”


“這是…什麽意思?”


“因為鼬先生的身體早已身患重病,我一直讓他去找上原治病,隻是鼬先生卻早早地就放棄治療了。”


幹柿鬼鮫俯下身,慢慢地擺正了宇智波鼬的屍體,低聲道:“自從我和他見到第一麵的時候,我就知道,其實他早就不想活在這個世界上了呢!”


“他…”


宇智波佐助跌坐在地上。


幹柿鬼鮫搖了搖頭打斷了佐助的話,輕聲解釋道:“鼬先生無法忍受殺死族人的痛苦,也無法忍受來自木葉的折磨威逼,最終選擇了一死了之。”


“木葉?”


“沒錯。”


幹柿鬼鮫伸手覆在了宇智波鼬的眼眶中,低聲道:“你想知道當年滅族的真相嗎?宇智波一族是忍界第一豪族,因此遭受了三代目火影為首的木葉高層的忌憚。”


“這一點鬼鮫先生說錯了呢!”


藥師兜推了推自己的眼鏡,輕笑著開口補充道:“其實自從二代火影開始,宇智波一族就已經被木葉高層忌憚了,隻是當時的宇智波一直還有利用價值。”


藥師兜說完之後,笑著繼續道:“第三次忍界大戰結束之後,忍界變得和平了,宇智波一族自然也就沒了用處,難怪當初大蛇丸大人讓我去找誌村團藏索取寫輪眼。”


關注公眾號:書友大本營,關注即送現金、點幣!


宇智波佐助猛地抬起頭:“什麽團藏?”


“誌村團藏。”


藥師兜看著宇智波佐助,輕聲繼續回應道:“不過誌村團藏早就已經死掉了,否則的話你倒是還有可能見到誌村團藏謀奪了多少宇智波的寫輪眼…”


“這一點我倒是不知道的。”


幹柿鬼鮫搖了搖頭,也抬頭看了一眼宇智波佐助道:“總之,就在木葉和宇智波一族關係最緊張的時候,木葉高層用一個條件策反了鼬先生…”


“……”


宇智波佐助心中一突。


幹柿鬼鮫咧了咧嘴,輕笑著開口道:“看來你也猜到了吧?那就是留下你的性命,殺掉其他的所有宇智波!否則的話,你以為他會故意留著你嗎?”


“這不可能!”


“沒什麽是不可能的。”


幹柿鬼鮫攤開了自己的手掌,冷聲開口道:“鼬先生一直用木葉的情報威脅他們保護你,還記得你當年叛逃木葉嗎?你知道為什麽鼬先生會讓你加入曉嗎?”


幹柿鬼鮫注視著宇智波佐助,沉聲道:“因為你在大蛇丸的手下,他很擔心你的安全!但是隻有我知道,當你出現在曉的時候,就意味著鼬先生死期將近了,我真的想殺了你這小鬼啊!”


幹柿鬼鮫一把拽住了宇智波佐助的肩膀,把他按在了宇智波鼬的身前,臉色變得有些猙獰道:“看著你的哥哥,他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你!現在給我聽好,他臨死前為你安排的兩條路!”


宇智波佐助:“……”


“第一條!”


幹柿鬼鮫看了一眼旁邊的上原奈落,看到這位上司漫不經心地打量著遠方,他才繼續道:“繼續跟隨著我們,向木葉複仇,整個忍界隻有我們的實力最為強大,所以你可以跟我們為伍!”


“……”


宇智波佐助看了幹柿鬼鮫一眼,冷聲問道:“哼,他以為自己是誰,以為可以安排我嗎?”


“閉嘴!”


幹柿鬼鮫一把揪住了宇智波佐助的脖頸,冷聲開口道:“第二條路就是回到木葉去做你的忍者!


不用擔心,三代火影已經死了,木葉高層肯定不會為難你這個小家夥,他們還需要你來為木葉留下寫輪眼的血繼。


曉的忍者很多,也不會在意缺少了你這麽一個小鬼頭,上原奈落是鼬先生的朋友,隻要你不泄露曉的情報,他也不會讓首領追究你背叛了曉的事。”


“嗬嗬…”


宇智波佐助冷笑了一聲,輕蔑地望著幹柿鬼鮫道:“看起來你這家夥給我說了兩條路,但是又告訴我木葉高層逼迫鼬這家夥殺掉了我的父母,不還是讓我選擇跟隨你們嗎?”


“這的確是我們的私心。”


上原奈落搖了搖頭,看著宇智波佐助開口道:“鼬先生認為,你可以自由選擇,最好是回到木葉的家鄉繼續過平安的生活,那個時候我們會隱瞞宇智波滅族的真相。


但是我們認為你不應該回到那個逼迫宇智波全族滅亡和兄弟相殘的忍村,所以告訴了你有關宇智波滅族的真相。


不過這也沒有關係,因為鼬先生早已準備了後手。


鼬先生相信你的朋友漩渦鳴人會說服你放下仇恨的。”


“鳴人?”


宇智波佐助的眼角微微凝固。


“沒錯。”


上原奈落走了過來,拍了拍宇智波佐助的肩膀,輕聲道:“你的哥哥宇智波鼬是一個偉大的人,不得不說,他看人真的很準。”


上原奈落目光幽幽地看著地上的宇智波鼬,勾起了自己的嘴角:“宇智波鼬沒有看錯漩渦鳴人,那確實是個很有人格魅力的人。”


“你們說的可沒什麽證據…”


“證據?”


上原奈落俯視著地上宇智波鼬的遺體,拍了拍佐助的肩膀,聲音漸漸有些低沉:“我們不需要什麽證據,因為我們也不需要你,一個害了鼬先生受了半生折磨的小鬼那點兒可憐的力量!


如果不是鼬先生讓我們等你開啟了萬花筒寫輪眼之後,來幫你移植他的萬花筒寫輪眼,從而讓你獲得永恒的瞳力,你以為我們會留在這裏嗎?”


“你們也知道這件事?”


宇智波佐助的眼神頓時軟化了下來。


因為上原奈落說起這些事的時候十分生氣,一副不需要他的樣子,反而讓佐助憑空添了幾分可信度。


而且上原奈落也提到了萬花筒寫輪眼的秘密。


顯然,這個秘密一般人是不會知道的。


“你以為呢?”


上原奈落看著宇智波佐助,沒好氣地開口道:“木葉肯定不會讓你得到這種力量,你在忍界沒什麽其他的朋友,鼬先生在自己死前,自然要為你安排好一切。”


說完這些之後,上原奈落仿佛看著一個沒出息的後輩一樣,冷聲繼續道:“等你回到木葉村之後,不要展示出萬花筒寫輪眼的力量,懂我的意思嗎?”


“明白,這樣會有可能引起木葉的忌憚…”


宇智波佐助點了點頭,忽然猛地反應過來,高聲反駁道:“誰告訴你我要回到木葉!我要摧毀木葉,為鼬複仇!”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