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六章 宇智波佐助:幸好你沒變過,這樣我殺掉你就沒什麽壓力了
loading...
遠古巨龍的速度很快。

上午的時候,他們就抵達了目標地點。

上原奈落望著下方的一片荒蕪,看著宇智波鼬和宇智波佐助兄弟兩個開口道:“鼬先生,佐助君,需要我們幫忙把這裏變成一片平地嗎?這樣會顯得公平一些。”

“不必了。”

宇智波鼬搖了搖頭,從遠古巨龍上站了起來,聲音有些消沉道:“這裏曾經是我們宇智波一族建造起來的據點,現在就讓它見證著我們一族的最終宿命吧!”

“那我們幫忙加固一下?免得被你們破壞?”

上原奈落說完之後,轉身看向了在場的眾人,高聲道:“在場哪位前輩擅長土遁忍術…”

“也不用了。”

宇智波鼬匆匆打斷了上原奈落的話,他覺得上原奈落的腦子有問題,怎麽什麽事都要插一手的意思?

宇智波鼬心裏歎了一口氣,看著上原奈落疑惑的目光,輕聲解釋道:“今天我和佐助注定會有一個人戰死在這裏,那就讓這個據點做他的埋葬之處吧!”

“…可以。”

宇智波佐助也連忙點了點頭。

上原奈落揮了揮手,控製著遠古巨龍落了下來,輕聲招呼著曉組織這群觀眾:“那我們就進去找個合適的位置吧!”

宇智波鼬:“……”

宇智波佐助:“……”

在宇智波兄弟無語的眼神中,這群曉的成員魚貫而入,走進了宇智波的據點,各自挑選著合適觀看的位置。

佩恩坐在了宇智波據點的石椅上,看著宇智波鼬和宇智波佐助進來之後,想起了自己作為主持人的責任。

噔…

噔…噔…

佩恩的手指輕輕叩擊著石椅,注視著宇智波鼬和宇智波佐助的腳步停下,他的聲音忽然變得冷漠了起來。

“可以開始了…”

佩恩的聲音還未落下,宇智波佐助就拔出了自己的忍刀,猛地斬向了身邊的宇智波鼬!

隻是一刀,就斬開了宇智波鼬的胸腹!

宇智波佐助的嘴角勾了勾,注視著躺倒在地上的宇智波鼬,就打算說點兒什麽的時候,一陣驚呼聲打斷了他的想法。

“哇啊…”

迪達拉為這一刀感到驚呼,他從來不會隱瞞自己。

其他人頓時大為不滿地看著迪達拉,認為這家夥實實在在破壞現場肅殺的氣氛。

可還有一個更破壞氣氛的人。

啪啪啪啪…

上原奈落慢慢伸出雙手,在一群人無語的目光中,鼓起了自己的手掌,開口稱讚道:“不論是佐助淩厲的一刀,還是鼬先生的烏鴉替身,都值得我們為他們鼓鼓掌吧?”

“……”

在場眾人各自彼此對視了一會兒。

好像,上原奈落這家夥說的有點兒道理?單單隻是佐助的那一刀就足夠稱得上忍界有數的劍術高手了啊!

潮水般的掌聲響徹了整個宇智波據點。

“……”

宇智波佐助的臉色都黑了一層。

在別人生死之戰的時候鼓掌,曉組織這他媽的真敢做啊!

地上的宇智波鼬化為了一隻隻烏鴉消散,重新在另一邊凝聚出了宇智波鼬的模樣,他臉色十分平靜,顯然宇智波鼬的心理素質極好,哪怕再尷尬也不會表現出來。

下一刻,宇智波鼬合攏了自己的手指!

宇智波佐助也顧不得尷尬,甩手擲出了一柄巨大的機關手裏劍,將千鳥覆在了機關手裏劍上,就要打斷了鼬的結印。

誰料到,宇智波鼬的眼眶中寫輪眼瘋狂旋轉!

“月讀!”

下一秒,月讀幻術就命中宇智波佐助,宇智波兄弟的意誌同時進入了月讀空間之內!

幻術比拚就不是在場的人能看出來勝負的了。

大家頓時開始有一句沒一句地討論起來,可惜在場的人對於幻術基本上都不怎麽玩得轉,連月讀的原理都搞不明白。

誰料到,下一刻宇智波佐助單膝跪倒在地!

顯然這一場月讀空間的幻術比拚已經結束,上原奈落勾了勾自己的嘴角,在月讀空間之內,宇智波鼬這家夥想要泄露的萬花筒寫輪眼情報已經都泄露給自己的弟弟了吧?

“佐助,真是長大了呢!”

另一邊的宇智波鼬倒在地上,緊緊地撫摸著自己的眼眶:“竟然連我的月讀也能破解了麽?”

“原本我就找到了破解月讀的辦法,但是這一次的月讀未免也太過粗糙了吧?”

佐助揮舞著自己的忍刀站了起來,指著那群身穿祥雲黑袍的人影開口道:“鼬,你的幻術的確逼真到讓人難以分辨,但是你卻忘了,在月讀空間裏製造出來的那群家夥們太安靜了吧!

不論是你說的宇智波帶土還是傳說中的宇智波斑,還是我們一族帶有詛咒的萬花筒寫輪眼的故事,月讀空間的那群家夥們怎麽可能還若無其事地坐在那裏!”

“原來是他們的存在露出了破綻…”

宇智波鼬慢慢點了點頭,站起身來,輕聲道:“沒想到是因為今天的觀眾太多,才讓幻術露出了破綻,這也是沒辦法的事呢!”

“不過,感謝你的告知。”

宇智波佐助探出了自己的忍刀,緊猛地揮舞著忍刀衝向了宇智波鼬:“你的那雙眼睛,我就毫不客氣地收下了!”

一道電光驟然包裹了宇智波佐助的忍刀!

正是他的得意忍術,雷遁·千鳥刃!

宇智波鼬皺了皺眉頭,伸手抓住了佐助的手腕,兩人展開了一場絕妙地體術交鋒!

飛段望著宇智波兄弟之間的戰鬥,撓了撓自己的腦袋,看著其他人出聲問道:“他們在說什麽亂七八糟的?我怎麽聽不太懂?有沒有聽明白的人啊?”

“閉嘴就好了。”

角都嫌棄地看了一眼自己的隊友。

迪達拉也嫌棄地看了一眼飛段,不過他還是開口解釋道:“就是剛才宇智波鼬和宇智波佐助在幻術裏麵交鋒的時候,他們似乎說了什麽了不得的話,但是宇智波鼬在幻術裏麵製造出來的我們表現得太安靜了,所以讓宇智波鼬露出了破綻,懂了嗎?白癡!”

“混蛋!我殺了你啊!”

“全部閉嘴!”

曉組織的觀眾素質實在不高。

宇智波佐助和宇智波鼬也顧不得他們了,兄弟兩個之間也打出了真火,一團團火遁忍術開始在這片區域中釋放!

“火遁·豪火球之術!”

兩人的豪火球之術瞬息之間升高了這片空間的溫度!

觀眾席上的曉組織眾人終於隱隱覺得這裏有些不太安全,畢竟這兩個拚命的家夥可顧不得減少他們術式的威力!

在上原奈落的帶領下眾人又開始魚貫而出,撤出了這座據點,重新登上了遠古巨龍的天空vip觀眾席。

這個舉動非常明智。

片刻之後,宇智波鼬就被打出了據點!

整座據點很快就在他們的火遁交鋒之中搖搖欲墜!

迪達拉有些驚訝地望著地麵的豪火球之術:“宇智波佐助竟然這麽厲害嗎?火遁忍術的造詣竟然超過了鼬那個家夥?”

“嗬嗬…”

幹柿鬼鮫笑而不答。

如果迪達拉親自下去體驗一下的話,宇智波鼬肯定會讓迪達拉知道什麽叫一秒六印,什麽叫火遁世家長子。

“天照!”

地上響起一聲淩厲的喝聲!

整個大地在一瞬間被一團黑炎包圍,正是宇智波鼬的萬花筒寫輪眼瞳術天照,這種萬物皆可焚燒的漆黑烈焰!

可惜的是,宇智波佐助似乎早對天照有所防備,他驟然掏出了一張卷軸,合攏了自己的手掌,低聲喝道:“封火法印!”

周圍滾滾襲來的無數漆黑烈焰被他用封印吸收!

白絕的臉上露出了一抹驚色:“這怎麽可能?佐助竟然早就準備好了天照的破解之法麽?”

黑絕陰沉著聲音開口道:“哪怕是萬花筒瞳術,本質上也隻是火屬性和陰屬性的查克拉而已,宇智波佐助應該正是利用了這一點,畢竟佐助也是宇智波一族的天才,如果早有防備的話,確實有可能研究出來針對天照的辦法…”

“……”

上原奈落看著佐助用封火法印封印天照的時候,忍不住將目光看向了幹柿鬼鮫,這是怎麽回事?

這個術式應該是自來也的吧?

下一刻很快就有人說出了真相。

宇智波佐助完成了對天照的封印之後,臉上露出了一抹瘋狂的笑容:“鼬,去年你在發現自己火遁術式威力不如我的火遁更強的時候,就偷偷研究出了這一招封印…

原本這一招應該是你用來想要封印我的火遁忍術,沒想到會在今天被我學會拿來針對你的天照吧?”

“確實沒有想過。”

宇智波鼬慢慢地搖了搖頭,低聲道:“佐助,這幾年你的確成長了很多呢!真是超乎我的想象…”

遠古巨龍身上。

幹柿鬼鮫微微搖了搖頭,臉上露出了一抹意味深長的笑容:“當初我們遭遇到木葉三忍之一的自來也時,鼬先生的天照似乎就被那位大人封印了起來,鼬先生自己研究出來了這一招封印術,沒想到這一招被宇智波佐助偷偷學會了…”

迪達拉嘻嘻哈哈地望著地上的戰鬥:“這就是作繭自縛嗎?宇智波鼬隻顧著拿自己的弟弟修煉,沒想到他的術式也在被佐助這個隱忍等待複仇的小家夥偷偷學會吧?”

“……”

上原奈落整個人都無語了。

原本上原奈落認為宇智波鼬這家夥可能會放點兒水,沒想到這他媽已經不是放水了,是直接放了一個四大洋!

因為宇智波佐助一直在他身邊,所以宇智波鼬完全可以偷偷摸摸地把任何忍術都悄然讓宇智波佐助複製。

宇智波鼬這家夥竟然還研究出來針對天照的術式偷偷想辦法教給佐助,這是生怕他弟弟殺不掉他麽?

上原奈落和幹柿鬼鮫能看得出來。

其他人卻隻覺得這場戰鬥一波三折,每當宇智波鼬占據上風的時候,宇智波佐助就會重新逆轉局勢。

宇智波鼬是憑借自己的實力和古怪的瞳術壓製佐助,宇智波佐助卻總會憑借出針對宇智波鼬能力的術式成功翻盤。

赤砂之蠍不由得低聲感歎道:“宇智波佐助複仇的意誌居然這麽強烈嗎?竟然把宇智波鼬的情報收集得這麽完整?”

“是啊!”

幹柿鬼鮫輕笑了一聲,咧出了一個異常難看的笑容:“這幾年的時間我可是都看在了眼裏呢!佐助這個小鬼為了殺死鼬先生,從來沒有鬆懈過呢!”

地上的戰鬥即將分出結果。

宇智波鼬最強的萬花筒寫輪眼瞳術天照和月讀都沒有結果,火遁忍術也無法媲美宇智波佐助,他的敗局已定。

宇智波佐助站在了高處,俯視著早已沒有任何底牌的宇智波鼬,冷聲開口道:“宇智波鼬,你的一切我都看在這雙寫輪眼裏,這裏就是你的葬身之地!”

現在,他就要將這個罪孽深重的兄長埋葬在這個地方,祭奠那些被他屠戮的族人們!

天空中開始下起了雨。

宇智波佐助仰頭望著天空中的雨水,任由他們衝刷著自己的臉,慢慢伸出了自己的手掌,迎接著雨水的洗禮。

宇智波鼬捂著自己的嘴唇,擦拭著嘴角的血液,站起身來望著高處的佐助,眉毛微微彎了起來。

“宇智波鼬,你的查克拉已經不多了吧?”

佐助低頭注視著宇智波鼬,輕聲道:“我清楚地計算過,無數個日日夜夜我都在演練著我們之間的戰鬥,而你卻從未把我放在眼裏,現在臨死之前,你這家夥還有什麽遺言嗎?”

“佐助。”

宇智波鼬臉上的笑容越發濃鬱起來,他的聲音一如既往地有些溫和:“現在說這些的話未免太早了呢…你知道為什麽我從來不會在意你的複仇嗎?”

“什麽?”

宇智波佐助挑了挑自己的眉毛。

“因為在這個忍術麵前,你為之努力的一切都毫無意義。”

宇智波鼬伸出自己的手掌撫摸著自己的眼眶,低聲道:“萬花筒寫輪眼可沒有你想象得那麽簡單,當你得到萬花筒寫輪眼的時候,隻要努力修煉引導出來裏麵的瞳力…

當你引導出來萬花筒寫輪眼的力量足夠強大的時候,就會覺醒出來一個終極瞳術,能夠將無形的瞳力化為有形之物…

而這種有形之物,我們宇智波一族在關於萬花筒寫輪眼瞳術的記載上,有一個非常讓人畏懼的名字,它的名字就是…

須佐能乎!”

下一刻,一個紅色的骨架從宇智波鼬的身上飄然而起,漸漸組成了一個紅色巨人,慢慢籠罩了宇智波鼬的身體!

在宇智波佐助和曉組織眾人望著須佐能乎現身的那一刻,都不自主地露出一抹驚愕的目光時,宇智波鼬透過須佐能乎看著宇智波佐助,他的臉上依舊十分平靜。

“正是因為覺醒了萬花筒寫輪眼的終極瞳術須佐能乎,才是我為什麽這些年以來一直沒有提防過你的原因,擁有三勾玉寫輪眼的你,為什麽會逃過萬花筒寫輪眼的視線呢?”

宇智波鼬的嘴角微微勾了起來,露出了一個勝券在握般地笑容:“哪怕你從我這裏偷偷學到了無數忍術也沒有關係,因為在須佐能乎麵前,一切都毫無意義…”

“……”

宇智波佐助陷入了沉默。

他的臉上開始順著雨水滴落著汗水。

宇智波佐助望著紅色須佐能乎中的宇智波鼬,臉上忽然同時露出了一副笑容:“其實這些年來,我也一直有想過一件事,那就是你會故意死在我的手下…”

宇智波佐助慢慢鬆開了自己的忍刀,輕笑著繼續道:“所以每次偷偷複製你的忍術時,我都會有一些愧疚感,因為我無法判斷到時候我殺掉的到底是一個什麽樣子的哥哥,或許我甚至會下不了手,因為勝利可能來得太過容易。”

宇智波佐助的手掌慢慢合攏起來,平靜地結著自己的手印,輕聲繼續道:“現在我不會再有這種負擔了,你果然還是那個高傲自大的宇智波鼬,以為一切盡在你的掌控之中。”

宇智波佐助重新抬頭,仰頭看著空中雲層飛舞的雷電,任由雨水、汗水流淌在臉上:“宇智波鼬,這樣也非常好,因為這樣的話,我殺掉你的時候,其實就不用在意了。”

天空中的雷電飛舞。

下一刻,一個龐大的雷獸從雲層之中躍然而出!

宇智波佐助的手指猛地指向了地麵上的紅色須佐能乎,引導中空中的雷獸轟然落下,冷喝道:“伴隨著雷鳴消失吧!宇智波鼬,帶著你的高傲和自大!”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