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五章 一群看熱鬧不嫌事大的人
loading...

宇智波鼬已經從幹柿鬼鮫口中知道,有人在他加入曉組織之後,就開始陰謀算計他和佐助的人生。


宇智波鼬從來沒想到過,有人還會在他死亡之後,繼續算計他和佐助的人生,有些人連一個人生悲慘的死人都要複活起來利用,未免做人有點兒不太合適啊。


“看起來這場戰鬥差不多就要結束了。”


宇智波鼬望著上原奈落召喚出來的水之巨人被佐助用豪龍火之術燒光了關節,直接破解了這個看起來威勢十足的術式。


幹柿鬼鮫也點了點頭,輕笑道:“上原奈落的術式一直以來大都是借助地利,看來以後要解決這個小鬼的話,需要找個合適的戰鬥地點了…”


“沒錯。”


宇智波鼬慢慢點了點頭。


或許是因為體內沒有強大的血繼限界,一些忍者為了強化忍術的威力都會想盡辦法借助地利。


忍者嘛…


為了戰鬥肯定要不擇手段的。


未名湖上。


宇智波佐助為了解決掉上原的水之巨人,幾乎耗盡了自己的查克拉,隻能有氣無力地望著上原奈落衝過來一拳將他打倒。


上原奈落看了一眼被擊敗的佐助,又看了一眼再次擊敗佐助帶來的獎勵,臉上露出了一抹詫異的神色。


支線任務:擊敗宇智波佐助【曉組織】(1/1),任務已完成,獎勵被動技能堅韌意誌。


堅韌意誌:被動技能,生命能量恢複效果提升100%。


這獎勵有點兒鬼啊!


而且不管怎麽說也不應該出現在這個地方吧?這個時期的佐助有什麽呢?


好像沒什麽缺點,當然他也沒什麽優點。


不,還是有的,他擁有著絕對的自信。


所以係統才獎勵了這些玩意兒?


上原奈落無奈地搖了搖頭,甩手拍在了宇智波佐助的身上,一股磅礴的生命能量和查克拉能量注入進了宇智波佐助的身上,這股查克拉瞬間讓佐助恢複到了巔峰力量!


“這種治療能力…”


宇智波佐助的臉上閃過一抹驚詫。


過去他也曾經接受過治療,但那隻是普通的治療術,沒想到現在上原奈落竟然隨手就能直接讓他進入巔峰狀態…


這也實屬正常。


以上原奈落現在使用星之灌注帶來的治療效果,能夠直接讓人恢複兩萬多點生命能量和查克拉能量,除了長門那個喂不飽的,其實對於普通忍者來說這幾乎已經是溢出了。


有這樣的醫療忍者,什麽對手打不贏呢!


而且上原奈落還有遠古巨龍那樣的通靈獸,體術實力也非常強大,宇智波佐助想著想著忽然有點兒沒自信…


媽的,這樣的隊友,誰不想要啊?


人家憑什麽成為你的隊友?


說實話,宇智波佐助是真的有點兒饞,這種隊友對於現在更注重利益的佐助來說,實在是太有幫助了。


上原奈落沒想到宇智波佐助心裏在饞他,他隻是像個前輩一樣拍了拍佐助的肩膀道:“好了,休息一下,準備你們明天決戰吧!我相信你一定會戰勝鼬的!”


“嗯…”


宇智波佐助沉吟著點了點頭。


他們的戰鬥結束之後,遠處偷偷圍觀的幹柿鬼鮫和宇智波鼬自然也撤出了這片區域,回到了曉的基地。


一夜過後。


宇智波鼬和宇智波佐助淩晨醒了過來,兄弟兩人默契地在不同的房間穿好了各自衣服,收拾好了彼此的忍具,走出了曉的基地。


顯然,他們打算在曉組織成員睡醒之前提早離開,免得像昨天的鬼燈兄弟決鬥一樣,被一群人圍觀。


而且根據他們行進時間推算的話,這個時間出發,中午才能趕到宇智波的那座秘密據點。


可惜的是。


曉組織的所有成員都起了個大早。


因為今天的宇智波兄弟兩人決鬥的日子,長門會在曉組織和雨隱村的基地駐守,隻是派了佩恩前來主持順便觀看。


甚至連小南都過來做觀眾了!


宇智波兄弟兩人的生死決鬥,儼然已經是一副曉組織的大事件,看起來比起捕捉尾獸什麽的還重要得多…


“這是什麽情況?”


宇智波鼬皺了皺眉頭,打量著組織基地門口一串等待著他們的祥雲黑袍,額頭忍不住跳了跳:“今天是有什麽任務嗎?”


這些人應該不是去觀看他們兄弟決鬥吧?


不是吧?不是吧?不是吧?


怎麽會有喜歡看別人家兄弟相殘的慘劇呢?


“沒什麽特別的任務。”


上原奈落攤開了自己的手指,打量了一圈在場的眾人,輕聲開口道:“大家都是自願過來幫助你們的,幫你們驅逐任何靠近戰鬥區域的忍者,免得被人打擾。”


“奈落說得沒錯。”


小南站在上原奈落的身邊,幫著自己的弟子打著雨傘,這個女人似乎越來越寵愛她的弟子了。


“呀,沒錯沒錯。”


迪達拉在旁邊笑得眼睛都眯起來了。


不知道的還真以為這個混蛋是樂於助人呢!


角都抱著自己的手臂,百無聊賴地哼了一聲:“哼,反正閑著也沒什麽事…”


“對啊!”


飛段點了點頭,伸手抓住了胸口那個古怪的宗教裝飾,慢慢閉上了自己的眼睛,虔誠地開口道:“我會為你們向邪神大人祈禱的,祝願你們兄弟同歸於盡。”


飛段可真是個狠人。


竟然還有這種神奇的禱詞。


赤砂之蠍打量了一眼宇智波鼬,又看了一眼宇智波佐助,輕聲道:“你們兩個有興趣的話,可以提前跟我簽訂一份遺體自願捐贈協議,等到其中一個被殺之後,我可以幫忙做成傀儡,讓你們獲得永生。”


看得出來,蠍也是個狠人。


前兩天剛剛加入曉組織的藥師兜就比較正常了,他隻是推了推自己的眼睛,低聲道:“大蛇丸大人臨死前可是對宇智波念念不忘的,我來代替大蛇丸大人送家鄉木葉的故人一程…”


大蛇丸對宇智波為什麽念念不忘…在場誰不知道?


藥師兜這家夥,應該平時沒少睜著眼睛說瞎話啊!


白的回答就有些委婉,他隻是看著宇智波佐助和宇智波鼬開口道:“大家偶爾也會一起喝冰鎮果汁,其實每一個可能逝去的同伴,我們都會覺得很難過。”


“我是跟著白一起的。”


輝夜君麻呂言簡意賅。


白絕的半張臉上露出一抹笑意,低聲道:“萬花筒寫輪眼的戰鬥,沒有人會想錯過吧?”


黑絕的半張臉上露出一抹陰森,輕笑道:“畢竟可能會見到天照這種級別的術式呢!”


前兩天剛加入進來,昨天剛剛被毆打過的鬼燈水月咧了咧嘴,望著宇智波佐助開口道:“喂,那個叫佐助的家夥,我可是賭你會贏哦!一定要幹掉自己的哥哥!”


“宇智波鼬…”


鬼燈滿月意味深長地看了一眼宇智波鼬,輕聲道:“不要給身為兄長的我們丟臉,絕不留情地殺掉自己的弟弟吧!”


“嘖…”


林檎雨由利搖頭不再說話。


幹柿鬼鮫扛著自己的鮫肌大刀,咧嘴露出了滿口鯊齒:“如果鼬先生活著的話,那我就把鼬先生帶回來照顧;如果鼬先生戰死的話,我還要幫你收斂遺體呢!”


宇智波鼬:“……”


宇智波佐助:“……”


宇智波兄弟兩人對視了一眼,在這一瞬間,他們兩個忽然不想決鬥,好想殺掉這群唯恐天不下亂的家夥啊!


曉組織的這群家夥的確非常好奇。


當年宇智波佐助加入曉組織之後,他們就開始期待今天的事了,一直在等待著宇智波鼬和宇智波佐助什麽時候決鬥。


如今,終於等到了!


這他媽簡直是有生之年係列啊!


關注公眾號:書友大本營,關注即送現金、點幣!


那個桃地再不斬就有點兒可惜了,白白等了那麽多年,這場大戲即將結局之前,再不斬卻死在了捕捉三尾的任務中。


“好了。”


佩恩終於站出來說了一句公道話,看著宇智波鼬和宇智波佐助開口:“鼬,佐助,除了幫你們驅逐周圍可能靠近的敵人,也是想要送敗者一程,畢竟我們在名義上也是同伴。”


名義上的同伴也是同伴嘛!


上原奈落點了點頭,合攏了自己的手掌,輕聲道:“我們這麽多人的話,看來要把遠古巨龍召喚出來當作坐騎了,這樣的話也不會耽誤你們的決鬥時間…”


“可以可以。”


迪達拉飛快地點了點頭。


“……”


宇智波鼬和宇智波佐助對視了一眼,似乎他們好像沒辦法拒絕這群家夥的窺探,兄弟兩人在生死決戰來臨之前竟然對彼此生出了一點兒同情。


空中一頭遠古巨龍迎著暴雨落下。


所有曉的成員排著隊,一個個地登上了遠古巨龍,排排坐在遠古巨龍的背上,誰也沒有打亂陣型。


最好的位置,自然是留給了今天的主角。


宇智波鼬和宇智波佐助兄弟兩個坐在曉的眾人中間,一群在旁邊窺探著他們,讓他們有點兒如芒刺在背的感覺。


上原奈落飛身落在了小南的身邊,敲了敲遠古巨龍的鱗甲,輕笑了一聲道:“好了,我們走吧!”


“吼!”


遠古巨龍仰天長嘯!


下一刻,這頭遠古巨龍展翅躍向了空中,翅膀慢慢扇動,帶著十幾個曉的成員飛向了決鬥地點!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