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三章 曉組織集體吃瓜
loading...

曉的基地。


大家開心得仿佛像過年一樣。


曉的成員們也吃了好幾年的瓜子,看了好幾年宇智波兄弟家庭倫理劇,現在終於要看到這對兄弟之間的大結局了。


迪達拉無疑是其中最開心的一個。


作為宇智波鼬的受害者之一,迪達拉真是恨不能立刻放出一堆黏土炸彈,慶賀宇智波鼬和宇智波佐助兄弟相殘的大結局。


“真想快點開始啊!”


迪達拉捧著自己的小臉,望著宇智波鼬和宇智波佐助兄弟兩個,眼神中慢慢的都是憧憬:“我一定要引爆一隻迦樓羅,慶賀這個世界上又少了一個宇智波呢!”


“……”


赤砂之蠍無語地看著自己的同伴,忍不住伸出手指叩了叩他的腦袋:“迪達拉,理智一點,他們的決鬥還沒有安排時間呢!”


“估計應該就在這幾天了吧!”


【收集免費好書】關注v.x【書友大本營】推薦你喜歡的小說,領現金紅包!


角都搖了搖頭,低聲嘟囔了幾句。


其實角都還真不太喜歡宇智波兄弟兩個,組織裏的兩個宇智波花錢都挺厲害的。


尤其是為了這場決鬥,宇智波鼬去了一趟木葉的貓婆婆忍具店,花了四百萬兩購買了雙份忍具。


四百萬兩,就是為了讓組織的人看一場戲?


媽的,有點兒浪費啊!


就不能看一場免費地戲嗎?


天道佩恩站在外道魔像的手指上,甕聲開口問道:“宇智波鼬,你和宇智波佐助之間的事打算什麽時候處置?


你和佐助之間可以自由商議,我會保證你們之間的決鬥不會受到任何人的幹擾。”


“非常感謝。”


宇智波鼬慢慢閉上了自己的眼睛,思索了一會兒之後,輕聲開口道:“那麽決鬥的時間就安排在後天吧!地點就在我們宇智波一族之前的某個據點之內。”


“很好。”


宇智波佐助咧了咧嘴,露出了一抹瘋狂的笑意:“那就安排在後天,等我我殺了你,就在那裏祭奠我們死去的族人!”


“真是的,不要太急躁嘛!”


一個人影忽然出現在宇智波佐助的身邊,拍了拍佐助的肩膀,正是上原奈落。


上原奈落抬頭打量著在場的眾人,輕笑道:“那為了烘托一下鼬先生和佐助君之間的氣氛,不如我們先來看看另一場兄弟之間的戰鬥,幫他們熱熱場子?”


兩個人影慢慢走了進來。


其中一個戴著兜帽,正是藥師兜。


另外一個人,長得有些潦草,看起來有些眼熟,正是鬼燈滿月的弟弟鬼燈水月。


迪達拉看到鬼燈水月現身之後,一雙眼睛都在放光:“哦哦哦哦,另一場兄弟大戲也要開始了嗎?”


鬼燈水月絮絮叨叨地開口嘟囔著:“喂,你這家夥不是說帶我來可以殺掉鬼燈滿月那個混蛋嘛!現在他人在哪裏…”


嘭!


還在說話的鬼燈水月被人一腳踹在了臉上,瞬間激蕩起了大片水花,正是能夠防禦物理攻擊的水化之術!


鬼燈水月的臉漸漸恢複成了原狀,一手抓住那隻襲擊他的腿,望著襲擊他的男人,輕笑道:“嘿,大哥,我們家族的水化之術可不是隻有你才能修煉,這麽貿然對我發動攻擊是不是太不理智了?”


“還是沒長大呢,水月!”


鬼燈滿月歎息了一聲,慢慢地搖了搖頭道:“你不知道自己孤身一人出現在這裏意味著什麽嗎?通靈之術·雷刀·牙!”


下一刻,林檎雨由利的雷刀出現在了鬼燈滿月的手中,直接劈在了鬼燈水月的身上!


一串電光將鬼燈水月包圍!


下一秒,鬼燈水月就狼狽地趴在了地上。


短短一瞬間,這對兄弟之間的戰鬥就已經結束,依舊還是以哥哥毆打弟弟的結果告終。


這實在是沒辦法。


水化之術被雷遁天克。


“這也太不公平了吧!”


上原奈落看了看借出忍刀的林檎雨由利,又同情地看了一眼被打翻在地的鬼燈水月,輕笑了一聲道:“水月是我們組織的新人,蠍前輩,把那柄忍刀給我吧!”


“我知道了。”


赤砂之蠍點了點頭之後,拿出了之前從再不斬手裏拿到的斬首大刀,甩手丟給了上原奈落。


“這也太危險了吧!”


上原奈落伸手接過忍刀,走到了鬼燈水月的身邊蹲了下來,將斬首大刀插在了他的麵前:“我答應過你的事,肯定會實現的嘛…不過你這小鬼可別讓我太過失望啊!”


上原奈落放下斬首大刀之後,看向了鬼燈滿月道:“既然宇智波兄弟之間的戰鬥放在後天的話,你們兩個之間的事就放在明天徹底解決,怎麽樣?”


“這…”


鬼燈滿月有些遲疑。


自從鬼燈滿月把林檎雨由利帶回曉組織之後,其實很長時間也沒有見過水月了。


不過鬼燈滿月倒是知道自己的弟弟一直在忍界受人保護著,顯然應該就是上原奈落的安排。


剛才交手的一瞬間,鬼燈滿月發現他這個弟弟好像沒什麽太大長進的樣子,讓鬼燈滿月有點兒難受。


上原奈落拍了拍鬼燈滿月的肩膀,輕笑道:“要打得認真一點,免得不小心殺掉自己的弟弟,給他一個教訓不就好了?”


“是。”


鬼燈滿月點了點頭,答應了下來。


第二天。


曉組織全員都在圍觀鬼燈兄弟的內戰。


上原奈落原本以為鬼燈滿月應該會嚴重放水,在竭力戰鬥之後敗給自己的弟弟,他都打算隨時出手救人了。


萬萬沒想到的是,鬼燈滿月這家夥絲毫沒有留手,把他的弟弟鬼燈水月打得很慘,哪怕鬼燈水月手握斬首大刀,也被鬼燈滿月手持著鮃鰈輕鬆擊敗。


原本是一場弟弟複仇的戲碼,卻被鬼燈滿月兄弟兩個演成了弟弟永遠隻能是個弟弟的搞笑喜劇。


上原奈落看得滿臉迷茫。


鬼燈滿月這人怎麽不放水啊!


好像也對,鬼燈滿月沒有必要放水,他的身上也沒有了重病,他也沒什麽眼睛要給弟弟的狗血戲碼。


“這是他親弟弟嗎?”


“不是說,鬼燈滿月為了自己的弟弟犧牲很多嗎?”


“這到底是什麽情況?怎麽對他的弟弟下手那麽狠?”


“鬼燈滿月這家夥是不是騙我們的啊!”


曉組織的成員們也是一片茫然。


當年鬼燈滿月加入曉組織的時候,就曾經提到過他是為了磨煉自己的弟弟,希望大家見到他的弟弟時高抬貴手放一馬。


林檎雨由利也是知道真相的一員,開口解釋道:“可能是水月的實力實在太差,不能讓滿月大哥滿意吧!”


幹柿鬼鮫咧了咧嘴笑道:“看來我們組織內第一場兄弟大戰,是身為兄長的一方獲勝了呢!”


幹柿鬼鮫說完之後,意有所指地看了一眼宇智波鼬,輕笑著繼續道:“第二場,還會是這樣嗎?”


應該會是這樣吧?


曉的成員們早就認可了宇智波鼬的實力,他們都認為宇智波鼬應該也會在生死決鬥中獲勝。


畢竟鬼燈滿月這個嘴裏疼愛弟弟的兄長,卻把自己的弟弟打得很慘,宇智波鼬這個成天拿自己弟弟修煉幻術的家夥,會不會把佐助直接剁成七八段啊?


角都思索了一會兒之後,忽然開口提議道:“明天我要在開個賭局,我來坐莊,有什麽人要下注的嗎?”


角都有點兒想趁機掙點兒錢了。


可惜的是,曉組織內部禁止賭博。


鬼燈兄弟之戰結束後的直接結果,就是上原奈落接到了宇智波佐助的邀請,這個小崽子實在有點兒沒信心了。


宇智波佐助敲開了上原奈落的房門:“喂,上原,你上次不是說和我戰鬥一場,測試一下我的力量的麽?”


“嗯。”


上原奈落點了點頭。


誰還不喜歡割韭菜啊!


現在佐助又長了一茬韭菜,剛好可以割一截了!


宇智波佐助握緊了自己的拳頭,沉聲道:“那就今天下午吧,我們現在去找個地方,免得被其他人發現。”


“好。”


上原奈落答應得非常爽快。


甚至為了不耽誤宇智波佐助和宇智波鼬的決鬥,上原奈落還友好地表示他將會提供醫療服務,保證不會耽誤他們之間的決鬥。


前腳答應了佐助之後,上原奈落後腳立刻就把這件事告訴了幹柿鬼鮫,讓鬼鮫偷偷告訴了宇智波鼬。


曉組織基地之外的未名湖。


除了上原奈落和宇智波佐助兩個對決的選手,還有偷偷旁觀的幹柿鬼鮫和宇智波鼬。


上原奈落站在湖邊,緩緩虛坐了下去,一座水化的座椅出現在了他的身下,拖住了他的身體。


別的不說,這一手水遁忍術的造詣的確驚人。


宇智波佐助的臉上都未免有些驚訝地望著這一幕。


上原奈落好整以暇地歪著頭靠在椅子上,輕聲道:“除了萬花筒寫輪眼的瞳術我沒有辦法模擬以外,其他的任何忍術、體術和幻術,我都會盡可能地模擬出來。”


“非常好。”


宇智波佐助點了點頭,沉聲道:“反正我現在已經想到辦法破解鼬那個家夥的月讀了…”


“那就讓我來檢驗一下吧!”


上原奈落慢慢抬起頭注視著宇智波佐助,手中的兩道藍色查克拉猶如絲線一般飛向了宇智波佐助,在佐助略有些驚愕的目光中,進入了他的大腦之內!


上原奈落慢條斯理地調動自己的手指,操縱著那兩道藍色的查克拉,聲音漸漸有些虛幻:“佐助,這個幻術會讓人在兩秒之內經曆一生中最恐怖的噩夢,你真的能破解嗎?”


“啊啊啊啊啊啊啊…”


宇智波佐助痛苦地嘶吼出聲。


下一刻,佐助就單膝跪倒在地!


無邊無際的鮮血沾染了他的腦海,那個一生絕對不會忘記的噩夢又一次襲上了宇智波佐助的大腦之內!


宇智波佐助萬萬沒有想到,戰鬥剛剛開始,自己就會中了上原奈落的幻術,場景依然是那一晚的滅族之夜!


這他媽是什麽神展開!


哪兒有人一上來就放大招的!


兩秒之後。


宇智波佐助喘著粗氣怒視著上原奈落,眼神中的怒意幾乎能夠溢出他的眼眶:“上原奈落,這是什麽幻術?”


“無言恐懼,隻是一種微不足道的幻術,比起宇智波鼬的月讀還要弱小無數倍。”


上原奈落靠坐在水椅上,慢慢揮動著自己的手指,散去了查克拉,冰冷的目光注視著宇智波佐助,勾了勾自己的嘴角:“現在,你真的覺得自己能夠破解月讀嗎?”


“有一點你說的沒錯。”


宇智波佐助緩緩站起身來,重新拔起了自己的忍刀:“你的幻術的確和月讀差了很多,但是我已經不再是過去那個我了,這種程度的幻術攻擊我早就已經習慣了!”


宇智波佐助的雙目漸漸化為一雙猩紅色的血瞳,緊緊地盯著上原奈落開口道:“別在用這種小把戲了,來點兒別的吧!那一夜的恐懼,我幾乎每一天都能夢到!”


“很好。”


上原奈落拍了拍自己的手掌,輕聲誇讚道:“就是這種不屈的鬥誌,佐助,我開始有點兒欣賞你了。”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