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二章 上原,這是新加入月之眼計劃的藥師兜!
loading...

天照黑炎的包圍圈內。


宇智波鼬隻能挑選這個地方和漩渦鳴人會麵,因為隻有這樣才不會被人注意到他做了什麽,這是他為宇智波佐助留下的後手。


原本宇智波鼬見到佐助對待自己昔日朋友的時候,心裏已經打算放棄讓佐助回到木葉了;結果漩渦鳴人的做法又讓宇智波鼬認為佐助的未來還有希望。


隻要佐助的朋友還願意接納佐助的時候,宇智波鼬認為宇智波佐助還是回到自己的家鄉比較好。


既然漩渦鳴人這麽執著地想要讓佐助回去的話,宇智波鼬就想要把這一層保險放在漩渦鳴人的身上。


可惜的是,宇智波鼬剛剛把他和漩渦鳴人圈起來,漩渦鳴人忽然分出兩個影分身,飛快地凝聚出了自己剛剛學會的忍術!


“風遁·螺旋手裏劍!”


“……”


宇智波鼬的臉色一變。


這個區別對待也差得太多了吧?


哥哥和弟弟的待遇差別這麽大嗎?


漩渦鳴人見到佐助的時候隻用了一個影分身和螺旋丸,見到他的時候上來就直接一發螺旋手裏劍!


宇智波鼬的臉色有點兒不太好看,緊緊地盯著漩渦鳴人手中的風遁螺旋手裏劍,麵上裝作平靜地誇讚道:“非常可怕的風遁忍術,即使是我被擊中之後也會很危險。”


“這可是我辛苦研究出來的…”


漩渦鳴人臉上露出了一抹自信的笑容,認真地開口道:“特意為你們曉的人準備的忍術…”


“可惜。”


宇智波鼬搖了搖頭,眸色閃過一道紅光:“那你剛才為什麽不用這個忍術攻擊佐助呢?這樣的話,他剛才可是想殺掉你啊!”


“我是拿佐助當作自己的兄弟的。”


漩渦鳴人臉上頓時變得一臉鄭重,沉聲道:“我可和你這種家夥不一樣,不論如何,我是絕對不會傷害佐助的…”


“那我們換個地方談談吧!”


宇智波鼬的臉色也變得鄭重起來,他眼中的三勾玉寫輪眼已經變成了萬花筒,萬花筒寫輪眼瞳術發動了!


宇智波鼬的聲音漸漸有些低沉:“月讀…”


下一秒之後,漩渦鳴人就感覺周圍的環境陡然發生了變化,他竟然莫名奇妙出現在了一個血紅色的世界。


這就是宇智波鼬的月讀精神空間!


“我已經知道了你想帶佐助回到木葉。”


宇智波鼬的身影漂浮在空中,慢吞吞地開口問道:“漩渦鳴人,剛才你已經看到了,佐助已經出手想要殺了你,如果他將來和曉去襲擊木葉的話,你會怎麽選擇呢?”


宇智波鼬的聲音仿佛充滿了蠱惑,他的聲音有些縹緲讓人捉摸不定:“在木葉和佐助之間你會如此選擇呢?為了守護木葉,選擇殺掉宇智波佐助嗎?作為忍者,有時候的確不得不麵對某些情況做出一些殘酷的選擇…”


“哈,這種選擇嗎?我才不會!”


漩渦鳴人冷冷地打量著宇智波鼬,捏緊了自己的拳頭道:“我會守護好木葉,也不會殺掉佐助的!”


宇智波鼬慢慢垂下了自己的眼瞼,幽幽地歎了一口氣道:“嗯?真是一個天真的…”


“喂!”


漩渦鳴人忽然打斷了宇智波鼬的話,咧了咧自己的嘴角,撥弄了一下自己的忍者,高聲道:“其實我一直非常討厭你們曉的人,但是上一次我卻覺得那個叫赤砂之蠍的家夥有一句話說的沒錯…”


漩渦鳴人緊緊地盯著一字一句地開口道:“一個忍者怎麽可以為了村子殺掉自己的同伴,那麽這不是忘掉村子的存在,其實是為了保護同伴的嗎?”


漩渦鳴人猛地舉起了自己的拳頭,擲地有聲道:“所以我會守護木葉,並且一定會把佐助從曉裏麵救出來!有話直說,說到做到,這就是我的忍道!”


“……”


宇智波鼬滿臉震驚地望著漩渦鳴人。


這一刻,宇智波鼬心裏竟然不由自主地想要相信他。


這個叫漩渦鳴人的小鬼,真的是不簡單,佐助還真是幸運啊,竟然能夠遇到這樣的朋友。


月讀空間的天空中,無數烏鴉開始紛飛起來,宇智波鼬的聲音漸漸變得越來越空洞,卻又仿佛無處不在一樣。


“我會把自己的力量分給你,就當作是為了有朝一日你們之間不會互相殘殺的保障,希望這份力量永遠不會使用吧!”


下一刻,漩渦鳴人的眼光一凝,因為一隻烏鴉竟然憑空進入了他的嘴裏,甚至被他吞入了腹中!


這到底是什麽鬼東西啊!


隻可惜身在月讀空間之中,漩渦鳴人根本無力反抗,隻能任由宇智波鼬將這隻烏鴉塞入他的嘴裏。


做完了這一切之後,宇智波鼬的竟是臉上隱隱露出了一抹笑意,天空中的血色漸漸開始消散,月讀空間轉眼之間瓦解了。


月讀結束之後。


漩渦鳴人不由自主地跪在地上,想要張口吐出那隻被吞進小腹中的烏鴉:“這到底是怎麽回事?”


“喂,鳴人,沒事吧!”


旗木卡卡西用神威寫輪眼終於將天照之火全部吸收進入了神威空間之內,有些擔心地衝了過來。


旗木卡卡西低頭撫摸著漩渦鳴人的額頭,沉聲道:“宇智波鼬,你對鳴人使用了自己的萬花筒瞳術麽?”


“嗯,好了,就這樣吧。”


宇智波鼬慢慢地閉上了自己的眼睛,似乎根本不在意旗木卡卡西,整個人化作無數烏鴉紛飛。


與此同時。


幹柿鬼鮫也看到了這一幕,他抽身撤出了戰場,高聲道:“鼬先生,那我們現在撤退吧!”


“可以。”


宇智波鼬點了點頭。


幹柿鬼鮫確保撤退的消息傳到上原奈落那裏之後,撫摸著自己的戒指,低聲道:“佩恩大人,差不多角都他們已經撤到安全區了吧?我們這支掩護部隊也可以撤退了嗎?”


佩恩還沒有開口回答。


反倒是操控著象轉傀儡的迪達拉回應道:“你們撤吧!後續木葉忍者的追擊就交給我來解決吧!我要讓你們見識一下,什麽才是真正的藝術!”


“可以。”


佩恩點了點頭之後,沉聲吩咐道:“那麽你們兩個就撤回來吧,剩下的阻斷追擊的任務就交給迪達拉和蠍來解決!”


這一場戰鬥就此宣告結束。


曉組織耗費了一堆象轉傀儡的力量,六名成員總算成功撤回了雨之國境內,似乎每個人有小心思的人,好像都在這場戰鬥中達到了自己的目的。


迪達拉的象轉傀儡自爆之後,直接阻斷了木葉追擊曉的可能;輝夜君麻呂的象轉傀儡敗在了李洛克和日向寧次的合擊之下;白的傀儡也因為查克拉耗盡而消散。


木葉的戰場上。


卡卡西和邁特凱望著一具具古怪的屍體,臉色都有點兒不太好看,他們似乎被曉的人耍了啊!


“卡卡西隊長!”


恰好這個時候佐井,前來傳遞了緊急情報,聲音急促地開口道:“自來也大人他們遭到了攔截,所以未能趕到戰場!”


“攔截?”


“是。”


#送888現金紅包# 關注vx.公眾號【書友大本營】,看熱門神作,抽888現金紅包!


佐井飛身跳下飛鳥,臉色緊張地開口道:“三代目火影,四代目火影攔住了自來也大人的小隊;二代目火影,二代目水影,攔住了五代目火影大人的小隊!”


“穢土轉生?”


旗木卡卡西立刻反應了過來。


佐井點了點頭之後,沉聲道:“是,或許是大蛇丸的傑作,自來也大人還在支撐,但是綱手大人的小隊…他們現在已經幾乎逼近崩潰的邊緣了!”


佐井的匯報並沒有錯。


自來也和豬鹿蝶三個人還能夠支撐下去,純粹是四代火影波風水門單純隻是用了仙術,否則的話開啟了九尾模式的波風水門,不是他們能夠輕易拖延住的。


眾所周知。


波風水門的戰鬥從不拖延。


畢竟他可是忍界最快的男人。


至於綱手、照美冥、我愛羅和上原奈落幾個人的小隊,實實在在地支撐不下去,是因為上原奈落親自操控著二代火影進行戰鬥!


這就對他們的戰況很尷尬了。


尤其是現在的局麵下,二代火影幾乎以一人之力戲耍著他們這支小隊,二代水影隻在旁邊放幾個水鐵炮之術打打支援就行了。


我愛羅站在砂墊之上,瘋狂地催動著體內的查克拉,操縱著地麵化為黃沙,朝著二代火影的位置席卷而去:“流砂瀑流!”


然而迎接我愛羅的,隻是二代火影千手扉間隨意結出幾個手印釋放出來的忍術:“水遁·爆水衝波!”


轉瞬之間無數黃沙就被水浪衝散!


倘若不是上原奈落釋放出來水陣壁擋下了攻擊,他們四個人都要被浪花席卷而走。


上原奈落玩得不亦樂乎的時候,收到了其他地方傳來的消息,經過宇智波帶土的確認,宇智波鼬對漩渦鳴人使用了月讀,隻是漩渦鳴人的狀態似乎還不錯。


或許宇智波鼬將那隻別天神的烏鴉交出來了?


上原奈落思索了一會兒之後,豎起了自己的手指,讓受他控製的忍者準備全員撤退,結束這次為了一隻烏鴉開演的大戲。


至於接下來的事,就是試探一下宇智波鼬了。


幾位穢土轉生的火影紛紛撤退,綱手和自來也終於匯合在了一起,也得到了這次戰鬥中的損失。


因為莫名其妙地遭遇到了穢土轉生者的攔截,木葉忍者們功勞最大的竟然是邁特凱和卡卡西兩個班,他們最大的成果竟然是幹掉了幾個曉組織的傀儡。


既然沒能捕獲曉的成員,上原奈落、照美冥和我愛羅也沒有逗留,很快就離開了火之國。


綱手幾乎要被氣爆炸了!


這一次可是讓她在同盟國之間狠狠丟了一場顏麵。


“立刻查清大蛇丸的蹤跡!”


綱手在回到木葉之後,對木葉暗部大發雷霆:“如果他是活人,我要見到他的人;如果他是死人,我要見到他的屍體!”


“如果找到了呢?”


自來也揉著自己的額頭提出了問題:“大蛇丸的手中或許控製著五位以上的影級人物穢土轉生體,我們有能力解決掉他嗎?何況他為什麽會出手幫助曉呢?”


“至少也要先查到他的情報!”


綱手捏著自己的拳頭,冷聲開口道:“不論是大蛇丸,還是曉的情報,都必須盡快收集齊全。”


“好吧…”


自來也歎了一口氣道:“這一次見到水門,也並不全部都是壞消息,我也發現了培養鳴人的新思路,必須讓鳴人去學習仙人模式了,也要讓他慢慢嚐試著和九尾進行溝通。”


波風水門一直在戰鬥中使用仙人模式,隻不過他已經言明自己解除九尾模式,是因為九尾模式的力量太過強大。


這讓自來也重新有了新的心思。


漩渦鳴人這個弟子,說不定可能是木葉新的希望。


“嗯。”


綱手看了一眼自來也,低聲道:“想要消滅曉的話,單單憑借我們的力量還稍微有些不足,除了讓村子裏的後輩們加強鍛煉以外,或許還需要想辦法拉攏一些其他幫手。”


“什麽幫手?”


“山椒魚半藏。”


綱手合攏了自己的手掌,沉聲道:“如果下次再有遇到曉的情報,我們必須集合所有能夠集結的力量,才有機會將他們一網打盡,原本我不想要借助那個老家夥的力量…”


“半藏那個家夥…”


自來也想起了他們年輕時遇到半藏的時候險些喪命,忍不住開口歎道:“那個家夥的確很強,如果他也能和我們聯合起來,參與一次圍剿曉的話,消滅曉的確會多出一份強大的力量。”


“問題在於半藏不肯出來…”


綱手頭疼地按壓著自己的眉心,輕聲解釋道:“我在上原奈落那個小鬼離開之前,讓他向山椒魚半藏提出了這個要求,那個小鬼隻說他會稟報半藏,結果並不能確定。”


“那就沒有辦法了。”


自來也揮了揮手,輕笑道:“與其相信半藏那個家夥,不如相信鳴人會創造奇跡哦!我先送鳴人去妙木山了!”


木葉村這邊有些沮喪。


曉的這邊倒是有些熱鬧。


上原奈落認為既然藥師兜已經出麵幫忙,不如借此機會現身接受黑絕的招攬,加入曉組織和月之眼小團隊。


因此,當上原奈落回到曉組織基地的時候,黑絕殷切地向上原奈落介紹了藥師兜:“這位是藥師兜,一位加入了我們月之眼計劃的新人,上原你應該認識吧?”


“我們曾經見過。”


上原奈落朝著藥師兜伸出了自己的手掌,冷冷地望著他開口道:“沒想到有一天會在這裏見到你呢…大蛇丸的走狗。”


這一刻,他仿佛和藥師兜有著深仇大恨一般。


正當黑絕想要開口勸和的時候,上原奈落望著藥師兜繼續出聲警告道:“藥師兜,既然絕前輩邀請你加入了月之眼計劃,希望你要對得起絕前輩的期待。”


“我隻是想要看看月之眼計劃會多麽有趣。”


藥師兜勾了勾自己的嘴角,慢慢地推了推自己的眼睛,仿佛一條蛇一樣緊盯著上原奈落。


“嗬嗬嗬嗬…肯定會非常有趣,這可是能夠為整個忍界帶來和平希望的月之眼計劃,你的到來讓我們的實力更強了!”


黑絕陰森森地笑了幾聲之後,滿意地看到了上原奈落剛才的表現,輕聲道:“那麽以後的時間,兜,你在曉裏麵聽從上原的意誌行事,他現在就是我們月之眼計劃的負責人。”


“是。”


藥師兜謙遜地點了點頭。


至於藥師兜的心裏,開始思考黑絕這種生物到底是怎麽形成的,這種生物的智商很有問題,和白絕那種生物差不多吧?


整個月之眼計劃之前一共剩下了三個人,除了黑絕以外,就是上原奈落和幹柿鬼鮫,這兩個人都是臥底。


新加入進來的藥師兜…


依然是上原奈落的臥底。


這個月之眼計劃已經成了一個絕對漏風的篩子,不論是進度還是其他的事,每個環節都已經被上原奈落徹底把控。


黑絕這種東西怎麽還能開心地笑出聲呢?


媽的智障!


黑絕不知道藥師兜在質疑它的智商。


黑絕是真的開心,它的確是真誠地渴望著藥師兜的加入,這就可以旁敲側擊地向藥師兜詢問複活宇智波斑的進度了。


可惜藥師兜是個老間諜了。


麵對黑絕的旁敲側擊,藥師兜直接以一個科學家的素養回應:“根據我的判斷,宇智波斑現在複活的話還遠遠不是他的全盛時期,現在複活的話也有些太浪費這位忍界修羅的遺體了呢!”


“好。”


黑絕點了點頭,沉聲道:“如果需要任何幫助的話,需要任何材料的話,可以直接來找我。”


“好的。”


藥師兜勾了勾自己的嘴角。


等到黑絕潛入地底離開之後。


藥師兜衝著上原奈落低下了頭,恭恭敬敬地開口道:“奈落大人,宇智波斑的複活已經準備好了。”


“等我的通知吧!”


上原奈落挑了挑眉毛,帶著藥師兜走向了曉的基地,一邊開口問道:“鬼燈水月的蹤跡知道嗎?把他也帶過來吧!”


“是。”


藥師兜點了點頭。


上原奈落望著曉組織基地門口的木製鳥居牌坊,眯起了自己的眼睛:“那就讓鬼燈滿月和鬼燈水月兄弟,在宇智波那對兄弟之戰交手前,給他們打個樣吧!”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