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一章 宇智波兄弟和木葉第七班(三更送到!)
loading...

“打得好啊,四代目!”


上原奈落心裏誇了一句水門之後,開始專心致誌地應對他們這邊的戰場。


綱手、照美冥和我愛羅三個人外加上他這個臥底,想要戰勝二代火影和二代水影的組合,實在是難如登天。


上原奈落要做的事非常簡單,那就是在二代火影或者二代水影釋放水遁忍術的時候,他使用相同的水遁忍術進行抵消。


單單隻是這個作用。


就讓綱手等人放鬆了不少。


二代火影和二代水影的水遁術式的威力,在場的所有人都心知肚明,上原奈落不可謂不賣力。


一個臥底既然可以劃水,為什麽要幹活兒?


上原奈落的心思立刻飛到了宇智波帶土那裏,畢竟那個地方才是整個戰場的核心區域,也是這場大戲的中心舞台。


赤砂之蠍和迪達拉的象轉傀儡迎擊著其他的合圍小隊,減少幹柿鬼鮫他們之間的壓力。


旗木卡卡西的第七班和邁特凱的第三班終於撞上了曉組織的成員,也遇到了他們的對手宇智波鼬,幹柿鬼鮫,宇智波佐助(象轉傀儡),白(象轉傀儡),輝夜君麻呂(象轉傀儡)。


“那頭珍獸就交給我吧!”


幹柿鬼鮫咧了咧嘴,扛起了自己的鮫肌大刀衝了過去,冷聲吩咐道:“至於他麾下的那群小鬼,就交給你了,君麻呂。”


“是,鬼鮫前輩。”


輝夜君麻呂點了點頭,身上竄出了無數根骨刺,衝向了李洛克和日向寧次等人!


“我來掩護你們!”


白站在團隊最後方,望著衝來的木葉忍者們,合起了自己的手掌,低聲道:“冰遁·冰千本!”


無數根冰針飛了過去!


天天拉開了一幅卷軸,合攏了自己的手指,沉聲道:“封印術·開!”


一個方方正正的石頭被她解除封印,豎了起來,擋下了襲來的無數根冰針,這一次交鋒也拉開了第三班和他們宿命對手的戰鬥!


【領紅包】現金or點幣紅包已經發放到你的賬戶!微信關注公.眾.號【書友大本營】領取!


至於旗木卡卡西和第七班…


宇智波鼬和宇智波佐助注視著他們。


宇智波佐助輕蔑地望著衝來的第七班,也不去看自己的兄長,冷聲開口道:“這裏交給我吧!”


“……”


宇智波鼬沉默了一會兒,開口提醒了一句:“你這具身體隻有自己本體的三成查克拉。”


“三成麽?”


宇智波佐助慢慢拔出了自己的忍刀,滿臉鄙夷地望著旗木卡卡西和第七班的眾人:“三成的查克拉,足夠解決他們了!”


宇智波佐助直接衝向了第七班的隊伍!


漩渦鳴人和春野櫻看到宇智波佐助之後,原本還有些驚喜,沒想到竟然能在這裏見到佐助的身影,隻是他們看到佐助的動作之後,兩個人都有些笑不出來。


旗木卡卡西打量了一圈周圍,低聲道:“沒記錯的話,應該還有四個曉的成員不見蹤影,注意小心警惕!”


“卡卡西老師…”


漩渦鳴人握緊了自己的拳頭,沉聲道:“你們在這裏準備迎接其他敵人,我去把佐助帶回來!”


說完之後,漩渦鳴人也不等旗木卡卡西反對,飛身朝著宇智波佐助的方向迎了上去!


春野櫻神色緊張地望著昔日的兩個隊友交鋒,遲疑地看向了旗木卡卡西:“卡卡西老師,不能去製止他們嗎?”


“宇智波鼬還沒有出動…”


旗木卡卡西沉吟著搖了搖頭,看向了不遠處注視著這一切的宇智波鼬,他又轉頭吩咐佐井:“佐井,這裏你的動作最快,立刻去看看到底是什麽情況,為什麽自來也大人和綱手大人還沒有趕過來!”


“是!”


佐井非常有大局觀,他更重視任務,立刻畫出一隻雲間鳥,騰空飛向了主戰小隊的預定路線。


隻留下旗木卡卡西注視著還未有任何動作的宇智波鼬,春野櫻也緊盯著著交鋒在一起的漩渦鳴人和宇智波佐助…


“還是這麽弱小呢,鳴人!”


宇智波佐助的刀術非常快,時隔多年的時間,他手中的忍刀快得幾乎讓漩渦鳴人難以跟上他的動作!


交手之後沒多久,宇智波佐助就輕而易舉地突破了鳴人苦無的防禦,在漩渦鳴人的身上劃出了幾道傷口。


“跟我回去吧,佐助!”


漩渦鳴人咬了咬牙,握緊了自己的手中的苦無,直直地盯著滿臉陰沉的故友,沉聲道:“佐助,我不想殺了你。”


“這麽多年過去,你的嘴巴還是這麽淩厲!”


佐助慢慢翻轉著自己的忍刀,指了指遠處的宇智波鼬,輕笑道:“看到了嗎?我的仇人就在那裏,很快我就能殺了他!”


等到宇智波鼬回到雨之國之後,他們兄弟之間就會展開一場生死決鬥,宇智波佐助就能正大光明地挑戰宇智波鼬。


宇智波佐助咧了咧嘴,臉上露出了一抹瘋狂的笑容:“我努力了這麽多年,馬上就要實現自己的夢想,你還在對我說教?漩渦鳴人,你隻剩下了一張嘴巴嗎?”


“……”


漩渦鳴人沉默了一會兒之後,平靜地搖了搖頭道:“佐助,我不想對說教,我理解你的一切,我知道你想要做的事…但是無論如何,你也不該加入曉,那是一群正在毀滅和平的怪物!”


“不,你不理解。”


宇智波佐助重新舉起了自己的忍刀,勾了勾自己的嘴角:“加入曉,是我想要的,跟你們這群弱小的家夥待在一起,我已經受夠了,猛獸是不會和綿羊走在一條路上的。”


宇智波佐助的眼眶中漸漸顯露出了三枚勾玉的寫輪眼,他慢吞吞地開口道:“鳴人啊,曉可不是怪物,真正的怪物,不是你這樣體內有著怪物的家夥嗎?”


春野櫻不敢置信地望著宇智波佐助,幾乎不敢相信他口中的話:“佐助君,你在說什麽啊!鳴人是我們的朋友!”


“我沒有朋友。”


佐助皺了皺自己的眉頭,渾身殺氣四溢地打量著春野櫻和漩渦鳴人:“你們隻是我在成長路上的絆腳石而已,現在的我隻是想要搬走你們這些石頭。”


“原來你一直是這樣想的嗎?”


漩渦鳴人握緊了自己的拳頭,身上的查克拉漸漸變得暴躁起來,下一刻他像是一頭雄獅一樣衝向了宇智波佐助:“但是我可不管那麽多,不管你說什麽,這一次我都會把你留下來!”


如果這一次放走了佐助,下一次不知道什麽時候才能把佐助帶回來了,綱手和卡卡西都曾經說過曉的危害,誰知道佐助將來會不會闖下大禍!


“……”


宇智波佐助皺了皺眉頭,看著衝過來的漩渦鳴人,飛起一腳踢中了他的胸膛,輕聲罵了一句:“白癡。”


隻是讓他萬萬沒想到的是,漩渦鳴人竟然死死地抱著他的腳不肯撒手,一個仰麵將他摔向了大地!


“白癡!”


宇智波佐助又罵了一句之後,周身放出一道道雷電,直接將漩渦鳴人擊倒在地,自己則甩手單膝跪在了地上!


宇智波佐助檢查自己傀儡身體的查克拉,皺了皺自己的眉頭:“不能隨便亂用忍術…否則查克拉不夠的話,很快這具傀儡的身體就撐不住了。”


即使是三成查克拉的身體傀儡,佐助也不想輸在漩渦鳴人的身上,這是他固有的驕傲。


問題是…


他的對手是從小就查克拉充沛的漩渦鳴人。


“影分身之術!”


漩渦鳴人立刻分出上百個影分身,上百個影分身朝著佐助的位置衝了過來:“佐助,我可是和過去完全不一樣了!”


“哼,沒什麽區別!”


宇智波佐助甩了甩自己的忍刀,輕蔑地開口道:“綿羊再多,也不可能咬傷猛虎…”


佐助非常有自信。


哪怕隻是依賴自己的刀術,他也認為自己能把漩渦鳴人的影分身殺得幹幹淨淨。


然而正當佐助衝向那些影分身的時候,他的背後忽然鑽出了一個漩渦鳴人,握著一枚螺旋丸砸在了他的腰上!


隻是一擊,就將佐助直接打倒在地!


宇智波佐助臉色難看地望著無數個漩渦鳴人的影分身壓了上來,心裏開始思考背後襲擊他的漩渦鳴人是什麽時候布置的。


“就在你剛剛使用過雷遁忍術之後,我就偷偷分出了一個影分身,變成了草的模樣躲藏起來…”


漩渦鳴人的聲音裏有一絲洋洋得意:“我說過了,我和過去不一樣了,我現在變得可是超乎你想象得強大!”


“白癡永遠都是白癡!”


地麵上的宇智波佐助聽著漩渦鳴人洋洋得意的聲音,忍不住罵了一聲,他在等待著螺旋丸的查克拉紊亂效果結束,漩渦鳴人這家夥是在等待著什麽?


難道是等待著他投降嗎?


地下被一群影分身控製的宇智波佐助驟然變成了一個漩渦鳴人的影分身,他使用著漩渦鳴人的分身釋放了一次替身術,整個人瞬間脫離了困境。


下一刻,宇智波佐助毫不客氣地揚起了自己手中的忍刀:“雷遁·千鳥千本!”


無數根雷電千本射穿了漩渦鳴人的影分身,將他的影分身殺得一幹二淨,隻剩下漩渦鳴人的本體孤零零地站在原地。


宇智波佐助漫不經心地朝著漩渦鳴人再度舉起了自己的忍刀:“雷遁·千鳥銳槍!”


一根長長的雷電刺穿了漩渦鳴人的手臂!


正當漩渦鳴人捂著自己手臂的時候,宇智波佐助的身影驟然出現在了漩渦鳴人的身邊,揮起了自己的忍刀刺入了漩渦鳴人的肩膀,將他釘在了地上!


“雷遁·千鳥刃!”


宇智波佐助絲毫不在意地上受到雷遁忍術攻擊不由自主皺眉的漩渦鳴人,他隻是低聲道:“如果不是因為曉的限製,我現在就取了你的性命!”


一柄苦無忽然落在了佐助的脖頸間。


春野櫻握緊了那隻苦無,聲音中猶自有些顫抖道:“佐助君,放開鳴人!”


“你也想與我為敵嗎?”


宇智波佐助抬眼看了一眼春野櫻,猛地拔出了自己的忍刀,冷聲開口道:“小櫻,你的膽量變得很大!”


春野櫻咬了咬自己的嘴唇,滿臉冷漠道:“如果是為了救下鳴人的性命,我不在意攻擊村子裏任何一個叛忍!”


“哼,差不多就到這裏吧!”


宇智波佐助勾了勾自己的嘴唇,忽然一腳踢中了春野櫻的小腹,將她整個人踢飛了出去:“這一次算你們運氣好,下一次的話,你們可就沒這麽好的運氣了…”


說完之後,宇智波佐助的模樣漸漸消散。


因為佐助使用的雷遁忍術基本上查克拉消耗都不算低,這麽快就耗盡了這具傀儡中的查克拉。


一具稀奇古怪的屍體落在了地麵上。


宇智波佐助的身體消失之後,宇智波鼬的身影立即動了,他並非出現在旗木卡卡西的身邊,反而是落在了漩渦鳴人的身邊。


正當旗木卡卡西飛身要趕過去支援的時候,宇智波鼬和漩渦鳴人的身邊陡然掀起了一股熾熱的黑炎,將他們兩人包圍在裏麵!


正是萬花筒瞳術中的天照!


旗木卡卡西驚愕不已地望著這一幕,他隻能注視著黑炎包圍圈之中,宇智波鼬伸手捏住了漩渦鳴人的脖頸,他似乎是釋放了某種幻術,因為漩渦鳴人幾乎立刻就變得有些雙目無神。


天照黑炎迅速灼燒,遮擋了卡卡西的視線。


旗木卡卡西心急如焚,隻能發動自己的萬花筒瞳術神威抽取了天照黑炎,試圖打開一條通道。


神威空間之內。


宇智波帶土潛藏在裏麵,奉命監視著外界宇智波鼬和漩渦鳴人的舉動,忽然感覺神威空間裏有一絲灼熱感。


一朵朵天照黑炎從天而降,落在了神威空間之內。


宇智波帶土慢慢抬起頭,望著神威空間內不知什麽時候忽然出現一個時空間漩渦正在掉落著黑炎,讓他的臉色忍不住一黑。


怎麽什麽東西都往神威空間裏送!


旗木卡卡西這個混蛋,你他媽用神威寫輪眼發動攻擊之前,能不能先考慮一下神威空間裏有沒有住人啊!


“混蛋…”


宇智波帶土捏緊了自己的拳頭,咬緊了自己的牙關:“卡卡西,等我探聽到宇智波鼬的秘密…遲早…遲早…給我等著!”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