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章 選擇屈服的波風水門和絕不退讓的自來也
loading...

在失去了自己的意誌之後,穢土轉生體的戰力可謂是忽高忽低,純粹是憑借著自己的本能進行戰鬥。


不過毋庸置疑的是,年老體衰的三代火影猿飛日斬獲得了穢土轉生體之後,他的戰力提高了很多。


“手裏劍影分身之術!”


猿飛日斬甩手擲出一柄巨大的手裏劍,合攏了自己的手指飛快結印,那柄手裏劍瞬間密密麻麻地分出了一堆影分身,朝著自來也和豬鹿蝶的方向射去!


“土遁·土流城璧!”


自來也同時合手結印,釋放出一道土流城璧擋在了巨型手裏劍的麵前,哪怕是厚厚的城牆也被手裏劍切出了一條條裂痕!


自來也忍不住皺了皺自己的眉頭,心有餘悸地開口道:“老頭子下手還真狠啊!”


然而正當自來也鬆了一口氣的時候,四代火影波風水門清澈的聲音出現在了他的耳中:“手裏劍影分身之術!”


這讓自來也差點兒忘了!


波風水門和猿飛日斬一樣,兩個人其實都擅長手裏劍影分身之術,隻是他們側重的方向不一樣!


波風水門伸手朝著空中擲出了一柄手裏劍之後,雙手飛快的合手結印,速度比猿飛日斬快了不止一分!


下一秒,那柄小巧手裏劍驟然分裂出無數分身!


就像是黑夜的空中那些密密麻麻閃爍的星星一樣,緊接著這些星星就從天空墜落了下來!


那些密密麻麻不可計數的流星都是波風水門釋放手裏劍影分身之術的傑作,每一個忍術在波風水門的手中,都會被他研究出極其強大的威力!


“火遁·豪龍炎彈!”


自來也飛快地合攏了自己的手掌,張口朝著落下的手裏劍噴湧出一股強大的烈焰灼燒著空中密密麻麻的手裏劍!


漫天的手裏劍在火焰的攻擊下化為煙霧消散。


哪怕是手裏劍的影分身,終究還是影分身,隻要遇到足夠強大的攻擊就會消失。


“呼,總算是解決了麽?”


秋道丁座站起身來,搖頭望著遠處的波風水門,輕聲道:“水門這家夥還是那麽可怕呢…”


“畢竟是最完美的忍者啊…”


奈良鹿久慢慢合攏了自己的手掌,低聲道:“先嚐試著能不能控製住他們吧,影束縛!”


一團影子從他的腳下飛快地延伸,朝著四代火影的位置蔓延而去,雖然隻是試探性的一招,但是奈良鹿久也會全力施為!


畢竟一旦被波風水門在戰場上橫行的話,對他們來說可是一個超級大的麻煩。


顯然這根本沒什麽用處。


波風水門的速度絕對不會影子能夠追上的,奈良鹿久卻並沒有停下,隻是看著波風水門躲避影子的動作,低聲吩咐身邊的隊友:“攔住他,丁座!”


“明白!部分倍化之術!”


秋道丁座的拳頭驟然變得巨大,猛地一拳砸向了波風水門的區域,逼得波風水門隻能瞬身消失!


隻是誰也沒料到,波風水門跳到了秋道丁座的手上,在他的身上留下了一處飛雷神印記!


“完了麽?”


秋道丁座第一個念頭就是這句話。


一旦被波風水門留下了飛雷神的印記,幾乎絕對不可能逃得過他的追殺!


“不,剛好!”


奈良鹿久輕笑了一聲,看了一眼身邊的山中亥一,輕聲道:“那麽接下來就交給你了,亥一!”


“嗯…”


山中亥一伸出自己的手掌落在了奈良鹿久的身上,用心轉身之術控製住奈良鹿久的身體,感知著波風水門的位置。


“來了!”


山中亥一在自己的感知範圍之中找到了波風水門,低聲道:“但是無法判斷他會在什麽時候出現在丁座的身邊…”


“就是現在!”


奈良鹿久的影子瞬間擴大,包裹了周圍的所有區域,恰好也包裹住了剛剛落地的波風水門!


下一秒,正當他們認為控製住波風水門的時候,隻見波風水門的身上漸漸冒出了一絲金色的查克拉,在他的身上匯聚成了一身金色的查克拉外衣。


九尾模式!


波風水門瞬間借此擺脫了影束縛的控製,橫掃著踢出了一腳,將奈良鹿久、山中亥一和秋道丁座三個人踢飛了出去!


“……”


自來也的下巴都快被嚇掉了,整個人死死地盯著渾身沐浴著金光的波風水門,喃喃低語道:“這是…九尾的查克拉!”


搞什麽鬼啊!


哪怕是讓奈良鹿久他們三個應對一個普通的波風水門就足夠困難,結果這個水門的身上還有九尾的查克拉!


不,非但如此,他甚至還能完美地調用九尾的查克拉!


單單隻是波風水門現在的氣勢,比起漩渦鳴人當初中忍考試露出了八條尾巴的時候,明顯還要強大不止一籌!


這到底是什麽鬼!


不過,波風水門借此爆發出九尾的查克拉之後並非壞事。


因為他的意誌就此重新恢複,雖然現在還擺脫不了上原奈落的控製,但是至少可以向自來也報告很多情報了…


波風水門的臉上閃過了一絲放鬆,他轉頭看向了自來也,頗有些劫後餘生的意思:“好久不見了,自來也老師…”


“水門…”


自來也的臉上依舊還放在他的金色查克拉外衣身上,低聲開口問道:“這到底是怎麽回事?”


“這件事…”


“四代目閣下!”


波風水門還待開口解釋的時候,卻陡然感覺到上原奈落的意誌重新降臨到了他的腦海之中!


精神世界之內。


波風水門站在一片湖泊之中。


上原奈落的臉宛如神明一般出現在他的上方,陰沉著聲音開口道:“四代目,有些話不該說就不要說,本來我給你的任務隻是纏住他們,如果有些話你說得太多了,那我隻能讓你殺了他們了。”


“……”


【收集免費好書】關注v.x【書友大本營】推薦你喜歡的小說,領現金紅包!


波風水門仰起頭,望著自己精神世界上方那個巨大的臉,臉色難看地開口問道:“至少,你要告訴我你有什麽目的!”


“不要問太多。”


上原奈落滿臉陰鬱地望著精神世界的金色小人,低聲道:“我以為會是二代火影先恢複理智,沒想到竟然會是你,不過無所謂,隻要你敢泄露情報,大不了我就控製著你的身體殺掉他們!”


上原奈落說完之後,又開口補充道:“友善地提醒你一句,木葉現在的第五代火影綱手就在我的身邊,我隨時可以殺掉她,清理掉所有的木葉高層!”


上原奈落覺得又不保險,繼續補充道:“既然你動用了九尾的查克拉,那就能夠感應到你的兒子的位置吧!宇智波帶土就在他的附近,我也可以隨時殺掉漩渦鳴人和旗木卡卡西!”


波風水門:“……”


這人…有點兒狠毒啊!


波風水門好不容易恢複了神智,就想要借此向自來也交底一些情報,沒想到上原奈落立刻就拿自來也的性命威脅他。


不得不說,這種威脅十分有效。


因為波風水門十分清楚,以他現在能夠動用九尾的力量,自來也和奈良鹿久等人絕對不可能是他的對手。


如果自來也得到了情報之後,整個木葉高層都會被清理的話,那得到情報又有什麽意義呢?


不對,似乎可以用別的辦法?


比如說,暗語?


“不用想著用暗語或者手勢來泄露信息。”


上原奈落冷聲開口,直接為波風水門寫好結局:“我從來不會看過程,我隻看結果,或許我覺得哪裏不對,就會立刻除掉他們,所以你最好想清楚自己應該站在哪裏!”


上原奈落看著沉默的波風水門,又冷聲開口道:“不要以為隻有你一個棋子,你我來說隻是一個傳聲筒,隨時可以會被取代,如果你將來還想用這幅身體做更多的事,最好遵從我的命令。”


上原奈落在精神世界裏那張巨大的麵孔,又甕聲補充道:“如果整個木葉高層都被殺掉的話,你應該知道木葉會迎接什麽結局吧?”


“我明白了。”


波風水門慢慢垂下了頭。


這種威脅非常簡單粗暴,卻又非常有效。


比起那些符咒手段,上原奈落利用他的感情和羈絆,無疑是更為有效的手段,甚至能夠換來波風水門的屈服。


畢竟波風水門想要泄露情報都是為了木葉的安全,如果木葉不在了,他泄露情報又有什麽意義呢?


但是不泄露情報的話…


迎來木葉的應該是慢性死亡吧?


波風水門感覺自己必須要想個萬全之策。


上原奈落慢慢望著精神世界底下的波風水門,忽然露出了一個陰森的笑容:“為了以防萬一,我還要提前警告你一句,除了我之前威脅你的,我似乎還應該增加點兒別的。”


精神世界裏的上原奈落那張巨大的笑臉,在波風水門的眼中就是惡魔的微笑,他輕輕地開口道:“如果自來也他們知道了我的真實身份,我會穢土轉生複活漩渦玖辛奈,控製她去和你的兒子漩渦鳴人戰鬥,為了避免這場人間慘劇的發生,所以你肯定會乖乖聽話吧?”


“……”


波風水門忍不住咬了咬牙。


竟然讓從未見過母親的漩渦鳴人和從未見過兒子的漩渦玖辛奈互相決鬥的話,這他媽還是一個人能幹出來的事嗎!


這個惡魔幾乎把他的方方麵麵都考慮到了。


老師,妻子,兒子,弟子,同伴。


幾乎每一個威脅對於波風水門來說都是致命的,波風水門的世界裏還是第一次看到這麽邪惡的家夥!


這種惡魔!


尤其是他的實力也很強大。


波風水門咬緊牙關,抬起頭看著上原奈落的臉開口問道:“我總要知道你為什麽要這麽做吧?”


“你遲早會知道的。”


上原奈落的聲音漸漸有些虛無縹緲起來:“放心吧,我做的這一切對於木葉來說並不是一件壞事,我是為了解決一個隱藏在幕後的黑手,才必須隱藏自己。”


“那…”


波風水門抬起頭,冷聲開口道:“我會暫時跟你合作,但是我不想傷害自來也老師!”


“嗯,非常好,我也不想傷害他。”


精神世界內的上原奈落慢慢地點了點頭,輕聲道:“那片戰場就交給你了,隻要幫我拖住自來也他們就好。”


上原奈落的意誌投影從波風水門的精神世界內消散,隻留下了一句話:“我也是一個善良的人,不會做出逼迫一個弟子殺掉他的老師這麽殘忍的事。”


等到上原奈落的意誌消散之後。


波風水門重新回到了現實之中,他的臉色隱隱有些不太好看,仔細檢查著自己身體,他依舊還處在上原奈落的束縛之中。


唯一能自由的,就是他的嘴了。


想起了上原奈落的威脅,波風水門慢慢握緊了自己的拳頭,看向了自來也,沉聲道:“抱歉,自來也老師,我現在必須攔住你要做的事,這是我不得不做出的選擇。”


“哈哈哈哈…”


自來也非但沒有惱怒,反而豪爽地笑出了一聲,他慢慢地合攏了自己的手指,結出了一個對立之印:“水門,如果我沒記錯的話,你當初非常想要挑戰我吧?”


“沒錯。”


波風水門也緩緩結出了一個對立之印,他體內的金色查克拉外衣漸漸褪去,重新變成了普通的狀態。


波風水門直視著自來也漸漸變得凝重的神色,他的臉上也多了一絲認真:“那麽…老師,請多多指教。”


“你們去迎戰老頭子!”


自來也吩咐著奈良鹿久等人去攻擊三代火影,自己則慢條斯理地合攏了自己的手掌,繼續開口閑聊道:“需要製定什麽規則嗎?”


“不需要任何規則。”


波風水門搖了搖頭,低聲道:“甚至自來也老師可以殺死我,因為穢土轉生的狀態下,我是不會死的!”


“可以使用封印術嗎?”


自來也看著波風水門,繼續開口問道:“我很擅長使用封印術…不知道能不能把現在的你封印起來?”


波風水門的臉上頓時露出了些許尷尬:“這個或許可以,但是我也十分擅長封印之術,哪怕老師耗費生命使用屍鬼封盡也沒有用,因為我就是被…”


波風水門的聲音頓時停了下來,他不能泄露任何關於上原奈落的情報,剛才險些說漏了嘴!


“那,可以使用仙術吧?”


自來也的臉上露出了一抹意味深長的笑容,他慢慢的抹著蛤蟆油彩,結出了一個通靈手印,沉聲喝道:“忍法·通靈之術!”


“老師…還是老樣子呢!”


波風水門有些無奈地搖了搖頭,輕聲道:“老師一直跟我聊天,就是為了準備足夠的時間,通靈出深作和誌麻兩位仙人,進入仙人模式吧?”


一陣通靈的煙霧聲響起。


自來也此刻的形象大變,他的臉上多了一道道油彩,肩上也多了兩隻小巧的蛤蟆,隻是他身上的氣勢卻變得雄厚了許多!


自來也洋洋得意地揮舞著自己的手掌,一臉爽朗地大笑道:“哈哈哈哈…你這個小鬼猜對了呢!”


“這次的敵人是誰?”


誌麻仙人打量著周圍的一切,忽然不敢置信地望著波風水門開口道:“等等,小自來也,這不是小水門嗎?”


波風水門友好地點了點頭,輕聲道:“好久不見了呢!誌麻仙人,深作仙人。”


“總之,水門被人複活控製了。”


自來也一句話言簡意賅地說出了現在的局麵,沉聲道:“我們現在必須打敗他,趕過去支援鳴人和卡卡西他們,說不定他們正陷入了曉的重重包圍之中呢!”


“這樣啊…”


深作仙人一臉凝重地點了點頭之後,沉聲道:“這可不太好辦,如果我沒記錯的話…水門似乎也學會了仙人模式吧?”


“沒錯,仙人模式·開!”


波風水門平靜地點了點頭之後,他的眼眶中頓時閃過了仙人模式的油彩:“因為體內有著九尾的幫助,它也可以幫我抽取自然能量,讓我可以隨時進入仙人模式…”


自來也:“……”


深作仙人:“……”


誌麻仙人:“……”


“抱歉了,自來也老師。”


波風水門搖了搖頭,臉上閃過了一絲歉意,他認真地開口宣告:“我隻能告訴您,我必須禁止您的通行。”


“那就來吧!”


自來也合攏了自己的手掌,臉上同樣變得鄭重:“水門,不用感到抱歉,我曾經告訴過你,在忍者的世界裏,沒有弟子必須服從老師的說法,何況你現在也隻是受人控製!”


說完之後,自來也沉聲道:“我們要做的不是戰勝水門,而是突破他的防線,趕到鳴人和卡卡西的位置!”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