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九章 初次相遇
loading...

空氣中漸漸多了一絲緊張。


一隊隊木葉忍者離開了村子,綱手和自來也兩支主戰力小隊也各自從一個方向出發,前往曉組織的活躍區域。


上原奈落和綱手這一支小隊的行進路途中,時不時就會有感知忍者或者偵查忍者、信鴿傳來消息,以及匯報各個小隊的位置。


綱手隻是頗為隨意地聽了聽。


上原奈落隻是頗為隨意地泄露給藥師兜、幹柿鬼鮫和幾位穢土轉生的火影知道,安排他們隨時移動自己的位置。


“自來也小隊已經趕往西北方向,預計即將抵達他們出動的合圍據點,在那之前,三代火影和四代火影立刻去攔截,兜,你負責去監視他們之間的戰鬥!”


“明白!”


“綱手和我的小隊正在趕往東北方向,預計即將抵達我們出動的合圍地點,二代火影立刻過來攔截我們,兜,你那邊還有什麽合適的人手嗎?我怕自己下手太重…”


“明白。”


藥師兜匆匆忙忙地召喚出來一副棺材,輕聲道:“二代火影和二代水影,兩位擅長水遁的忍者,如果奈落大人能夠隱藏一下自己的力量,他們應該可以和綱手大人的小隊糾纏一下了。”


“幹的漂亮。”


上原奈落真是不得不佩服藥師兜的腦洞,二代火影+二代水影的組合,兩個都十分擅長水遁的忍者,絕對能跟綱手、照美冥和我愛羅他們幾個打一架了!


上原奈落解決完兩支主戰小隊之後,立刻開始向幹柿鬼鮫和宇智波鼬傳遞其他小隊的情報:“邁特凱和卡卡西的兩個班級並未分開,他們朝著你們的方向趕過去了。”


“我知道了。”


幹柿鬼鮫咧了咧嘴,輕笑著點了點頭。


上原奈落有點兒不太放心,沉聲開口道:“我記得迪達拉和赤砂之蠍的象轉傀儡就在附近,讓他們去吸引其他木葉忍者的目光;鬼鮫,你和宇智波鼬、白、君麻呂、佐助準備迎戰卡卡西和邁特凱!”


上原奈落真的很忙。


幾個戰場的局勢都需要他來操心。


自己跟自己下棋的感覺真的很不好。


幸好唯一還算有趣的,就是可以控製戰場的情況,隨時可以加上一個棋子,隨時可以去掉某個棋子。


而且,嚇嚇綱手挺好玩兒的。


比如木葉的感知忍者探查到赤砂之蠍和迪達拉的身影之後,立刻緊急向綱手匯報,戰場上多了兩名不在圍剿範圍之內的曉組織的成員,那這一場圍剿戰還打不打了?


“當然要打!”


綱手咬了咬牙,冷聲道:“我和自來也兩支負責戰鬥的小隊隨時可以拆成四支小隊,多出來兩個人也無所謂!”


“是,火影大人!”


這名感知忍者匆匆離去。


綱手看了一眼自己的隊員,照美冥和我愛羅的神色有些焦慮,上原奈落的情緒似乎比他們更焦慮。


這小鬼是害怕了嗎?


正當綱手轉頭的時候,一柄苦無忽然從密林之中朝著她射了過來,讓所有人不由得大吃一驚!


上原奈落高聲提醒道:“小心!”


“不用這麽大驚小怪的…”


綱手輕描淡寫地歪了歪頭,避過了那柄襲來的苦無,正當她打算繼續說點兒什麽的時候,眼角卻在苦無上看到了一個熟悉的家徽。


這是千手一族的印記!


這柄苦無是千手一族忍者擁有的!


下一秒,綱手就忽然想起來沒有多少忍者喜歡在苦無上留下自己的標記,因為苦無實在是太容易丟失了。


除了二代火影和四代火影這兩個飛雷神術者,其他人似乎都沒有在苦無上留印記的習慣,哪怕是千手柱間!


嗖!


一個身穿皮甲的忍者憑空現身,抓住了那柄帶著印記的苦無,猛地揮動著苦無朝著綱手的脖頸劃去!這種攻擊來的是如此突然,以至於在場其他人根本想象不到!


綱手揮起自己的手臂擋在了苦無之前,她的眼睛直愣愣地望著這個驟然現身的忍者,喃喃低語道:“是…二爺爺嗎?”


哪怕是綱手也萬萬沒想到,千手扉間竟然會出現在這裏!


如果沒記錯的話,他們應該是在圍剿曉組織,怎麽現在感覺又是在圍剿大蛇丸呢?


千手扉間出現在這裏…


真的是好他媽奇怪啊!


可惜這位二代火影根本沒有自己的意誌,隻是自由發動著攻擊,張口噴出了一群水針:“水遁·天泣!”


這些水針的速度太快,在綱手來不及進行躲避和防禦的情況下,直接射中了綱手的手臂和肩膀!


“啊啊啊啊啊!”


綱手憤怒地揮舞著自己的拳頭,一拳砸向了千手扉間,然而迎接她的,卻是一腳飛踢!


綱手仰頭被人踢飛了出去!


哪怕是意誌被人泯滅,那些熟悉的戰鬥經驗也能碾壓著綱手,當初用一個中忍穢土出來的千手扉間就能壓製猿飛日斬,更別說現在用白絕穢土出來的接近巔峰的千手扉間了!


幸好就在這個時候,照美冥、我愛羅和上原奈落反應了過來,飛快地上前攔住了千手扉間的進攻,救下了被襲擊的綱手。


“這到底是怎麽回事!”


照美冥望著站在他們對麵的千手扉間,臉色異常難看:“五代目火影閣下,為什麽貴國的二代火影會出現在這裏?我們不是說圍剿曉組織的嗎?”


“……”


綱手依偎在上原奈落的懷裏,任由上原奈落伸手幫她拔出一根水針,治療著她的傷口。


綱手的神色陰沉得仿佛能滴出水來,她想起了自己的老朋友:“或許是大蛇丸那個家夥沒死,又重新成為了曉的成員…”


“好了。”


上原奈落的手掌泛著一道綠光,撫摸過綱手的手臂之後,治愈了她的傷口,他才輕聲開口道:“現在我們該怎麽辦,我們這裏出現了二代火影的話…”


“不是隻有二代火影。”


一個聲音忽然打斷了上原奈落的話。


照美冥看著另一個人影出現在了二代火影千手扉間的身邊,她的臉色也變得有些陰沉起來:“還有我們霧隱村的二代水影…”


“……”


在場的眾人忽然就沉默了起來。


上原奈落緩緩垂下頭,沉聲道:“綱手閣下,我們這支小隊似乎不太可能參與圍剿曉的戰鬥了,必須查清楚戰場到底發生了什麽!”


“嗯。”


綱手慢慢點了點頭,站起身來:“我們這邊遭遇到了二爺爺和二代水影的阻攔,自來也那邊不會遇到大爺爺吧?”


如果自來也小隊遇到的是初代火影的話,他們絕對不會是初代火影的對手,甚至一隻手就能把他們吊起來打!


不過綱手倒是瞎操心了。


自來也那邊的確沒有遇到初代火影。


但是如果讓自來也挑選的話,或許他還會覺得初代火影還不錯,反正他不怎麽想麵對現在出現在他們小隊周圍的兩個敵人…


“三代目大人!”


奈良鹿久的臉上微微有些冷汗,他注視著那個忽然出現並且伏擊他們的矮小老人,心裏隱隱開始有些擔憂。


【領紅包】現金or點幣紅包已經發放到你的賬戶!微信關注公.眾.號【書友大本營】領取!


畢竟他製訂的戰略是建立在情報對等的情況下!


現在這支主戰力竟然被人纏住,那誰去負責戰鬥呢?


如果隻是三代火影猿飛日斬的話還可以,但是一個穿著禦神袍的金發男人站在猿飛日斬的身邊。


秋道丁座眯著自己的眼睛,幽幽地歎了一口氣:“真是好久不見了呢…水門。”


“嘖,真麻煩啊!”


自來也摸了摸自己的下巴,一臉不耐煩地望著遠處的三代火影和四代火影:“這兩個家夥出現在這裏,是想要阻止我們圍攻曉嗎?”


“應該是這樣吧!”


奈良鹿久點了點頭後,沉聲道:“如果情報沒有出現新的更改之前,整個忍界能夠使用穢土轉生之術的,隻有曾經的木葉三忍之一的大蛇丸。”


“啊,差不多就是這樣。”


自來也伸了個懶腰,慢慢握緊了自己的拳頭,說了一個亂七八糟的繞口令:“真是有意思呢!我的朋友控製著我的老師和我的弟子來圍攻我…”


這話說得有點兒俏皮。


在場的豬鹿蝶都能聽出來自來也那副樂觀的態度下,有著一顆悲傷的心,或許這已經是人生最痛苦的事了吧?


大蛇丸是自來也的朋友,猿飛日斬是自來也的老師,波風水門是自來也的弟子,結果現在他們全部站在了自來也的對立麵!


“好了,來說一下戰術吧!”


自來也的臉色漸漸變得凝重起來,他看了一眼身邊的豬鹿蝶等人,沉聲道:“老頭子和水門的忍術你們也都很清楚…


所以我們要想辦法把他們隔開作戰了,否則的話,在水門這家夥的飛雷神之術下,我們可沒有把握能夠擋住老頭子的忍術。”


“是。”


奈良鹿久點了點頭之後,忽然開口道:“自來也大人,如果我們這裏遇到了三代目和四代目,那麽綱手大人那支小隊,很有可能也會遇到襲擊,他們遇到的敵人可能會是初代目火影和二代目火影…”


“…不排除這種可能。”


自來也點了點頭,看向了遠處的猿飛日斬和波風水門,揉了揉自己的手腕:“沒辦法了,那就要必須盡快解決掉他們,去支援綱手那邊,我們要保護好生者啊!”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