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七章 你們雨隱村想要角都,是為了讓半藏長壽吧!(三更送到!)
loading...

綱手的意誌非常堅決。


現在的情況對於木葉來說既是危機,也是一種巨大的機遇,一旦他們能夠成功消滅曉組織的話,木葉的地位肯定會淩駕於被摧毀過的砂隱村和霧隱村之上。


綱手就是一個合格的政治人物,跟她的政治智慧比起來,砂隱村我愛羅實在是太年輕了。


哪怕是霧隱村的照美冥能夠想到這一層,也根本對此無能為力,因為聯合起來圍剿曉組織,如今是忍界的一種政治正確。


當然,綱手這個女人也很有幾把刷子。


如果他們想要讓盟友聽從木葉的意誌行事,除了這些大義名分以外,還要有一些比較豐厚的報酬,木葉的利益肯定不能出賣,那就隻能出賣另外一個國家的利益了。


“前段時間,我們曾經提議過向岩隱村的三代土影大野木發起質詢,要求他交出曉的情報,可惜的是這件事一直沒有推行。”


綱手緊了緊自己的手掌,沉聲道:“尤其是在曉組織接連摧毀了砂隱村和霧隱村之後,我們更難發起對岩隱村的製裁了,畢竟如果曉真的是岩隱村隱藏在外暗中掀動忍界戰爭的黑手,我們就必須斬斷岩隱村的爪子!”


這話說得有點兒霸氣。


說完一些大義凜然的話之後,綱手自然就要說點兒大家都喜歡聽的事了:“等到我們消滅曉之後,找到確鑿證據,以此為由打擊恐怖盛行的岩隱村,必須要求岩隱村對各國進行賠償!”


“這有可能會引發戰爭的啊…”


上原奈落下意識地皺起了自己的眉頭:“如果要這麽做的話,我必須向半藏大人稟報,半藏大人一直是致力於忍界和平的。”


綱手轉頭看向了我愛羅和照美冥,沉聲開口道:“和平可不是靠爭取來的!隻有足夠強硬的態度,自身擁有足夠強大的實力,才能擁抱和平!”


“嗯…”


我愛羅遲疑了一會兒之後,輕輕地開口緩和了一下話題:“現在我們最要緊的是圍捕火之國內的曉成員吧?先說一下我們的作戰計劃吧!”


“好。”


綱手揮手叫來了奈良鹿久,輕聲介紹道:“這位是我們木葉的上忍班長奈良鹿久上忍,這次的行動將會由他來為大家講解!”


“是,火影大人。”


奈良鹿久站在了奈良鹿丸剛才的位置上,並且拿出了一份火之國的地圖攤開放在了桌子上。


“因為曉的成員人數很少,但是實力非常強大,所以我們計劃這一次對曉的圍捕過程中,普通小隊主要承擔情報搜集和建立封鎖網的任務,主要參戰力將會是村子裏的上忍小隊和暗部小隊。


第一,全麵合圍。


根據我們最後得到的情報,曉組織的成員目前大約會處於這一區域,因此將會開始由大量感知忍者小隊從這一帶進行拉網式搜索,主戰小隊緊隨其後,隨時支援對曉的成員進行合圍。


第二,分割作戰。


根據我們這些年和曉的交戰判斷,曉組織的成員集體作戰的配合默契非常之高,這就是他們多年戰鬥的經驗帶來的。


但是他們之間似乎有著不一樣的地方,那就是每個人都非常驕傲,所以我們或許可以使用添油戰術漸漸打亂曉的配合,從而將曉的六名成員進行切割合圍。


第三,戰少圍多。


根據我們的情報,雖然這些侵入火之國的成員實力或許稍有不如,但是一樣非常強大,因此想要圍捕他們的話,需要實力強大的忍者能夠壓製他們。


因此將會以火影大人,自來也大人為首的主戰小隊發起攻擊,捕殺曉的某一位或者兩位成員,派出上忍小隊和暗部小隊圍堵和糾纏其他成員,逐個擊破,逐一對其進行捕殺。


合圍小隊和主戰小隊所需要麵對的成員都已經被列好了,能夠最大限度地發揮出各小隊的優勢,隻是戰場難免會出現意外,還需要臨陣決斷


以上。”


奈良鹿久說話有些慢悠悠的,並沒有什麽大戰來臨時的緊迫感,然而他的戰略卻讓人聽得頭皮發麻。


哪怕是上原奈落,心裏也不由得有些打突。


幸好他這一次來了木葉,否則的話,單單隻是角都六個人真有可能會因為奈良鹿久的謀劃在這裏團滅。


真是沒想到,這位未來忍界大戰的忍者聯軍指揮,智商高到不能小瞧!


別說是角都六個人了,隻要木葉忍者聽從他的遠程指揮,而且是在野外戰鬥的話,哪怕是佩恩六道都有可能會被各個擊破…


看著奈良鹿久這家夥笑眯眯的,一副老好人的樣子說著自己的戰略…這家夥下手其實還挺毒的!


啪啪啪啪…


上原奈落輕輕地鼓起了自己的手掌,忍不住開口誇讚:“我從來沒有見過如此精彩的戰略…”


“嗬嗬嗬嗬…”


奈良鹿久有些不好意思地揉了揉自己的額頭,這份戰略其實他也用了不少的精力,畢竟綱手讓他要在這麽短的時間內拿出一份適應的戰略規劃,也是稍微有點兒辛苦。


綱手打量著在場的眾人,輕聲道:“那麽各位有什麽不同的意見嗎?如果沒有意見的話,我們可以考慮開始執行了…”


“霧隱村沒有意見。”


“砂隱村沒有意見。”


“雨隱村沒有意見。”


在場的人各自點了點頭。


這份戰略拿出來之後,木葉似乎並不怎麽需要他們幫忙,隻是為了多加一層保險而已。


反正大家都是盟友。


照美冥點了點頭之後,提出了一個問題:“等到這次行動結束之後,我們希望能夠將村子裏的三位忍刀七人眾交由我們處置…”


“這是自然。”


綱手平靜地點了點頭。


上原奈落也直接開口道:“那麽行動結束之後,我們雨隱村希望能夠將角都交給我們處置。”


綱手皺了皺眉頭,卻沒有立即答應下來:“這件事我們必須考慮一下,畢竟角都是屬於瀧隱村的叛忍…”


關於角都的情報,木葉這邊也有搜集到。


瀧隱村的首領交給了木葉忍者一份關於角都的情報,那個時候綱手都被這份情報嚇住了。


角都這家夥竟然幾十年前就已經成為了瀧隱村的上忍,殺光了瀧隱高層之後,搶走了瀧隱村的地緣虞逃走!


這是什麽概念?


角都這家夥到底活了多久!


“這可不行。”


上原奈落笑著搖了搖頭,輕聲道:“角都盜取了我們雨隱村的一件寶物,半藏大人指明讓我把他抓回來的。”


“嗬…”


綱手忍不住發出了一聲嗤笑,看著上原奈落勾了勾自己的嘴角:“那真的是你們雨隱村的寶物嗎?他盜取是瀧隱村的寶物…”


“……”


上原奈落的表情變了變,慢慢站起身來,趴著桌子直視著對麵的綱手,輕聲道:“看來你們已經知道了角都的秘密,我們要角都的理由,木葉應該很清楚了,半藏大人…”


“上原!”


綱手幹脆利落地打斷了上原奈落的話,縱身飛過來抱著上原奈落的手臂,擁著他離開了辦公室。


綱手一邊抱著上原奈落的手臂,一邊衝著我愛羅和照美冥招了招手:“我有話要和這個小鬼談談,兩位請自便哦…”


“呃…”


照美冥和我愛羅麵麵相覷。


片刻之後,兩個人開始思考為什麽一個角都會引起木葉和雨隱村的爭執,那家夥到底隱藏著什麽秘密呢?


火影樓的走廊裏。


上原奈落看了一眼笑容滿麵走出來的綱手,感受著手臂上傳來的柔軟和溫暖,心裏莫名其妙地想起了小南。


如果沒記錯的話,好像前段時間和小南老師閑聊的時候,隱隱好像聽到過…小南老師似乎也不在意上原自己找一個年齡比他大的女人結婚。


當時上原奈落以為小南說的是同意他和照美冥的事,這本來就是子虛烏有,因此上原也沒有在意。


關注公眾號:書友大本營,關注即送現金、點幣!


現在,似乎,好像…


有時候,應該多聽聽老師的話啊!


綱手麵帶微笑地抱著上原奈落的手臂進入了一個陰暗的小房間之後,猛地關上了大門,把上原奈落按在了牆邊!


“喂,小鬼!”


綱手臉上的笑容消失得無影無蹤,這一刻她的臉上滿是戾氣:“山椒魚半藏那家夥想要角都的身體是為了長壽,對吧?”


“……”


上原奈落低頭看了一眼綱手和她的胸口。


沉默了一會兒之後,上原奈落又低下了頭。


因為他不知道該怎麽回答,隻能低頭表示默認,反正剛才他們差點兒都在火影辦公室說漏嘴了!


綱手也知道這個事實,她望著上原奈落的表情,嗤了一聲道:“如果這次行動成功的話,木葉絕對不可能把角都交給雨隱村的,讓那個老家夥死了這條心吧!”


幸好上原奈落還記得他的職責,立刻抬起頭怒視著綱手,冷聲道:“這是我們的底線,你們無非是擔心半藏大人繼續活著,雨隱村會在他的領導下變得更加強大…”


“差不多得了。”


綱手輕蔑地搖了搖頭,伸出一根手指劃過上原奈落的臉,冷聲道:“如果單單隻是實力的話,我或許會非常敬佩他,畢竟山椒魚半藏當年以一己之力擊敗了數十支木葉精英小隊,隻有我和自來也、大蛇丸那兩個笨蛋活了下來。


然而論起他的領導能力的話,那個老家夥領導了雨隱村那麽多年,你覺得雨隱村變得強大了嗎?哪怕是你這個小鬼也比半藏那家夥做的事更多。”


這句話隱隱有些挑撥之嫌。


上原奈落有點兒想下意識地點頭,他自己當然覺得自己比山椒魚半藏為雨隱村做得更多了!雨之國的土地擴大了將近一倍,還不都是他的功勞麽?


上原奈落低下了頭,呼吸漸漸有些急促起來,他經曆了一番鬥爭之後,沉聲道:“不用說這麽多了,火影閣下,等到行動的時候我們各憑手段,誰能殺得了角都,那麽角都就會歸誰所有!”


“好啊,那我們就賭一把!”


綱手勾了勾自己的嘴角,伸出了自己的手掌:“立下賭約吧!如果你能殺了角都,那就把角都給你們雨隱村!”


“……”


事情似乎有哪裏不太對。


上原奈落思索了一會兒之後,慢慢伸出了自己的手掌握住了綱手的小手掌,好像這場賭約他又要輸給綱手了。


雖然是一場必輸的賭,但是還是要立下賭約的,主要為了擔心引起綱手的懷疑。


總不能為了一個賭約要了角都的命吧!


角都老爺子可是為了曉組織勤勤懇懇賺錢的人,那可是一個連上原奈落都欽佩的忍者!


“過來!”


綱手一把拽住了上原奈落的衣服,揪著上原不由自主地低下頭來,在他耳邊嗬了一道熱氣:“嗬,小鬼,我們之間的賭,你可從來都沒有贏過哦!”


“……”


上原奈落思索一會兒之後,握緊了自己的拳頭,嘴唇貼近了綱手的耳邊:“放心,為了半藏大人,我這次一定會贏的!”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