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五章 我們半藏大人是不可被戰勝的!
loading...
火之國的局勢非常緊張。

上原奈落在邊境等待了一段不短的時間,他也沒有什麽焦慮的情緒,畢竟現在的情況是他一手造成的。

木葉崗哨的一隻隻信鴿飛來飛去,交流頻率非常頻繁,終於有人前來邊境迎接了上原奈落,依舊是他的老熟人。

是的,依然是木葉的第七班。

旗木卡卡西率領的第七班奉命前往支援,協助圍剿曉組織,隻是他們從奈良鹿丸口中得知曉組織派出了六名成員。

為了避免無辜的損失,綱手不得不收縮防禦,所有小隊又被撤回了木葉周圍,避免遭遇到曉的襲擊。

第七班的實力強大,也不可避免地有些憂慮,恰好旗木卡卡西得知了上原奈落趕到了火之國邊境,他就順路來邊境迎接上原奈落,順便和上原奈落一起返回木葉。

畢竟有上原奈落這個強援,對他們來說是一個強大的戰力,他們可以互相扶持著趕回木葉村。

“上原,你來的時間太巧了。”

旗木卡卡西的臉色並不好看,他看了一眼周圍崗哨,低聲道:“火之國潛入了六名曉的成員,阿斯瑪已經在曉的遭遇戰中遇難,甚至連他的遺體都被人盜走了。”

卡卡西還是這麽相信上原奈落。

不,或者說在針對曉組織的事情上,旗木卡卡西還是非常相信雨隱村的,畢竟上原奈落是最早針對曉的忍者。

雨隱村,也是最早和曉組織開戰的村子。

“六名成員?”

上原奈落非常對得起卡卡西的信任,他的臉上瞬間勃然變色,瞪大了自己的眼睛,壓抑著自己的聲音道:“卡卡西,你知道曉出動六名成員這件事意味著什麽嗎?你還敢帶著漩渦鳴人出現在這裏!”

“我明白。”

旗木卡卡西點了點頭,看著上原開口道:“但是我們獨自撤退的話太不安全,所以我來迎接你,剛好讓你陪我們一同返回木葉。”

“我可不覺得這是一個合適的舉動。”

上原奈落搖了搖頭,臉色異常難看道:“曉組織的編製一般是兩人一組,這樣才能減少叛忍們互不服氣和內部爭鬥;

他們出動了六名成員,相當於出動了三支小組,這也就意味著裏麵一定有一個實力強大的人能夠讓所有成員都認可他的命令,能夠放棄彼此之間的恩怨。”

畢竟上原奈落賣的人設就是一個對曉組織很了解、又和曉組織有仇的雨隱村忍者,他不介意說點兒沒什麽用的廢話。

【看書福利】送你一個現金紅包!關注vx公眾【書友大本營】即可領取!

“我明白。”

旗木卡卡西扯了扯自己的麵罩,低聲道:“不過我們已經得到了那六個曉的情報,裏麵沒有我們上次見到的那個戴兜帽的家夥,最棘手的或許就是宇智波鼬了。”

“我該誇獎你嗎?”

上原奈落瞪了旗木卡卡西一眼,又看了看背後跟著他們的佐井、漩渦鳴人和春野櫻,小聲道:“如果沒有出現戴著兜帽的成員,我懷疑這一次指揮他們的人很有可能是宇智波帶土…”

“……”

旗木卡卡西想要拉扯麵罩的動作停了下來,他的臉色變得比剛才更為難看:“這個情報可以確認嗎?”

“當然不能確認了!”

上原奈落仿佛是在看白癡一樣看著旗木卡卡西,開口道:“我隻是一個雨隱村的小忍者,怎麽可能猜得準曉那群怪物的心思!”

“……”

旗木卡卡西無語地看了上原奈落一眼,這家夥出手的時候讓曉組織的人都非常重視,還好意思說自己是小忍者麽?

上原奈落揉了揉自己的太陽穴,輕聲解釋道:“曉和我們雨隱村交手的時候,一般都會至少派出四名以上的成員,或許是他們擔心被半藏大人襲殺。

我記得曉組織主動和半藏大人交戰的時候,他們一般都會出動六名以上的成員,曉的首領一般就會幕後指揮,甚至必要的時候還有可能親自出麵戰鬥。”

上原奈落說完之後,臉上露出了一抹輕蔑的笑意:“嗬嗬,那群天真的家夥,竟然以為人數優勢就能和半藏大人戰鬥,他們以為自己是誰?”

上原奈落說到這裏的時候,臉上適時地露出了一抹狂熱:“曉那群家夥不過區區幾個s級叛忍,就想要挑戰忍者半神的不敗神話麽!”

“……”

旗木卡卡西不由得轉頭看著上原奈落的表情,幽幽地歎了一口氣道:“如果雨隱村這次來參加同盟會談的人,不是你這家夥,而是忍者半神山椒魚半藏閣下親自趕來就好了。”

這是旗木卡卡西的真心話。

應該說雨隱村的那位首領不愧是傳說中的忍者半神,僅在忍者之神千手柱間之下的人物麽?麵對六名曉的成員以及宇智波帶土的襲擊,竟然還能毫無壓力地作戰…

而且這一次活躍在曉組織的六名成員裏,三名都是擅長水遁忍術和刀術的前霧隱忍刀七人眾,說句實在話,這些忍刀七人眾恰好被山椒魚半藏天克。

因為山椒魚半藏也是非常擅長水遁忍術和刀術,他的實力絕對能夠碾壓幾位忍刀七人眾的。

“不用這麽嫌棄我吧!”

上原奈落哭笑不得地看著旗木卡卡西,他搖了搖頭輕聲開口解釋道:“半藏大人為人謹慎,何況以雨隱村和曉的宿仇,萬一他離開村子的消息被曉知道的話,村子肯定會遭遇曉的襲擊。”

“我知道的。”

旗木卡卡西點了點頭,歎了一口氣道:“其實如果將各個忍村能夠和曉戰鬥的人集結起來,再有一個合適的機會,我們肯定可以剿滅曉組織。”

“……”

上原奈落無語地看了卡卡西一眼。

你知道個屁啊!

這種事上原奈落當然不肯答應了,畢竟半藏的骨頭都化了,他能從哪兒變出來一個山椒魚半藏啊?

哪怕是穢土轉生也不靠譜。

畢竟這些年來,上原奈落把山椒魚半藏的力量吹噓得太過強大,麵對曉組織那群s級叛忍,半藏大人動不動就是一打四,一打六,一打七,一副忍者半神舉世無敵的樣子。

萬一等到半藏穢土轉生體來了之後,綱手和自來也發現這老家夥還不如他們的力量,豈不是會露出破綻?

“不要想太多了。”

上原奈落拍了拍旗木卡卡西的肩膀,輕聲感歎道:“半藏大人一生謹慎,深受當年忍界大戰的困擾,他能夠不計前嫌,派我出麵給你們情報、支援你們的情報,你們應該感謝半藏大人的大度。”

旗木卡卡西:“……”

這話說的似乎有些道理。

但是他們木葉也是不計前嫌跟你這家夥合作啊!

否則的話就憑上原這家夥當初刺殺三代火影的事,木葉怎麽可能會輕易放過他,哪怕當時放過上原,其他時候也會暗中刺殺上原。

可惜的是,現在木葉放下了這種心思。

現在麵對曉組織的威脅是整個忍界最重要的事。

上原奈落和旗木卡卡西聊得差不多了,轉頭看向了漩渦鳴人:“鳴人,最近怎麽樣?”

“嗯!”

漩渦鳴人非常有幹勁地點了點頭,握著自己的手臂,認真地開口回答道:“上原,我最近剛剛研究出來一個非常非常強大的術式,下次戰鬥我可不會拖後腿了。”

是的,漩渦鳴人深感自己的實力不足。

因此從砂隱村回來之後,鳴人就努力修煉,終於研究出了風遁·螺旋手裏劍這個忍術,可惜的是這個術式現在並沒有完善,也會傷到他自己的身體。

啪嗒!

上原奈落猛地伸出了自己的手掌抓住了漩渦鳴人的手臂,引得旁邊的佐井和春野櫻立刻變得警惕了起來!

上原奈落無語地看了佐井和春野櫻一眼,指了指漩渦鳴人手臂上的繃帶:“我隻是看看鳴人這家夥的傷而已。”

“…抱…抱歉,上原前輩。”

春野櫻匆匆低下了頭道歉。

旗木卡卡西也看著漩渦鳴人手上的繃帶,拉了拉自己的忍者護額道:“你有什麽辦法嗎?”

“嘖,老辦法。”

上原奈落體內的生命能量進入了漩渦鳴人的體內,口中輕聲道:“根據我的觀察,表皮甚至有些壞死的跡象,應該是裏麵的細胞都被直接破壞了,隻能為他提供生命能量試試,這是誰造成的傷?下手未免有些太過狠辣。”

“呃…”

漩渦鳴人一時間有些凝噎,片刻後才尷尬地回答:“這是我的術式造成的,哈哈哈哈哈,因為那個術式還沒有完善嘛…”

“那你可要小心一點。”

上原奈落搖了搖頭,歎了一口氣道:“如果你再受傷的話,遲早有一天你的細胞都會被破壞殆盡,甚至有朝一日很可能再也無法提煉查克拉。”

春野櫻在旁邊匆匆地點了點頭,滿臉期待道:“綱手大人也是這麽判斷鳴人的傷,上原前輩有什麽好辦法嗎!”

“沒什麽好辦法,隻能禁止受傷。”

上原奈落搖了搖頭,輕聲歎了一口氣道:“我可以暫時用我的獨特醫療忍術為他灌輸生命能量,這樣可以憑空提高他的其他細胞強度和細胞壽命,讓他的細胞可以多次分裂,但是我離開木葉之後呢?”

漩渦鳴人搖了搖頭,沉聲道:“抱歉,上原,我絕對不能停下,因為佐助還在曉等著我帶他回來呢!”

“……”

其他人都不由自主地垂下了頭。

上原奈落看著意誌堅定的漩渦鳴人,輕聲道:“我很佩服你的想法,但是我不得不提醒你的是,宇智波佐助或許已經變了,他現在可是加入了邪惡的曉!”

“我會帶他回來的!”

漩渦鳴人的意誌依然堅定,絲毫不為所動,甚至還露出了一絲笑容:“而且佐助可不是那些殘忍的家夥,我相信他一定會回來的!”

上原奈落皺了皺眉頭:“為了帶他回來,你不擔心自己無法繼續做忍者,再也沒有成為火影的機會嗎?”

“如果不能把自己的同伴帶回村子的話…”

漩渦鳴人猛地握緊了自己的拳頭,厲聲喝道:“那麽…即使我能成為火影又有什麽意義呢?”

“祝你好運。”

上原奈落拍了拍鳴人的肩膀。

哎,別做夢了啊,佐助是不會回來的。

他,上原奈落,幕後黑手,已經為佐助安排了一條全新的道路,宇智波佐助隻會變得更加憎恨木葉。

而且,將會一直持續地憎恨下去。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