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四章 宇智波鼬,這是你生前最後一次出現在火之國了(第七更!)
loading...

“喂,你們怎麽這個時候過來!”


飛段不悅地看了一眼幹柿鬼鮫等人,伸手抓起了自己的鐮刀轉頭看向了猿飛阿斯瑪等人,冷聲道:“哼,我可是剛想殺掉他們獻祭給邪神大人呢!”


“請便。”


幹柿鬼鮫非常有禮貌地伸出了自己的手掌,輕笑了一聲道:“我們又不會幹擾你的戰鬥,我們隻要保證角都前輩的三千五百萬賞金不會逃走就夠了。”


他們在這裏聊得非常開心,木葉忍者們則是滿頭大汗,尤其是奈良鹿丸這個年輕人,剛出任務就遇到了一群曉組織的成員!


即使現在是最為危險的時候,奈良鹿丸也沒有忘記一點點地仔細勘察著在場的人員:“宇智波鼬,覆滅了宇智波一族的凶手,木葉s級叛忍;幹柿鬼鮫,鬼燈滿月,林檎雨由利這個女人也背叛了村子麽,三個前霧隱村忍刀七人眾…”


說實話,真的有點兒慫。


猿飛阿斯瑪的表情也異常難看,因為他曾經和宇智波鼬、幹柿鬼鮫交過手,還是在旗木卡卡西,夕日紅,邁特凱三個人的支援下,勉強將宇智波鼬和幹柿鬼鮫逼退。


即便如此,那個時候旗木卡卡西也付出了重傷的代價。


現在看看周圍,猿飛阿斯瑪的臉上隱隱有一股絕望,甚至感覺自己喘不過氣來,他身邊沒有當初的三個上忍朋友了,現在身邊隻有三個中忍隊友…


對麵呢?


幹柿鬼鮫,宇智波鼬,林檎雨由利,鬼燈滿月,飛段,再加上剛剛從換金所裏拎著錢箱走出來的角都。


六個曉組織的成員。


這支小隊足以襲擊一個大國忍村了!而火之國內唯一的忍村就是木葉,這支小隊目的難道是襲擊木葉村麽?


猿飛阿斯瑪打量著周圍的環境,看了一眼自己的弟子奈良鹿丸,咬了咬牙:“不行,必須把情報送出去,讓村子裏的人警惕起來,活躍在火之國的曉成員有六個人!”


現在最大的問題是應該怎麽才能把情報送出去,六個曉的成員,連一隻情報鳥都不會給他們機會放飛吧!


角都打量著一圈同伴,伸出自己的手指,指向了為首的木葉隊長猿飛阿斯瑪道:“誰要動手的,快點解決這群家夥,剛好讓我拿那個家夥的屍體進去換錢!”


“當然是我了!”


飛段不滿地嚷了一句,自顧自地畫著一個奇奇怪怪的符號,手裏捧著他的教會儀器,高聲道:“沒有看到我正在進行教會儀式嗎?這可是對邪神大人的獻祭,絕對不能馬虎的!”


一群人就這麽站在原地看著飛段畫好圈圈準備詛咒人,曉組織的成員是懶得動,木葉忍者們是不敢動。


這就形成了一種詭異的平衡。


然而猿飛阿斯瑪卻看到了這個機會,沉聲開口道:“鹿丸,出雲,鋼子鐵,我掩護你們離開這裏,一定要把情報送到村子裏,木葉可能會麵臨曉組織的進攻了!”


“不,阿斯瑪老師!”


奈良鹿丸飛快地搖了搖頭,輕聲分析道:“我逃走的概率非常低,你的實力最強,我們來掩護你!”


“沒錯。”


另外兩個木葉中忍名叫神月出雲和鋼子鐵。


兩個人早已經做好了犧牲的準備,他們兩個一直都是村子裏的中忍,基本上除了為村子看大門,不可能發揮出太大作用了。


不論是猿飛阿斯瑪還是奈良鹿丸,將來都能為木葉發揮出更大的作用,這兩個人能逃出去一個都是僥幸,其中最有希望逃走的無疑是猿飛阿斯瑪。


“你們的實力不夠,根本扛不住太久!”


猿飛阿斯瑪搖了搖頭,沉聲勸說道:“他們現在想要我的屍體,所以肯定不會放過我的!”


“可是…”


“沒有那麽多可是!”


猿飛阿斯瑪低聲衝著奈良鹿丸說了一句:“鹿丸,我已經有孩子了,我的路已經到了這裏,你的未來還大有可期!”


“這…”


奈良鹿丸的臉上露出一抹驚色,他怎麽沒有聽說這件事,他怎麽沒有見過阿斯瑪的孩子?


下一刻,奈良鹿丸立刻反應了過來,低聲道:“看來我們從來沒有注意過呢!紅老師有孕了麽?”


速度夠快的啊!


而保密性做得也太好了!


他們這代豬鹿蝶作為猿飛阿斯瑪的弟子,竟然從來都不知道這個消息。


猿飛阿斯瑪的眼神中露出了一抹釋懷,他平靜地點了點頭,將自己還未出生的孩子托付給自己的弟子之後,他已經再無任何後顧之憂,可以拚命了!


猿飛阿斯瑪握緊了手中的查克拉刀,刀上出現了兩條查克拉組成的利刃,猛地朝著距離最近的幹柿鬼鮫攻去!


他的目的隻是為了給奈良鹿丸打開一個缺口!


“走!”


猿飛阿斯瑪厲聲喝道!


奈良鹿丸、神月出雲和鋼子鐵咬了咬牙,朝著阿斯瑪打開的缺口逃了出去!


然而詭異的是,這群曉的成員並沒有選擇追擊,反倒是優哉遊哉地望著猿飛阿斯瑪的拚命舉動。


至於那個和猿飛阿斯瑪戰鬥的成員,恰好是猿飛阿斯瑪曾經的對手幹柿鬼鮫!


奈良鹿丸逃出之後,回頭看了一眼,發現曉組織的成員沒有追擊,他的眼神中頓時閃過了一絲希冀,顯然他也希望自己的老師能夠逃出生天!


的確。


猿飛阿斯瑪也閃過了一絲希望,他的女朋友夕日紅已然有孕在身,他當然也想突破重圍回到村子裏去。


可惜的是,幹柿鬼鮫一句話打消了猿飛阿斯瑪的衝動。


幹柿鬼鮫那張長得凶悍的臉上露出了一個邪惡的笑容,他平靜地揮動著自己的鮫肌大刀,笑著開口道:“如果你敢逃的話,我們就會把那幾個逃走的人抓回來當著你的麵殺掉哦!”


這一刻,幹柿鬼鮫宛如一個惡魔一般!


大約這就是幹柿鬼鮫成為上原奈落部下的後遺症了,總是喜歡利用這種感情逼迫忍者們主動屈服或者送死。


不過,這種威脅十分有效。


至少奈良鹿丸等人確定逃到安全地帶之前,猿飛阿斯瑪絕對不敢逃跑了,這個時間至少需要五分鍾才可以。


如果其他曉的成員也站在原地不出手的話,猿飛阿斯瑪隻需要確保自己能撐過五分鍾,並且保證自己身上不會受太多傷,這對他來說似乎沒什麽問題。


可惜事情的發展往往不如人願。


飛段畫好了圈,做好了祭祀之後,卻看到了幹柿鬼鮫和猿飛阿斯瑪戰成一團,他整個人瞬間暴躁了起來:“喂,幹柿鬼鮫,不是說這家夥要留給我的嗎?住手,否則我就把你也一起殺掉!”


“嗬嗬…放心,不會讓你的儀式浪費的。”


幹柿鬼鮫猛地揮舞著手中的鮫肌大刀削向了猿飛阿斯瑪的肩膀,鮫肌大刀上的利刺揮瞬間膨脹開來,一根根利刺瞬間紮破了猿飛阿斯瑪的肩膀!


幹柿鬼鮫甩手將鮫肌大刀上的血液甩到了飛段的身上,輕笑著開口道:“那麽接下來,就交給你了!”


做完這一切之後,幹柿鬼鮫看著猿飛阿斯瑪笑道:“好了,現在的你可以逃了,我們不會追殺你的,請相信我們曉的信譽…”


“什麽情況?”


猿飛阿斯瑪的臉上越發凝重。


他現在還搞不懂什麽情況,但是為了慎重,還是打算在這裏觀察一會兒,畢竟五分鍾並不是特別久的時間…


而且他現在的位置隨時有逃走的機會。


“逃吧,盡情地逃吧!”


飛段撫摸著猿飛阿斯瑪的血液,臉上露出了一個恐怖的笑容,一根根白骨從他的臉上和身上浮動,他望著有些驚疑不定的猿飛阿斯瑪道:“儀式已經準備好了,你準備好了嗎?”


“這是…”


猿飛阿斯瑪驚疑不定地望著飛段。


說實話,飛段除了身體狀態有點兒恐怖,似乎沒什麽特別出奇的地方,這也是曉組織的成員麽?


不太明白到底是什麽情況。


隻不過猿飛阿斯瑪很快就明白了!


因為飛段忽然抽出了一根長刺,猛地刺中了自己的肩膀,與此同時,猿飛阿斯瑪的肩上立刻噴出了一股血液!


“當他受傷之後,我的身體也會受傷…”


猿飛阿斯瑪的臉色大變,不敢置信地望著自己肩上的傷口,又看了一眼滿臉邪笑的飛段,似乎是想要確認。


果不其然。


【看書福利】送你一個現金紅包!關注vx公眾【書友大本營】即可領取!


飛段下一刻刺中了自己的大腿!


猿飛阿斯瑪的腿上也滿是血跡!


這就是邪神儀式的恐怖之處,隻要抽取到敵人的血之後,在固定的位置就能以傷害自己的方式傷害敵人。


恰好,飛段是一個不論受到多重的傷都不會死的邪神教徒;其他人卻並沒有他那種恐怖的體質。


猿飛阿斯瑪痛苦地捂著自己的傷口望著那個嘻嘻哈哈地拔出長刺的飛段:“難怪幹柿鬼鮫不擔心我會逃跑,原來是逃不掉了…那家夥,不怕痛的嗎?”


“嘻嘻嘻嘻…當然是不怕痛的!”


正當飛段在一群人圍觀進行邪神儀式的時候,脾氣最暴躁的林檎雨由利有些不耐煩,拔出了自己的忍刀刺入了飛段的胸膛:“磨磨唧唧的,半點兒也不像個男人…”


飛段頓時倒在了地上,嘴裏還在衝著林檎雨由利罵罵咧咧的:“你這混蛋女人,你的忍刀很痛的啊!”


哪怕飛段受到了致死的傷,他依舊沒什麽大礙,猿飛阿斯瑪就不一樣了,他慢慢捂著自己的胸口仰麵倒了下去。


角都滿意地點了點頭,拎著猿飛阿斯瑪的屍體進去,換到了三千五百萬的賞金。


幹柿鬼鮫看了一眼麵前的換金所,低聲吩咐道:“去把地陸和猿飛阿斯瑪的屍體盜出來…”


這句話是對宇智波帶土說的。


誰都不知道,還有一個人一直隱藏在他們的地下。


隱藏在地底之下的宇智波帶土臉上露出了一抹憤恨,隻是他的身體還是很乖巧地進入了換金所,找到了猿飛阿斯瑪和地陸的屍體之後,悄然將他們的屍體收了起來。


另一邊。


剛剛踏入火之國的上原奈落,就被木葉的邊境崗哨要求暫時在邊境等待,過一會兒他們會派人把上原奈落護送至木葉村。


上原奈落忍不住望著那些邊境崗哨們搖了搖頭,他剛剛從宇智波帶土的意識中得到了猿飛阿斯瑪犧牲的消息。


“這群家夥下手的速度太快了吧!”


上原奈落搖頭歎了一口氣,悄然控製著宇智波帶土,向他傳遞自己的命令:“讓幹柿鬼鮫告訴宇智波鼬,這是他和宇智波佐助決鬥之前最後一次出現在火之國了,務必讓他見到漩渦鳴人,你要監視好宇智波鼬的一舉一動!”


隻有這樣,才能引出宇智波鼬隱藏起來的別天神萬花筒寫輪眼,從而徹底解決宇智波鼬的威脅!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