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三章 鼬先生,我們的運氣不錯呢!(第六更!感謝狗子盟主大佬!)
loading...
雨隱村的高塔。

剛剛封印完兩隻尾獸,長門也是滿臉的疲累,上原奈落揮手朝著他來了一招星之灌注,稍微讓他恢複了一些。

長門皺了皺眉頭,輕聲道:“上原,你今天也很辛苦,不要浪費自己的查克拉了。”

“沒關係。”

上原奈落坐在了桌子上,說起了正經事:“我會去參加木葉的同盟會談,在那之前我們或許可以做一些特別的布置。”

長門的手指叩了叩椅子,思索了一會兒之後,輕聲問道:“上原,你有什麽想法嗎?”

“我先說一下五大國忍村那邊收集到的情報。”

上原奈落皺了皺眉頭,沉聲道:“首先,曉組織的幕後黑手是宇智波帶土,是在指使著曉的行事。”

“某種意義上來講…”

長門似乎想起了一些不太開心的事,低聲道:“之前確實是宇智波帶土在引導著我們行事。”

“現在也一樣。”

上原奈落攤開了自己的手掌,低聲道:“我在外界提起曉的幕後首領時,總是不可避免地提及宇智波帶土,讓五大國的目光都在他的身上,那些人估計都認為隻要殺掉宇智波帶土,整個曉組織就會土崩瓦解。”

長門整個人有點兒迷茫。

竟然還能有這種操作的麽?

長門望著上原奈落,他的臉色隱隱有些疑惑:“那些人就這麽相信你了嗎?”

上原奈落搖了搖頭,又點了點頭,輕聲繼續道:“這件事說起來有點兒長,時間要追溯到八年前,我被帶土刺殺的時候說起…

當時恰好我招攬幹柿鬼鮫被旗木卡卡西發現,帶土的身份被旗木卡卡西戳破,這就導致我們雨隱村和曉組織扯不開關係。

這樣容易引起敵人的懷疑,那個時候旗木卡卡西一直追問我的情報,無可奈何之後,我隻能隱晦地告訴了他一部分真相。

等到後來的時候,整個真相就變成了現在的模樣。

雨隱村的首領山椒魚半藏為了壯大雨隱村,為了得到雨隱村的雨影稱號,被隱姓埋名的宇智波帶土引誘,四處派麾下的忍者招攬各國s級叛忍組成雇傭兵組織,積蓄自己的力量。

後來,宇智波帶土為了自己的野心背叛了山椒魚半藏,拉攏了雇傭兵組織裏的叛忍們獨立出來,組成了一個名為曉的組織,在忍界到處參與戰爭,甚至現在開始捕捉尾獸。

而遭受到背叛的山椒魚半藏十分惱怒遭遇到了背叛,多年辛苦一朝徹底化為虛有,因此半藏率領的雨忍與宇智波帶土率領的曉組織處處爭鬥,雨隱忍者也在到處搜尋捕殺曉的成員。

在他們看來,我們雨隱忍者和所謂的雨隱首領山椒魚半藏應該是對於曉組織最為仇恨的人。”

上原奈落說完之後,揉了揉自己的額頭,輕聲道:“我也不知道為什麽會變成了這樣,總之現在差不多雨隱村和曉組織的情況就是這樣了,我時刻有些擔心會露出破綻。”

其實上原奈落的話裏還隱藏了很多東西。

比如山椒魚半藏到底為現在的雨隱村背了多少黑鍋,宇智波帶土到底為曉組織背了多少黑鍋,估計上原奈落自己都數不清。

既然數不清的話,那就沒必要提了。

別說是那些上原奈落沒有提到,單單他隻是說了一個大概的經過,就讓長門整個人都呆了。

竟然…還能有這種操作?

不得不說,這件事對於曉組織和雨隱村來說都十分有利,能夠讓他們更為隱蔽的行事,還能避免雨隱村受到牽連。

隻不過這種事必須做好情報處理。

這也是幸虧雨隱村對外封閉,才能不被人察覺到真相,倘若有朝一日有人潛入進來的話,稍微得到一點兒雨隱村內部的消息,估計人當場就傻了。

長門當場做下了一個決定,沉聲道:“以後天道佩恩就放在雨隱村內,長時間用雨虎自在之術覆蓋整個村子,避免有人潛入進來,破壞了對我們現在極為有利的局麵。”

“……”

上原奈落忍不住想起了唯一一個潛入雨隱村的忍者,那就是木葉三忍之一的自來也,也是小南和長門的老師。

上原奈落心裏幽幽地歎了一口氣,萬一小南和長門再殺了自來也的話,他們豈不是又要後悔的麽?

畢竟現在小南和長門執行的計劃,都是虛假的。

真正的月之眼計劃,其實隻有黑絕,上原奈落、幹柿鬼鮫和藥師兜等幾個人才知道。

看來得想辦法留個後手了。

隻不過依照現在的情況,自來也還真的未必會潛入進來,畢竟他們想要的曉的情報,上原奈落都可以編造一份給他們呀!

而且自來也潛入進來,萬一被發現的話,可是會引起木葉和雨隱村的爭端的,對於忍界共同打擊曉組織的大局不利。

“至於曉的話,這就比較麻煩了…”

長門皺起了眉頭,想起了那群不服管教的家夥:“唔,這樣吧,想要組織裏的成員配合你的話,直接用幻燈身之術命令他們,或者轉告給我,我來下達命令。”

“嗯。”

上原奈落的手指叩了叩,低聲道:“我先去換上一身普通的忍者製服,準備一下參加同盟會談,至於需要什麽配合的話,我直接告訴角都前輩也可以,我們兩個的關係還不錯。”

“好。”

長門笑著點了點頭。

上原奈落又繼續補充道:“對了,最後一件事,五尾人柱力的話等我回來之後再去捕捉吧!免得你們露出什麽破綻!”

畢竟五尾人柱力需要進攻岩隱村,上原奈落還需要借著捕捉五尾人柱力的名義,攻破岩隱村獲取土之力呢!

“好。”

長門繼續點頭。

徹底說完之後,上原奈落才離開了高塔。

長門望著上原奈落的背影若有所思,片刻之後他召喚出來了的天道佩恩,自顧自地和自己的傀儡說著話:“其實我們已經可以雨隱村和曉都交給他了,對吧?”

即便是上原奈落的治療,也隻是杯水車薪而已,畢竟在背後抽取他力量的可是外道魔像那種龐然大物。

長門非常清楚自己的壽命根本不可能撐太久,哪怕上原奈落灌輸給他的查克拉再過龐大,終究隻是拖延而已。

再能拖延,又能拖延幾年呢?

根據長門的判斷,他能夠拖延到上原奈落長到三十歲的時候,或許已經稱得上是非常僥幸了。

“這雙眼睛究竟是仙人之眼還是仙人的詛咒呢?”

長門的手掌下意識地撫摸著自己的眼眶,慢慢地垂下了自己的頭:“至少要讓上原能夠享受到用這雙眼睛締造出來的和平世界!”

“……”

上原奈落站在門外,想要推門而進的手掌停了下來,他其實還有一件事想說,但是現在卻不想進去了。

算了,反正他早對長門安排了。

現在的長門還在胡思亂想自我感動呢。

上原奈落收拾完東西之後,慢悠悠地離開了雨隱村,這一次會談有可能是他最後一次去木葉了;如果再有下一次機會的話,說明他可能已經混入了忍者聯軍。

嘖,會有機會嗎?

上原奈落進入火之國的時候。

火之國內發生了一件驚動木葉的大事。

整個火之寺化為了一片廢墟,火之寺的主持地陸僧人被曉組織的兩個家夥殺害,屍體也被他們帶走了。

是的,角都和飛段出手了。

在封印完三尾和四尾之後,角都按捺不住對金錢的渴望,依仗著自己的不死之身,拉著飛段一起去了火之寺殺掉了地陸。

即使地陸自以為實力強大,也無法戰勝開啟了邪神儀式的飛段,直接被當場殺死。

木葉村內。

綱手得到了消息之後,當場宣布要捕獲那兩位曉組織的成員,並且派出足足二十支忍者小隊!

如果能夠捕獲這兩個曉組織的成員,那麽在接下來針對曉的同盟會談中,就能占據更多的政治優勢。

這就是五代目火影的考量。

可惜的是,綱手並沒有想到,曉組織活躍在火之國的人手並不是隻有角都和飛段兩個人。

火之國,火之寺附近的換金所。

這個換金所位於一個廁所之內,角都還在裏麵認真地數錢,畢竟關於錢的事都不是小事,肯定是要數清楚的。

飛段根本無法忍受其中的惡臭,罵罵咧咧地躲了出來,角都認為飛段這家夥跟錢沒緣分。

隻是這一次角都猜錯了。

飛段和錢還是很有緣分的。

正當飛段在換金所外等待角都的時候,一個名叫猿飛阿斯瑪的木葉上忍帶著他的小隊出現在了他的麵前。

猿飛阿斯瑪剛好也是角都必殺名單上的忍者,同樣也是比地陸的屍體更貴五百萬,堪稱是忍界大額金錢計量單位。

猿飛阿斯瑪絲毫未知自己的危機,握著兩柄查克拉刀出現在了飛段的麵前,冷聲道:“鹿丸,出雲,鋼子鐵,看起來我們的運氣不錯,直接找到了殺害地陸的凶手…”

“不,阿斯瑪老師。”

奈良鹿丸搖了搖頭,轉頭看向了另外一處走出來的人影,神色難看地開口道:“我們的運氣似乎並不太好。”

奈良鹿丸所看的方向,四個身披祥雲黑袍的人影走了出來。

根據木葉的情報,除了襲擊大國忍村的時候,曉組織一般是兩人一組出動。

他們得到的情報也是如此,畢竟火之寺報信的僧人隻見到了角都和飛段。

原本奈良鹿丸還以為是他們四個木葉忍者包圍了一名曉的成員,先解決掉一個再伏擊另一個的時候,四個曉組織的成員出現將他們包圍了起來。

為首的幹柿鬼鮫咧了咧嘴,輕笑著開口道:“鼬先生,看來我們的運氣不錯,直接幫角都前輩抓到了他想要的大魚呢!”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