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九章 毀滅霧隱的怪物和拯救霧隱的神明
loading...
上原有點囂張。

好吧,可能不止一點。

赤砂之蠍和迪達拉的目光忍不住看向了上原奈落,差一點兒就能傷到手指這種話,怎麽會從這種人的嘴巴裏說出來啊!

不過說句實在話,上原奈落還真有資格這麽說。

在剛才照美冥用火焰引爆酸液的時候,上原奈落隻是隨手再度布下了一層防禦光罩,就將爆炸的攻擊擋了下來。

這種戰鬥真是讓人覺得絕望。

明明是發起攻擊的照美冥卻被爆炸帶來的衝擊波倒飛出去,身體內還多了不少傷;反而是爆炸中心的上原等人,連一根手指都沒有受到傷害。

照美冥的棕色長發微微顫抖,碧綠色的眼睛中閃爍著驚駭和不安,連她這一招突襲的忍術都無法傷到他們,那她該怎麽做,才能阻止曉的這群家夥!

如果連她也敗了,霧隱村可就沒人能擋住他們了!

照美冥強撐著扶牆站了起來,神色緊張地打量著那三個身穿祥雲黑袍的人,一點點地提取著自己體內的查克拉。

“不要露出這副表情啊,照美冥閣下!”

上原奈落忍不住笑了笑,慢慢地走向了照美冥,一點點地開口道:“忍者們又不是隻能打打殺殺,還有學會人情世故,你在這一點可比其他人強太多了…”

上原奈落歪了歪頭,攤手舉起了一個例子:“比如我們曉想要捕捉三尾磯撫,剛才我聽到你提起來主動調回霧隱村駐紮在三尾磯撫附近的忍者部隊,這不是很識趣嗎?”

“混蛋!”

照美冥咬了咬牙,口中噴湧出一股水流出現在自己的水中,匯聚成為一條水鞭:“水遁·水流鞭!”

那條水鞭驟然朝著上原奈落襲來!

上原奈落隨意地伸出手掌就抓住了那條水鞭,猛地用力竟是借著那條水鞭將照美冥拖拽到了他的身邊!

上原奈落驟然灑開鞭子,一手捏住了照美冥的下巴,頗有些溫柔地用另一隻手撫開了她的長發,露出了她的全貌。

上原奈落輕笑了一聲,揉了揉她的臉頰:“真是…這張臉完全看不出來是個三十歲的女人呢!”

“混蛋!”

照美冥頓時大怒!

照美冥猛地甩頭掙脫了上原奈落的束縛,儼然張口就要朝著上原奈落噴湧出一股腐蝕酸液!

嘭!

上原奈落翻身一腳踢在了照美冥的脖頸上,一腳直接將照美冥踢飛了出去,這個霧隱村內最強的忍者仰頭倒飛著跌落在了一處廢墟之中,昏昏沉沉地暈倒了過去。

赤砂之蠍無語地閉上了自己的眼睛,搖了搖頭歎了一口氣道:“你這家夥還真是惡劣啊!”

“我已經很留情了。”

上原奈落看了一眼昏過去的照美冥,輕笑道:“當年這個女人以為我是水之國的流浪兒,給過我一袋餅幹,否則的話,我可不會這麽輕易地放過她。”

“你還想怎麽樣?”

迪達拉忍不住扶了扶自己的額頭,無語地看著上原奈落:“你這家夥的留情方式還真是特別啊…感覺你剛才囂張的態度,明明比殺掉她還要殘忍啊!”

“好了,我們走吧!”

上原奈落衝著空中招了招手,隻見空中騰飛的遠古巨龍從天而降,落在了他們的麵前。

上原奈落率先跳到了遠古巨龍的頭頂,撫摸著它的鱗片:“走吧,蠍前輩,迪達拉,先去看看佐助那邊怎麽樣了!”

赤砂之蠍飛身跳上了巨龍的背上,疑惑地看了上原奈落一眼:“怎麽,臨走不前不再做點兒什麽了嗎?”

“當然要做。”

上原奈落點了點頭之後,慢慢伸出了自己的手掌,體內的查克拉一點點地集聚:“風遁·練空彈!”

風之力的作用實在太強大,足以讓上原奈落使用任何風遁忍術,甚至包括一尾守鶴的風遁忍術都毫無壓力。

赤砂之蠍的微微詫異地望著上原奈落手中匯聚出來的風球:“竟然連一尾守鶴的風遁忍術都能使用麽?”

“是啊,我可是個風遁忍術天才呢!”

上原奈落甩手將自己的手中的風球擲向了霧隱村的中心,輕笑道:“那就讓狂風摧毀這裏吧!”

那團風球驟然落在了地上!

下一刻,風球中集聚地狂風瞬間席卷了周圍的一切,更是將之前烈焰之柱製造出來的火海更是擴大了幾分!

“竟然比一尾守鶴的練空彈更要強悍…”

赤砂之蠍目光凝重地望著那股從霧隱村中心四處席卷擴散的狂風,他忍不住看了一眼上原奈落:“每次都要摧毀一個忍村,你這家夥在傳播曉的恐怖嗎?”

迪達拉嘻嘻哈哈道:“上次是砂隱村,這次是霧隱村,下次是什麽村子呢?真是期望啊…”

“白癡!”

赤砂之蠍忍不住扶了扶自己的額頭,冷聲道:“我們抓到三尾,四尾人柱力就在組織的基地,你覺得下一個被摧毀的哪個村子?”

“……”

迪達拉的表情一變,猛地看向了上原奈落,嘟嘟囔囔道:“下一個豈不是要去麵對大野木那個老頭子,那個老家夥可不好對付!捕捉五尾人柱力的任務,單單隻有我們幾個或許不太夠了。”

作為兩天秤大野木曾經的弟子,迪達拉還是深知大野木的塵遁有多麽恐怖的,如果認真說的話,三代土影大野木或許是當今五影之中最強的一位。

“到時候再說吧!”

上原奈落坐在遠古巨龍之上,俯視著被狂風烈焰摧殘的村子,輕輕地拍了拍遠古巨龍的龍鱗:“好了,沒什麽值得看的必要了,我們走吧!”

這一趟襲擊霧隱村的獎勵已經到手。

隻可惜的是這一次霧隱村內被他最後一招擊敗或者殺傷的忍者並不算多,大約隻有三四千人。

砂隱村那種情況是可遇不可求。

畢竟那個時候的砂隱村還在重新編製對忍者部隊進行擴編,所以大部分忍者都聚集在村子裏。

霧隱村內的忍者分為好多批,許多人都在外執行任務,因為忍界的海洋基本上都是霧隱村主導的。

上原奈落翻看了一眼黑暗收割帶來的收益,實在不行的話就等到忍界大戰再來一次吧!

黑暗收割:每擊敗一個忍者之後,就會從敵人的身上得到一部分力量,每次增加生命能量10點,查克拉能量10點,自然能量10點。當前累計增加生命能量189750點生命能量,189750點查克拉能量,189750點自然能量。

這一仗也讓上原奈落的三維屬性增加了差不多四分之一,直接增加到了二十五萬點。

除此以外,還有幾個其他收獲。

支線任務:擊敗青(1/1),任務已完成,獎勵技能敏銳感知。

敏銳感知:當你開啟敏銳感知的時候,1公裏以內的一切將會出現在你的視野之內,技能冷卻時間無,技能消耗無。

這個技能還可以。

雖然上原奈落可以隨時用命運進行窺探,但是這個技能可是不需要任何查克拉消耗的,完全可以永久開啟,唯一的不舒服的地方,可能就在於看得有點兒眼花。

支線任務:擊敗照美冥(1/1),任務已完成,獎勵100枚金幣。

又一次出現了。

這個女人難道全無黑點的嗎?

竟然沒有人想要戰勝她的嗎?

幸好,還有一個上原奈落最想要的獎勵。

支線任務:成功攻破霧隱村(1/1),任務已完成,獎勵被動天賦技能水之力。

水之力:可以自由驅使水屬性查克拉,隨意使用創造水遁忍術,為求道玉的組成部分之一。

嗯,從今天開始,上原可以說自己是最強水遁忍者了!

哪怕是千手扉間在世,也不可能比他的水遁忍術更強,水之力可是極致的水屬性查克拉性質變化。

最重要的是,隻要上原奈落能夠摸清得到陰之力和陽之力的方式,應該就能得到求道玉的技能了!

誰料下一刻,係統麵板上又多了一個新的天賦技能。

冰之力(激活):可以自由驅使風之力+水之力組成的冰遁查克拉,隨意使用創造冰遁忍術。

“……”

上原奈落開始摸自己的下巴。

如果能夠自由創造使用冰遁忍術的話,他莫名其妙地想起了一大堆亂七八糟的招式,好像有點兒意思哦!

“多謝你們的獎勵,那就為你們先下場雪來滅火吧!”

上原奈落打了個響指,駕馭著遠古巨龍帶著迪達拉和赤砂之蠍朝著三尾磯撫的位置騰空遠去。

等到他們離開之後,霧隱村的空氣溫度迅速低了下來,原本晴朗的天空漸漸開始多了一些雲彩。

隨即溫度竟是變得越來越低,沒過一會兒就開始下起了雨,緊接著下起了雪,最後下起了冰雹。

【收集免費好書】關注v.x【書友大本營】推薦你喜歡的小說,領現金紅包!

顯然上原奈落使用的還不習慣。

這場雨雪冰雹的惡劣天氣原本可能會造成巨大損失的,此時此刻卻成了霧隱村的救命天氣。

躺在廢墟裏的照美冥被凍醒的時候,她有些驚愕地望著空中劈裏啪啦落下來的冰雹,重新走到了村子裏最寬闊的地方。

一群平民們正在單膝跪在地上叩拜著神明的恩賜,正是神明的偉力撲滅了大火,才讓他們在曉那群家夥手中重獲新生。

這就是降臨的神跡。

神明不想要看到霧隱村被燒成一片白地,所以才降下了漫天大雨和大雪,拯救了他們的村子;哪怕是天空下著冰雹,也不耽誤這些人跪在地上拜謝神的恩賜。

這當然是因為神明不想看到霧隱毀滅,匆匆降下的力量過度,直接從下雨變成了下雪又變成了下冰雹。

“這是在幹什麽?”

照美冥輕咳了一聲,看向了幾個圍過來的暗部,其中還有一個她一直看好的小家夥長十郎。

“照美冥大人!”

長十郎驚喜地看著照美冥,輕聲道:“大家都在說,是天上的神明在護佑著我們的村子,才讓我們免於這場大火…”

“……”

照美冥沉默了半晌之後,並沒有回應長十郎的話,反而拖著自己受傷的身體離開了這裏。

是真的有神明保佑麽?

照美冥的心裏並不好受,如果村子裏的忍者能夠更強的話,怎麽可能會讓大家在這種情況下去信奉神明!

照美冥慢慢走到了一處躲避冰雹的地方,蹲下身抱緊了自己的身體,就像是一個普通女人一樣,想讓自己的身上有一絲暖意。

這一刻,她毫無自己以往的形象。

這個一直支撐著霧隱村前行的女人,在今天感覺到了自己的疲累,她已經足夠努力了,卻沒有保護好自己的村子。

直到最後,還是一場天氣救了這個忍村。

過了一會兒之後,照美冥才忽然轉頭看向了幾個圍在自己的身邊的暗部,輕聲吩咐道:“你們幾個去指揮村子的重建,長十郎留下來,我有事情要交代他。”

“是,照美冥大人。”

幾個暗部縱跳著離開了這裏。

照美冥看了一眼唯一留下來的霧忍暗部,重新低下了頭道:“長十郎,你現在立刻去一趟木葉,把我們的情況告訴我們的盟友…”

“是。”

長十郎輕輕地點了點頭之後,忽然開口問道:“照美冥大人,駐紮在三尾附近的部隊回來了,讓他們回去繼續監視三尾嗎?”

照美冥抬起頭看著長十郎,仿佛是在看一個不懂事的孩子,她的臉上微微露出了一絲笑意。

隻是這一刻,她臉上的笑容有些淒涼:“已經沒有什麽三尾了,曉襲擊我們的目的,隻是為了讓我們知道他們的恐怖…他們根本沒有隱瞞自己的目的,他們隻是想要抓到三尾磯撫。”

照美冥說完之後,似乎想到了什麽,她慢慢握緊了自己的拳頭,重新站了起來,重新變成了那個端莊肅穆的女人。

照美冥看著長十郎,低聲吩咐道:“還有,去暗部調出六尾人柱力羽高的情報,邀請木葉共同在羽高躲藏的地方伏擊一次曉!”

既然曉組織的目的是為了捕捉尾獸和人柱力,那麽六尾羽高也有極大的可能會遭遇毒手。

幹脆借著這個機會,伏擊一次曉!

“對了,順便告訴木葉。”

照美冥恢複了自己身上強大的氣勢,望著身邊的長十郎,沉聲吩咐道:“這一次伏擊曉的話,可以拉上雨隱村的人一起行動,他們不是對曉最了解的村子麽?”

最重要的是…

照美冥非常想要再見一次上原奈落。

因為隻有上原奈落那裏,有幾率聯係到鬼燈滿月。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