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 敬酒不吃吃罰酒
loading...
“不要衝動。”

上原奈落雲淡風輕地捏著一張卡牌。

他手中那張薄薄的卡牌擋住了斬首大刀的鋒芒,這一幕看得桃地再不斬心下一涼,區區一張普通的紙牌就能夠擋下斬首大刀?

上原甩手把卡牌擲向了桃地再不斬!

桃地再不斬匆忙收回了斬首大刀防禦,隻見那張卡牌已經穿透了斬首大刀,卡在了刀麵上!

上原奈落抬起頭,慢悠悠地繼續道:“再不斬先生,一個人知道太多秘密的話,大都活不長啊…”

這話其實也就隻能哄哄普通人。

縱觀整個忍界,知道的越多,活的時間越久,比如黑絕;像桃地再不斬這種糊塗鬼,反而是英年早逝。

“哼!”

再不斬冷哼了一聲,神色倨傲道:“你以為自己是誰?小鬼,現在提早交代你的身份和去水之國的目的,還能少吃點苦頭!”

“你確定要讓我交代嗎?”

上原奈落的嘴角勾勒出一抹神秘的笑容,嘲諷似地看著桃地再不斬,一字一句道:“我去水之國的目的是,引導一位霧隱村的忍刀七人眾刺殺他們的水影,這個…是你想要的嗎?”

“……”

桃地再不斬心神一陣,身上的殺氣四溢,死死地盯著上原奈落,淩厲的目光仿佛把少年千刀萬剮!

因為上原奈落恰好說中了他的心事。

每一個霧隱村有抱負的忍者,都能看得出來四代水影矢倉執行的血霧政策對村子有多大危害,無一不想改變這種局麵。

桃地再不斬正是其中一個。

他在忍者學校的時候,就有了改變血霧之裏的覺悟,甚至不惜在自相殘殺的畢業考試中,悍然殺死了自己的所有同期,讓霧隱高層不得不廢除了這種可能讓霧隱忍者斷層的考核方式。

桃地再不斬成年以後,加入了霧隱暗部,實力越來越強,被忍界譽為霧隱鬼人,前不久他剛剛接手了回歸的斬首大刀,成為了第二代忍刀七人眾。

自從得到了斬首大刀之後,桃地再不斬心中又泛起了新的心思,他認為自己的實力足夠了,因此這幾天他一直在謀劃著刺殺四代水影矢倉,改變整個霧隱村。

計劃成功,自然萬事皆順。

計劃失敗,那就要準備逃離了。

這次桃地再不斬出現在了波之國,就是尋找一條退路,等他回去之後,就打算找機會刺殺水影了。

眼前的少年,仿佛是看透了他的心思!明明這個計劃一直藏在他自己的心裏,從來沒有對任何人提到過。

桃地再不斬心裏慌得很,想要直接一刀剁掉上原奈落,又想從他口中探出這個小鬼想要引誘忍刀七人眾的哪一位刺殺水影。

如果上原奈落說出他的名字,桃地再不斬拚了自己的性命,也要一刀砍了他的腦袋…

如果上原奈落說出了另一個人的名字,桃地再不斬回村就去試探一下那個人,看看大家能不能一起行動…

當然,不管他們將來刺殺水影到底成不成,最後都要砍了上原奈落腦袋,至於能不能砍掉,到時候試試再說。

【送紅包】閱讀福利來啦!你有最高888現金紅包待抽取!關注weixin公眾號【書友大本營】抽紅包!

他就是這麽一個快意恩仇的忍者。

想到這裏,桃地再不斬注視著上原,輕蔑地開口道:“哼,忍刀七人眾是我們村子裏最強的七位刀術高手,對水影大人最忠心的忍者,怎麽可能會因為你這小鬼刺殺水影?”

話頭一轉,桃地再不斬的眼神頓時充滿了殺氣:“還是說,你這小鬼早就和其中一個叛徒有所勾結…小鬼,說出他的名字,興許我還願意饒你一命!”

“名字暫時還不能告訴再不斬先生。”

上原奈落靠在船艙上坐著,輕輕地搖了搖頭,臉上重新掛上了一抹嘲諷的笑意:“忍刀七人眾是否忠心,再不斬先生自己不是早就知道答案了嗎?”

第一代忍刀七人眾被一個木葉下忍踢成了吉祥三寶,黑鋤雷牙和枇杷十藏叛逃,僅剩的西瓜山河豚鬼還生出了別的心思。

第二代忍刀七人眾隻有四個人,鬼燈滿月和林檎雨流利由於重病夭折,幹柿鬼鮫和桃地再不斬都選擇了叛逃。

第三代忍刀七人眾隻有兩個,鬼燈水月生來是個叛忍,長十郎倒是還留在霧隱村內。

霧隱村的忍刀七人眾,叛逃比例不是一般的高。

“看來要用點手段了…”

桃地再不斬並起了自己的手指。

霧隱村的第二批忍刀七人眾,現在還隻有三個人,分別是鬼燈滿月、幹柿鬼鮫和桃地再不斬;問題是除了桃地再不斬自己,他看剩下的兩個人,都像是忠於四代水影的人。

自從幹柿鬼鮫殺掉了西瓜山河豚鬼之後,儼然掌握了村子裏的實權;鬼燈滿月是二代水影的族人,能夠使用所有忍刀,也是大家被寄予厚望的天才。

桃地再不斬不太敢賭,他想要從上原奈落這裏得到一個名字,確定一個可供選擇的合作夥伴。

“忍法·霧隱之術!”

大海上出現了一團迷霧,漸漸籠罩了這艘小船。

桃地再不斬的腳下後退了幾步,高大的身形消失在了迷霧之中,他的聲音從迷霧的四麵八方傳來:“小鬼,你的身上有哪些部位是不想要的嗎?我可以幫你砍掉它們…”

“白癡…”

上原奈落暗暗罵了一句,緩緩合攏了自己的手指,輕聲道:“再不斬,忍界有一些人是你絕對不能招惹的,但是你偏偏就是喜歡招惹那些人啊!”

比如他這個掛逼。

比如木葉未來的那一隊下忍掛逼。

“雷遁·萬雷天牢引!”

海上的迷霧之中出現了一團巨大的雷雲風暴,一道雷電準確無誤地劈向了桃地再不斬的位置,幸好他及時通過霧瞬身躲開!

然而一秒鍾的時間,又連續落下了兩道雷電!

“這個小鬼竟然擅長雷遁忍術…”

桃地再不斬咬了咬牙,飛快地合攏自己的手掌,拚著接下了一道雷電,結出了一個術式:“水遁·水牢之術!”

海麵上的水浪上湧,形成了一個空心水球,把桃地再不斬包裹了起來,一道雷電劈落下來,電光順著水球落在了海上。

躲入水牢之後,桃地再不斬勉強鬆了一口氣,隻是神色十分難看,那個小家夥隻是用了一個忍術,他的位置就直接暴露了出來。

上原奈落踩踏著海水,一步步走向了桃地再不斬所在的位置,少年嗓音聽著還有些稚嫩:“敬酒不吃吃罰酒…”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