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六章 別讓你的血髒了我的製服!
loading...
上原奈落熱切打了聲招呼。

隻是整個霧隱村沒有一個人敢回應他的問好,也沒有一個人敢放鬆下來,每個人都神色緊張地望著他們的身影。

曉組織隻來了四個人。

然而就是這四個人,麵對著他們周圍出來得越來越多的霧忍卻視若無物,他們在氣勢上絲毫不落下風。

霧忍們在數量上占據著優勢,麵對這群曉的成員卻絲毫不敢輕動,因為前番時間,這群霧忍們都聽說了另一個大國砂隱村被曉組織攻破,整個砂隱村變成了一片廢墟。

每一個霧忍的呼吸都不由自主地開始收斂起來,目視著那四個身披祥雲黑袍的身影,甚至連大氣都不敢出。

作為霧隱村的高層,青最先趕到了現場。

他的目光微微掃過曉的四名成員,臉色變得越來越難看,回憶著從木葉那邊得到的關於曉的情報。

“岩隱s級叛忍迪達拉!”

青看向了曉組織派來的四名成員中笑得最為張狂的金發忍者,神色越發凝重:“迪達拉,參與曉攻破砂隱村事件,親自出手抓走了五代風影我愛羅。”

單單隻是第一個人就不好應付。

青的目光又從迪達拉的身上移開,慢慢轉頭看向了紅發少年模樣的忍者:“砂隱s級叛忍蠍,參與曉攻破砂隱村事件,曾經以一人之力攻破過一個國家…”

這個家夥就更不好應付了。

作為曾經參與過忍界大戰的青,十分清楚赤砂之蠍這種級別的傀儡師能夠在戰場中造成多麽巨大的傷亡。

青的目光又從蠍的身上移動到了桃地再不斬的身上,臉色更難看了幾分:“霧隱s級叛忍桃地再不斬,殺死四代水影大人的凶手和終結血霧時代的英雄…”

說句實話。

霧隱村內對桃地再不斬還是很有好感的。

雖說桃地再不斬殺掉了四代水影枸橘矢倉,卻也就此終結了霧隱村的血霧時代,從而讓霧隱村開啟了新篇章。

結果桃地再不斬竟然叛逃了。

非但如此,那段時間霧隱村僅有的三個忍刀七人眾全部叛逃,除了照美冥以外,竟然找不到任何一個強大的戰力。

就…

挺讓人意外。

青的目光終於停留在了最後一個曉的成員身上,隻見那個成員的臉上戴著兜帽,這是忍界公認的曉最強成員之一。

凡是戴著兜帽的,無疑是實力最強的那些人。

“白眼·開!”

青的眼神驟然變了,他的白眼猛地打開,注視著那個人影:“讓我看看你到底是什麽人…這是…”

“殺了他。”

一個冷漠的聲音出現在眾人耳中。

隻見那個戴著兜帽的忍者,慢慢地伸出自己的手指,指向了開啟了白眼的青。

正是上原奈落。

他差點兒忘了,霧隱村內還有一名隱藏的白眼忍者。

如果青能夠看破他的行藏的話,豈不是讓他的潛伏毫無意義,上原奈落幹脆伸手指揮著遠古巨龍發動了進攻!

“吼!”

下一刻,空中的遠古巨龍張口朝著青的位置噴出一個巨大的火球,從天而降直接落在了一群霧忍之中!

一個個霧忍驚慌失措地想要躲避巨大火球的侵襲!

正在天空中的火球漸漸在視野中變大的時候,幾個上忍瘋狂嘶吼著讓自己的部下反應過來:“所有人,立刻在自己的上空釋放水衝波忍術!”

“水遁·水衝波!”

每個來得及反應過來的霧忍立刻合攏了自己的手掌,張口朝著空中噴湧出一股巨大的水流,每一股水流迅速升到了空中形成一股超大的天幕瀑布!

這一刻他們根本不再在乎頭頂的瀑布落下會造成多大傷害,他們隻在乎能夠抵擋住空中落下的巨大火球!

顯然這一刻,數百名霧忍集體釋放的忍術獲得了成功,巨大的天幕瀑布組成了一道屏障,擋下了空中侵襲而來的火球!

【看書福利】送你一個現金紅包!關注vx公眾【書友大本營】即可領取!

空中的遠古巨龍噴湧而出的火球被無盡水花包圍,火球漸漸被蒸發,在空中變成了一片蒸汽雲霧…

所有霧忍們終於鬆了一口氣。

他們擋下曉組織那頭怪物的攻擊。

如果那顆火球落下來的話,在場能夠生還的人肯定屈指可數,這一帶也肯定會化為一片灰燼。

上原奈落注視著這一幕,兜帽下的臉上露出了一抹意味深長的笑容,他的嘴角微微勾起:“嗬…擋下來了麽?”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迪達拉望著那群神色漸漸放鬆的霧隱忍者,忍不住發出了一陣狂笑:“真是一群天真的家夥啊!竟然以為你的通靈獸隻能噴出一顆火球嗎?”

“不能太過苛責。”

上原奈落笑了笑,繼續道:“畢竟這裏是偏僻落後的霧隱村啊,難免信息會落後一些,他們就是被一些被關在井底的青蛙而已…”

“哼!”

桃地再不斬忍不住冷哼了一聲。

這就是曉組織尷尬的地方了,每當他們嘲笑一個村子的時候,旁邊都有一個同伴是這個村子出身的忍者。

不過桃地再不斬並沒有再多說什麽,因為根據他對曉的了解,他們組織出手非常謹慎,出動兩個小隊的人員足以對一個大國忍村具有強大的威脅了,這絕不是霧隱村能夠擋下的!

“吼!”

空中的遠古巨龍忽然朝著地麵飛速下降,沿著霧隱村開始滑翔飛行,一顆顆烈焰火球從它的口中噴湧出來,這簡直讓所有霧忍心頭泛起了一股股絕望!

那一顆顆巨大的火球落在了霧隱村內,轉眼間就將這個以水遁忍術聞名的忍村化為一片火海!

霧忍們驚慌失措地各自躲避,或是釋放那些簡單的水遁忍術進行抵擋,隻是他們釋放的忍術根本毫無作用,根本無法阻擋空中落下的一顆顆火球!

“水遁·水龍彈之術!”

一聲清脆的女喝聲響起!

隻見一條水龍從霧隱村的某處忽然騰空而起,朝著空中的遠古巨龍張口咬去,讓遠古巨龍下意識地騰空躲避,放棄了繼續攻擊!

那是第五代水影照美冥的水遁忍術!

即使遠古巨龍生命力強大,也不能忽視水龍彈之術的衝擊,尤其是照美冥那個女人體內可是有著雙重血繼限界!

每一種都能對遠古巨龍造成一定威脅…

酸液可比那些物理攻擊要強太多了!

這可是上原奈落最心愛的坐騎,過一會兒還要去帶著三尾離開呢,怎麽能讓它受傷呢!

上原奈落挑了挑眉毛,望著爭相躲避的霧忍以及那個正在到處逃亡的青,輕聲道:“嘖,還真是麻煩啊,如果被你泄漏了我的秘密,會讓我很困擾的!”

“原來是青麽?”

桃地再不斬咧了咧自己的嘴巴,忍不住嗤笑道:“一個白眼就能讓你嚇成這樣麽?”

“是啊。”

上原奈落並沒有否認,隻是下一刻他口中的話讓桃地再不斬整個人的臉色都變了:“如果他泄漏了我的行蹤,我隻能毀掉整個霧隱村,殺掉整個霧隱村的忍者,免得他們泄漏了我的秘密…再不斬先生,你會願意幫我殺掉青,保守這個秘密嗎?”

上原奈落很了解桃地再不斬。

這家夥其實一直不肯屈居人下。

曉組織的四個忍刀七人眾,隻有桃地再不斬不肯投靠上原奈落,正是因為他這個人還有著和他的力量不相匹配的野心。

隻不過現在曉組織的力量實在太過強大,才讓桃地再不斬收起了背叛的心思。

如果曉組織走向滅亡的話,上原奈落絲毫不懷疑桃地再不斬會立刻背叛曉組織,回到霧隱村內做他的霧隱英雄。

“我去殺了他!”

迪達拉揮手擲下自己的粘土巨鳥,就要踏上巨鳥去追殺青,免得那家夥泄漏消息!

桃地再不斬咬了咬牙,沉聲道:“我也去!”

如果霧隱村被上原奈落摧毀的話,那他心裏頭一直壓抑著那個想要掌握霧隱大權的野心,還怎麽可能實現!

上原奈落看著桃地再不斬拔出了他背後的斬首大刀,輕笑道:“再不斬先生有心就好,不過那個家夥,可逃不掉!”

上原奈落驟然合攏了自己的手掌,低聲道:“在這個適合水遁作戰的村子,當然要讓水遁通靈獸來了!忍法·通靈之術!”

隻見一個高大的人影出現在了上原奈落身邊的通靈咒印中,正是上原的另一個通靈獸深海泰坦!

“如你所願。”

一個船錨巨鉤猛地彈出,幾乎沒有極限一般朝著青的位置砸了過去,這一記猝不及防的攻擊讓青根本無從躲避,隻是訝異地望著他的身體被一根船錨勾住!

下一秒,青的身體被極速拖回!

青的身體不受控製一般,根本無從做出任何措施,哪怕他想釋放出一個替身術也來不及,那股巨大的力量拖拽之下,讓他的身體瞬間受到重創!

這個霧隱村的偵查隊長,就這樣被船錨勾回,等到青反應過來之後,他已經落在了深海泰坦的腳邊,他的胸腹處帶著被船錨勾中重創出來的血跡。

上原奈落慢慢蹲下身來,俯視著腳下的青,笑了笑道:“你的白眼發現了我的身份,是嗎?”

“…是。”

青的身體微微顫抖,臉色難看地注視著戴著兜帽的上原奈落,慢慢地點了點頭。

上原奈落輕輕地鼓掌,輕聲道:“如果你泄漏了我的身份,整個霧隱村都會被我摧毀,所有知情的霧隱忍者和村民都會被我殺害,現在你會怎麽做呢?”

“你…”

青的臉色刹那間變白了幾分。

上原奈落指了指空中騰飛的遠古巨龍,笑著繼續道:“不要認為我說的是假話哦,就是它摧毀整個砂隱村,不如讓我們來猜猜,它能毀掉霧隱村嗎?”

“……”

青的額頭上汗水直冒。

這是毋庸置疑的,空中的那條遠古巨龍實在太過強大,如果它不間斷地噴湧巨大火球的話,整個霧隱村都有可能被毀於一旦。

這個家夥沒有騙他。

青咬了咬牙,甕聲直接開口問道:“我想知道你為什麽會加入曉,如果我沒記錯的話,你的身份在整個忍界也堪稱是鼎鼎有名。

哪怕是五大國忍村也不敢忽視你的存在,甚至還有人稱呼你極有可能成為下一個忍者半神,現在看來是他們在低估閣下了…”

“我們說的不是一件事。”

上原奈落的聲音頓時低沉了下來,他冷聲開口道:“你現在需要做的是,向我證明你不會泄漏秘密,讓我稍微仁慈一些,放過整個霧隱村。”

“……”

青再度陷入了沉默。

良久的沉默過後,他慢慢地抬起頭,臉上頓時多了一抹視死如歸:“你殺了我吧!”

“不夠。”

上原奈落豎起了一根手指搖了搖,輕笑道:“把你的白眼給我,然後證明如何保守秘密,我可以原諒你的窺探。”

“……”

青又一次沉默了。

隻有死人才能保守秘密。

這個曉的成員要求太多了。

原本他在霧隱村是個話很多的長者,然而在上原奈落的麵前,他卻反複沉默了兩三次。

迪達拉扶著自己的額頭笑了笑,衝著上原奈落道:“我終於明白為什麽首領大人那麽看重你了,你這家夥簡直注定是曉的人啊!哪怕是飛段那個混蛋,也不如你這家夥的手段殘忍血腥!”

“唉,過譽了過譽了。”

上原奈落搖了搖頭,低頭看著青開口道:“現在,告訴我你的選擇吧!”

“放開青!”

正當上原奈落還在逼迫青的時候,一個身材高挑的女忍者帶著一群霧隱暗部支援而來!

正是霧隱村如今權力最盛的忍者照美冥。

顯然她在來的路上就已經聽旁邊的暗部告訴了她一切經過,此刻看到青狼狽地倒在上原奈落的身邊,立刻開口製止。

上原奈落沒有理會趕來支援的照美冥,隻是低頭繼續看著青:“在她衝到我們身邊之前,就是你最後的時間,做出你的選擇吧,我會因為你的主動合作而心慈手軟一些…”

“我明白了。”

青慢慢地合攏了自己的手掌結了個手印。

迪達拉和赤砂之蠍想要直接殺掉青的時候,卻被上原奈落製止了他們的動作:“蠍前輩,迪達拉,我相信他會做出最正確的選擇,一個忍者為自己的村子的犧牲,對他們來說是一種光榮。”

上原奈落猜測得沒錯。

青結完了手印之後,慢慢地撤下了自己的眼罩,因為眼罩上有著對白眼的保護陣法。

畢竟他的白眼可是整個忍界唯一一個日向族裔之外的,也是忍界外人最難獲得的血繼限界,論及戰略意義對五大國忍村都非同凡響,霧隱村也是偶然之間才獲得了一枚白眼。

所有試圖跟隨照美冥衝過來援救青的霧忍們紛紛不由自主地停下了腳步,因為他們看到了讓整個霧隱村為之悲痛的一幕。

那個村子裏的長者…

那個村子裏有些嘮叨的偵查隊長…

那個村子裏十分受人尊敬的前輩向敵人屈服了。

青慢慢地解下了自己的眼罩,猛地用力扣下了自己移植的白眼,朝聖一般將他遞給了那個戴著兜帽的曉的成員。

不,準確的說,應該是向惡魔獻祭吧?

畢竟,曉是那麽邪惡…

青不顧自己強行挖下白眼的眼眶中流淌著血液,一點點地將手中的白眼遞給了上原奈落,輕聲懇求道:“如果我按照你說的去做,你答應了我,會放過霧隱村,對吧?”

“對。”

上原奈落伸出接過了那隻白眼,輕聲蠱惑道:“還有第二件事,幫我保守我的秘密…”

“嗬嗬…”

青慘笑了一聲,慢慢站起身來,伸手抓向了自己背後的苦無,低聲道:“我知道了,我會就這樣保守秘密…”

下一刻,正當曉的成員都以為青會就此被上原奈落逼迫著自殺的時候,青猛地探出苦無,刺向了上原奈落的心髒!

他的動作實在太快!

哪怕近在咫尺的迪達拉和赤砂之蠍也來不及反應過來!

不得不說,得到了白眼之後,青就修煉著與之相關的忍體術,這一次刺殺幾乎達到了他平生最快的速度!

然而上原奈落的速度更快!

高達二十餘萬的生命能量,讓上原幾乎瞬間就反應了過來,劈手扭斷了青的手腕,奪下了他手中的苦無!

嘩啦!

上原奈落抓著苦無猛地揮舞,割斷了青的喉嚨之後,在他的血液還沒有來得及噴出之前,一腳將他踹飛了出去:“這可是我最喜歡的製服,別讓你的血弄髒了它,背信棄義的小人。”

這一刻,反派的邪惡氣質有點兒多。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