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九章 你這家夥到底隱藏得多深!(求訂閱)
loading...

幹柿鬼鮫是上原奈落第一個部下。


上原奈落從來不會懷疑幹柿鬼鮫的忠誠,這家夥在正經事上絕對不會出現什麽差錯的,依舊還在嚴密地監視著宇智波鼬。


而且鬼鮫這家夥隱藏得不錯,之前是宇智波帶土,現在是黑絕,每個人都認為鬼鮫是忠於他們的。


上原奈落打量了一眼在場的眾人,輕笑了一聲道:“既然這樣分配看起來大家都沒什麽意見,那就讓鬼鮫、鼬先生、林檎雨由利和鬼燈滿月,四位正式成員去協助角都前輩和飛段去收集資金吧!”


上原奈落儼然就是一個發布命令的。


天道佩恩仿佛根本不在意他的做法,甚至還讚許地衝著上原奈落點了點頭,輕聲補充道:“那麽捕捉三尾的成員,就是上原,歸壹(長門),桃地再不斬,迪達拉,蠍和宇智波佐助吧!”


“沒問題!”


迪達拉非常滿意這種安排。


赤砂之蠍也沉悶著點了點頭。


藝術二人組或許是覺得和上原奈落執行任務非常舒服,畢竟上原奈落的性格其實還挺好相處的,哪怕他自己實力很強也不會對其他同伴表示鄙夷或者輕蔑。


角都卻提出不同的意見,很不高興地開口道:“我說了,隻是去殺掉幾個人去換金所換取賞金而已,用不著這麽多人!”


“小心點比較好。”


天道佩恩看了一眼角都,冷聲開口道:“上原的計劃什麽時候出過差錯,角都,按照他說的做吧!”


角都皺了皺眉頭,歎了一口氣,頗有些無奈道:“真是的,小鬼長大了,終於要開始壓在老員工的頭上了麽?”


他還真有資格說這種話。


角都和蠍都是曉組織早期的成員。


上原奈落和宇智波鼬是同期加入曉組織的,而且上原從少年的時候,差不多是角都看著一點點長大的,對於這個小家夥,角都還真是挺有點兒喜歡的。


上原奈落殺了四代風影,讓赤砂之蠍用四代風影提煉砂金;接著又搞了一手草之國,直接讓曉組織暴富。


角都對待上原的態度可想而知。


誰能讓角都大人掙錢,誰就是角都大人的朋友;誰能讓角都大人掙大錢,誰就是角都大人的恩人。


所以兩個人的關係還不錯。


而且上原奈落之前擔任會計的時候,給角都撥下去活動經費的時候都不帶手軟的,基本上是高標準高福利高待遇。


角都大人就是這麽市儈。


更何況上原奈落也是個非常容易相處的人,也沒什麽天才的架子和囂張的態度,也隻有今年才開始冒頭挑起擔子,曉的成員在平時遇到上原的時候,他幾乎對每個成員都很和善。


說實話,如果可以的話,角都有時候真是想宰了飛段那個智商低下的白癡,讓上原奈落當他的隊友,可惜他殺不死飛段…


小南也不會同意上原和角都搭檔。


隻不過兩個人的關係處得是真的可以。


因此聽到角都抱怨的話之後,上原奈落揉了揉自己的額頭,低聲道:“喂,角都前輩,我可是擔心你的安全,我之前刺探了木葉忍者的消息,他們可是在瘋狂追捕我們呢!”


“哼,我也不會怕了他們。”


“總歸還是要小心點比較好。”


上原奈落歎了一口氣,輕聲勸了一句:“鼬先生、鬼鮫他們幾個人會在暗中配合你,有這麽多幫手的話,也能為組織收攏更多的活動經費,我們蟄伏的時間有些久了,金錢方麵確實有些欠缺。”


“我知道了。”


角都甕聲甕氣說完之後,又嘀嘀咕咕地開口埋怨道:“明明已經知道組織裏麵沒有多少金錢了,還要鋪張浪費讓這麽多一起行動,年輕人就是不知道節儉…”


上原奈落:“……”


這說的話可真像家裏的老人…但是這個老家夥是真的夠了啊!為了錢真就是不要命了吧?


可把你能的吧!


等到回頭木葉的五代火影綱手還要派人追殺角都飛段他們的時候,就知道他這麽安排的可貴之處了。


而且這一次最重要的是…


讓宇智波鼬借機和漩渦鳴人碰麵。


“那就先休息幾天時間。”


天道佩恩打量著在場的眾人,輕聲道:“等到大家休息結束之後,各自執行彼此的任務。”


“是。”


封印尾獸可是一個辛苦的工作,眾人也沒有反對天道佩恩的意見,各自回了彼此的住處。


上原奈落看著赤砂之蠍的時候,忽然開口叫住了他:“蠍前輩,我有一些事想告訴你。”


“嗯?”


蠍慢慢轉頭看向了上原奈落。


等到其他人都離開之後,隻剩下迪達拉的時候,上原奈落的表情漸漸複雜,他輕聲對蠍說道:“千代閣下犧牲了。”


這個消息不如早點兒告訴蠍。


赤砂之蠍遲早還是會知道的,那個時候或許心裏會有芥蒂,畢竟曉組織的成員們基本都知道千代婆婆是他的祖母了。


“……”


蠍陷入了沉默。


長久之後,他才開口道:“我知道了。”


“嗯?”


迪達拉率先提出了自己的困惑,他有些費解地問道:“我們隻是演戲而已,並沒有下手太重吧?”


“是一種以命換命的禁術。”


上原奈落搖了搖頭,低聲解釋道:“千代閣下用她的性命,換來了砂隱村第五代風影我愛羅的複活。”


“還真是符合她的性格呢!”


赤砂之蠍輕輕地搖了搖頭,低聲感歎道:“為了那個腐朽的村子,值得麽?小時候也是這樣,長大了也是這樣,她的眼光還是那麽狹隘,總是更看重那個破落村子的未來。


算了,也無所謂了,反正本來就隻是我一個人走向永恒的藝術,如果我們再次相遇的話,為了彼此的立場,作為曉的成員,我或許會殺了她,作為砂隱顧問,她或許會殺了我。”


蠍並沒有流露太多悲傷。


成為人傀儡之後,蠍的情緒很少外露。


今天聽到了千代婆婆犧牲的消息,赤砂之蠍能夠稍微駐足說上幾句話,已經是他難得做到的事了。


親情,終究是在蠍的心中占據了非常大的分量。


赤砂之蠍說完了自己對於千代婆婆犧牲的態度,他們幾個人的氣氛一時之間有些沉重。


“喂,蠍旦那,永恒可不是藝術!”


迪達拉忽然一把攬住了赤砂之蠍的肩膀,高聲道:“爆炸才是真正的藝術,哪怕生命再過短暫,隻要在生命沒有辜負它存在的時間,那就證明了它存在的意義啊!這就是所謂爆炸的藝術啊!”


“閉嘴。”


赤砂之蠍瞪了迪達拉一眼。


隻不過這一次他沒有推開自己的隊友。


曉組織的成員搭檔製度似乎還算成功,雖說一直以來每個人都在嫌棄自己的隊友,但是他們卻總會出現在最恰當的時候。


偶爾也會有一些坑貨…


大部分成員其實還是十分正經的。


上原奈落看著心情有些許好轉的赤砂之蠍,輕聲開口道:“如果蠍前輩想要去千代閣下的墓碑前看看的話,這一次捕捉三尾的任務可以不用參加;


我會向佩恩大人說明,雖說我們和千代閣下是對手,但是不得不說,我還是十分欽佩她的意誌,這是一個值得敬重的對手。”


這句話是在勸說,其實也在試探。


萬一赤砂之蠍這家夥再搞得心如死灰的話,那上原奈落就得好好給他做一下心理疏導了。


蠍沉默了一會兒之後,忽然拿出了一個卷軸遞給了上原奈落,輕聲道:“我聽說她前幾年一直在教導一個新生代的傀儡師,可惜她的年紀大不如前,製造出來的傀儡肯定也不夠精密了,否則的話也不會拿我小時候做出來的傀儡戰鬥。


上原,你是潛入大國忍村陣營的間諜,有機會的話,幫我把這個卷軸交給那個新生代的小家夥吧,免得砂隱村的傀儡傳承消失,這就是我為她做的最後一件事吧!”


“可以。”


上原奈落點了點頭,隻是把一封卷軸交給勘九郎而已,實在說不上是什麽大事。


上原奈落有些好奇地開口問道:“這裏麵是什麽東西,不會是四代風影的人傀儡吧?”


“不是…”


赤砂之蠍輕輕地搖了搖頭道:“那是你送給我的,我不可能把別人送給我的禮物送給其他人…這裏其實都是婆婆教給我的,我已經用不上了,如今也隻是物歸原主。”


說完之後,赤砂之蠍輕聲補充道:“有機會的,你可以幫我把婆婆留下的那兩具傀儡拿回來,雖說那是我十歲的時候製作出來的,但那畢竟是屬於我的東西。”


赤砂之蠍所說的是父與母那兩具傀儡。


顯然蠍這個人絕對不會讓他製作的那兩具傀儡被他們家族以外的人使用,哪怕是勘九郎也不行。


“行吧,我看看吧!。”


上原奈落歎了一口氣,低聲道:“或許有朝一日你自己會有機會把那兩具傀儡拿回來。”


“好。”


蠍點了點頭,看了一眼旁邊鼓著嘴巴的迪達拉,皺了皺自己的眉頭道:“好了,我們走吧!”


“嗯嗯嗯…”


迪達拉匆匆點了點頭。


上原奈落望著赤砂之蠍在迪達拉的陪伴下離去,微微歎了一口氣,看了一眼自己的係統麵板。


支線任務:讓赤砂之蠍活下來(1/1),任務已完成,獎勵傀儡發條魔靈。


發條魔靈:解封一名自從操縱魔偶戰鬥的傀儡少女奧莉安娜,她擁有著自己的戰鬥智慧和技能,可以由使用者對其灌輸查克拉從而驅動傀儡少女,最低需要灌輸查克拉10000點。


這個任務完成得非常殘酷且苛刻。


千代婆婆身死之後,係統才提示上原這個任務的完成,或許係統默認為千代婆婆必定會成為殺死蠍的凶手。


至於上原奈落獲得的獎勵,也堪稱是豐厚。


這名傀儡完全可以替代他去執行一些不適合露麵的事,一個無人所知的傀儡總是要安全很多,而且它的戰鬥力也不低。


單單隻是驅動就需要至少一萬點查克拉,意味著這是一位可以發揮出影級標準的傀儡,在這個忍界夠用了。


本書由公眾號整理製作。關注vx【書友大本營】,看書領現金紅包!


最重要的是,這具傀儡不需要使用查克拉線…


與其說發條魔靈是一具傀儡,不如說它是一個機器人。


上原奈落回到自己的住處之後,並沒有浪費時間,他的手指叩了叩自己的桌子,幹脆召喚出了穢土轉生狀態的宇智波帶土。


宇智波帶土自從上次歸還了四尾人柱力之後,就被上原奈落重新塞進了棺材,這一次重見天日之後帶土甚至有些不滿道:“你又有什麽髒活兒讓我去幹嗎?”


“不,是讓你去見個老朋友。”


上原奈落輕笑了幾聲後,吩咐他道:“去找幹柿鬼鮫,讓我用你的身體向他傳達命令。”


“幹柿鬼鮫?”


宇智波帶土皺了皺眉頭之後,臉色瞬間變得無比難看:“等等,鬼鮫那個家夥是你的人嗎?這是什麽時候的事?”


“很早了啊。”


上原奈落古怪地看了一眼宇智波帶土:“你不知道這件事嗎?你以為鬼鮫為什麽能加入曉?並且在我殺了你之後,他為什麽還能活下來,而且活得好好的?”


這話說得理所當然。


簡直讓人聽了忍不住打死他。


宇智波帶土聽了是忍不住想再撞死自己一次!


帶土不由得握緊了自己的拳頭,心裏頭百感交集,這他媽的都叫什麽事兒啊!


媽的,難怪他會被上原奈落玩死!


幹柿鬼鮫可是宇智波帶土親手培養出來的,自從帶土控製四代水影之後,就一直在小心翼翼地利用著鬼鮫,甚至把他當作月之眼計劃的班底。


幹柿鬼鮫也不負他的期望,自從宇智波帶土還在世的時候,就一直偷偷摸摸傳遞著關於宇智波鼬的情報。


沒料到這個被帶土自認為安插在曉組織的間諜,一直以來對他忠心耿耿,沒想到竟然是上原奈落這個小王八蛋的人!


宇智波帶土恨恨地咬了咬牙,怒氣衝衝地盯著上原奈落:“你這家夥這些年到底隱藏了多少事…”


“唔,我想想應該怎麽形容呢?”


上原奈落攤開了自己的手掌,輕笑道:“如果有一天,當水井下的忍界揭開了我放在井口的蓋子,看到了天空中的太陽和月亮,以為自己看到了整個世界…”


上原奈落自信地重新握住了手掌:“其實他們並不知道,井外的世界是我的,太陽和月亮也是我的。”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