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八章 讓我看看你的力量吧,宇智波佐助!(求訂閱!第三更!)
loading...

我愛羅是真的年輕。


在見到旗木卡卡西和上原奈落表示會將此事匯報給各自村子的高層之後,我愛羅甚至有些殷切。


旗木卡卡西認為我愛羅的這個提議或許具備一定地可實施性,因此他決定立刻回轉木葉向綱手匯報這件事。


上原奈落認為我愛羅的提議不可能實現,簡直是在扯淡,但是他也要打著向山椒魚半藏匯報工作的名義回村。


他們隻能就此分別。


漩渦鳴人在分別時滿臉微笑,熱切地朝著上原奈落揮手,期待著他們能夠再見的時候:“下次我們再見的時候,或許就是我帶回佐助的時候,那個時候我們這些曾經一起參加中忍考試的好友就能夠團聚了呢!”


“是啊!”


上原奈落也回以一個友善的笑容。


上原的臉上笑得十分暢快,至於他心裏到底是怎麽想的,估計對麵的木葉忍者們無論如何也想不到。


即使他們的腦洞突破天際,也猜不到上原的想法。


嗯…


上原想的是,等他們曉組織湊齊了七隻尾獸,回頭兒就讓佐助去抓九尾,八尾就不讓佐助這家夥去抓了,免得被人騙了還要再挨頓打,不值得不值得。


在那之前,還要解決宇智波鼬和宇智波佐助的問題,這兩個兄弟之間的戰鬥或許近在眼前了。


宇智波佐助最近成長了不少,他現在估計是覺得自己獲勝的幾率非常之低,所以想要再隱忍一段兒時間…但是上原奈落和幹柿鬼鮫這樣的明白人,就知道佐助獲勝幾率是百分之百。


何況宇智波鼬的身體也不太好。


如果宇智波佐助想要隱忍一段時間的話,可能要把他自己的哥哥活活熬死了。


這也是因為宇智波鼬不想要任何人能為他治療,名義上是擔心有人探索他的秘密,實際上應該是怕他自己變得生龍活虎,一不小心把自己的弟弟佐助打死怎麽辦?


宇智波鼬早就想要死了。


或許在滅族之夜的時候,宇智波鼬就已經想死了,隻是他的弟弟還沒有長大,所以才壓抑著自己的意誌。


上原奈落已經算好了,等到宇智波鼬戰死之後,用宇智波鼬的眼睛威脅佐助去抓九尾,否則就坐著看佐助的眼睛變成瞎子…


然而在那之前,還需要想辦法解決一個隱患,宇智波鼬手中有一隻移植了別天神萬花筒寫輪眼的烏鴉。


那隻烏鴉可是一個大麻煩。


上原奈落必須得想辦法解決掉那隻烏鴉,最好能夠主動誘使宇智波鼬將那隻烏鴉暴露出來。


根據上原奈落的所知,宇智波鼬因為被漩渦鳴人想要追回佐助的意誌所打動,把那隻烏鴉藏在了漩渦鳴人的肚子裏,作為漩渦鳴人無法勸說佐助回頭的後手。


當然後來那隻烏鴉並沒有用在佐助的身上,反而是讓宇智波鼬穢土轉生複活後擺脫了控製。


那隻烏鴉也沒有什麽好結果…


為了防止別天神落入他人手中,宇智波鼬用天照活活把那隻烏鴉燒成了一片虛無。


“在這對兄弟決鬥之前,必須想個辦法毀掉宇智波鼬那家夥私藏的別天神萬花筒寫輪眼…”


上原奈落摸了摸下巴,還是陷入了思考之中,他應該怎麽做才能讓宇智波鼬把那隻別天神萬花筒寫輪眼交出來呢?


難道自己變成鳴人的模樣?


估計不太靠譜。


天生幻魅的變身術雖然強大,普通忍者都很難看穿,但是一旦被攻擊的話就會現出自己的本體,難道要想辦法讓漩渦鳴人出麵,把宇智波鼬的別天神寫輪眼給引誘出來麽?


“好像也可以。”


上原奈落挑了挑眉毛,手指一點點地叩擊著自己的手臂,思索著他的計劃:“幹脆直接挑明這一切,先用宇智波佐助的性命威脅宇智波鼬,或者欺騙他一次,不能讓他泄露出去我的任何情報。


用雨隱村的名義向木葉泄露宇智波鼬和佐助的情報,讓木葉派漩渦鳴人過去追捕佐助和鼬,向鳴人泄露宇智波鼬的行蹤,讓他們兩個見上一麵。


如果宇智波鼬把那隻擁有別天神的寫輪眼烏鴉托付給漩渦鳴人的話,那就允許宇智波鼬和宇智波佐助兄弟對決,否則的話就隻能用宇智波佐助的性命直接威脅宇智波鼬賭一把了!


那隻別天神的眼睛,威脅太大。”


上原奈落很快就敲定了自己的計劃。


一定要搶先解決掉宇智波鼬隱藏的那隻別天神寫輪眼,否則的話宇智波鼬那家夥萬一一直留著不肯用,誰知道那隻別天神寫輪眼會對誰使用什麽幻術!


萬一那隻別天神是對上原使用的話,豈不是要命了麽?


雖然估計宇智波鼬不會關注上原奈落這樣的小人物,但是以防萬一啊!


等到上原奈落輕而易舉地解決掉宇智波鼬私藏的別天神寫輪眼之後,就能把宇智波鼬和宇智波佐助玩弄於股掌之中了,可以隨意利用這兩對兄弟。


畢竟宇智波鼬和宇智波佐助,這兩個人肯定是和上原奈落的主線任務進度有關的。


為了確保萬無一失。


上原奈落必須把一切涉及主線的人,都得安排得妥妥當當的,這樣才符合幕後大黑手的身份。


宇智波佐助這家夥其實很容易被利用起來,隻需要在宇智波滅族之夜的事情上,向木葉高層的身上潑髒水就足夠了。


上原奈落回到曉組織基地的時候,剛好角都、飛段和宇智波鼬等人已經抓回了雲隱村的二尾人柱力由木人。


不得不說,集體出動實在是太舒服了。


他們一群人去抓個二尾人柱力,簡直跟抓隻小貓一樣簡單,輕鬆愜意就直接完成了任務。


一路上大家各司其職,也沒遇到什麽麻煩事,就是捕捉二尾人柱力的時候太輕鬆了,有點兒不太習慣,所有人都感覺捕捉人柱力的任務還不如攻打木葉營地的任務更刺激呢!


曉組織成員集體匯合,將二尾又旅收入了外道魔像之中。


於此同時。


黑絕也及時匯報了關於三尾磯撫的情報,它比曉組織的任何成員都更關注收集尾獸計劃的進度。


一尾守鶴和二尾又旅被封印進入了外道魔像之後,黑絕直接就希望曉組織像個勞模一樣去捕捉三尾磯撫。


“這是三尾磯撫重生的位置。”


黑絕的聲音遞上來一隻水之國的地圖之後,陰惻惻地開口道:“霧隱村對三尾重生之地的保護十分嚴密,至少有上千名忍者在附近防守,霧隱已經封鎖了三尾的周圍,禁止一切無關人員靠近。”


“哈哈哈哈,他們以為這樣就能守住三尾嗎?”


迪達拉剛剛協助封印完二尾,身體還有些虛弱,這依舊不耽誤他的活潑性格:“那就讓我們幾個再去一趟吧!用不了幾天,我們就能把三尾直接抓到手,你說對吧,上原?”


“呃,什麽?”


上原奈落的心思有點兒不純粹。


可能是因為他的大腦一直在思考怎麽操作才能現在挑起宇智波兄弟的爭鬥,所以沒有仔細聽清迪達拉的招呼。


迪達拉的火爆脾氣頓時忍不了了,高聲道:“我說,我們幾個去水之國抓三尾磯撫,順便去吃海鮮啊!”


講真的,迪達拉還真有點兒喜歡和上原奈落的小隊一起出去執行任務,因為上原奈落和長門不吵不鬧的。


一路上基本上迪達拉想說什麽的話,上原奈落甚至還會湊合著聊幾句,他們也都喜歡爆炸這玩意兒…


他們之間也是同齡人,共同話題還挺多的。


最重要的是,上原奈落的通靈獸遠古巨龍非常拉風!


“可以,時機是不等人的。”


上原奈落點了點頭,又有點兒嫌棄式地看了一眼迪達拉:“不過這一次不想帶你一起去了,上一次你在砂隱村捕捉一尾人柱力的時候,動作也太慢了!”


“混蛋,你說什麽!”


迪達拉的表情一滯,隨即暴躁地揮舞著自己的雙手:“我可是才幫了你的忙,你竟然就這樣嫌棄自己的同伴嘛!我可是一直出了很大力氣的!”


“好了好了,帶你飛帶你飛。”


上原奈落瞥了一眼坐在外道魔像頭頂的天道佩恩,輕聲道:“這一次我還想和幹柿鬼鮫、宇智波鼬的小隊一起行動,畢竟鼬先生的寫輪眼對於我們捕捉尾獸是非常有幫助的。”


“可以。”


天道佩恩點了點頭之後,沉聲吩咐道:“等你們捕捉到三尾磯撫之後,也不用直接帶回來,就地找個合適的位置施展幻燈身之術,我們合力把三尾磯撫封印進入外道魔像之內。”


“其實帶回來也沒什麽吧?”


迪達拉撓了撓自己的腦袋,轉頭看了一眼上原奈落:“我覺得還是帶回來封印更安全一點。”


“都行。”


上原奈落回答十分敷衍。


迪達拉看著上原奈落又被氣得鼓起了嘴巴,這人還能不能行了,枉費他以為他們之間的關係變好了呢!


現在曉組織基地內還有一隻半死不活的四尾人柱力老紫,等到三尾捕獲之後,就該去捕捉五尾了…


這個收集真的速度太快了!


其實最浪費曉組織時間的是封印尾獸,利用幻龍九封盡把尾獸封入外道魔像之中需要幾天的時間。


等到封印結束之後,大部分人的體力和查克拉的消耗都是十分巨大的,又需要一段時間休息。


角都慢吞吞地站了起來,甕聲開口道:“既然這次捕捉三尾的任務不需要我們,那我就去殺幾個人,補充一下組織的資金好了,這一次任務,我們路上的資金花費可不少,坐吃山空可不行!”


“……”


上原奈落的眉頭跳了跳,抬頭看了一眼角都,他想起了角都和飛段的故事,輕聲問道:“角都前輩有什麽目標嗎?”


“隨處看看吧!”


角都看著上原奈落,頗為隨意地開口道:“不論是幾萬兩,幾十萬兩還是幾千萬兩的賞金,我都不會錯過!”


這家夥還真是會當家啊!


哪怕上原奈落都不由得有些讚歎,角都不愧是曉組織的財政負責人,他前幾年占了人家角都的位置還真不好意思…


畢竟上原奈落當年做會計的時候隻知道收錢,角都可是正兒八經在外麵掙錢的!


角都摸了摸自己手中常備的賞金手冊,輕聲道:“這次我得到了消息,賞金三千萬兩之巨的地陸就在火之寺…”


“嗯。”


上原奈落挑了挑眉毛,轉頭看向了鬼燈滿月:“你們最近似乎也沒什麽任務吧?那就陪角都前輩走一趟?”


說實話,鬼燈滿月和桃地再不斬的話,上原奈落還有點兒不放心,感覺他們兩個沒辦法保護角都。


輝夜君麻呂和白就更不太行了。


火之寺可不是什麽好糾纏的地方,尤其是很有可能會引來大批木葉暗部圍捕的,木葉可是對於曉組織的情報,就像是聞到腥味的貓一樣好奇!


還不等鬼燈滿月開口和上原奈落繼續思考,角都登時就有點兒不樂意了:“他們跟我去幹嘛,去的話又要多花錢!”


上原奈落:“……”


這他媽可真是要錢不要命啊!


“錢重要還是命重要?”


上原奈落不悅地看著角都道:“火之國可是非常危險的,木葉一直在尋找我們的蹤跡!”


“但是你這小鬼不是前幾天才和木葉忍者打過交道嗎?”


角都冷哼了一聲,還振振有詞道:“這個世界當然是錢最重要,我有很多條命,但是我想要掙錢卻是很難的。”


上原奈落閉上眼睛歎了一口氣:“您老人家說的真有道理!那就讓鼬先生、鬼鮫、鬼燈滿月和林檎雨由利跟您跑一趟吧!”


“喂喂喂,你是沒聽到我說的話嗎?這群家夥去了也沒什麽用處,我自己就能解決那個叫地陸的家夥!”


角都看了一眼上原奈落,不滿道:“而且你剛才不是讓鬼鮫和鼬一起去捕捉三尾嗎?”


“我認為組織的新人應該鍛煉一下。”


上原奈落的手指僵了僵,看向了宇智波佐助,輕聲開口道:“宇智波佐助,你的寫輪眼能夠控製住尾獸嗎?”


“……”


宇智波佐助慢慢垂下頭,沉聲道:“無法確認,但是以我自己的力量,足夠輕鬆戰勝一隻尾獸。”


“佐助還做不到!”


宇智波鼬冷聲開口道,給了宇智波佐助一個好大的沒臉。


宇智波鼬無視了佐助難看的臉色,繼續道:“所以還是讓宇智波佐助跟我一起去協助角都前輩吧!”


鏘啷!


宇智波佐助當場就拔出了自己的忍刀!


然而下一刻上原奈落就出現在了佐助的身邊,把他的忍刀按了回去,輕笑著開口道:“沒關係,反正有我們看著,哪怕佐助遇到危險,我也能把他救回來。”


上原奈落拍了拍佐助的肩膀,笑著繼續道:“上一次我和漩渦鳴人一起行動的時候,他現在可是變得很強了!


我也必須檢查一下我們曉未來的人才,畢竟佐助在我們曉組織學習了三四年的時間了吧?總不能現在還不如漩渦鳴人那種在木葉長大的忍者吧?


否則的話,我當初又何必辛辛苦苦把你帶回來呢?鼬先生當年可是非常討厭你加入曉組織,認為你的天賦實力太差,在曉組織沒什麽用處,現在你覺得自己能在曉組織發揮點兒用處嗎?”


上原奈落一邊說著一邊眯起了自己的眼睛,望著宇智波佐助露出了一抹和善的微笑:“當年我是極力拉攏你加入曉的,這一次三尾捕捉行動中,我也會是你的考官;


如果你能通過考試的話,我會向佩恩大人申請,讓閑置的林檎雨由利成為你的隊友,允許你成為曉的正式成員。”


【送紅包】閱讀福利來啦!你有最高888現金紅包待抽取!關注weixin公眾號【書友大本營】抽紅包!


上原奈落的手掌又落在了宇智波佐助的背上,輕笑著繼續道:“如果這一次捕捉三尾你沒有能發揮什麽作用,在我眼中表現不如漩渦鳴人的話,那我就隻能讓鼬先生殺掉你,讓他出口惡氣。”


宇智波鼬:“……”


“放心,我會親手抓住三尾磯撫,讓你認可我的力量。”


宇智波佐助恨恨地咬了咬牙,他這一刻第一個念頭竟然是自己一定要發揮出足夠的實力讓上原奈落認可。


下一秒,宇智波佐助沉聲繼續道:“將來捕捉九尾的時候,我會親自出手,把漩渦鳴人帶回來的!等到九尾封印結束之後,我和宇智波鼬展開一場生死之戰,讓你親眼看到我的複仇,殺掉宇智波鼬這個滅族之人!”


“非常好。”


上原奈落輕輕地鼓了鼓掌,看了一眼旁邊的宇智波鼬,輕笑著開口道:“不用等到捕捉九尾之後,隻需要你在捕捉三尾的時候發揮出來足夠的實力,佩恩大人就會同意你們之間的兄弟對決!”


上原奈落盯著宇智波鼬的臉色,盯著宇智波鼬緊握的手掌,輕笑道:“鼬先生,你有什麽意見嗎?”


“沒有。”


宇智波鼬慢慢閉上眼睛搖了搖頭。


現在這個時間並不明智,但是上原奈落這家夥依仗著佩恩為靠山占據了主動權,宇智波鼬隻能暫時答應下來了。


上原奈落的目光略過宇智波鼬,慢慢停在了幹柿鬼鮫的身上,這隻鯊魚臉微不可查地咧了咧自己的嘴巴。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