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九章 去找上原來加入風影奪還戰啊!(第四更!感謝公子千姬大佬!)
loading...
砂隱村內哀鴻遍野。

天空中的遠古巨龍繞著砂隱村盤旋一圈之後,慢慢懸浮在了砂隱村的上空,這一幕看得砂隱村所有人心中一緊。

難道曉組織的人要徹底滅亡砂隱村嗎?

隻是曉組織的成員似乎並沒有打算這麽做。

上原奈落站在遠古巨龍的頭頂上,拉了拉自己的兜帽,俯視著地上的砂隱忍者們的慘狀,甕聲開口道:“喂,砂隱村的人,還能喘氣吱一聲…”

“你還想做什麽?”

千代婆婆咬牙切齒地望著那個毀滅砂隱村的凶手,如果可以的話,她現在真想衝上去殺掉那個家夥!

然而現實是在這種情況下,激怒敵人明顯是不理智的行為,萬一敵人再來一次剛才的襲擊,砂隱村幾乎可以預見地會直接滅亡。

“態度溫和一點!”

上原奈落慢悠悠地開口繼續道:“我就是想確認一下,你們不會來派人追殺我們了吧?看來不能了!”

上原奈落駕馭著遠古巨龍繞著砂隱村巡視了一周之後,打了個響亮的呼哨之後,自顧自地揚長而去!

這次捕捉一尾人柱力,上原的收獲非常之大。

除了黑暗收割以外,還得到了另一個非常給力的獎勵。

支線任務:成功攻破砂隱村(1/1),任務已完成,獎勵被動天賦技能風之力。

風之力:可以自由驅使風屬性查克拉,隨意使用創造風遁忍術,為求道玉的組成部分之一。

上原奈落離開砂隱村的時,心情還不錯。

但是砂隱村內的人心情肯定是非常糟糕的。

“混蛋!”

千代婆婆望著遠去的巨龍,捏緊了自己的拳頭。

村子裏到處都是受傷或者戰死的忍者,已經徹底失去了反抗能力,也不可能再去追擊遠古巨龍。

看到那頭怪物離開之後,千代婆婆和海老藏等人匆忙指揮著還能行動的暗部,組織忍者救援。

甚至她親自動手上陣充當醫療忍者。

即使千代一向主張砂隱村自強,但是這種情況下,他們肯定沒辦法奪回我愛羅了,連固守都做不到。

這個倔強的老人迫不得已隻能向現實屈服,千代一邊治療著村子裏的傷者,一邊開口道:“海老藏,向木葉求援吧!”

“…是。”

海老藏慢慢點了點頭。

幸好他的姐姐已經認清了現實的殘酷。

依照砂隱村現在的狀況,別說是從曉組織手裏救回風影,哪怕是應對鄰國的入侵都十分困難。

倘若沒有木葉的支持,岩隱村的三代土影大野木入侵而來的話,基本上可以宣布砂隱村滅亡了。

甚至連隔壁雨隱村的攻擊,他們都可能無法應對。

幸好自從木葉和砂隱村同盟以來,兩個忍村再也沒有發生過什麽摩擦,還展開了多項合作,甚至包括軍事同盟。

比如剛剛被擄走的五代風影我愛羅,他的姐姐手鞠還在砂隱村內商談和木葉繼續聯合舉辦下一次中忍考試的事。

而且木葉也一直在追查曉的情報。

因此當砂隱村遭遇曉組織襲擊、第五代風影我愛羅被曉組織抓走的消息傳到木葉之後,五代目火影綱手絲毫沒有猶豫,立刻就派出了第三班和第七班趕往砂隱村支援。

說實話,綱手有點兒托大。

但是這兩支小隊應該是木葉最強的小隊了。

第七班的旗木卡卡西的實力有所提升,漩渦鳴人修行歸來之後的實力也大幅提高,勉強能夠控製四尾的力量;春野櫻也修煉了百豪之術,而且他們又補充一個堪稱全能型忍者的佐井。

第三班的邁特凱實力自然不用多說,他的體內就蘊含著極為驚人的力量;日向寧次在短短幾年間,也已經成功晉升成為上忍,甚至還在族長日向雛田的支持下,獲得了許多宗家的秘傳體術。

至於李洛克,或許是因為他身上沒什麽傷,修煉又極為勤奮,隱隱化身成為了木葉第二位肝帝。

現在的李洛克已經能夠輕鬆做到開啟八門遁甲第六門,極限狀態下甚至能夠開啟第七門驚門,這股實力已經完全不亞於木葉大多數上忍了。

假如是木葉十二小強間的生死之戰,不考慮鳴人釋放九尾的情況下,李洛克依然是木葉十二小強中最強大的那個。

現實總是如此神奇。

當年的同期之中最強的兩個人,一個是掛逼,一個是肝帝。

至於第三班的天天,她就是運氣好點兒,看起來似乎沒什麽比較特殊的地方。

除了第三班和第七班以外,綱手還派遣了一隊暗部隨行,大和與卯月夕顏兩個人組成的小隊。

在綱手看來,這個陣容足夠強了。

然而這些木葉的援兵抵達了砂隱村之後,他們依舊為眼前的景象驚呆了,甚至無法想象這就是曉組織入侵後的砂隱村。

砂隱村內滿目瘡痍。

原本和祥的村莊早已不複存在,外圍的防線已成廢墟,村子裏到處都是斷壁殘垣,甚至找不到幾棟完整的房子。

經過緊急搶修出來的庫房,暫時被千代等人列為了醫院,因為受傷的人實在是太多了,醫療忍者根本不夠用。

砂隱村的街道上到處都是打著繃帶的傷者。

不,嚴格來說,是所有人都打著繃帶。

千代婆婆連續幾天幾夜沒有合眼,有了查克拉就用醫療忍術,沒有查克拉就強撐著做手術打繃帶上夾板。

春野櫻的到來著實幫了大忙,作為綱手的弟子,她的醫療忍術比起大多數砂隱村的醫療忍者強太多了。

“這都是曉造成的嗎?”

漩渦鳴人撫摸著醫院外殘破的土牆,打量著這個滿是廢墟的忍村,看著這個到處都是傷者的村子,握緊了自己的手掌。

勘九郎綁著自己的手臂,走到了漩渦鳴人的身邊,臉色沉痛地點了點頭:“沒錯,曉的成員抓住了我愛羅之後,用他們豢養的一頭怪物,摧毀了砂隱村。”

旗木卡卡西扯了扯自己的護額,低聲問道:“他們襲擊砂隱村的目的是為了抓走身為一尾人柱力的風影閣下嗎?”

“目前看起來是這樣。”

勘九郎看著卡卡西點了點頭。

邁特凱一拳砸在了土牆上,冷聲罵道:“那群混蛋!竟然想要直接毀滅一個村子嗎!”

“不…”

勘九郎搖了搖頭,臉色變得越發難看:“依照我們的猜測,除了抓走我愛羅以外,他們攻擊砂隱村隻是順手而為,或許他們隻是把攻擊砂隱村當作一場遊戲…”

勘九郎慢慢地抬起頭,看著被破壞的家園,擦拭著自己眼角不由自主流淌出來的淚水,繼續道:“因為那一天曉的成員一共有四個人駕馭著一頭怪物,自始至終有兩個人沒有出手。”

這才是最可怕的地方。

敵人隻是順手為之,甚至還隱藏了至少一半的實力,砂隱村就已經完全無法抵抗了。

“四個人…”

旗木卡卡西揉了揉自己的額頭,輕聲問道:“除了你們情報上說的迪達拉和赤砂之蠍,剩下的兩個人沒有任何情報嗎?”

“非但沒有情報,甚至連他們的真麵目也無人知曉。”

勘九郎搖了搖頭,繼續回答道:“或許是因為他們並不需要出手,因為單單隻是那頭怪物,就不是我們能夠抗衡的。”

【看書領紅包】關注公..眾號【書友大本營】,看書抽最高888現金紅包!

說完之後,勘九郎詳細地解說了那一晚的戰況。

木葉忍者們越聽越是心驚,尤其是聽到曉組織的成員臨走之前,順手命令那頭怪物丟下了一顆巨大的火球摧毀了砂隱村之後,每個人的臉頰上都不由自主地滴落著汗水。

佐井感覺自己有些喘不過氣來:“一個大國忍村竟然都無法抵禦四個成員的襲擊…這就是曉的實力嗎?”

“嗯。”

旗木卡卡西點了點頭,撫摸著自己護額,低聲道:“我還記得在草之國和曉那群家夥交手的感覺,幾乎完全沒有任何反抗之力,而他們似乎也是在享受一場遊戲…”

“……”

天天不由自主地打了一個寒顫,結結巴巴地開口道:“敵人那麽強的話,我們真的有什麽勝算嗎?”

“未必沒有。”

旗木卡卡西垂下頭,低聲道:“至少我們知道一點,曉的成員向北離開了,或許我們可以向北追蹤,而且我們能夠向雨隱村請求支援,邀請他們共同打擊曉組織。”

佐井也在旁邊點了點頭道:“卡卡西隊長說的沒錯,木葉和雨隱村一直有著打擊曉組織的協議…”

“嗯。”

旗木卡卡西附和著繼續道:“曉組織的一批叛忍曾經投靠過忍者半神山椒魚半藏,後來他們又重新背叛了半藏,雨隱村一直對這些叛忍恨之入骨,他們肯定也掌握著不少曉的情報。”

“雨隱村麽…”

漩渦鳴人撫摸著被摧毀的土牆,想起了一個笑得很和善的人,讓他也忍不住露出了一絲微笑:“事不宜遲,那我們就立刻去找上原奈落那家夥吧!他現在的實力應該也變得很強了吧!”

或許是因為漩渦鳴人隻記得上原奈落一個。

畢竟上原奈落在木葉的時候十分和善,隻可惜最後迫於雨隱村的壓力刺殺了三代火影,和木葉之間出現了些許隔閡。

當然漩渦鳴人並不在意這點。

他早就原諒了上原奈落刺殺三代火影。

實話實說,如果不是上原奈落刺殺了三代火影,漩渦鳴人自己都不知道應該怎麽在木葉待下去了。

畢竟現在忍界的共同認知,就是三代火影在幕後爭權奪利,暗害了四代火影夫婦,還試圖控製九尾人柱力作為木葉的戰爭兵器。

漩渦鳴人實在不想麵對猿飛日斬。

或許會和佐助一樣叛出木葉吧?

甚至還有可能加入曉?

多虧上原奈落刺殺了三代火影,綱手才能繼任第五代火影,漩渦鳴人才能繼續有心情在木葉待下去,並且還能重新撿起過去的羈絆,和老師、朋友們繼續相處下去。

也不知道上原奈落會不會後悔…

其實那個時候,如果猿飛日斬還活著的話,他真的非常有機會就能誘導漩渦鳴人叛出木葉。

當然,也有可能會露出破綻。

漩渦鳴人提議立刻派人去雨隱村尋找上原奈落,請求他幫忙共同參加風影奪還戰,這個提議很快就得到了大多數人的讚同。

畢竟在場的木葉忍者都非常能夠理解上原奈落當初為了雨隱村利益的無奈,他們也曾享受過和上原奈落相處的生活。

唯獨曾經在後來見過上原奈落的旗木卡卡西幽幽地歎了一口氣,想起了上原奈落在同盟國會談的時候,為了雨隱村的利益絲毫不肯鬆口。

那個時候的上原奈落,幾乎讓人認不清他。

作為中小忍村的忍者,或許真的壓力太大了,讓一個原本能夠保持赤子之心十分受人歡迎的上原奈落,一步步戴上他最討厭的麵具。

旗木卡卡西依舊還記得上原奈落純真的模樣,他長出了一口氣道:“希望上原那家夥…不會變得太快吧!”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